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猜测

    “十年了,线索再怎么明显此刻也化成灰了。”袁灵儿随手拨开一旁的蜘蛛网道。

    “但有些证据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路煜道。

    “我自己来即可,你在这帮我看着点。” WWw.8Yue.ORG

    “我们可以假设小乙还活着,但是这样的话他当时的目的就很让人不能理解,查案查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在所有人面前来一个‘金蝉脱壳’?除非他当时的性命受到了威胁,或者说他这么做是想转移一些人的注意力,把自己从某个局面当中脱离出来。”

    “毕竟十年过去了,得寻找一个突破点才行。”袁灵儿放下了束起的长发,长发飘动,俏脸上露出凝重之色,看的路煜都呆了。

    袁灵儿高兴地接了过来,女人对这种华丽的饰物自然是敏感无比,便仔细研究了起来。那扳指碧绿剔透,其身上花纹被雕刻地如同龙飞凤舞般华贵,但有时却若隐若现,直看得袁灵儿心痒痒。如果这是送我的定情信物该多好,想到这里,袁灵儿俏脸微红,抬头瞄了一眼某人,但看到他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流露,随即又懊恼起来。

    等到袁灵儿再看时,突然发现那花纹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在凑近细看时,那龙飞凤舞般的纹路仿佛变成了字体的模样。

    “东留?”袁灵儿有些疑惑。

    “什么?”一旁的路煜接过袁灵儿手中的扳指,借着日光仔细看去,只见那纹路在眼前浮现出字体模样。“东留是什么?”路煜看向袁灵儿,发现袁灵儿也在疑惑地看着他,显然她也什么都不知道。

    “扳指上这么留字的可不是普通的巨商。”袁灵儿道,“极有可能是某个有身份的人物才能佩戴的。”

    “天下有身份的人多了去了,你不可能一个个的猜。而且有身份的人大多是朝中权贵,甚至从皇上到丞相,再到……”路煜话还没说完,手指轻顶着下巴,似乎抓住了些什么,“皇上……皇上……”

    扳指碎成两半,一半是“东留”,那另一半,“我知道了。”路煜嘴角轻扬,他看着面前的袁灵儿,突然感到这个女孩真的是自己的得力助手,“那既是人名,也是地名,如果把我爹的那半扳指拿来,就会发现那两个字其实是‘陈留’。”

    “难道这是……”袁灵儿手捂着嘴巴。

    “现在天下大乱,我们查案也不用忌讳什么。”路煜摆了摆手,“没错,陈留是当今皇上十年前的封地,皇上当年也叫陈留王。”

    “如果涉及到当今皇上,那整个局面也就更加难以看破了。怪不得老爹顶着神捕的名头竟然没有在这个案子上继续追查下去,他肯定是猜到了些什么,而他也深知我的脾气,没有说出来让我增加烦恼,毕竟十年过去,可能当年的局面早已不在了。”

    “那现在我们要不要继续?”袁灵儿担心的问道。

    “我也想放弃,可陶谦大人不会给我这个机会啊!”说完,路煜仰天长叹,低头看着袁灵儿,突然发现有点对不起她。

    “这么多年了,你一直都帮着我,陪着我,我非常感激你。但……现在我们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拜我所赐,如今局面已经很是艰难,我怕你再跟我走下去的话……”路煜笑对着袁灵儿,可是他内心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刚上扬的嘴角又不自觉地沉了下去。

    袁灵儿怔怔地看着他,没有说话。路煜刚想说话,胸前一股暖意涌上,只见袁灵儿扑上来环抱住路煜,头埋在他的胸前,点点泪水流出,使得路煜的身体也在微微地颤抖着。

    路煜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双手不知道该安抚还是推开。袁灵儿的泪水浸湿了他的衣襟,“不要赶我走!”她哭着喊道。

    路煜咬着牙,终于在某一刻有了决定,他的双手轻拍着袁灵儿的后背。他内心暖意涌上,任何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都可以为了保护自己在意的人而去拼上自己的性命,路煜也不例外。

    袁灵儿紧紧把头埋在路煜胸前,没有再说话,一句不忍别离却胜过万千情话。此刻路煜已经明白袁灵儿内心对他的爱意,他也可以为了保护袁灵儿而去拼上性命,但肩负着寻找爹娘死因的路煜却不敢有半分懈怠。

    路煜自然也喜欢着袁灵儿,但他却没敢说出口。时间拖得越久,找到爹娘死因就越困难,而且还有可能陪上怀中女孩终身的幸福。路煜第一次感到自己的懦弱,他已经露怯了。

    “不管结果如何,我们一起走出去。”路煜轻声道。

    袁灵儿抬起头,盯着路煜那坚毅的脸庞,发现他那温和的笑容似乎在温暖着她。袁灵儿顿时闭上了眼,双脚踮起,红唇突然吻上路煜。

    路煜猛的撇过头,没有看她。袁灵儿的嘴唇吻到了他的脸上,“你……”袁灵儿睁大双眼。她的嘴唇在路煜脸上有一股咸咸的味道,路煜脸上的两滴清泪流到了她的嘴里。

    她知道路煜是为了她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但这种感觉……袁灵儿想不通,反倒内心苦涩无比。

    翌日,袁灵儿给路煜和自己倒上了一杯茶。

    一旁听从路煜的吩咐在郯城和东阳传递消息的小吏汇报完毕,躬身退下。

    “原来我只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叫秦丰去云梦轩试试水。”路煜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没想到却试出了他们那神秘的掌柜的。”

    “看来这水不浅啊!”袁灵儿捂嘴笑道,“那掌柜的要你三日之内去见她,和陶谦大人所定的日期不谋而合,这是不是过于巧合了?”

    “不管怎么样,我们是为了毕落的身份才来的东阳,那掌柜的不能不见。”路煜脸上露出凝重之色。

    “但是现如今还是要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我们可以猜测十年前的无头死者是如今的献帝,也就是当年的陈留王所派来的,至于目的我们并不清楚。”

    “现在可以肯定小乙十年前没有死,这件事有三个身份的人参与,凶手,黑衣人和小乙。不知道他们是否都为同一人,也不知道他们是否互相两个身份为一人。但有一点很重要,小乙处于这个局面当中竟不惜‘杀死’自己十年,这就说明他们的目的有可能让人非常眼红,甚至……匪夷所思。”

    “那现在怎么办?”袁灵儿询问道。

    “小乙自以为很聪明,他随便抓了一个人当替死鬼,把‘捕快’捡到的证据,那一半扳指留在了屋里。但聪明反被聪明误,我在屋里发现了证明他身份的另一个破绽。”路煜笑道。

    “我已经有了一个推测。现在,我们静坐等待李治的消息传来即可。”

    “还记得我爹说过的,从那死者旁发现一只碎成两半的扳指吗?”路煜整个人都钻到了床底下,身上堆满灰尘,床底下很是脏乱,旁边就只有一个只剩下底面的布袋和一旁几片碎衣布。路煜没有多看,径直寻找起扳指来。

    “床上找不到,应该就在床底。”床底下路煜沉闷的声音传来。

    说着,路煜从床底爬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灰色的器物,把灰尘轻轻一吹,露出一部分碧绿晶莹的色泽。“小乙还真是想瞒过所有人。”路煜轻笑道。

    路煜叫人端了一盘水过来,把那器物放进水中,灰尘顿时化开,上面附着的脏物也在路煜双手搓动之下溶解开来。

    那半只扳指显露无疑。“果然与爹说得一样,材质上佳,看来小乙也有了见财起意的心思。”说着,路煜把那半扳指递给了袁灵儿。

    “这……”一旁的小吏眼珠转动,“十年前里面死了人,一开始谁也不敢进去,虽然时间久了大家都觉得没什么,但这间屋子实在没什么用处,所以就没人来打扫过。”

    “你先下去吧。”路煜吩咐道。小吏闻言,点头退下。

    正午,和煦的阳光照射下来,驱散了停尸房的寒意。在县衙停尸房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咯吱!”房门在时隔十年后再次被打开,灰尘不要命似的猛的向外冲去,门外的路煜和袁灵儿顿时被呛了口气。

    东阳县衙。

    所以,路煜认为有两种可能,第一,老爹路涛夸大其词,小乙本身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强;第二,小乙确实出众,我们不知道他用的什么手段,使自己在我们眼前“死”了十年。

    “这么说来,小乙可能还活着?”袁灵儿手顶着下巴,显然路煜已经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

    “我也只是推测。”路煜沉声道,“所以我们就要转过来证明,把推理出的情况一点点地去求证,才可能知道凶手的目的。”

    看着路煜弯下腰开始检查,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袁灵儿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床上床下除了灰尘就是绿藓,路煜不禁眉头紧皱,如果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现,那么案子就永远都破不了了。虽然县令和小乙的死因一致,但路煜之所以来这里寻找线索,是因为路涛对小乙的评价太高而让路煜有所怀疑。

    “前面的那两张床。”路煜伸手指了指,“不知道小乙是睡的哪张,所以两张都要一起检查。”

    “啊?”袁灵儿满脸苦闷,“那得有多脏?”

    路涛被称为广陵神捕不是没有原因的,其实力谁都有目共睹。但路涛对小乙的评价甚至要超过自己。按理说一个能力强于路涛的人,不可能在危险来临之际不有所防范,退一万步来说,如果这种致死的原因连小乙这种人都躲不过去的话,那么当天路涛和黑衣人打斗的声音连仵作都听见了,而小乙却在熟睡,这就有些说不通了。

    “我说。”路煜捂着嘴巴鼻子,开口询问一旁的小吏,“这么久都没人打扫吗?”

    “就是啊!把我的衣裙都弄脏了。”袁灵儿抱怨道。

    屋里蛛网遍布,灰尘满地,床上,桌子更是随着季节的变化而生满绿藓。

阅读察天者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跑出我人生》《大逆之门》《龙王传说》《唐骑》《[综美娱]轮回真人秀》《麻衣神算子》《上门为婿》《和白富美的荒岛生活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290/290601/5901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