白衣天使未记名

    说是学习一下,实际只是借机给他个闲职,毕竟没有正式从护理专业学习过的,谁敢让他真的去照顾病人呢?碍于他怕是背后靠山硬得很,就当他是个义工。

    护士摇摇头,转身走远了。这年头,找工作还得拼家世。

    男人全程都心情很不错的样子,虽然他不欣赏周围根本算不上美丽的风景,却时不时出声让未记名左转、右转、调头,完全没有自己实在令人难以忍受的自觉。

    “你是做什么的?”他不太相信像“未记名”这样的人会是个医院护工,就连这个名字听起来就像个荒唐的假名,或者说是代号?

    “现在是在医院帮忙。” WWw.8Yue.ORG

    那头传来死侍尤其荡漾的声音:“小甜心!工作怎么样?哥知道你很想哥,不用解释了,哥大概能看见你沉浸在相思的海洋里!”

    “工作很好。韦德,你今天过得怎么样?”未记名觉得自己似乎听到对面有隐约的痛呼声,稍有些好奇。死侍骂骂咧咧地从手机边转开,接下来是衣料摩擦话筒的声音,应该是他用手捂住了话筒:随后他好像狠狠踹了一脚什么东西,叮铃哐啷的杂乱响声模模糊糊地传过来。

    “该死的潜入任务,连煲个电话粥都不成!”死侍恶狠狠地抱怨,“小甜心,我现在去杀个把人,等你下班再聊!”

    “好,再见。”未记名几乎能想象到:死侍自以为小声地蹲在房梁上,结果被下面的人抓个正着的样子。

    “哥就喜欢你这样。”死侍颇为意外,声音里盛满了愉悦。他就知道未记名和他是一种人,不像那些道貌岸然的超级英雄,天天念叨着不让他杀人。

    嘿,比起小蜘蛛,这位新朋友可更合他的心意啦:人渣人渣二人组!不对,未记名可是个小天使:要不要给未记名也弄一套红色制服?只是不能是红黄的,那看起来太像番茄炒蛋了。这么说起来的话,记得地狱厨房的夜魔也是红衣服——

    死侍的红衣小队!死侍队长,出发!他想着,拔出手/枪,向敌人开火。

    未记名回到房间,自己都没发现嘴角带着点笑。虽然只是微弱的弧度,但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从机械般的柔和与无所谓,变成一个真正的人该有的样子。每次和死侍的对话过后,他觉得自己的迷茫就减少一分。

    “有什么需要的吗,先生?”他看见男人盯着自己,礼貌地询问。

    “唔,带我走。”男人摆了摆手,自己转动了几下轮椅,但完全不得要领,颇为气愤地示意未记名来帮忙。

    他已经受够了坐在医院里什么也不做,手术恢复期还有一个多星期,但他已经完全不想等了。现在这个人是完美的机会,看起来战斗力不弱,可以勉强当作保镖来用。

    “不行。”但未记名向前走了几步,垂下眼看他,明确地拒绝道,“你应该待在这里,走掉的话对伤口不好。”

    作为

    “你说什么?”男人很意外,意外到他豁然抬起头,像是第一次看见未记名这个人,而不是在衡量一件物品的价值,完全不敢置信。

    “我说,不行,先生,我可以帮您叫医生来。”未记名考虑了一下,将男人的质疑理解为愤怒。

    “不用了,那就照你说的,我待在这里。”男人的眼睛完全亮了起来,像是看见了猎物的捕食者,“你是第二个。”

    “什么?”未记名不太理解他的意思。

    第二个?第二个什么?男人态度的突然转变也十分可疑,但未记名衡量了一下这个讲究人的战斗力,并不觉得他是个威胁。大约只是个奇怪的病人吧,不知道精神科还有没有床位。

    “不,没什么,对了,我是泽布迪亚·基尔格雷夫,你明天还会来见我……吗?”

    男人很艰难地将句子的最后一个字改为疑问词,强行扭转整句话的命令意味。他好像习惯了发号施令,就算是问句,也没给未记名拒绝的余地,自顾自地召来护士,让她检查自己的伤口状态。

    “会的呀。”未记名满意于这个工作。

    交到朋友了,未记名今天也很高兴。

    与此同时,神盾局总部。

    “斯塔克,你说什么?你把他放到普通人群里——还是医院!你疯了吗?”弗瑞局长气得一拍桌子,完全控制不住怒火,对面前站姿随意的亿万富翁叫道。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他并没有展现对普通人的暴力倾向。”托尼·斯塔克据理力争。

    “或许你该深入了解一下他的交友情况。”弗瑞将几张照片甩在办公桌上。

    画面上赫然是死侍翻窗进入和离开未记名公寓的样子。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读者群号611360818,群名皮断腿的未记名。大家可以加进来交流讨论,更新通知,还会有讨论后续剧情的机会。

    大家认识这个基佬紫吗?叫基尔格雷夫,真名凯文·汤普森,是漫威剧《杰西卡·琼斯》第一季的反派,能力是心灵控制,周围的人都会听他的话并且以为是自己想要这样做的,他能力范围极大,一次性可以控制几百个人没问题。但是此人是个人渣,大概就是诱拐强X杀人无恶不作。

    对不起我知道基尔格雷夫是个人渣,但是他顶着一张十代博士的脸,我真的抵抗不住。我当时看神秘博士十代死的时候,还哭了好久,这次杰西卡琼斯看见反派这张脸,我的防线就完全崩溃了。

    但是这篇文显然还是要虐一下这个社会渣滓啦,毕竟这个做的事情实在恶心。小天使们要是没看过杰西卡琼斯,可以百度一下“紫人”,总之是个能力牛不过X教授,人品好不过灭霸的主儿。

    “那以前呢?”他锲而不舍地追问,试图挖出一点对自己有利的信息,又或者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随意的好奇心。他早已肆意妄为惯了,现在也没有什么约束自己的意识。

    “……无业游民。”男人感兴趣地挑起了眉,好像没想到这个回答——他本以为未记名会是个保镖、雇佣兵、甚至职业杀手,但他对这个答案的真实性有百分百的信心。

    末了,他大概是有点累:“推我回去,把午饭端过来,希望是除了医院那些猪食之外的东西——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最后半句话浸满了讽刺的意味,语调转折格外夸张。他脸上带着自傲的笑容,丝毫没有将未记名看在眼里的意思。

    他们相安无事到下午,其间男人提出了无数要求,合格的护工未记名尽职尽责,没露出半点不耐烦来。直到临近下班时间,未记名忽然听到自己手机铃声。

    “你……”男人忽然暴躁了起来,好像尤其讨厌这样的打扰,但还是强行忍耐,将要说的话吞了回去,没有当场发作。未记名走到病房外面,才接听了电话。

    “请问我每天的工作是?”

    护士小姐很委屈,她也不知道。恰好回头看见211病房的病人又给推出来晒太阳了,就随手一指:“你就去先和安妮学习一下如何做护理工作吧。”

    未记名觉得很新奇,关于医院这回事。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白衣天使未记名

    “未记名。”未记名早就发现他的名字构造,似乎和其他人的很不一样,直接报出名字来,有时甚至会造成各种误会。然而这位病人只是微微顿了顿,没表达任何质疑。

    “你从哪里来?回答我,真话。”病人先生继续问道。如果未记名知道户口是什么的话,他就会立刻想到最适合男人的职业,应当是查户口的,祖宗十八代挖得水落石出那种。

    “布鲁克林。”可惜未记名不知道,于是他用回答老师问题的乖宝宝的姿态认真回复。绝地岛肯定是不能随便说出去的,然而神盾局给他找的公寓确实在布鲁克林,就在队长家旁边。

    未记名也很享受走在花园里的感觉,在游戏里,他去过沙漠、草原、树林、甚至在海里游过泳,但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能心无旁骛地享受这种宁静。

    还有花——他从没有见过这个。他大概理解了好友跟他说“男友送花给她”时候,那种雀跃到令他无所适从的语气。确实是很美的东西,同时也很脆弱。

    “你好。”未记名伸出手,男人却没有握手的意思,好整以暇地上上下下打量他,可以说是非常无礼了。

    “推我到花园里去,”男人指使未记名推着轮椅,在小道上绕来绕去,普通人怕是早就发现自己被耍了,接下来就该发火。可是未记名没什么“愤怒”的概念,居然就这么任劳任怨地在大太阳底下推了一上午的轮椅。

    “你叫什么?”紫色西装的男人突然发问,他仍没有回头看一眼未记名的意思,对周围的花草树木也兴致缺缺,声音低沉好听,带着浓重的英音,更有种奇异的、令人信服的韵律在其中。

    他从来没想到还有这种地方,专门用来医治病人,听起来很不错——当然,他不止一次去过绝地岛的废弃医院,但那只是个地名,跟现实中的医院有天壤之别。他觉得自己打绷带的技巧很高超,至少把人绑成木乃伊不在话下。然而医院显然不需要这样的人才。

    未记名很迷茫,领他来的护士也很迷茫。这个人是莫名其妙空降到他们医院的,也没搞清楚他到底该干什么,只能先带他逛逛。

    花园里轮椅上,一身紫色西服,衣冠整洁到不像是生病的男人回过头来,看见未记名,兴味盎然地挑起了嘴角。他对身边的护士安妮说了些什么,她立刻走开了,未记名试图向她打招呼,也没有得到回应。

阅读绝地求锅[综]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亿万星辰不及你》《大自在天尊》《末日刁民》《直死无限》《皇族》《花瓶专业户》《侧妃无恙:太子,请上榻》《特种兵王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280/280753/5704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