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汇合与隐藏任务

    曾宁坐在马车上,头顶戴着个草帽,嘴里叼着一根杂草,显得优哉游哉的,他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件破旧的衣衫套在身上,像极了平常劳作的农夫,只是脸蛋有些白,没有那么黑黝黝。马车的后面拉着满满一车的木柴,最里面是装着圣物的箱子。

    到梵蒂冈的路程估计还有大概半天的距离,曾宁要摸着晚上就可以到了。

    “我们不进去吗?”安然问白娇娇。

    男孩也是一脸的蒙逼。

    “怎么?我说的不够清楚吗?”白娇娇皱眉,语气也严厉了起来。

    男孩斜着眼瞥了曾宁一眼说:“怎么你要买?你买的起吗?” WWw.8Yue.ORG

    曾宁哈哈大笑说:“你都没有说你这把弓要卖多少钱,你怎么知道我会买不起呢?”

    男孩一愣,反应过来自己的失误,小脸一红,伸出两根手指。

    “20个铜板?”

    男孩摇头。

    “2个银币?”

    男孩接着摇头。

    “该不会是两个金币吧?”曾宁扯了扯嘴角,但是看到男孩点头回应后,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对男孩说:“可以给我看看这把弓吗?”

    男孩听了这话抱紧了怀里的长弓,警惕的望着曾宁说:“你又买不起,为什么要看?”曾宁无奈,从背后掏出自己的钱袋子,晃了晃,里面满是钱币撞击的清脆响声。男孩眼睛一亮,果断的把弓递给曾宁,曾宁接过仔细的打量,过了一小会,曾宁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把弓还给男孩说:“这只是一把普通的弓,你开的价钱太高了。”

    男孩失望的接回弓,嘴里嘟囔着:“我也不想啊,那个女贵族非要卖个这价钱。”听到了这话,曾宁的笑容更深了。

    把圣物安顿到安全的地方之后,曾宁回到了旅馆前,男孩估计是在这里等待了一天了,眼看天色渐晚,男孩站起身子,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左右看了看,然后离开了旅馆。曾宁也观察了一下周围,确认没有什么人后然后跟上了男孩。男孩左拐右拐的,最终走到了一座偏僻的宅子面前。男孩敲开门,一个中年男人跟男孩交谈了几句,男人给了男孩一个银币,男孩则把弓递给了男人。男孩接过银币后,用力的咬了一下,然后兴高采烈的回家了。等到男孩走开,曾宁从暗中走出来,走到宅子的大门前,用力的敲了敲,依旧是那个中年男人。

    男人明显是一个乡下人,怯生生的同时故意装出一副骄傲的模样。

    “你找哪一位?”男人故意说得大声,但是底气却不足。

    “叫你的主人出来。”曾宁皱眉,淡淡的一句话,直接让男人手足失措。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找来。”男人的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曾宁直接推开男人,男人想要阻挡,当时曾宁强化过后的身体根本不是他一个普通人可以阻挡的。

    终于见到了思念的人,曾宁很开心,他走到白娇娇的身边,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说:“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白娇娇的身后站着安然,她本来想迎过去。但是见到曾宁把所有的注意的精力都放在白娇娇身上就站住了脚步,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

    “我没事,倒是你看起来憔悴了许多,你经历了什么?”白娇娇抚摸曾宁的脸颊。“我没事,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曾宁拉下白娇娇的手,看到白娇娇背后的安然,问候了一句,安然笑了笑,摇摇头意识自己没事。

    “这个男人是你找的?乡下的吧?”曾宁回头来,打量着这个中年人男人,男人被看得心悸不敢说话。

    “你怎么知道的?”白娇娇问。

    “看都看出来了。”曾宁不再管他径直往内屋里走,安然主动地给他带路。白娇娇看着站在院子里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中年人,走过去笑着说:“你明天就可以回家了,这些钱给你。”

    男人点头致谢,不敢要求更多,这一趟他已经赚了不少。

    白娇娇回到屋子里,安然在给曾宁讲这几天发生的事。看到白娇娇进来,曾宁摆摆手,意识安然不用说了。

    “那,我,我去给你准备饭菜好了。”安然被曾宁一打断,干巴巴的来了一句后就离开了。

    “你是怎么想到这些小把戏的?”曾宁笑着说,很满意白娇娇做的一切。

    “耳濡目染。”白娇娇耸耸肩说,顿了一下,接着又说:“回到梵蒂冈到底有什么任务要做?现在可以说了吧?”

    “杀一个人。”曾宁眯起眼睛说。

    “谁?”

    “十字禁卫军第二兵团兵团长,顶尖武者,被授予过勇者剑士头衔的人。”曾宁的手指轻轻的点着桌子。

    白娇娇则陷入了沉思,过了半响白娇娇开口说:“先不提这个人的战斗力问题。先是这个身份我们怎么解决?就算我们成功杀了他,估计也会被教廷疯狂追捕吧?”

    “这个问题我早就想到了,我之所以接近阿旬的原因就是这个,但是横生变故,阿旬死了,这让我很恼火。”曾宁皱眉说。

    “阿旬真的死了?”白娇娇有些吃惊的说。

    “死了,被条顿人给阴了一手,到死的时候估计都没想明白条顿人为什么会背叛他,先不说这个,梵蒂冈里有什么的消息吗?”

    白娇娇赶紧说:“我们刚刚落脚就让那个乡下人出去打听消息,满城都在传,阿旬的护卫佣兵在半路上突生歹意,想抢夺圣物,阿旬红衣大主教跟护卫的护殿骑士为了保护圣物纷纷遇害,现在教廷已经派出了大量的骑士出城搜索这些佣兵。”

    听完后曾宁冷笑:“跟我想的差不多,不留一个活口。”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白娇娇问。

    “我们需要一个借口,或者说是一个身份,一个可以合法杀掉这个人隐藏任务boss的身份。”

    “能杀掉一个十字禁卫军的身份,那得是什么样的身份?你确定我们可以搞得到。”白娇娇有点不看好。

    “可以的,毕竟我们手里掌握着‘资源’啊!”曾宁眯起眼睛,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没,没有。”男孩反应过来,赶紧回答。

    “好,先跟我们来,认一下我们住的地方。”白娇娇淡淡的说。

    曾宁赶着马车,走在梵蒂冈繁华的街道上,往来时不时奔跑过一辆极其华贵的马车,曾宁知道那是教廷内的某个权贵。凭借着记忆,曾宁找到了那家旅馆,却发现门口的旁边蹲着一个不大的男孩,怀中抱着一柄普通的长弓,曾宁停下马车,走到男孩面前问:“嘿,小子,你在这里干嘛!”

    男孩打量了曾宁一下,极不耐烦的摆摆手说:“跟你说了你也买不起,走开,别耽误我做生意。”

    曾宁来了兴趣,接着问道:“你在卖这柄弓?”

    从男主人的嘴里已经知道了圣物被藏在谷仓里的麦秆里。走到谷仓里,曾宁随手拿起叉子,叉开麦秆,看到箱子,打开,确认里面是曾宁要的圣物之后,曾宁便开始思考怎么把东西带进梵蒂冈。

    似乎对前三天连绵阴雨的补偿,今天的太阳格外的大,视野所过之处,看起来都被炽热的样烤得虚幻,原本泥泞不堪的路变得干燥,甚至都龟裂开来。

    “吱——”长时间的雨水的浸泡,让门板有些生锈,开动的时候发出很难听的声音。曾宁扶着门框艰难的从屋子里探出头来,他仰头看了看头顶的太阳,感受着阳光的温暖,头一次觉得自己还是个人。

    在连续下了三天的大雨后,天空中的乌云终于散去,一缕一缕的阳光投射过云层,照耀到大地上,所过之处一片斑斓。花香鸟语,生机勃勃。

    “去招个小孩子来,就说我有事吩咐,问他想不想赚钱。”白娇娇没拉来开帘子,轻声道,一副贵族小姐的模样。

    “是。”车夫虽然有疑问,但是也不敢询问,老老实实的去街上去找人。没多大一会,车夫招来个七八岁的男孩,车内的白娇娇示意安然把自己的弓给递出去。

    “你拿着这把弓,去这家旅馆的门口卖。最低也要卖两个金币,卖出去,你可以拿走一半的的钱。卖不出去也没有关系,你晚上来找我,我会给你一枚银币的报酬,明天继续卖。听懂了吗?”白娇娇说。安然一脸的疑问,车夫更是一脸看智障的表情,那柄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弓,能有人出一枚银币买就不错了,两枚金币?简直是痴人说梦。

    白娇娇摇摇头说:“不进去,别忘了我们是佣兵中最显眼的一队,恐怕那些人早就注意到我们了,所以我们住过这件旅馆恐怕他们也早已心知肚明,进去很容易让他们来个瓮中捉鳖。”

    “车夫。”白娇娇开口叫道。车夫是乡下人,这辈子都没有来过梵蒂冈这么繁华的城市,此时早就看花了眼,要不是白娇娇出的价钱非常高,他也不会接这个工作。

    白娇娇跟安然的日子还算好过,跟曾宁分开的时候,曾宁几乎将所有的物资都放在了白娇娇那里,包括在这里通用的金币,两个女孩换个套衣服,到附近的小镇子里租了辆马车,雇了个车夫,一路上走走停停,日子过的好不自在。

    在梵蒂冈城门口入门时,因为金钱的开路,也没有受到什么阻拦,顺风顺水的找到了那家原本他们住的旅馆。

    “小姐,有什么吩咐。”车夫应声而来。

    他关上门,没有回头看,曾宁心里很清楚里面是什么模样,什么样子都是他自己做出来。

    曾宁忽然的低头干呕,但是却没有吐出来什么。他倚住门,克制不住的喘息,休息了一刻钟后转身走向谷仓。

    “不知道小白跟安然会不会在梵蒂冈等我。”曾宁心里胡思乱想。

阅读侍者游戏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水浒传》《白银霸主》《一世倾城:冷宫弃妃》《天眼》《重生后的恣意生活》《一品仵作》《独家婚宠》《都市之越狱大师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281/281116/5711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