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人

    方清冉没理会,一双清澈的眼盯着肖平,十分真诚道:“我可以现场表演证明一下!” WWw.8Yue.ORG

    包间里立刻沸腾了。

    只见她突然迈着她两条又直又细的大长腿,两步走到肖平面前,她低头对着兴奋的老往她嘴上瞟的肖平笑了笑,开口道:“不好意思了!”

    “噗哧!”

    在这安静的氛围中,沈衍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音。方清冉望过去,见他正低着头,笑得肩膀都在抖动。

    肖平嘿嘿道:“哪儿能呀,这里的姑娘不都挺好的嘛,就你事多,嫌不干净。”

    沈衍:“都避得我八丈远,我尝个屁的鲜!”

    肖平笑:“还不是您老开口,让别人别碰你……”

    沈衍不想理他。

    肖平更来劲儿了:“我看你旁边那位吹箫的妹子就就挺好的,你该带回去□□□□她怎么吹萧哈哈哈……”

    沈衍将肖平凑上来的脸往旁边一掰,头也不回的上了车。

    车缓慢的开出停车场,在堪堪要上马路的时候,沈衍无意中往车窗外一望,一眼看见路边站着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

    那女人戴着一顶白色的兔耳朵帽,正在跟谁打着电话,嘴角弯着笑,侧脸的线条在路灯下漂亮而柔和,她身上裹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大衣下,两条又白又细又直的大长腿露了出来。

    沈衍脑中闪过肖平的话,以及在包间里,晃在自己眼底的那两条大长腿,顿时心猿意马,挥手示意司机停了下来。

    ……

    方清冉出了会所的大门就接到了秦露的电话。

    秦露:“怎么样?琳达没为难你吧。”

    方清冉:“没有,琳达姐特意把我安排给了一个不爱乱搞的男人,没被占到便宜,放心吧。”

    秦露:“那就好,你明晚还去吗?”

    方清冉:“不去了,体验够了。明天我得闭关使劲儿写这位下海堕落的女大学生人物小传了,再不交东西,我老大非得扒我一层皮。”

    秦露:“哎,就你们老大,你可不知道上次她跟我们剧组的时候……”

    正听着,方清冉的面前突然停下来一辆车。

    车窗慢慢降下来,沈衍那张精致而又清冷的脸露了出来。

    方清冉呼吸一滞,右手慌张的挂了电话,就见车里那人勾起一个说不出有多冷,也没有多热情的笑,单薄的双唇一张一合,开口道:“你今晚跟我走吗?”

    方清冉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点了点头。

    ……

    沈衍的车和他人一样的冷。

    方清冉上了沈衍的车,两人坐在后座上一左一右的坐着,沈衍沉默而安静的玩着手机,方清冉沉默而安静的看着窗外,谁也没有和谁说过一句话。

    方清冉不知道沈衍要带自己去哪里,一路上想东想西,等车停了,沈衍冷冷道:“下车。”她便安静的跟着下车。

    方清冉脑中是晕眩的,觉得自己之前喝的那两杯红酒可能返了后劲儿了,她也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直到她从浴室出来,沈衍将她抵在床上,强势而霸道的进入她的身体。

    那人压在她身上,高高在上,冰冰冷冷的脸部线条在昏暗的灯光下极具魅惑,他温热的大手轻抚上她的脸颊,最后强硬的抬着她的下巴,直直的望着她的眼。

    方清冉只感觉自己整个身体要被撕裂了,全身冒着冷汗,想躲想逃,心里刚有这念头,手却触到那人腰部一块突起处,方清冉的心跳突然停滞了一下,下一秒,再没有了任何反抗的念头。

    她咬着双唇,听见沈衍在她耳边调笑道:“挺紧的。”

    “真不会吹箫?”

    “我教你……”

    ……

    方清冉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她艰难的起身进浴室简单清洗了一下,再出来时看见床上的沈衍已经睡着了。

    她穿好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拿起扔在沙发上的包,再看一眼床上睡熟的沈衍,转身离去了。

    沈衍带她来的是一栋别墅,此时天有些蒙蒙亮了,方清冉走出黑色的缕花铁门,发现这栋别墅坐落在这一排的最后一栋,别墅区里十分安静,只有早起的鸟儿在不远处叽叽喳喳的叫着。

    方清冉打开包侧兜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5 点整。

    她拍拍脸清醒了一下,忍受着身体的不适,慢慢的边往前走,边给秦露回微信。

    微信发出去了,方清冉再一抬头,看见从沈衍隔壁的别墅里走出来一个拿着大剪刀的老太太,老太太腿脚不利索,似乎没料到有人会过来,看见方清冉吓了一跳,“砰”的一下将手中的大剪刀重重的摔在地上,人也往后踉跄了两步,“哎呦”一声坐在了地上。

    方清冉立刻飞奔向前,扶起那老太太,关切道:“奶奶,您没摔疼吧!”

    老太太抬头发现是一个挺漂亮的姑娘,眼神在方清冉脸上细细的打量着,摇头道:“没事没事!”

    方清冉帮老太太拍干净身上的土,把老太太扶到一旁的花坛边坐下来,说道:“您这么大早就起来修花啊。”

    老太太眼神一转,看了眼自己身上朴素的粗布衣服点点头:“是呀,我是这家的园丁,每天都要这么早起来剪花的!”

    方清冉听闻眼睛瞪得圆圆的:“您都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能干这种活啊!”

    老太太叫苦连天:“哎哟,我也不想的,没办法啊,孙子不争气在外欠了一屁股债,我这老胳膊老腿的不干点活,怎么替孙子还债!”

    方清冉同情心立刻大面积升起,忙低头翻自己的包,这时突然一怔,手捏着一塌钱出来。

    这钱是沈衍放进去的?她的卖身钱?

    方清冉一阵头疼,此时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不由分说全塞到老太太手里:“奶奶,这些钱,您先拿着。”

    老太太:“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要你的钱!”

    方清冉将老太太的手推回去,脑中有什么一晃而过,眼睛也跟着有点湿润了:“您就拿着吧,要是我奶奶还在世,也像您这么大岁数了,她跟您一样,以前也是给别人剪花草的……就当,就当我孝敬她老人家吧!”

    方清冉说着重新站起来,“奶奶,再过一阵子天就凉了,您跟这家的主人说说别起这么早了,您注意身体!我得先走了!”

    老太太:“唉,你这孩子……”

    方清冉:“奶奶再见!”

    方清冉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这排富人别墅区的马路上。

    老太太慢慢的站起来,抽回望向方清冉离去时的目光,慢慢转身,拎起放在一旁的大剪刀,慢慢的走回了别墅。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请多支持!~~

    而调起事端的肖平,随着这笑声尴尬的拍拍手,呵呵道:“厉害厉害!您可太厉害了!”

    ……

    凌晨2点。

    月色会所停车场外,肖平搂着一个艳丽的小妖精,看着沈衍:“怎么?你真不要啊,你上次不是跟我说都快做和尚了吗?哥们儿今儿特意带你出来尝尝鲜,没相中的?”

    沈衍冷冷一笑:“你不是带我来尝鲜,你是来整我的吧。”

    肖平不怀好意的盯着她红嫣嫣的小嘴,十分无赖:“哟,光说谁信啊?你怎么能给我们证明你比她厉害呀!”

    周围响起了暧昧而又下流的笑声。

    饶是在场常年混迹在各种酒色场地的各位公子哥,也从未见过这么豪言壮志热情奔放的女子,纷纷停下手上的事与酒,兴奋的望了过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方清冉这话一出,瞬间惊得满包间里的人都静声望过来。

    箫声欢快,这首一到过年各大商场走哪儿都会听到的熟悉曲调,响在这靡乱的包间里,将在场的各位震得七零八落,全都傻愣在那里。

    方清冉结束了最后一个欢快的音符,十分娴熟的一收手,得意的看着肖平,开口道:“怎么样?我吹萧可是拿过一等奖的,还是我更厉害吧!”

    在场众人万万没想到方清冉说吹萧是真的吹萧,全部目瞪口呆,傻在当场,无一人开口说话!

    肖平瞬间激动的不得了,正想调xi句“你帮我解皮带呀”,就见方清冉突然一脚踩上来,踩在他两腿中间的空沙发上,身体向上一跃,一下子将墙上挂着的那只长萧拿了下来。

    肖平:……

    众人纷纷兴奋的坐直,虎视眈眈的盯着方清冉,等着她活色声香的一出表演好大饱眼福,有几个甚至偷偷摸摸的拿出手机,等着一会儿偷拍回去慢慢欣赏。

    方清冉没扭捏,说表演就表演。

    方清冉迈着她的大长腿,从容不迫的走到场中,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像汇报演出一样深鞠一躬,然后煞有其事的吹了一曲《步步高》。

    方清冉左边那位吹牛皮的男人名叫肖平,这下更来劲儿了,兴奋的摩拳擦掌道:“你?吹萧?”

    被吸引了众人目光的方清冉脸不红心不跳的点头:“嗯,我肯定比她更厉害!”

    这些个公子哥平时玩的也比较嗨比较开放,但玩归玩,也没谁会让人当众做这种事,尤其是月色会所自诩高档会所,客人在里面消费了,满意了就带回去自己嗨去,无伤大雅的玩笑开一些,也没谁会当众恶趣味的逼迫那些公主小姐做这些事,但有人自愿那就另当别算了。

阅读他是月色,撩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宠妻如命:傅少,隐婚请低调》《继承两万亿》《银狐》《君归矣》《高冷女总恋上我》《宰辅夫人的荣宠之路》《诱妻入室:冷血总裁深深爱》《史上第一宠婚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290/290566/5900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