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苏凤兮点点头,看出了宁震的担忧:“侯爷你放心,我会找到世子的。并且还侯府一个公道。” WWw.8Yue.ORG

    宁震立刻率家人跪下。

    说到底其实他们权家欠应国侯府的:“侯爷放心,本宫自然会护着世子,而且靖合也想风风光光的嫁入侯府。”

    “公主要传膳吗?”

    苏凤兮自昨夜就没怎么吃,这眼看着就下午了,公主肯定是饿坏了。品秋便准备好膳食,等她回来。

    苏凤溪蹩了蹩眉,看来她有必要弄清楚一些事情了。

    苏凤兮看着躺在她床上的男人,还真是个打不死的小强。

    紧锁的眉头,消瘦的脸庞,粗壮的小臂散发着专属男人的气息。

    不由自主的便伸出手指蹭了蹭他的小脸,手感还不错。她丝毫没因为那是个男人,而感到羞。北凉思想比较保守,但是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未婚夫,管那些世俗做什么。

    苏凤兮摸着摸着演变成了掐还外加拽耳朵,宁烈缓缓睁开眼睛:“公主在做什么?”

    说这宁烈也真够冤的,昨天被揍晕过去,现在才刚醒。可能是刚太累了,可是他却并没有过多的警惕,而是感到很安心。好不容易脑子清醒一下,却发现自己的脸正在被人蹂躏。他不由得悲催起来,他这张脸是招谁惹谁了?被同一个女人一天之内毁了两回。

    要是以前他铁定发飙了,现在宁烈也气得简直牙根痒痒,可是他又不能动。是这个女人下药了,宝宝心里苦宝宝却不能说。

    苏凤兮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吓得一震,但她并没有停下,反而在脸上又捏了两把。

    露出一抹笑容,轻轻俯身把脸贴近宁烈。

    “世子,本宫给你按摩,你可还满意?”

    宁烈的脸被捏得变了形,心里全是黑线,这女人瞎扯的本事真够厉害的,都不带脸红的。

    心里是这么想的,可身体却是诚实的,也不知是被苏凤兮揉的力气太大,还是内心的羞涩捏。从脖子到脸,全都变成了猪肝色。苏凤兮停下手,轻笑一声。

    三,二,一。

    宁烈默念,此时他也管顾不得他的脸了,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苏凤兮的手,将她摁在床上。

    苏凤兮懵了,直到被死死地压住才反应过来。宁烈本就带着伤,力气不足。等苏凤熙反应过来的时候,宁烈便按不住她了,最后抵不住。终是被苏凤兮骑到了宁烈的身上,那姿势,女上男下。

    苏凤兮把宁烈的双手摁过头顶:“世子,就这么急性子。”

    一张美脸被放大,此时两人的距离不足一拳,四目相对,宁烈嗅到了女孩身上,淡淡的清香。不造作甚是好闻,他喉咙滚动了一下,一种一股莫名的感觉冲进脑子,顿时感觉脸上一片火辣。

    苏凤兮也看呆了他这般模样,心里好笑得很,而事实上也笑了出来。心里莫名的想要**他,于是苏凤兮俯下身吻在了宁烈的喉头上。而宁烈只感觉一股电流从身体里乱窜,却动也一动也不敢动。

    他也不明白,自己虽然受了重伤,但也不至于如此狼狈啊,居然面对一个女人的时候,怂了。

    品秋不识时宜的开口:“公主,太后娘娘,差人来请您。”

    要是她知道自己的主子在里面如此激烈,死也不会开口的。

    苏凤兮看了眼宁烈北自己折磨的如此。似笑非笑的,他难道真是个雏?

    至于皇祖母,这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怕不是苏凤倩去告状了吧,便起身将自己整理了一下。

    抬脚便要往外走。

    “三公主为什么要帮我。”

    苏凤兮虽然起身了,但宁烈却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未动。

    苏凤兮在门口停住:“本宫的男人,本宫不护着谁护着。”说罢便开门走了。

    本宫的男人!!!

    这句话在宁烈的脑海里,犹如响雷一样层层炸开。此时他的内心仿佛有一万匹马奔过。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了,还要帮自己?

    宁烈走到梳妆台前,拿起那对玉佩。严丝合缝,像一块一样,左边是一个隐约的‘烈’字,而右边是一个‘兮’字,宁烈看了看,重新开始审视当下的局势,和这个未婚妻。

    身体上还残留着她的体香,宁烈摸了摸喉头。仿佛刚才被苏凤兮的调戏,貌似不在意一样,可脸却红的像个苹果。

    片刻,“驸马爷,公主说您不宜吃得太油腻,所以让奴婢准备了几个小菜。”

    小宫女,将菜放在桌子上,看了看宁烈手里握着的玉佩,福了福身便退下了。

    宁烈扫了一眼桌子,这个女人还挺细心的嘛,不过这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不必了,那个男人呢?”

    苏凤兮一弯凤目看不出神情,品秋跟着苏凤兮:“回公主还没醒。”

    “都下去吧。”

    苏凤兮便朝里间走去,品秋率一干宫女福了福身,便守到了门外。

    左臀上的梅花印,还有玉佩。足以证明这个男人就是宁烈了。

    “那世子现在何处?”苏凤兮这样问了一句,宁震显然已经料苏凤兮会这么问。

    “他不在这里,抄家时,他去京郊并未回来。我在府中留下暗号,他应该还在京城里,并未出城。

    宁烈点点头。“那是自然。”

    “这么说,那玉佩可还在世子身上?”

    罢了,苏凤兮便启程回宫,临走时还不忘嘱咐权应臣不得怠慢,权应臣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权氏一族与太子是一体的,一荣俱荣,一辱俱辱。而这应国侯府不过是冲着太子来的,自然是马虎不得。

    ——

    韶华宫的人也不含糊的,得到苏凤兮的命令便立即下了药。宁烈直到苏凤兮回来也没有醒过来。

    靖合是苏凤兮的封号,靖合这个封号能让应国侯府一家安心,在苏凤兮看来还是值得的。

    然而这在宁震看来,这可是莫大的殊荣。而且刚才公主也承认了,这桩亲事。

    这里面的利害关系宁震正太知道了,所以只求能够保住应国侯府的唯一的一丝血脉。

    苏凤兮见状也不扶,转身离开。宁震的心思苏凤兮当然明白,但是宁烈并非池中之物,将来定会有一番作为。而九子夺嫡,应国侯府力挺太子,这才被人摆了一道。

    这下宁震也可安心了。若是能平冤昭雪,那公主这份恩情就更大了。

    苏凤兮这下了然了,如果不出意外,那么那个人就是宁烈了,可他到底去皇宫做什么呢?那么多的伤又是哪来的?应国侯府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系列的问题,竟让苏凤兮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公主,老臣不奢望能平冤昭雪,只希望我儿平安,哪怕离开京城,离开北凉。”

阅读宫城,攻心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大明春色》《王牌女助》《太古神王》《神门》《最佳影星》《异世医仙》《诛唐》《我们是兄弟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280/280949/5707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