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朱墙宫深 (1)

    师玄及说“也不会做什么,也不同我们多话,也不喜欢坐在殿内或者院子里,除了吃饭和睡觉的时间除外,他一直都坐在屋檐角上。” WWw.8Yue.ORG

    “他坐在上面做什么?”

    我抬头看着坐在屋檐上那个衣衫单薄的清瘦少年,心里难免有些难过,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到底现在的局面,是我们东晋在攻打他们后秦,还将他这个皇子掳了来关押在这朱墙宫深里面。

    我被他亲切而温柔的一声“阿昭”唤的有些不安,心虚的抬了抬头,立即又低下去看了看自己的粉白鞋尖。

    姚佛念呵呵一笑,仍旧如沐春风的望着我,此刻他坐在屋檐尖上的模样倒与一年前他与后秦使者来东晋求亲时我在殿中与他初见时的模样一般无二,只是一年过去,身姿神韵更宽厚温雅些了,也高了些,五官也更硬朗清晰些。

    “你还记得那短短三天那?”

    “当然记得,你那个时候总是在我耳边说你们建康城东市街拐角的银朱婆婆的长生粥还有合欢糕有多好吃多好吃,你还说吃了银朱婆婆的长生粥会长命百岁呢,害得我嘴馋心也馋,想吃的不得了,可惜,到现在也没能吃上银朱婆婆的合欢糕与长生粥。”

    “你想吃吗?我已经托了徐乔之和刘义隆下次进宫来的时候带一份来,过些日子你就能吃到了。”

    “徐乔之?刘义隆?就是昨天阻止你的那两个少年吗?”

    “是啊,他们两个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刘义隆呢自小陪我一同长大的,从小就被我欺负的。徐乔之呢,额,徐乔之是只坏狐狸。”

    姚佛念轻轻一笑,他说“徐乔之就是昨天挡你剑的那个少年吧,那他的确是只坏狐狸。”

    我变得有些迷茫,疑惑的看着姚佛念“啊”了一声,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一只坏狐狸?我都还没和你说他的坏呢?”

    姚佛念温和的面庞忽而变得有些冷,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仿佛能把人的心思看穿一般,他淡淡的说“因为你喜欢他,而他却不了解你。”

    “你为什么这么说?我喜欢的有这么明显吗?”

    “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阿昭。”

    额,那看来的确是很明显,我害羞的低下了头,晃了晃自己的双腿,瞬间,裙摆也随风飘扬了起来。

    “阿昭,连我都知道你昨天一定不会对那个禁军统领下杀手,你我自幼在这种朱墙宫深内长大,又有着不容侵犯的皇族身份,你只不过吓唬他罢了,可是那个少年却不够了解你的性情和你那不可触犯的皇族自尊心。”

    我猛地一怔,被姚佛念的一席话,惊醒了心中那一直藏在内心深处的无力感。是啊,皇族的尊严皇族的自尊心,身为皇族的人所要背负的,而外人看不见的那些沉重枷锁,也真的只有姚佛念与我感同身受。

    忽而,姚佛念有些忧伤,他凝视着我,略带些许的悲凉之音“阿昭,你喜欢他的这些日子来,一定是又开心又难过吧,你不用回答,一定是了。”

    “姚佛念,你会不会怪我?”我心里慌慌的,说话声音也颤抖起来,像是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

    “怪你什么?”

    “我明明与你有着婚约在前,后来却喜欢上了别人,对你既不忠也不义。”

    姚佛念,闷哼了一声,无奈着苦笑的摇了摇头“阿昭,你这么说可是让我该不知如何作答。自古以来《诗经》里都赞颂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可是《诗经》里也不只歌颂男子追求爱慕的女子,也有许多赞颂女子追求思慕的男子的名篇。你喜欢其他男子自然可以,翩翩君子在身旁,淑女也会好逑啦。阿昭,你要知道,所谓我们之间的婚约不过是个约定,我与你并无感情在前,你思慕了别的男子至多于我而不义罢了,至于不忠那是万万没有的。”

    “再者,我们那所谓的婚约掺杂了太过的国之利益,我来东晋向你求亲,本就是利用你这个公主的驸马身份来求得东晋不出兵后秦,谋求后秦的和平罢了。这个求亲一开始并没有情义在里头,是我对你不义在先,利用了你。你对我不义在后,我们两个算是扯平了。”

    “可是,可是,我们东晋并未遵守约定,还是对后秦发了兵,攻打你们。”

    “阿昭,你只是一个年幼的公主,出不出兵又不是你说了算,这怎么能怪到你的头上。如果没有你,这场战事还要提前一年,如果没有你,我现在也不会活着。他们看在我这个驸马的身份上才没有立即处决我,把我押送至建康皇城里。至于到底要怎么处决我?也要看这场战事最终的结果。所以,阿昭,你不必为了我劳心伤神,平添烦忧。”

    这个坐在不远处的屋檐上的少年一席话,虽然没有让我的心放松些,却到底是卸下了我心头的些许负罪感。我仿佛找到了知己一般,我笑了笑对姚佛念说“宫里的公主还有那些个皇族官家女子,自小便要学习什么女德女戒,我常常便在思考为什么男子可以三妻四妾后宫佳丽三千,女子便必须要做到三从四德从一而终?自古以来,男子可以上战场保家卫国,女子却不可以,仅仅因为女子生来力小,只能躲在闺中绣花鸟。男子可以出仕为官展现自己理想抱负,女子只能在家中处理家事生养孩子,男子也可以学医救治病人,女子却因为男女授受不亲只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养在闺中等着男子来诊治。这世道,男尊女卑,对女子太过残忍太不公平。”

    姚佛念对我的话感到认同,他点点头,语气里有些激动,他说“阿昭,你讲的一点都不错。试问,这世上,历朝历代以来,女将军女官女大夫才几个人,数的过来叫得上名字来的,不过那恹恹数人罢了。被称为红颜祸水祸国祸民的倒是有许多,可是,国破家亡是那些女子的错吗?如果仅凭一个女子就能颠覆的王朝,只能证明不是这个女子太强,而是这帮男子太弱。那帮人偏偏不敢承认自己的无能与懦弱,便叫人乱写是女子的错,把罪责全怪到女子的头上。烽火戏诸侯的褒姒,要戏弄诸侯的不是她,而是那周幽王,褒姒何尝不是白白担负了这样的罪名?”

    听着姚佛念的那一席话,我不禁有些惊奇“姚佛念,虽然我们早已相识,可是到今天我才真正认识你。我从来也没有想过,你与我也会有在旁人看来同样的悖逆思想和惊人言论。”

    姚佛念摇了摇头,纠正我的话说“不是我们两个有悖逆思想和惊人言论,而是我们两个比任何人都看的通透也比任何人都有着一副自由的傲骨,我们比让人敢想敢说敢做而已。”

    “而且,阿昭你比我更加通透和勇敢些,我身为男子有这样的思想不足为奇,而你身为女德女戒教育出来的女子有这样的思考和想法,才是真正的不凡。如果,你要是身为男儿身,东晋的未来也许会更可期。可是,你偏偏是女儿身,又生在这种男尊女卑的乱世。”

    “阿昭,若你不是生活在这座宫城该有多好,但是若你不是生活在这座宫城,我也许就遇不见你了。”

    他有些感叹,望着我的眼光里闪烁着星星,那些看不清的星星让我有些着迷,也让我有些向往宫墙外的世界,顺着他的话想下去,如果我不是生在这座宫城,又当会有如何的风景和奇遇呢?但我不敢想,也不能去想,我必须要生在这座宫城,因为这里有我想要守护的人。

    我曾经就想过,上苍给我生命的意义,也许就在于,要我守护着傻皇帝伯伯。而我,想要守护的人越来越多了,我要守护傻皇帝伯伯守护父亲母亲,还要守护徐乔之和姚佛念,现在又多了一个姚佛念。

    我无奈的叹叹气,所有的想象只能停在这里,什么绿水青山什么逍遥江湖不过是一场梦罢了,我终究是要在这宫墙根儿下住一辈子的。

    姚佛念忽而轻轻的说“阿昭,你知道吗?在这个天下,我唯一想要遇见的人只有你。”

    我深吸了一口气,扬起脸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问“姚佛念,你为什么想要遇见我?”

    我往前走了两步,走到离他很近的地方,叫人搬来了梯子,爬上去坐在高墙之上,与他更近了些,仿佛触手可及。

    “阿昭,我不是说你可以不用来看我吗?我在这里生活的还不错,至少没受多大的苦楚。”

    “我就是想来陪陪你,怕你孤单。”

    姚佛念嘴角敛起一丝苦笑,只是那么稍纵即逝,我还没来得及完全捕捉到,那一丝苦笑就消失在他的嘴角,他恢复了往常的神色,他说“阿昭,你怎么还是那么爱爬树爬墙?一年前我来求亲,在你们东晋的宫里小住了三天,那三天里,你可让我见识了不少,又是带着我爬树摘花掏鸟窝又是带着我翻墙出宫此处游玩,若不是那次被你父亲逮了个正着,我们或许真的出了宫去。”

    回忆起从前相识的那三天,姚佛念变得很轻松,整个人让人感觉很温暖。

    “未曾伤之分毫。”

    我宽慰的点了点头,至少,他没有受伤。我又问“他在里面会做些什么?”

    禁军统领师玄及守在门外,依旧不让我进去。我昨天已然见过了这师玄及的一根筋儿,自然不会选择与他硬碰硬,叫阿错把准备好的膳食交在他手上,吩咐说“本公主可以不进去,这东西可以送进去吧。本公主依旧还是你们的公主,既然本公主与后秦皇子姚佛念的婚约并未废除,那么,他依旧也是我东晋王朝未来的驸马,该如何待之,你们心里可曾有数?”

    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我便在阿错的服侍下,简单的梳洗一番过后,叫小厨房做了几样精致的膳食,来到了西苑徽音殿。

    姚佛念很认真的看向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已经出了神,压根儿没有发现我来,我仰着头,看了他几眼,又看了看这高高的皇墙,脚下突然没了力气,差点栽了下去。

    阿错眼疾手快的扶住了我,关切的问道“公主,没事吧?”

    阿错的声响惊动了姚佛念,他微微的偏过头,低垂着眼眸,看着我还是一脸笑意,格外的温暖,他低沉着清朗的嗓音,浅浅的唤了我一声“阿昭”

    我也不知道,后秦的未来会如何,姚佛念的命运会如何?如果真的走到了哪一步,如果刘裕真的要杀他,我一个没有实权的公主,能护得了他的性命吗?若后秦真的因为我东晋王朝亡了国,姚佛念他会不会因此恨我东晋,会不会恨我这个东晋公主?

    “公主,你在想什么?”阿错问。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忙你的罢,本公主就在这深巷子里看看他,稍微和他说上几句话,不会误你的差事。”

    “诺”师玄及还是有些不放心,但见我都如此说了,已经是做了最大的让步,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匆匆行了一个礼后,便转头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嘴角泛起一丝苦笑,这味道这感觉比顾太医的良药还要苦口,扎扎实实的苦在了心窝子里,却又说不出来,只能闷着。

    师玄及跪下行了一个礼道“末将明白,大将军也曾吩咐过末将,一切照旧,只是限制其行动自由,并不会亏待皇子,还请公主放心。”

    我瞥了他一眼,看向幽闭的大门,问“本公主问你,你们抓住他的时候,可曾弄伤他?”

    师玄及摇了摇头“这个末将实在不知,他坐在上面一直眺望着远方,大概是想念故土了吧。”

阅读续余年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甜妻来袭:BOSS,别闹!》《权柄》《偷香高手》《他从火光中走来》《这个电影我穿过》《如果你是菟丝花》《塞外江南》《超级电脑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290/290770/5904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