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该招惹的“东西”

    “OK……麦克,都是我的错,答应我,平安归来好吗?等你回来了想怎么骂我都成,我绝无二话。一定要注意安全!”那边男人顿了顿,补上了一句话:“……我,很想你。” WWw.8Yue.ORG

    “那好吧……”麦克不甘心的挂断了电话,一回头,发现草丛中有两个泛红的光点,正对着他,不由得心中一惊,手机也掉在了地上……

    男人把电话开了外放,两人之间的谈话并没有避开林东。

    说着,他的脸轻轻靠近林东的,在他的耳边说完最后的词语:“……该死。”略带沙哑的嗓音像是海妖在蛊惑人心,迷惑着水手沉入大海……

    林东一震,结果不小心让本来就靠他很近的杰森碰到了他的脸蛋……用唇。

    因为,林东的双手正在紧紧握拳,一种红色的液体缓缓的从他的指缝中流出,滴入深红色的羊毛毯中,无声无息。

    他在愧疚,愧疚什么?差点杀了我吗?杰森面无表情的观察着林东的神态,:杀了自己,他为何要愧疚?

    难道我以前和他上过床?

    杰森想了一会,没得出结论,手指慢腾腾的在自己的嘴唇上摩挲:“看来一个人的温度总是嘴唇高于脸蛋的,嗯,又是个真理,我怎么这么聪明……”

    他随手勾起桌子上的钥匙扔到了林东身上:“起来吧,你这手再不松开,就要废了。”

    金属制品在空中划过一道利落的弧线,经过窗帘缝隙撒进来的阳光时,突然折射出耀眼的光,一闪而过,打在身上没有一丝声息。

    林东托住钥匙,眼睛抬起望着杰森。

    明明是面无表情,杰森却看出了疑惑,他端起咖啡轻轻抿了一口,脸上显出一个笑来,疤痕使这个笑容变得狰狞:“地厅的钥匙,自己去那里待二十分钟吧。”

    林东心里咯噔一下,终是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他就知道,老大对跟了他十年的麦克都那么无情,对自己怎么会轻易原谅。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林东带着自己的手下来到了之前麦克所管理的仓库,眼神肃穆庄严,就像是在看着某位高人的墓碑。

    实际上,麦克留下来的这个仓库正面也的确像是一个巨大的,黑色墓碑。

    林东抬了抬手,旁边的人立刻会意,上前立刻用一种管状物“哐”的一声打掉了仓库上有成人巴掌那么大的锁。

    两人分别推住仓库门两边,“吱呀——”一声,沉重的大门,缓缓开启。

    这个仓库,以前杰森让麦克派了很多人去把守,但是不许一个人进去,没有一个人知道里面有什么。

    如果不是今天早上在起床前,杰森突然想起来让林东派人去打扫,可能里面的东西又要在这光线灰暗的地方再待上十年了。

    “记着,进去的时候,一定不要碰最靠近门的那一捆东西,知道么?”杰森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一旁的仆人立刻上前给他穿上衬衫。

    “是。”林东应下。

    此刻,他看着杰森口中“千万不要碰的东西”,一向半死不活的睁着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像是被吸引住了一样。

    “真是……太可怕了。”

    林动喃喃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继续向里走。

    其他人早就被吓的不敢看了,看路的时候有意无意的避开那捆东西,就像是看一眼就会像是看到美杜莎一样变成石像似的。

    ……

    “老爷,克鲁斯家族的人请您去参加他们家头头瓦尔的小儿子百日宴。”老头子库克是照顾杰森的老人了,简直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来亲,明明杰森顶着一张哪怕是笑也会吓哭八岁小孩的脸,他却总是一种慈爱的眼神看着他,丝毫不介意他脸上的伤疤。

    可以说,杰森最信任的,也就是这个老头子了。

    “瓦尔?呵,有意思……”杰森看着手中烫金的绯红色信笺,眼神若有所思:“我记得,上个月我才用手枪给了他一枪吧,他还邀请我去参加什么百日宴?这不是中国的风俗么?”

    库克淡定的接过被杰森三两下撕碎的邀请函,解释道:“瓦尔的妻子是一名中国人,这个是按照他们那边的风俗来的。”

    “哦~”杰森意味深长的这么嗷了一嗓子,尾音上扬,说不出是恍然大悟还是什么。

    “那,我就去看看好了!”杰森高昂着头,十指相碰带着轻快的节奏,似乎心情很是愉悦:“我很久没出入公众场合了,要是他敢耍什么花样,我就让他小儿子的百日宴变成玫瑰花的葬礼~”

    “是,老爷。”库克仍然微笑着,优雅的回身,去给杰森准备到时候要穿的礼服。

    “老大,我回来了。”林东仍然是一副面瘫脸,直视着杰森。

    男人只是不断地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像是在思考什么严肃的问题:“嗯……林,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每次看我的时候,明明是直视我的,我却有种你并不是看我的感觉?你在看什么?”

    或许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不能用来说他的眼神,更像是,放在一个盒子,箱子,随便的一个什么物品里,而他杰森在里面,身无寸缕……

    有意思,我这么恐怖的脸,难道林东喜欢上了?

    “没有,老大,我一直把你放眼里。”林东依旧是那种直视,说的话也没有任何起伏。

    算了……错觉吧。

    杰森撇了撇嘴,点燃了一根香烟:“去仓库的时候有什么进展没有?我放在最外面的那个……你们没碰吧?”

    “没有,老大,完好无损。仓库里的东西很整齐。”林东答的认真,杰森却瞬间站了起来。

    他满脸惊讶的说道:“整齐无比?你确定你进去的时候,里面是整整齐齐的?!”

    “是的老大,十分整齐。”感觉就像是用尺子量过了一般。

    林东不明白为什么杰森一瞬间会失态,整齐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他疑惑的抬头,居然看到杰森的脸变得苍白起来,一时间气氛凝重。

    “啊……”杰森愣愣的看着桌子上的羽毛笔,视线又流连到自己手中的烟上,像是不明白自己正在做什么,口中的话也口齿不清,自言自语一样。

    林东只从那一连串快速而含糊不清的语言中辨别出了这么一段没头没尾的话:“应该是……回来了……那就……”

    “什么回来了?”林东不解。

    “He……”

    他……

    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杰森很明显没有意料到这种情况,皮肤冰凉的触感仍然残存在他的嘴唇上。

    “你的皮肤是冰块做的吗?”眉毛微微一扬,脑袋往后一退,男人伸出手捏住林东的下巴,左右摆弄,就像是在看一件是否值得购买的商品。

    林东眼神茫然的随着他的动作左右扫动,心里在想着要派多少人去仓库,突然,他的眼睛微微睁大,感觉自己的嘴唇被另一个什么柔软的东西给封住了。

    他下意识的便抬腿踹开,腾挪间杰森的脑袋差点就换了九十度方向——还好林东的反应快,及时停了下来。

    “对不起老大,我没有注意到你。”林东双眼微垂看着地面,声音平淡,看不出丝毫歉意,杰森却看到了。

    “我知道……”那边的人显然也很头疼:“我低估了它,如果我能预先知道你们会全军覆没的话,应该派人带着热感导弹开坦克过去的。”

    “呵,你这个头领做的真不称职!”麦克踢了踢旁边的大树,像是在发泄:“你都没有把情报收集清楚就像放羊一样把我们投放到这片区域里来了!”

    昏暗的天空透过厚厚的树顶,他能晒到的阳光所剩无几,这样脏乱的环境下,他都顾不上整理背上的伤了。

    “哦不,杰森,你绝对不能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鬼地方!”一个男人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在空中舞动着,脖子上爆出青筋,可见这人的情绪多么激动。

    杰森边说边走出背后的窗帘所造成的阴影,挺括的皮靴一尘不染,修长的四肢白皙,纤细,看上去就像一个女人,如果不看他那张被大大小小的伤疤给毁坏了的脸的话。

    听到他的话,林东一愣,少有情绪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迷惑:“麦克他不是您的……”

    “什么?情人吗?”杰森漫不经心的接过他的话,伸出手轻轻摩挲着林东的侧脸:“好孩子,不该知道的别知道,更何况只是睡了几夜罢了,还真骑到我头上来了?敢那样对我说话,他就……”

    他站了起来,慢悠悠的将手中的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残余的烟冉冉上升,随着他的话而摆动不定:“派人?不,不用派人,让他在那里自生自灭好了。”凉薄的话语从绯红的唇瓣中一开一合的传出。

    “让他回来做什么?他手下的那些高干全都跟着他死在那了,回来了又有什么用,他管理的仓库就交给你了,好孩子,别让我失望。”

    “老大,我们该派多少人过去?”林东双手交叠在腹前,一向冷硬的下巴弧度微微向下,透露出一种恭敬。

    能让这个冷血的人低头的,也只有外号血狮的东欧军火商,杰森·安格斯了。Jason·Angus

    他的一句话,就结束了一个让整座城市的大佬为之胆寒的大大佬麦克的一生。

    “好了好了……乖,麦克,我一定会派人去接你的,宝贝,再等两天好吗?”电话那一头的人尽量用温和的语气来安慰他。

    可是这麦克似乎并不领情:“一天!我最多再给你一天时间!这鬼地方我再也受不了了!我来的时候带了七十多个人,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活着!你让我回去后怎么和大家交代?!都怪你!非要让我来惹那个东西!”

    ……

阅读玫瑰石水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轩辕剑之汉之云》《争霸天下》《豪门天价前妻》《明朝那些事儿》《旷世神医》《玄幻之一刀999级》《麻衣女神相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301/301710/6123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