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鲜衣怒马(1)

    “是跟那个国旗护卫队的队长肖阳?”景潇问。

    “嗯嗯就是他,”方楠说,“你可一定要来给我当伴娘,不准缺席。”

    “也没什么,就是他现在在肖阳手底下做事,你是不是没想到,”方楠说,“我也没想到当初一个细皮嫩肉的三好学生居然会跑来当兵,前两天我去找肖阳还见着他了,人高高瘦瘦的,说话特客气,当初咱仨可是经常偷溜出去玩的革命难友,唉,但我感觉现在的部队大院不是之前的那个大院了,大家一上大学就直接是天南地北,你在那头我在这头,现在这里就剩下我和梁晃,你也不在,怎么说着说着,我还有点羡慕我哥能和你在一块儿。” WWw.8Yue.ORG

    “好,等我哥回来找你们,记得把我的那份也一起骂了,然后我再吼他一顿,双管齐下,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又把哈莉丢给你。”方楠打抱不平。

    景潇笑,“不会忘,那挂了。”

    今天天气不错,头顶有遮阳挡板,围栏下还摆着各种绿色植物,有风吹来,凉爽惬意。

    但景潇一想起李少飞,就无尽叹息。

    她读大三那年,重新在校外租了一间公寓,隔壁就住着李少飞,每天吃早餐都能碰见,因此相识,那时候只知道他是个记者,什么报道都写,经常会外出,回来时还会带伤。

    后来知晓他是方楠的表哥,也纯属意外。

    而现在她和哈莉呆的地方距李少飞去的那地儿不远,原本是要去另外一座城市给哈莉过生日,谁知道车刚开到斑德镇,同事一召唤,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李少飞就把孩子丢给她照看,然后人跑了,她只好带着哈莉住在旅馆里等李少飞回来。

    旅馆的旁边有一条河流,接连看了两天河面的风景,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旅馆楼下的餐厅,觉得等待有些无趣,今天趁着天气好,景潇便带哈莉出门逛逛。

    “Mom,daddy什么时候来接我们呀?”哈莉突然抬起头问景潇。

    景潇收回视线,见哈莉的冰淇淋已经吃掉一半,“我也不知道,看他打不打电话吧,我们再等明天一天,要是还没见到人,我就带你去墨尔本。”

    “嗯!我听mom的。”

    哈莉重重地点了下头,把冰淇淋都吃光后,扯了扯背带裤的肩带,晃着腿看景潇,拉开胸前的衣兜拉链玩,几个来回后就发现兜里面有张照片。

    哈莉疑惑,自己也想不起来是谁放进来的,便拿出来瞧,好半天,她把照片递给景潇,好奇地问:“Mom,这个叔叔是谁呀?”

    景潇有点疑惑地抬眼,把嘴里的冰淇淋咽下肚后接过照片,整个人就微微滞了半晌,才问哈莉:“照片怎么会在你那儿?”

    昨天在旅馆找了一天都没找到,还以为丢了。

    照片上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女孩穿着蓝白校服,一手捏着衣角,容姿如画,淡淡生媚,笑容却明净舒服。

    而旁边的男人身材伟岸,要比女孩高出一个头来,着一身橄榄绿的作训服,帽檐略往下压低,手负在身后,眉作山目作河,脸部线条清隽硬气,淡色的唇微朝上勾,又有温其如玉之感。

    哈莉摇晃着脑袋,“不知道,但是上面的姐姐看着很像Mom。”

    若还是那年纪,还真得叫她姐姐。

    景潇抿嘴笑了笑,“这个叔叔是大坏蛋,你还是别知道为好。”

    哈莉认真地看着景潇,景潇把照片重新放回哈莉的兜里,拉上拉链,说:“帮我保管一下,我的兜浅,会掉。”

    “OK。”哈莉答应。

    吃完冰淇淋,再坐了会儿,景潇便带哈莉往旅馆的方向走。

    街道上的行人来去匆匆,偶尔会见到黑肤色的妇女抱着幼儿盘坐在墙角,突然有几辆黑色的轿车疾驰而过,放着重金属质感的音乐。

    景潇觉得空气都浮躁起来,随意瞟了眼车里的人,看着有些凶神恶煞。

    等车辆驶远,音乐声也逐渐听不清了。

    这里什么样的人都有。

    哈莉走了一段路,就要景潇抱,景潇便抱她慢慢走,过了有一会儿,景潇忽然感觉地面震动了一下,周围的东西仿似也随着这场震动移了些位置。

    猛地,对面房屋的玻璃全部裂开,所有事物在刹那间晃动起来,东西的掉落声,惊叫声,人从房子里涌出来,四下逃窜,场面一度变得混乱不堪。

    “The earthquake!The earthquake!”

    景潇立即抱紧哈莉跑。

    身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砸在地上,景潇下意识减了速,一根不大不小的石柱正正当当落在面前,斜斜地横亘在马路上,占了一半地方。

    靠!

    差点挂了。

    景潇松了口气,哈莉哭着喊她,她现在可没时间哄,让哈莉紧紧抱住别撒手,便往左右飞速看了一眼,跟着人流一起逃,她不熟悉这里的路,只能随人群。

    穿过一条街,就是这个小镇唯一的广场公园,在最北端,面积不是很大,此时已经坐满了人。

    景潇站在公园一角,不断有人从房屋区跑来这里,听见求救声,景潇随便找了个空地把哈莉放下。

    地震持续的时间不过一分钟,幸好强度不大,没什么伤亡。

    “就在这里别动,听妈妈的话,嗯?”

    哈莉用手背抹掉眼泪,抽泣着点头答应。

    是个腿部骨折的妇女,坐在地上,疼得面部扭曲,直直唉声叫唤,孩子跪在旁边哭喊。

    景潇四处瞧了瞧,捡了两块木板赶紧过去,让孩子把母亲的披风脱下来,先固定住腿部,现在身上也没有能用的医疗品。

    景潇一边安抚着母亲,一边用披风缠了几圈,刚系好,陡然之间,上空传来一声巨响。

    是炸/弹爆炸的声音!

    不远处有浓浓烟雾腾起,之后便是密密麻麻的枪声,车辆的发动机声......

    全场瞬间一片惊恐,人们纷纷争着抢着往周边的房屋里窜。

    景潇连忙跑去抱起哈莉,此时又传来爆炸声,人们疯狂地往四周逃命,景潇被挤了好几道,转头时已然看不见刚才的那对母女。

    没办法了。

    四周不停有子弹飞过来,景潇跑进房区,身体便猛然被人一撞,脚步踉跄,景潇赶忙护住哈莉的头,整个人摔向地面,一声闷响。

    景潇感觉地上飘了层灰。

    随之而来的是机枪扫射的声响,好几个人应声倒在景潇眼前,血汩汩流出,红了一地。

    “别看。”

    景潇捂住哈莉的眼睛,也挑开视线,背底下有几块碎石,咯得她深吸了一口气。

    真丫的疼。

    是时,好像没有子弹往这边扫了,全部换了个方向。

    警笛声传进耳朵里。

    景潇望了望周围,她这里有一堵墙遮挡,一辆大卡车停在前面的路边,她赶紧起来,去大卡车旁边的房屋里。

    枪声依旧不绝于耳。

    对面的楼房里也有人在躲,景潇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这是李少飞走之前给她的。

    景潇站在窗台里角,让哈莉躲在身后,哈莉吓得都不敢出声了。

    她背靠着墙,只剩下框架的窗户外面是大卡车,门歪歪地挂着,随便一踢都可能倒,往外看,十米开外有个十字路口。

    左右后都有遮挡物,要是有人从前来,她便开枪。

    哈莉紧紧抓住她的外套,不敢抬头,哭也哭不出声儿,她揉揉哈莉的脑袋,“别怕,妈妈在。”

    之前去阿富汗巴基斯坦那些地方做医疗志愿者,都没遇到过这种危险情况,景潇心里其实也没谱儿。

    如果今天能带哈莉活着出去,李少飞就等着叫她祖宗吧。

    战战兢兢地站了有一会儿,门突然被推开。

    在这之前景潇根本没察觉有人接近,她倏地就举起枪,扣在扳机上的食指正要扣下去,进来的人反应比她快了大半,手里的枪械对准了她的眉心,操着一副冷静又笃然的嗓子说:“中国军人!”

    闻声,景潇猛然一惊,瞧见男人左胸上贴着的五星红旗,举枪的手便缓缓放了下来,像是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变轻了一般,她四肢无力,往后退了半步,看着面前的男人发愣。

    男人眸色清淡,握枪的手指却收紧了些。

    后边一连跟进来两个特战队员,一个是赵振,一个是邱晓天。

    “阿潇??!”赵振惊呼,两只眼直鼓鼓地盯住景潇,他眨眨眼又仔细瞅,怕认错,就看一旁的池清珩,确定一下。

    池清珩面无表情,把枪口转个方向,视线从景潇身上挪开,偏头喊邱晓天:“再叫个人跟你留在这儿,其他人跟我走。”

    邱晓天的眼睁得浑圆,一口流利的川/普就跑了出来:“队长,我可是你的左膀右臂,不上阵杀敌我遭不住,随便留两个下来就得了嘛。”

    池清珩语气平淡,“保护我国国民也是另外一种上阵杀敌,我相信你能做到。”

    话说完,池清珩握紧枪械,从景潇身后那堵墙的门走了过去。

    赵振还没搞清楚状况呢,瞟了眼躲在景潇身后的哈莉,忙叫后边的人跟上。

    不过十几秒钟,就只剩下景潇和邱晓天两厢对望,另外一个留下的队员去隔壁屋子观察外界情况。

    邱晓天盯着景潇端量,就说:“美女,你跟这个小姑娘去那个楼梯底下躲,我来守这点,放心好了,我的枪法稳起嘞!”

    景潇点了点头,抱哈莉过去。

    这边,池清珩带队从后路包抄,有一队人已经在前头负责吸引火力。

    驻地离这座城镇比较近,还有中国国民在,一接到营救命令,池清珩立马带队前来,当地政府也派了军队来支援。

    袭击这座城镇的暴/乱分子已被消灭半数,都是亡命之徒,刚才在那边的时候还出现了人体汽车炸/弹。

    眼前炮火连天,屠戮仍在继续,空气中布满了血的味道。

    池清珩穿梭在硝烟当中,队员们分组掩护,从后方偷袭。

    整队的行动速度很快,一个枪子儿一个人头,不断有人倒下。

    枪林弹雨,无惧。

    “赵振,”池清珩下令,“手榴弹。”

    赵振得令,看准目标,一个手榴弹扔过去。

    “嘭”地一声爆响,前方一瞬死寂,突而又枪声骤起,大半的火力都朝池清珩这个方向袭来。

    “守住这个路口,”池清珩纵身跃进一堵墙后边,对着对讲机说,“不能让他们过来。”

    “是!”

    乍然之间,半空掠过一颗炮弹,世界仿佛一下变暗了,弧线掉落的方向就是景潇他们所在的那栋楼,赵振蓦地瞪大眼珠,扯着嗓子吼:“邱晓天!快跑啊!”

    “轰!”

    爆炸后的光芒直冲天际,浓烈的烟雾弥漫,一时间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断壁残垣......

    四周有一瞬间静得可怕。

    “邱晓天,应一声!邱晓天!”

    池清珩压着声线叫人,背靠在墙上,漆黑的眼眸凝了些许。

    耳机里无人应答,长达十几秒的沉寂。

    却顿然地,邱晓天的川/普就冒了出来。

    “稳,稳到起诶,放心队长,都没事......”

    赵振喘着粗气骂道:“邱晓天你他妈吓死老子了!赔钱!”

    “把老子赔给你要不要?”邱晓天深呼吸。

    “滚蛋!”赵振吼。

    池清珩仰头,眼梢上挑,舔了舔唇一笑,“操!”

    转而又在末尾加了句:“全体都有,干他们!”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转圈圈,新文开坑啦(〃'▽'〃)

    老子天下第一的珩叔叔说留言会掉落红包喔~~

    一想到七岁的年龄差,这文就必须高甜到飞起来,我会尽全部的力量把这段爱情故事更好地呈现在各位眼前,但求能得大家喜欢,看文愉快啦啦啦?(?>?<?)?

    “拜拜!”

    景潇把手机放回裤兜里,拿上两盒冰淇淋去店外边放着,又进来抱哈莉出去,坐在哈莉对面。

    哈莉把其中一盒冰淇淋推到景潇面前,“Mom,你也吃。”

    “好,还想要的话就说,我去给你买。”景潇把黑鸭舌帽的帽檐往上推了一些,檐下面如雪,笑容柔和。

    哈莉开心地点头,专心用勺子挖冰淇淋。

    景潇往阳光里挪了两步,看看正坐着自己在玩耍的哈莉,跟方楠说:“最后一次了,等给哈莉过完生日,我就回墨尔本。”

    “你真不回国了啊,”方楠的语气变得难过起来,“都四年没亲眼见到你真人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结婚了。”

    此时接近下午三点钟,景潇跟柜台的服务生点了两盒冰淇淋,摸了摸黑色外套的兜,拿钱出来付好账,就走到挨窗户的一排位置前等,听方楠在电话里咆哮。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异国,斑德镇。

    “加我一个。”方楠附和。

    服务生微笑着朝景潇叫了声“lady”。

    冰淇淋已经做好,景潇会意,跟服务生道谢,就对方楠道:“我得照顾哈莉了,先不跟你闲聊了,有时间再联系。”

    这时候,哈莉小跑过来,拉拉景潇的衣角,兴奋地指着店门口说英文:“Mom,我想去外面坐。”

    门口的桌子上放着两只小熊玩偶,怪不得这孩子要去。

    “那约定好了,不许反悔,”方楠笑,过了会儿突然说,“哎,你还记得梁晃吗?”

    景潇眉心微紧,点头道:“记得,怎么了?”

    “等一下拿了冰淇淋就带你去,先自己玩会儿,”景潇摸摸哈莉的头,哈莉就又高高兴兴地跑回去,景潇接着跟方楠说,“别提了,我宁愿不认识你哥。”

    “我哥居然这样对你!他还要不要脸了!潇儿你等着,竟敢满嘴跑火车不靠谱,看我不电话轰炸骂死他!”

    太阳从大玻璃橱窗透进来,洒了一地金色,一双复古短靴的鞋头泛亮,笔直的两条细腿露在空气中,白得发光。

    “到时候会来的,放宽心。”景潇笑了笑说。

阅读他撩的刚刚好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无疆》《文娱万岁》《都市超级医圣》《全能游戏设计师》《莽荒纪》《随波逐流之一代军师》《天才医生》《女总裁的全能狂少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290/290544/5899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