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恶魔戒指

    炎凡耷拉着脑袋,掰着他那一根根手指头,可惜他那一只手只有五根手指,只好又凑上第二只手。

    “一、二、三……大概……好像……第八次……吧?”炎凡自己也实在是有些想不起来了。

    说着,陈叔毫不客气地朝他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继续骂道。

    但炎凡偏偏又不得不听,他不傻,如果让他从挨批和挨揍中选一个的话,他当然选择挨批。

    炎凡觉得自己也真是惭愧,好歹也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年轻,从小就没少和那些身强体壮的黑人白人少年流氓斗殴,练功打架练就了一身的结实的肌肉,回到国内之后居然还打不过一个五十几岁身材干瘦的老头子,说出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生日?”炎凡怔了一下,然后皱了皱眉头,说:“我说陈叔,你该不会六十岁还没到呢,就老糊涂了吧?我生日还有好几个月呢。” WWw.8Yue.ORG

    陈叔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就不能提前给啊?你要不要,不要我给扔了。”说着就要把木盒子拿走。

    “哎哎哎,白送的东西,干嘛不要,扔了多可惜,你这是在浪费国家资源知不知道?”炎凡把盒子又抢了回来。

    他心想陈叔可是个究极铁公鸡,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送自己礼物呢,哪儿能有不要的道理?

    陈叔没再说话,眯了眯眼睛,静静看着炎凡,这是他少有以来第一次这样认真的看着这个小子。

    炎凡小心翼翼地把木盒子打开,只见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只银黑色的铁质戒指,看起来已经很旧了,上面还有淡淡的绣迹,怎么看也不像新准备的礼物。

    “……”炎凡有些无语的抬起头,道:“陈叔,你该不会是从哪个麻将馆捡来的破铜烂铁,然后转手就送给我了吧?”

    陈叔这次出奇的没再跟炎凡扯嘴皮子,端起酒碗轻轻喝了口酒,又把碗放下,淡淡的说:“哪儿那么多废话,戴上给我看看。”

    炎凡把戒指套在了自己左手的食指上,然后看了又看。

    还不错嘛,也不是那么难看……唔,上面似乎还有刻着什么字?

    炎凡皱了皱眉,仔细看了又看。

    我靠,这是哪国的文字啊?歪七扭八的,不是英语也不像法语,更不像什么日语韩语……这玩意tm是火星文吧?地球上有这种文字吗?

    炎凡正想着问问呢。这个时候,墙上的挂钟突然响了,钟摆“当当当”的摇了三下。这挂钟每整点都会响一次。

    炎凡当即放下木盒子,也懒得把戒指摘下来了,说:“得了啊陈叔,我走了,下午还上课呢。”

    陈叔淡淡地道:“行,你去吧。”继续喝他的酒。

    炎凡收拾好了东西,整了整衣服,提上书包就准备要走。刚走到门口,准备拉开门把出去的时候,陈叔突然开口道:“等等,小凡。”

    炎凡停下脚步,转过头来奇怪地道:“又怎么了,陈叔?”

    “我想给你提个醒。”陈叔淡淡地说着:“这里不是美国,没有人天天给你擦屁股了,在外面尽量少惹事吧。年轻人狂妄点不是错,但太狂妄,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我哪儿狂妄了,我从没去主动找过事的好吧?”

    “我当然知道,但你就不能让着人家点?”陈叔斜着眼睛撇了他一眼:“都第八次处分了,你就不能消停点?多大的人了,跟一帮小屁孩子较什么劲。”

    “……我也是高中生,按你这么说的话,我也是小屁孩子。”炎凡无语的说道。

    “拉倒吧,你是小狮子还差不多,还是野生会咬人的那种。”陈叔说:“你学校那些小同学的小胳膊小腿可经不住你牙口的咬,手下留情知不知道?他们可都是祖国外来的花朵,就算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也不能乱踩乱伐啊……”

    “行,知道了,那我下次踩下去的时候踩轻点,尽量不把人家的花根踩断。”炎凡耸了耸肩,随便应付了一句,转身就走了,他知道继续待下去陈叔又要开始啰嗦了。

    陈叔看着炎凡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小子……”

    上课铃响,学生们纷纷回到自己的教室。

    校园里还是和往常一样,充满了阳光、朝气。至少它的表面是这个样子。

    炎凡翘着一双黑色的球鞋在桌子上,双臂枕在脑后,时不时的打着无聊的呵欠。

    炎凡在班级里坐的位置是最后一组最后一排的靠窗角落——似乎这里是电视剧里所有坏学生的通用位子,班主任把他安排在那里,就是怕他影响其他同学学习。

    况且,其实也没有人敢跟他坐在一起。

    南圣高中,炎凡所在的私立高中学校。这个学校可谓是真正的鱼龙混杂,什么样的学生都有。既出过全市乃至全省的高考状元,也有过被电视台、报纸点名批评的流氓学生、社会败类,还有很多靠父母塞关系走后门进来的富二代、二世祖,小混混更是遍地都是,数不胜数。

    炎凡也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个行列里的,估计在多数人的眼中,他是属于流氓混混学生那一类的吧?

    “喂,同学,下一堂是什么课?”炎凡偏过头,冲着位子斜前面一个戴着小眼镜的斯文男生问道。

    炎凡从来不抄课程表,反正那对他来说也没什么意义,他就是随口一问罢了。

    “啊……”没想到小眼镜男生听见炎凡叫自己,顿时吓得浑身一哆嗦,手里的笔都掉在桌子上了,然后颤颤巍巍地转过头,指着自己道:“你……你是叫我么?”

    “……”炎凡眉毛一挑:“你说呢?”心想自己的名声没这么臭吧?就是问一下课程而已,有必要吓成这个样子吗?

    不就是在学校里打了几次架么,至于这样么……

    如果炎凡的心声,被那些被他揍过的学生们听见的话,一定会忍不住吐槽加吐血。

    打架?!你特么有听说过学生打架一出手就把人家往骨折的打吗!?

    “英……英语课……”小眼镜小心翼翼地回答道,同时身子不由自主地往旁边移了移,就好像生怕炎凡随时冲上来把自己摔在地上一顿一样。

    “……”

    又是英语课。炎凡摸了摸鼻子,暗自有些无语,他从小在美国生活了八年,对他而言,英语和母语差不多。在高中这种地方听英语课,就好像一个成年人坐在小学三年级的讲堂里听人怎么学字词造句一样。

    炎凡这么想着,偷偷提起了旁边的书包,就准备开溜了。

    有这功夫,还不如出去外面的网吧上网呢。

    “炎凡,要上课了,你要干嘛去!?”

    炎凡才刚溜出教室,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冷冰冰的娇喝,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转头一看,一个年轻漂亮穿着制服的美女站在自己身后的走廊上瞪着自己。

    “呃……唐老师,我肚子疼,要去上个厕所……”炎凡尴尬的笑了两声随口编道。

    眼前这位美女,是炎凡班上的英语任课老师,刚从师范大学毕业的,也是这学期才刚刚调来。

    唐可心眉毛一挑,说:“是么?你上厕所拎书包去干嘛呀?”

    炎凡一下子噎住了,看了看自己手里提着的书包,觉得自己真是找了个操蛋的借口。

    “你又要出去旷课了。”唐可心生气的看着他,故作强横的说道:“不行!今天我在这里,哪里我也不会让你去的,给我回到座位上好好坐着!”说着就要把炎凡的身子扭过去,往教室里推。

    可还没有推出去两步,炎凡就突然微微弯下腰来,脸上露出痛苦之色的双手捂着肚子:“嘶……哎哟……”

    “你少来这一套,你不觉得这一招既庸俗又没有创意么?”

    炎凡苦着脸说:“可是,唐老师,我是真的肚子疼,想要上大号,您不让我去,万一我憋不住了怎么办?”

    唐可心把双臂抱在一对饱满的胸前,满不在乎的说:“没事,憋不住了你就在裤子上解决吧,裤子脏了我帮你洗。”

    说完,还不等炎凡反应,唐可心自己就脸红了一下,她刚刚也是接着炎凡的话顺口就那么一说,她也没想到自己会说出一句这么“彪悍”的话来。

    自己可是女老师呀,怎么能替自己的男学生洗那种东西呢……

    炎凡也是被唐可心的“彪悍”给吓到了,怔了半天才说道:“……唐老师,还好刚才那话没有让其他人听见,否则我非得成全校男老师的公敌不可。”

    唐可心拍了他一下:“你胡说什么呢,成天不学习,脑子里成天想着什么?”又继续推了推他,“别啰嗦了,回去上课,听见没有?”

    炎凡又被她推动了几步,又一副苦瓜脸的说:“唐老师,你真想给我洗裤子啊?”又指了指自己的肚子,意思是自己真憋不住了。

    “什么叫我想啊?你,你别乱说话。”唐可心咬着牙关说道,又瞧了瞧炎凡的样子,看上去好像还真不像是装的,因为炎凡脸色发白,痛苦得连牙关都打起了“咯咯”的响声。

    唐可心有些为难了,如果他真的憋不住了,自己总不能真的帮他洗裤子吧?

    唐可心沉默了一会,又轻轻问了一句:“你真肚子疼?”

    “那当然了……我骗你做什么……”炎凡故意装作很吃力的样子说道。

    “那好吧,你要去厕所也行,不过你得把书包留下。”唐可心说道。

    “这个简单。”炎凡很干脆的就把书包交给了唐可心,笑嘻嘻的说:“唐老师,就交给您保管了。”

    唐可心觉得炎凡应该不至于连书包都不要了就逃出去吧?但她没想到炎凡还真能不要了,因为炎凡书包里的那些书全是新的,从开学到现在没有一本是翻过的,对他而言跟废纸没啥区别……

    “我会打电话通知楼下的门房大爷的。”唐可心怕炎凡逃走,又瞪着他加了一句:“他会好好看住你,绝不会让你走出学校半步。”

    炎凡依然笑嘻嘻的:“没问题没问题,我就去上个厕所,还跑学校外面去做什么啊?”

    “嗯……”唐可心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手上炎凡的书包,当即就要拉开拉链打开查看。

    炎凡见唐可心打开自己的书包,顿时一惊,连忙劝阻道:“哎!……唐老师,你这是干嘛啊?”

    唐可心躲开炎凡伸过来的手,撇了撇嘴,有些得意的说:“怎么,我就看看,不可以么?”

    炎凡的嘴角抽动了一下,说:“唐老师,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

    “为什么?”

    “呃……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您这是在侵犯我的个人隐私……”

    “嘁,还个人隐私呢。”唐可心说:“你是怕包里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被我看见了吧?”

    唐可心见炎凡这副紧张的表情,顿时更确定了,上次她就看见年级段长在搜几个坏学生书包的时候从里面搜出好几包香烟和打火机出来。

    唐可心虽然才刚来这个学校实习不久,但她听很多老师说过,炎凡就是个小混混,是坏学生中的坏学生。

    所以唐可心就更加肯定,炎凡这么紧张,一定是担心自己把他包里的烟给翻出来了。

    炎凡苦笑了一声,耸了耸肩,一副随她便的表情,也没再去劝阻她了。

    唐可心把书包拉链一打开,手伸了进去,抓到了一样柔软的东西,唐可心还在奇怪这是个什么呢,但也没多想,直接就把它从书包里掏了出来。

    结果一拿出来唐可心就顿时傻住了,因为那是一条男士的内裤!

    唐可心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霎时整张脸都红了,像个熟透的苹果,然后慌张的手忙脚乱的把那东西塞回去,抬起头羞怒的瞪着炎凡。

    炎凡一脸的委屈,嘟囔着说道:“我说了让你别看的嘛……”

    “你……”唐可心举起书包,气得真是想直接把炎凡的书包给扔了,但又有什么办法呢,炎凡确实提醒过自己了,是自己硬要打开来检查的。

    “你还不赶快去上厕所?快去还回听到没有?”唐可心咬着牙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偏过头去不看炎凡,尽力掩饰着自己的羞涩。

    炎凡轻轻一笑,这个年轻的美女老师,看起来挺强势的,没想到这么害羞,看来确实是刚从大学毕业出来,炎凡估摸着自己的社会经验恐怕都要比她丰富。

    炎凡得到了唐可心的许可,当然是大大方方的转身准备走了,不过走之前他犹豫了一下,又回过来凑到唐可心身边,嘴角轻扬的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一句:“唐老师,放心吧,那裤子是我刚洗过的,干净不脏。”

    唐可心怔怔的转过头来,看见炎凡那坏坏的笑脸,顿时就明白了,这学生分明是在故意调戏自己!

    “炎凡,你给我站住!!”

    而且陈叔的脾气很不好,是个酒鬼,还经常喜欢撒酒疯,炎凡从小就是被他这么揍过来的,可没少挨他大脚丫子的踹,那可都是他童年的阴影啊……

    炎凡抬头偷偷瞥了一眼这个邋里邋遢的醉鬼大叔,幻想着他哪天边喝酒边扯嘴皮的时候把自己噎死的样子。

    “算了,今天我嗓子疼,大发慈悲的放你一马了。”陈叔突然把酒碗放在桌子上,大大咧咧地说着。

    炎凡心里暗骂了一句听你放屁,嗓子疼还能训了我二十分钟不带喘气的,忽悠谁呢?

    接着陈叔又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了一个木质的古盒子,放在桌子上,轻轻用手指一推,就来到了炎凡的面前,“这是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打开看看吧。”

    “来,小子,你告诉我,这是你这半年以来第几次了。”

    陈叔将一张学校的批评处分通知书拍在桌子上,语气无奈的说道。

    似乎,任何人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如果摆在你面前有这样一个机会,你只要伸伸手,或者点点头,就可以得到你梦寐以求的东西和能力,你愿意吗?

    %¥%……※……

    陈叔把酒瓶子用力放在桌子上,巴拉巴拉地骂了个没完。

    “……”炎凡有些郁闷,他十分不乐意听陈叔啰嗦,因为陈叔每次教训起他来都是按小时起算的,就好像骂自己是他的兴趣爱好似的。

    “我才把你叫回国内不到半年,我这一把老骨头成天东奔西跑给你安排个学校容易吗我?你倒好,念了不到一学期,能给我整出八张处分通知书出来,你小子能耐啊你!?”

    炎凡撇了撇嘴,揉着自己发疼的屁股,不满意地小声嘟囔道:“又不是我要你把我叫回来的……”

    炎凡望着自己的手指头的眼中有些无奈,也有些幽怨。

    陈叔瞪着眼睛,道:“八次!你丫的还好意思跟我说八次!”

    “哟呵,你别不知道好歹啊。”陈叔又往他屁股上踹了一脚:“你在美国给我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把人家黑帮老大的门牙都给掀了!我不把你叫回来,难道还让你留在美国给人家喂枪子儿啊!?”

    但如果代价,是要变成万人憎恨的恶魔呢?

    ——

    这个世界上,大概炎凡是唯一一个能够半年挨学校八次处分还不被开除的学生了。

阅读我与校花的恶魔契约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奶爸的文艺人生》《毒妃在上》《直死无限》《星战风暴》《偷香高手》《[综漫]阴阳师》《灯塔》《天下无双:王妃太嚣张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281/281099/5710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