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天格卷】第七式:日正2.憨黄豆

    管家再次意味深长地望了望赵庄人闻之色变的禁地,心中也不禁生出了无限感触,学着剑齿虎的式样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旋即拔足离去,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似漏网之鱼。

    回到家中,一眼瞥见老婆拿着个鸡毛掸子这里拍拍那里敲敲,弄得灰尘飞扬,心中不禁就来了气,声色俱厉地吼道:“平时不烧香,急时抱佛脚。这阵子扫他娘得哪门子的灰尘,你看弄得这满屋子乌烟瘴气的,还有法立站个人不。快些住手,别在这里瞎折腾了。”

    庄主不辞而别,不知所踪;剑齿虎猝然上门,兴师问罪,又正赶上自己与绿柳纠缠在一起,被剑齿虎抓了个正着,一个足以致命的把柄握在了一个十分难缠的人的手中;管家往昔的雄风忽然就灰飞烟灭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忐忑和无穷的恓惶。

    管家夹了一颗花生米,放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咀嚼起来。眼泪滴入酒杯的声响,咀嚼花生米的声响,交织在一起,像春暖花开时的莺歌燕语,刚柔相济,恰如一段美轮美奂的交响乐,扣人心弦。

    黄豆缓缓举起酒杯,像个娇丢丢的新娘子,带着无限的羞怯,慢慢地靠近唇边,鼻翼翕动,轻轻地呼吸了一口,酒香扑鼻,沁人心脾。

    有些酩酊的管家望着黄豆,越看越心猿意马,旋即一声低吼,抛下酒杯,像头饿狼一般猛扑了过去,将黄豆重重地摔在床上,旋即火急火燎地云雨起来,自有一帘幽梦。

    仅仅就是一杯酒,区别只在于这杯酒是管家斟的,是管家邀请自己喝的;管家是黄豆的丈夫,漫说只是斟了一杯酒,就算是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对于剑门赵庄的管家夫人而言,也不该值得大惊小怪的。可世事就是这么奇妙,人就是这么奇妙,就这平平常常的一杯酒,黄豆却生出了如获至宝的感受,闻不够,看不厌,怎么也舍不得喝下去。

    管家见黄豆端着酒杯怔怔出神,好似傻了一般,有些不耐烦了,用筷子敲了敲桌沿,仿佛擂响的战鼓,叮叮咚咚,催命进军。黄豆乍闻异响,连忙收敛心神,抬腕一递,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管家赵大伢便养成了小酌几杯的习惯,好像不优哉游哉地在桌子上小酌几杯,他这个剑门赵庄的管家就当得不够风光似的,因而,不管有多忙,不管有多累,每日里一顿小酒,总是不可或缺的,雷打不动,风雨无阻。区别只在于,往日里,这顿小酒惯例是安排在华灯初上的傍晚,今儿个则安排在了艳阳高照的白日。

    管家与黄豆对席而坐,你一杯,我一杯,频频推杯换盏,不得多时,一壶酒便喝了个底朝天。几杯烈酒入肚,管家也觉得燥热起来,脱了褂子,撑了个懒腰,仍觉得未尽兴,便让黄豆又烫了一壶酒。

    节奏越来越快,说话间,第二壶酒又被两人喝了个底朝天。黄豆不善饮酒,今儿个是她的好日子,心里头花开怒放,也就舍命陪君子,跟管家推杯换盏,不曾落下半杯,渐渐地,就不胜酒力了,一张清瘦的脸颊红得像烧红的烙铁,散发着炙热的光焰,外衣也褪了开去,只穿着贴身的小衣,一双傲人的胸脯像大剑山小剑山一般突兀地耸立着,傲视苍穹,引人入胜。

    剑齿虎终于选择了离去,一张本来就十分严肃的脸,这当口更是乌云密布,好似暴风雨将要来临的前兆,森严可怖,非常骇人。管家赵大伢只觑了一眼,便倒吸了一口冷气,一双腿脚情不自禁地就颤栗了起来,好似筛糠。

    剑齿虎来如风,去如电。很快就从视野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一泓闪电,只有刹那光华,无凭无据,无影无形,如飞鸟投林,似蛟龙入海。

    剑齿虎是个十分古怪的人,有着百折不弯的个性,说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混世魔王,或许有点儿夸张,但也决计是水分不多,终究是实胜虚的。然而,纵使是这样的一个人,在风隐楼前,到底是铩羽而归,没敢越雷池一步。视死如归,剑齿虎自信能够做到,头掉了也就碗大个疤,再过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但是,稀里糊涂地死去,他并不情愿,他肩负着重要的使命,必须死得其所,要像泰山一样重,而不能似鸿毛一般轻。

    传说的力量是无穷的,规矩的力量也是无穷的。风隐楼恰好汇聚了传说和规矩于一身,两股气势磅礴如同海啸的力量,像麻花一样缠绕到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幻化出新的裂变,衍生出了新的力量。强强联手,这股新的力量更加令人敬畏,不敢小觑。

    黄豆闻言,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手里拿着茶盘,眼珠子不停地闪烁着,不知所措,走也不是,坐也不是。管家看出了黄豆的局促,心中忍不住冒出了一股酸意,好端端的一对夫妻,却把日子过得这么生分,传讲出去,真是一桩奇闻。

    管家取过酒壶,斟了一杯酒,递给黄豆,说:“坐下吧,陪我喝两杯。”黄豆接过酒杯,很是受宠若惊,捧着酒杯的手竟有些颤抖。这么多年过去了,管家这是第二次给自己斟酒,第一次已经很遥远,仿佛隔了一个世纪,那天,自己穿着红彤彤的嫁衣,也像现在这样局促着,管家斟了一杯酒,春风满面地送到了自己的手中。喝了那杯酒,局促感瞬间就消失了,她的心一下子就跟管家的心贴在一起了,像个肉夹馍。

    酒还在杯中,可是黄豆却感觉心底已经开始火烧火燎了,仿佛胃里藏了一个酒坛子,封泥掉了,一坛子酒倾泻了出来,如数滚入了胃里,浓烈的酒气让她全身立刻着了火,肆无忌惮地燃烧了起来。这种炙热的灼烧感觉是那么的陌生,却又是那么的熟悉,黄豆的脸颊情不自禁地就红艳了起来,像六月间当空的骄阳,一滴眼泪掉了下来,滴入了酒杯,发出了一声轻微的脆响。

    剑门深似海,旱鸭子莫进来。管家从小就在海边行走,后来又从海滩一步一步试探着进了浅水湾,仰仗着守规矩的本事,一丝不苟,倒也游弋得从从容容,然而现在,濒临深水区,压力陡然增大,管家旋即变得越往前游越觉得力不从心,无形的,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以排山倒海之势挤压过来,几乎就要将他七尺身躯压成齑粉。

    从风隐楼回来,管家忽然觉得身上竟有几分寒意,伸手一摸,原来早已汗透重衣。黄豆见管家的脸色极为难看,仿佛生了一场大病一般,心中也焦急起来,但她清楚地知道,这个时分无论开口问什么,招来的必然是一通不耐烦的呵斥。因而,乖顺地丢了鸡毛掸子,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不多时,黄豆折转身来,手里多了一个茶盘。盘中有一壶酒,一盘爆炒猪肝,一盘凉拌折耳根,一碟花生米,一碟糖醋蒜。

    在赵庄处得时间长了,大家就都摸清了黄豆的脾性,无论你怎么说她,她从不与人红脸,慢慢地大家就知道管家娶了一个木头人,一个傻姑娘,时不时地作为摆龙门阵的一段笑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剑门赵庄的墙到底与紫禁城的墙无法相提并论,可以一墙隔断所有的流言蜚语。这些流言蜚语免不得要传进黄豆的耳朵,但不管这些流言蜚语有多么得龌龊多么得下流,她总是左耳听进右耳飞出,一丝一毫也不经心。

    流言蜚语总是很烦人的,大家七嘴八舌说黄豆的这些话语多多少少也传进了管家的耳朵。管家到底算是赵庄里举足轻重的一号人物,他可不愿意平白受这些窝囊气,每每听到这些闲话都要大发一通雷霆,但是,他有且也只有发一通雷霆,因为这些流言也好蜚语也罢,都是人们背着他讲出来的,他尽管偶然听到了耳朵里,但都是捕风捉影,既然是捕风捉影,纵有天大的火气,却向谁去发泄呢?他毕竟是堂堂剑门赵庄的管家,他总不能以牙还牙学个长舌妇人,也去骂街吧。有身份的人,面子还是得顾全的,有了这个顾面子的思想,管家也只好把这些流言蜚语不当回事儿,任凭它们生根发芽,再任凭它们灰飞烟灭。

    黄豆将酒菜摆上桌,收了茶盘,正待转身离去。管家忽然唤住了她,说:“黄豆呀,你先别走,把门掩上,你也坐下来,陪我喝两杯。” WWw.8Yue.ORG

    风隐楼就在林子后面,不增不减,不哭不笑,寂静无声,岿然不动。剑齿虎像一座铁塔,伫立在林子边缘,心中好似藏着千军万马,鼓角争鸣,但一双平素里十分有力的腿脚在这当口却像是被人挑断了脚筋,尽管丹田里有无穷的力量,却隔着远山关河,终归是一步也迈不动。

    一声沉重的叹息,惊动了在林子里栖息的鸟雀。但闻扑哧声响,无数的鸟儿受了惊吓争先恐后地振翅飞翔,你追我赶地逃出了树林,飞向远方。

    管家的老婆叫黄豆,当然,这是她的小名儿。果然是人如其名,黄豆就是个天生的闷葫芦,出嫁之前,娘老子是她的天,是她的地,出嫁后,管家就是她的天,就是她的地,她自己倒像个没脑子的傻女子,管家说啥就是啥,也不论管家说得是对还是错,从来不去分辨,总是逆来顺受,言听计从。

阅读剑,门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试婚老公,要给力》《女帝直播攻略》《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位面之纨绔生涯》《神印王座》《天骄战纪》《兵临天下》《血界蛮荒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301/301750/6124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