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主是个中二病

    邵亭的视线就不由自主地模糊了两下,并且他很快注意到这个男人似乎浑身染血,最明显的就是举剑架在他脖子上的那只手,通红通红的。

    邵亭:“……”哦豁。

    萧战秋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辉煌半生,剿灭了所有叛徒和细作,最终却被一个绿眸的蒙面人刺杀而死。但他更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死后,又重新回到了五年前。

    邵亭是被小腿上的刺痛感激醒的。

    他睁眼,暗道内的烛火还亮着,正好看到黑衣男人将脚从他腿上挪开的一幕。

    然后他的外衣就从肩膀上滑了下来,露出了内里白皙的皮肤和漂亮而又不显壮实的小肌肉……

    邵亭:“???” WWw.8Yue.ORG

    谁扒了他的衣服?!

    邵亭的视线落到了萧战秋,以及他身上不怎么合身的白色里衣上。

    萧战秋神色如常,姿态轩昂地站在一旁,仿佛趁别人晕倒扒人家衣服的不是他。

    邵亭暗骂了对方一句脸皮厚,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默默地把掉在地上的外衣捡起,穿回身上。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萧战秋问道。

    邵亭一边系腰带,一边答道:“我手撑在一座假山上,不知怎么就摔下来了,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教中禁地,”萧战秋声音冷酷,“只有历任教主才能进入,你私自闯入,已经犯了死罪。”

    邵亭动作一顿,不可置信地抬头看他:“我只是不小心!”

    萧战秋道:“假山处的入口在听涛园,乃是教主居所,若无教主宣召,任何人不得擅入。”

    “……”邵亭气势一弱,“我迷路了。”

    萧战秋眯起眼。

    邵亭怕他不信,连忙把自己因为饿肚子而出来觅食的事情简述了一下。

    萧战秋淡淡道:“你是说,你能找得到从未去过的厨房,却不能按照来时的路回到住所?”

    邵亭:“……”

    本来挺正常的一件事,怎么被这人一说就显得他特别蠢呢?

    邵亭敢肯定,他从男人的眼中看到了鄙夷。

    “敢问阁下又是什么人?”邵亭忽然想起之前竹笙说过他要嫁的人就是教主,该不会就是这家伙吧,“既然你说除了教主不能来这里,难道你就是教主?”

    萧战秋的眼神微微一滞,很快恢复平静:“我不是。”

    邵亭没注意到他的异样,“那这么说来,你岂不是也犯了死罪?”

    萧战秋不悦道:“你如何能与我相提并论?”

    邵亭在心底默默给男人贴上了一个“教主亲信”的标签,服软道:“是我用词不当,那请问我能不能问一下,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

    萧战秋酷酷地道:“与你无关。”

    邵亭立马闭嘴。

    萧战秋忽然扯了扯身上的衣服,道:“你这身衣服有些小了。”

    那就不要扒邵哥的衣服啊!邵亭腹诽,却不敢表露,“我个子比你矮,衣服小是正常的。”

    萧战秋径自继续:“而且你从上面摔下来,外衣都脏了,不能穿。”

    邵亭:“……”

    邵亭震惊了。

    敢情这家伙给他留一件衣服不是因为好心,而是因为外面的脏了?!

    邵亭觉得刚才的自己想错了,这男人不是脸皮厚,而是唯我独尊到了极点啊!他嘴角微微抽搐:“那你为什么不把我的裤子也拿走?”

    话音刚落,萧战秋的视线就落到了他的下半身。

    邵亭连忙抓紧裤腰,慌张道:“我随便说说的,你不要扒我裤子!”

    萧战秋鄙夷地看了他一眼,道:“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邵亭:“……”

    又庆幸,又有点憋屈。

    “那、那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邵亭小心翼翼地问道。

    萧战秋奇怪地看着他:“我又没有拦着你。”

    邵亭闻言,如蒙大赦,生怕萧战秋反悔似的,扭头就往台阶的方向跑。

    “等一下,”萧战秋叫住他,“你明天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一套衣服,而且不要把我的行踪透露给其他人,不然,”萧战秋嘴角邪魅一勾,“别怪我刀剑无眼了。”

    邵亭:“……”

    大哥,我连你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怎么透露行踪啊?

    而且,谁说邵哥明天还要来了?!

    被威胁得瑟瑟发抖的邵亭不敢反驳,忙不迭跑出了密道,发誓以后就算再饿也不敢到处乱跑了。

    谁知才跑出听涛园,一个黑影便从天而降。

    邵亭吓得尖叫一声,后退数步,摔坐在了地上,这才借着月光看清面前的是人不是鬼。

    “九夫人,大半夜不睡觉,到处乱跑可不是什么好习惯。”竹笙从院墙后缓缓走出,朝拦住邵亭的暗卫一挥手,暗卫立刻退到一边,“还烦请夫人随竹笙回房,安心歇息吧。”

    说着威胁的话,脸上却挂着笑容。

    邵亭被竹笙笑得毛骨悚然,不敢再解释,灰溜溜地跟着他回了房。

    后半夜邵亭并没有睡好,不知是不是因为被密道里的男人拿剑指了脖子,他连续做了两个梦都是在被人追杀,逃得他精疲力尽,第二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

    邵亭本来以为竹笙会因此对他产生意见,却意外发现竹笙对他睡懒觉的行为很是满意,有一种巴不得他越堕落颓废越好的感觉。联想到昨天从竹笙眼中读出的鄙夷,邵亭不由猜测,难道自己这具身体有什么特殊身份?

    “竹笙,教主大约什么时候回来?”邵亭问道。

    竹笙眯眼笑道:“教主教务繁忙,我也不太清楚他会什么时候回来呢,还请九夫人安心等候,不要操之过急。”

    邵亭碰了个软钉子,也不介意,继续问道:“你为什么叫我九夫人呢,是因为之前还有八位夫人吗?她们现下都在教中吗,我需不需要去问候她们一下?”

    竹笙道:“不需要,之前八位夫人都已不在教中了。”

    邵亭好奇道:“这是为何,她们住在外面?”

    “不是,”竹笙笑着摇了摇头,“因为他们早在九夫人过门前就已经死了。”

    邵亭:“……”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桃夭扔了1个地雷

    山有扶苏扔了1个地雷

    桃夭扔了1个地雷

    么么哒!谢谢地雷!

    【小萌段】

    “小兄弟!好面熟啊!”

    “是啊是啊,但是拜托能把电熨斗从我脸上拿开吗”

    “你终于醒了。”男人的声音就如邵亭晕倒前那般冷酷炫,可表情却好像踢了这么多脚才醒来是邵亭的错一样。

    这个男人很英俊,剑眉星目,有一种帅到让人合不拢腿的气势。

    但邵亭也能感觉得到这个男人很危险。

    对方的眼中是真的含有杀气的,不像电视剧里那些装逼男演得不伦不类,邵亭敢肯定,自己要是现在敢对被踢醒的事情兴师问罪,对方绝对会一剑砍死自己,于是他很怂地缩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小腿,从地上坐起。

    曾经高中班级里有一个男同学被他不小心用篮球砸中了鼻子,鼻血“唰”的双管齐下,还没等那个男同学怎么样呢,邵亭自己先晕了过去,最后还是负伤的男同学把他背去了医务室。这件事后来成为一桩笑谈,邵亭被狠狠嘲笑了大半年。

    面前的黑衣男人吐了一口黑血。

    作为一个一米七八的汉子,邵亭一直有一个耻辱。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002章-教主是个中二病

    深深地看了一眼倒在自己面前的人,萧战秋倒是有几分印象。

    他隐约记得,这家伙是他的最后一任夫人,名字和来历已经忘了,只记得这是他所有夫人中最长命的——活了三年。

    ……

    五年前,正是教中第一次出现细作的时候。

    萧战秋行事素来雷厉风行,他重生回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暗中前往出现细作的几个分舵,进行了一次清洗。那些人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暴露,情急之下破釜沉舟,顶着会引起其他教众察觉的风险,群起而攻之,萧战秋一时轻敌,竟受了不轻的伤。

    黑衣男人皱眉看了他一眼,收回宝剑,扶着墙壁重新坐下,确认这个闯入者很弱鸡,一点威胁也没有之后,开始盘腿疗伤。

    萧战秋,男,二十有四,拜莲神教现任教主。

    萧教主是在昨日凌晨时分潜回教中的,因为怀疑总坛也有细作,他并没有露面,而是藏入了密道,因为失血过多而昏睡了一整天,直到邵亭闯入前不久才醒来。

    ——他晕血。

    而且是非常严重的那种。

    两眼一翻,极其干脆地晕了过去。

阅读我要知道,是谁杀了我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未来天王》《斗破苍穹》《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重生之顶级超模》《花都太祖》《这个侍卫,本宫包了》《重生之钢铁大亨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290/290546/58998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