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未尝试就泯了

    犹记得一年前,文子夜时常跑出梨花阁去找他的那些所谓的朋友鬼混,几个小屁孩竟然不知死活的一起去偷了临平师兄的宝贝,结果被临平师兄抓到个正形,还闹到了俞承掌门师兄那里。

    最后他得到俞承掌门师兄的召见,亲自去梨化殿将文子夜拧着回梨花阁,罚他面壁思过三个月,结果又在他不察觉的情况下,竟与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串通一气,偷偷溜出梨花阁,又去祸害其他脉的弟子。再一次,甚至在那一年里,他不仅只是被俞承掌门师兄请去“喝茶”,还被易清师兄请去“叙旧”,临平师兄请去“喝酒”,更是被溪月师姐请去“坐客”。

    所以尘殇的这一违令就是为此而定的。

    而那个爱笑的花诺,也是他一手葬送的……

    文子夜从被罚后,就一直安分守己的待在房间里抄写心诀和剑谱,只是一想到要待待半年,整个人立马崩溃的要疯了,何况还要抄写一万的心诀和剑谱,他就沮丧的仰头哀怨,趴在桌子上焉了。

    尘殇施法让花诺的身子飘起来,从梨花树上安全落地,才将法力收住,望着神色复杂的盯着自己的花诺,笑容不堪苦涩,继而对她道:“上次你师兄那样对你,为师却没有制住,是我的不好,我向你道歉。”诺儿,为师不奢望你能对我态度改观,但希望我的道歉能使你放下心结,原谅子夜对你做的伤害,也放过你自己。

    花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就向她道歉了,她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师傅……”这一声‘师傅’喊出来后眼泪却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怎么就哭了,你看你。”尘殇心里不好受的皱着眉,伸手去帮她擦拭脸上的泪痕。

    “我没有哭,只是眼睛不知道被什么刺痛了。”花诺见他的手伸了过来,忙别过脸去,用自己的衣袖把眼泪擦了。

    花诺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是文子夜的错,她却连带着怪师傅,甚至因为文子夜连带怨恨师傅,难道是因为文子夜那样对待自己,而师傅却不闻不管,难道只因如此吗?

    尘殇见她忙别过脸去,伸出去的手停在空中,有些尴尬的抿了抿嘴,把手又伸了回去,在心底好笑道:“看来这个小丫头还在介怀那次的事,虽然嘴上不说,不表现出现,其实心里比谁都还要介意,真是个倔强又别扭的小丫头。”

    文子夜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就对他笑的花诺,以为看起来柔柔弱弱,很好相处的师妹,竟然绝情起来丝毫不把谁放在眼里。那冰冷的,丝毫不是刚见面时的温柔。他不过是和她闹着玩的,哪知她那么禁不起吓,胆子那么小。

    文子夜抱怨一会,看着桌上的剑谱和心诀,整个人就崩溃疯狂了,随后趴在桌子上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就像天塌了下来一般无望了。

    而花诺每天必做之事就是跟着师傅修习修炼的基础,每到日落之息,她都养成了一个习惯,不是坐在屋前的台阶上发呆,就是爬上梨花树去坐着看着夕阳落下的地方发愣。有时还会不自觉的看向梨化山的某一方向,思绪就又飞远了。

    “诺儿。” WWw.8Yue.ORG

    耳边突然响起的温柔声音,把坐在梨花树上一袭粉衣的花诺拉回了神,顺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愣了。反应过来时立即从树上下去,突然身子一轻,接着心惊,不一会就落地站稳,花诺神色有些复杂的望着眼前之人。

    尘殇知道后把文子夜狠狠的教训了番,又罚他回到自己的房里面壁思过半年,把所有心诀和剑谱都抄写一万遍,没有他的允许,不准踏出房门半步。在此期间,无论是谁都不准去看望,也不准和他说一个字,违者同样。

    虽然梨花阁只有三人,尘殇的这一违令说了也无用,但是,也并非无用,只因文子夜的那些狐朋狗友,时常到梨花阁来找他鬼混,而他也会偷偷跑出梨花阁去找他们厮混。

    原来都是假象吗?还是……

    花诺到梨花阁的这些日子,文子夜本来在她的印象中还算不错,心里也为他融化了一丝冰。只是,都还没试着,把他当作自己在梨花阁以后的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人,让原本就从不轻易付真心的自己为他融化一丝冰时,却被他给硬生生的湮灭了。

    “这是凝神丸。”尘殇从怀里取出一个纯白色的小瓶子递给花诺,他看的出来,花诺是个很记仇的孩子,也看的出她肯定在怪自己,但他没有资格去怪她。

    花诺接过来,语气冰冷道:“谢谢师傅,师傅,若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转身就走了,走的是那样的决冽。

    尘殇没打算说什么,也没打算叫住她,他看着她的背影陷入沉思中。他知道,或许那个只会在另一个女孩面前从不把自己掩藏起来的女孩,从今而后将会彻底消失,也不会把自己那爱笑的脸示于人前。

    文子夜起初本想指望花诺替他求情,可花诺一脸冷漠的站在原地不动,也不看他一眼,哪怕他怎样给她多个暗示,花诺都无动于衷。最后只得失魂落魄的接受师傅的惩罚,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去面壁思过。

    “花诺,你没事吧!”待文子夜走后,尘殇走向花诺担心道。

    后来,他将文子夜拧回梨花阁后就下令不准任何人去看他,也不准和他说话,违者重罚。只是有那么几个就不听了,以为他又是和以前一样只是说说而已,所以都大胆的偷溜到梨花阁找文子夜。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这回是认真的,而他们当场被他逮个正着,还真的都受到了重罚,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谁敢质疑他的话了。

    “没事。”花诺强压着内心的委屈和要滚出来的泪水,看了他一眼僵硬道。

    起初文子夜用毛毛虫来吓花诺,花诺恐惧着就落荒而逃。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花诺都可以当作没事,只当是文子夜跟自己开玩笑而已。可后来文子夜却越发不可收拾,觉得很好玩似的,居然在她床上放蛇,要不是她先把被子掀开,不然定会被那条蛇咬到。虽然那条蛇没有毒,但天知道她是有多害怕恐惧那些蛇虫鼠蚁的。

    “啊――”花诺把被子掀开入眼的就是那条躺在她床上的蛇,吓得她没骨气的忙把被子又扔回去,极度惊恐的哭着就往外跑,她都再也不敢进去了。

    那一年里,文子夜练就了一身的厚颜无耻,而他也就知道了何为心境平静,波澜不惊。

阅读梨寒树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未来天王》《盗墓笔记》《调教大宋》《我们都是坏孩子》《儒道至圣》《罪爱青春》《大将军王之乱世争霸》《回到地球当神棍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290/290721/5903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