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这棵树是城内最大的一棵树,就长在城邦的正中央,斯洛小时候喜欢爬到这棵树的树顶,因为哪儿看的最远。

    而大祭司老英卡老是坐在树底下喝酒,喝醉了就直接躺在地上睡觉,嘴里不时发出舒服的哼哼声。

    那是斯洛最放松的时候。

    对方显然是有准备的,斯洛还没有看清偷袭者是谁就被对方的迷烟给迷晕过去了,醒来之后就在这儿了。

    正想着,牢门被打开了,四个黑衣人将两个人从外面推了进来。

    “怎么,你也被抓了?”斯洛挑眉。

    “对啊,要是不被抓的话……”锡尔诺看看牢门外,压低了声音,“不被抓的话,怎么救你啊?” WWw.8Yue.ORG

    “救我?”斯洛想笑,你自己都被抓了还想着来救我。他刚要开口,这时牢门又被打开了,一个红色的人被丢了进来。和锡尔诺一块儿被抓进来的绿衣少年连忙上前扶起那人。

    “狼崽子还挺凶,有本事自己去救她,在这儿发什么狠?”外面的人捂着手臂上的伤,怒骂道。

    “给我看好这里!”他对门外的两个人说完气冲冲的就走了。

    绿衣少年扶着那人坐到墙角,解下自己的腰包放在地上,伸手从里面取出一粒红色的药丸喂给他。然后解掉他穿在外面的红色的大衣,斯洛这才看清那件衣服本来不是红色,而是白色或月白色一类的颜色——那件衣服竟是被血给生生染红的。斯洛看着那人,他的脸上也是血,显得有些可怖,眼神空白而又肃杀。再看看那件衣服,不知道上面的血是他的,还是别人的。

    绿衣少年从腰包中取出一瓶消毒酒精、一卷药膏、一些绷带和纱布,用酒精简单的处理了一下那人身上的伤口后,将药膏涂抹在纱布上,用绷带把它一圈圈缠在伤口上。

    做完这一切他站起来,那人低头看了看自己,抬起头,说了声“谢谢”,眼神依然空洞,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锡尔诺走到绿衣少年面前,向斯洛介绍:“他叫达柯,是我朋友。”

    达柯冲斯洛点头,斯洛回敬,这两人就算是打招呼了。

    达柯走到墙角坐下,锡尔诺坐到斯洛身边,因为外面有人看守,所以他把声音压的很低,“那家伙可能不太爱说话,少主别介意。”

    “不碍事的。”斯洛摆手,也不自觉的压低了声音,“说吧,你们怎么救我?”

    “抓你的人给你妹妹留了消息,要她带着盈空之石前往迷雾森林去把你换回去。可你妹妹找遍了全城也没有找到盈空之石。”

    斯洛静静地听着,他能猜到这群人抓自己的目的。但斯洛也知道他们不会得逞,因为藏盈空之石的地方只有他知道,连蒂娜也没有告诉。

    “后来实在没有办法,你妹妹就发了悬赏令。只要能把你救出来,就可以得到一千万金币。”锡尔诺盯着斯洛,“一千万啊!只要能把你带回去,我就能拿到这一千万了!”活脱脱的一个老财迷。

    斯洛抬起头,目光落到其中一人身上。蜡塑般的面孔上,一双眼睛犹如两块深紫色的水晶,晶莹剔透。那头半长不短的银发束着淡蓝色的流苏缎带,俊逸的面容更胜斯洛。他现在正冲刚才推他进来的人比鬼脸。

    斯洛一怔。

    对方转过身来注意到了斯洛,露出他那标志性的笑:“少主,好久不见了!”对方笑着和他打招呼。

    “你是......锡尔诺!”斯洛想起来了,这个人正是艾斯帝国的三王子。斯洛继位的时候认识的,在斯洛的印象里,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大男孩。

    “没想到少主还记得我。”锡尔诺笑道。

    这时又有人跑来向他汇报:“少主,凌羽之石,不见了。”

    斯洛平静的挥挥手示意他退下,抬起头仰望那巨树如阴云一般的树冠。

    在城堡的监狱里,正关着一个人,在墙角的阴影里,斯洛盘腿坐在地上,回想昨天发生的事情:

    阴森巨大的城堡上空,乌云密布。无论是谁来到这里,都会有一种被压抑的、透不过来气的感觉。黑色的大门,泛着隐隐的红色光泽,如同一只凶猛的巨兽的嘴巴,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张开,用尖锐锋利的獠牙撕碎猎物。仿佛只要一踏进这扇门,就永远无法再走出来了。

    斯洛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老东西会突然之间离开也不跟他打声招呼。他本来还准备了一壶上好的果子酒想着练完功以后和老家伙痛快的喝一口。

    “看来只能在你的葬礼上喝了。”他看着他,轻轻的说。

    很快,斯洛派去在城内搜查的人都陆续回来了,却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偷袭者似乎已经离开城内了。最后斯洛亲自带人出城搜查,却没想到刚离开城邦没多远就中了埋伏。

    斯洛小时候特别喜欢和他对着干,看他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时候会乐的满地打滚——谁让他向父亲告状来着。

    有一次蒂娜因为不小心打碎了老英卡祭司用的一支火器而被他那双瞪大的眼睛吓得哇哇大哭。当时只有五岁的斯洛决心要为妹妹报仇,晚上偷偷跑到放置祭祀器皿的房间里,打碎了老英卡最喜爱的那支水晶手杖。其结果就是他被父亲狠狠的揍了一顿后禁足一个月。

    直到后来英杰利离开琅城去远处拜师,斯洛登上城主的位置以后,他还是喜欢来到这棵树底下,不过不是来丢树枝也不是来偷酒壶而是来喝酒。

    老英卡每天都会在哪儿等着斯洛来——因为斯洛只要来就一定会给他捎壶好酒——两个人就坐在树底下,一口一口的把酒往肚子里灌。因为经常喝酒,老家伙那只很糟很糟的大鼻头红的像是充了血。他俩就坐在那儿,酒喝多了以后就有一搭没一搭说着毫无边际的话。有时候老英卡会说斯洛父亲小时候的事,有时候就是说斯洛小时候整他的事,说完再怒骂斯洛一顿,俨然就是爷孙俩。每当蒂娜看到的时候就会想要是英杰利还在这儿他会怎么想,看样子他亲爷爷已经把他忘了。

    直到现在斯洛每天除了喝酒就是和他对着干,天天喊他“老酒鬼、老东西”。

    当他和妹妹蒂娜带着人赶到巨树底下的时候,老英卡就躺在那里,双眼紧闭,怀里抱着酒壶,好像生怕被被人给抢了去。要是往常斯洛肯定就上前夺走他的酒壶然后大喊老东西起来喝酒了。

    可斯洛没有,因为大祭司身下那滩红的刺眼的液体。斯洛没有说话,走上前去,把手放在他的脖颈处。片刻后,他起身,对着身后的人摇了摇头。

    那时斯洛和英杰利最喜欢做的事就折树上的树枝朝他身上丢。树枝砸到老英卡身上的时候有时会把他惊醒,但也就是醒那么一下子,他四下看看,没有人他就继续睡。看到他又睡过去了他们俩就会继续折树枝继续往他身上丢,乐此不疲。或者他们一起躲到树后面,看到老酒鬼睡着就把他的酒壶偷出来挂到他头顶高高树枝上,然后等着看老家伙醒来看到酒壶却拿不到的暴跳如雷的样子。

阅读忆昔归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泡沫之夏》《梦里花落知多少》《不败战神》《报告摄政王之太子要纳妃》《你是我的吸血鬼》《宦妃天下》《重生之嫡女多谋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301/301706/6123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