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逄蒙

    曹脱脱见白袍青年走到了自己面前打量着等待回答,便判断,眼前这个白袍青年的修为怕是有神鬼莫测之威,听他所言,想必是被某个大能封印此地,怕是很长时间了,故此不了解外界,如今不知何故封印解除,但断然不是自己与梼杌大战所为。难不成是先前来过的慕容天奇?但他修为虽高深,却是怕也没有这个能力,然而这里并没有见到他,应该是早已离去。

    当然这些判断只是在曹脱脱一念之间,怕他对自己不利,不敢怠慢,细声恭敬如实答道:“前辈,晚辈是为罗生魔殿圣教圣女曹脱脱,方今之势,中土神州,仙道鼎盛,我圣教隐蔽,蛰伏在暗……”

    “小女娃,你可知吾是何人?”白袍青年面色有了几分温和的笑意,似是来自脱困后的喜悦之情。

    想到这里,曹脱脱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奋,当即双膝跪下,“晚辈拜见我圣教始祖!” WWw.8Yue.ORG

    逄蒙对于曹脱脱的动作没有理会,盯着她端详了片刻,问道:“在你之前可是有人来过此地?”

    “不过,小女娃你可得先让吾尽兴方今这神州浩土世间繁荣,恢复恢复元气,毕竟,吾被困太久。”逄蒙语气和谐,目光突然变得深邃起来……

    ……

    炎州泾阳城,秦辰宇二人已经赶到了不二客栈,在里面刚停顿歇脚,却是见到了先前消失不见的上官烎少,他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模样甚是虚弱不堪。当下带到房间里追问原因,于是上官烎少一脸苦意将事情原委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秦辰宇听后,面色有了怒意,训斥道:“你这人也太大意了,我与你二师兄替你大师兄疗伤时刻,你不好好护法,却偷偷溜了去,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等向姜师姑作何交代!”

    我……我只是想家亲切罢!”上官烎少低下了头。

    “唉,所幸,你遇到的那个魔道妖女并未将你就地杀害,不然,不仅辜负了姜师姑的栽培,也辜负了你爹娘,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凄惨下场。”秦辰宇摇头叹息一声。

    说道自己的爹娘,却是触动了上官烎少内心的那道坎,这么多年过去,甚至想家,十二年前,母亲大人悲伤万般无奈的情景难以忘记,就连生的是弟弟还是妹妹都不知晓。

    上官烎少细念一想,如今好不容易下得山,这是若是上了山,师父知晓我第一次执行任务就离开了队伍只怕以后很难再下山,何不趁现在回家一趟?于是向秦辰宇提议一番。

    对于这个提议秦辰宇听后,开始还是十分不愿,也不是管的太宽,只是大家都是同一门派的弟子,此刻有一个好的相聚,定要珍惜,若是又失散只怕就去师父也得训斥自己了,况且先前上官烎少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又因为碧虹派的事情实在经不起拖延,还是早点告知师父等人作商议为妙,后出于人道主义还是答应了他,条件是自己与濮阳婕妮共同前往,以免又生了什么变故;于家人相聚一盏茶的功夫就立即动身回峊剑派,同是也将碧虹派的情况告知了他。

    上官烎少闻言惊心不已,深知碧虹派的关系重大,然而还是有机会回家一趟,虽时间短暂,但这样的结果,自是再好不过。

    泾阳城人多耳杂,不排除有魔道中人藏匿其中,若是大摇大摆走出去,怕是会遭了他们的暗中偷袭!为了不引人注意,秦辰宇便提议三人换一身装扮。

    令人庆幸的是上官族府离这不远,不消多时就会走到。

    ……

    果真,两盏茶的时间就来到了上官族府大门面前。大门家丁不识得三人,上官烎少还未报的姓名,便直接闯了进去。

    “爹!娘!”上官烎少压不住回家内心的喜悦之情,响亮的呼声地传入府内每一个角落。

    仅仅片刻,一个身着金丝长袍,大腹便便、一脸横肉的老者带着一贵妇人以及许多丫鬟仓促来到了秦辰宇三人面前。

    此老者如今年龄却也到了半百知名之年,两生了丝丝白发,清晰可见,此人正是上官烎少的父亲上官申吕了;那贵妇人面容却也不见得老态,身后跟着一个活泼伶俐的少女,正是上官烎少的娘亲万俟幽了。

    十二年白驹过隙,上官申吕与万俟幽却也认得自己的儿子,当即喜而泣声双双抱住了他。

    “烎儿,你可总算回来了,十二年过去,求仙问道,你都长这么大了!”上官申吕激动得脸色发红。

    “来,烎儿,让娘好好看看,你长成什么模样了!我们一家人不分开了好不好!”万俟幽捧着上官烎少的的脸,哭了起来,难过而喜悦。

    上古烎少见这般情景,也不禁眼睛湿润,总算是回了家,见到了朝思暮想的亲生父母。

    “哇,哥哥,你是哥哥吗,你回家啦?!”一个少女清亮的声音在旁响起。

    这少女的声音吸引了上官烎少的注意,他看到她这身清纯美丽的打扮,心中一动,喜道:“娘,你生的是妹妹吗!这可是我那从未谋面的妹妹?!”

    “是、是是是!”上官申吕笑道。

    万俟幽也用力点着头,“不错,这正是你亲生妹妹,叫上官婉茹。”

    “哇,哥哥,从小爹娘就说你很小就到仙山去修仙问道了,你会不会飞呀,会不会飞呀?!”这名少女生的倒也不错,向前一部拉着上官烎少的手,还有些稚气的脸蛋透露着天真烂漫。

    “嘿嘿,当然会,哥哥不仅会飞,还能站在布条上飞,脚踏着剑飞呢!”上官烎少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妹妹及是喜欢。

    “哥哥真是厉害,教教我教教我!!!”

    ……

    秦辰宇看着这一情景,微微笑着,内心早已火热起来。只是,也想起了自己的家,已故的父亲,还有,从未谋面的母亲,不仅,心里多了几分伤感。

    濮阳婕妮见这亲人相聚的场景,却也不喊小淫贼,美目里打转着泪珠,心生感动。然而不由地侧头看向身旁并肩而立的秦辰宇,含情脉脉……

    她的双眸,是那么的温柔……

    曹脱脱闻言当下想到了慕容天奇,便答道:“是有一人,为弱冠之年的青年男子。”

    “哦,你认识,此人在何处?”逄蒙面目有了几分好奇之意,心想:毕竟,能解开这上古剑道杀阵,断然不是倚仗其修为,就拿眼前这个小女娃相比,实在是太弱,除非……

    “此人乃是我圣教中人慕容天奇,为狱法门副门主。”

    “慕容天奇……”逄蒙喃喃自语,暗自记下了这个名字,随即将目光停留在曹脱脱身上,呵呵一笑,说道,“吾于今日机缘巧合下脱困,第一眼见到的人是你,也算是缘分,不如跟在吾身边吧,观你修为实在是低,以后也可对你指点一二。”

    此言一出,曹脱脱大喜过望,他这是收自己为徒弟么,于是连忙跪谢。

    白袍青年也不回答她的疑问,不知为何低眉沉吟不语。良久,他缓缓站起了身子,发出了响亮的脚步声,走下了祭坛,细细端详着四处的情景,脸色此刻却也多了几分不难发现的憎恨。

    “你是何人,外面,又是什么情况?”白袍青年此刻却是面对着曹脱脱,语气有些柔和。他似是发觉面前这个女子颇有许些惊艳,慢步朝她走去。

    对于这个回答白袍青年细细端详了她好一阵子,皱了皱眉,道:“也是,凭你的修为哪里能够解开我的封印”。

    曹脱脱见自己在这个眼神阴冷面无生气的白袍青年面前无丝毫反抗之力,仅仅是一股气息就落得个任人宰割的地步,当下便颤声道:“什……什么封印?我……我不知晓”。

    “不错,吾为逄蒙,乃天魔一族领袖。”白袍青年见她沉思不言,丝毫不忌讳隐瞒,道出了自己的名字。

    “呵呵,小女娃你口中的魔道倒是与吾天魔一族有极为相似之处。吾虽被神族中人以强悍的剑道杀阵封印于此,修为远远不及鼎盛之初百层之一,却也觉得你修炼的功法于吾有异曲同工之妙。”白袍青年笑道,“也许,你口中的圣教于吾乃同一本源。

    曹脱脱此刻闻言内心禁不住的颤抖,这样的话眼前这个叫逄蒙的男子这般身份莫不是我圣教始祖?若真是这样,有他的帮助我圣教统一天下岂不是指日可待!

    “晚辈洗耳恭听”,曹脱脱诚惶诚恐,这时发现自己的身体能够随意动弹,恢复如初。

    “很久以前,天地浑沌,有神氏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上万年过去,万族林立,诸神争霸,吾之天魔,为其一族。”白袍青年轻声问道,“小女娃,你可知天魔一族?”

    “哎!原来,外面的世界早已不是以前了!”白袍青年听完重重叹息一声,眼神遮不住的沧海桑田,眼前的世间百态于自己所处的年代实在相差甚远,兀地有些迷茫起来。

    随即,白袍青年整个人又明朗起来,精神矍铄,面容带了几分嗤笑,“呵呵,仙道,魔道,这么多年过去,还是逃不过这天道轮回,可真是有意思”。

    “天魔一族?”曹脱脱见他所说不像谎言,不禁想起了距今数百万年的上古时代,传言那时许多的神仙妖魔皆分种族,为始初先天之气三千大道所化于世间,其中尤为神族、天魔、妖祖形成三足鼎立之势。难不成这白袍青年上古时代之人?这未免也太惊世骇俗,竟有人能够活到现在,然其修为究竟有多强大?

    “请……请问前辈是何方高人?”曹脱脱感受着白袍青年身上一种十分岁月沧桑之感,尊敬问道。她此刻心里可是惊涛骇浪,感到就算是罗生魔殿殿主顾子寒后天魔气第三重的境界所带来的压抑气息与他相比也远远不及。

    几百年来也未见过这般修为高深莫测之人,却也不像正道中人,倒是与我圣教中人有几分相似。只是,他这打扮、衣着貌似与我等不是同一个时代。

    如此,曹脱脱将仙道、魔道各门各派大小之事,重要人物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就连其来历,正邪大战等也言之不尽。

阅读万仙剑劫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末日之无上王座》《俗世地仙》《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顽皮千金:帝少,晚上好!》《美女赢家》《极品家丁》《[综美娱]轮回真人秀》《千金笑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301/301674/6122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