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2 展青云至上主义的教室

    终于忍无可忍了——那群穿着紧身短裙、踩着十几公分高跟鞋的小姑娘们,蜂拥地向那懒散的声音冲了去。

    白岩开始还以为,警察都会配一把枪的——鸣枪示警,哪怕是橡胶子弹的那种,至于警棍、催泪弹……总之肯定有能对人群起到震慑、压制作用的装备。但是,显而易见,那些可怜的警察什么都没有。

    白岩被拉回了冷冰冰的现实中,还有他的三十几个同班同学们——和白岩同一批秋季入学星城警校的新生。他们此刻正躲——不对,不是这个词,准确说是隐蔽——对,他们正隐蔽在街尾的一家便利店里,目睹着整个过程。

    放眼望去,方圆几十公里的城里,尽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气息包裹的外立面都斑驳不堪的老旧楼房。抬头向上看,建筑物之间的半空中挂满了蜘蛛网似的,几乎密不透风的电线。下面是私搭乱建的彩钢板房,就挤在街道两旁的空隙里。擦身而过的,尽是推着板车,沿街兜售着不新鲜的水产蔬菜的小贩。垃圾遍地的街道,小孩子们在腥臭的泥水里打闹嬉戏。这是一个看似被抛弃了的城市,不光是被上帝,更是被星府。

    要说这个城市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大约就是鳞次栉比的药店街了——柜台上随意放着几盒早就过了期的感冒药品,话说,谁又会在意它们过没过期呢?反正顾客全都是冲着柜台下面的东西来的,药店街真正经营的商品——让人丧失心智并上瘾的花花绿绿的药丸和颗粒。

    “你叫什么?”展青云像询问一名普通学生那样,淡然地询问道。我叫什么你不知道?那时候在昏暗的房间里一遍遍喊我名字的人是谁?白岩在心中暗暗骂道。

    “白岩。”白岩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挑着眉毛,眯缝着眼瞟着展青云。

    “很好。”展青云的手指点着花名册上的一个个名字,找到了白岩这两个字,并且用夸张的动作,在那个名字后面画了一个大大的舒展的叉。展青云做的这个动作有多夸张呢,这么说吧,即便坐得很远的人——比如白岩本人——也能看出来那是一个叉。一想到这个倒霉的人就要挂掉这一门课了,教室里传来了阵阵窃窃私语。

    “可是教授,我不明白,我回答的有什么问题么?这种开放性的提问凭什么有标准答案?这不公平!”白岩有些着急地吼了起来,因为如果一上来就丢掉这门课的二十个学分,那他这学期就算完了,白岩想不明白展青云竟然会针对他。

    “听着,这很公平,挂科不是因为你的答案,而是因为,你刚刚——走神。”白岩想,如果展青云知道刚刚自己走神是在想着什么,大约就不会如此对答了。

    “因为一个走神就要挂科?我还从来没听过警校或者任何一个学校有这样的规矩。” WWw.8Yue.ORG

    “那你现在听说了。”展青云合上了花名册,摊了摊手平静地说着,这显然表示他不准备对已经做好的决定再做任何更改,“这就是我的规矩。我就是这里的规矩。”

    白岩大多时间都待在离星城几十公里远的河对岸的新星城,尽管仅隔几十公里的距离,二者却截然不同,虽然同是拥有孪生兄弟般的名字。新星城有繁华的街区、高档的商场、名牌的学府、浓阴环绕的公园,还有数不清的剧院、展览馆、画廊和书店。想到这些,白岩更是一刻也不想再在这里——星城——待下去了。

    “那么,通过昨天下午的观摩,对基层警务人员在执法的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有谁有什么想法或者建议?”身材黑色紧身衣和休闲裤的展青云一边在讲台上踱着步,一边扫视着阶梯教室说道。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手指间还夹着一根烟,展教授在讲台上抽烟——恐怕这在任何一间学校都是“十恶不赦”的罪名了。但是,展青云可以。

    “那位,穿白衬衫那个,看窗外的那个,对,就你。”挤了足足一百人的阶梯教室里,坐在后排靠窗最不显眼位置的白岩被点到了。

    “我觉得,在执行警务执法时,大约,应该——”白岩心中有点慌乱,因为刚刚他走神了。可这怪得了谁呢?在展青云的课堂上,白岩实在无法阻止自己不去回想起他和展青云之间发生过的那些无法言说的事情……尽管白岩已经尽力阻止自己了,但结果就像“不要去想象一只粉红色的大象”的游戏一样——白岩满脑子都是粉红色的大象。

    “给他们——配枪?”现在白岩只得看着台上的“展青云教授”的脸色,断断续续地答道。

    “骂你?你信不信急了老娘还打你呢!”

    “我以星城警署的名义提醒在场的每一个人——威胁警察,是违法行为——”喇叭里的声音越拖越长,像是被人按了八倍慢放键一样。

    正午,估计任何一个人——被迫长时间在大太阳底下暴晒——都会无精打采、浑浑噩噩。尤其是在,泛着阵阵蒸腾而起恶臭味道的街巷里,便装警察们正排成横列与巷子对面的人群对峙喊话——被喊话的对象是一群穿着打扮妖艳得过分的年轻人,十几个女孩子和三五个男孩子……在这两排人群的身后,是一家刚刚被贴上封条的夜店。封条的胶水都还没干透呢。

    “我以星城警署的名义提醒在场的每一个人——吸食毒品和提供色情服务,是违法行为——”滋啦作响的扩音喇叭里,一个中年男人无精打采的声音,在这逼仄的、污水横流的街巷间回荡了起来。

    白岩有过一面之交的展青云,是个警察。白岩也听展青云提到过自己手底下一帮有学生。但这不能推导出展青云在星城警校任职教授的结论!当展青云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的时候,白岩大张着嘴愣在教室门口,整个人像被混凝土浇筑了一样。

    为何一面之交的人会让白岩如此反应?这里清楚地给大家做一个注释——他们的“一面之交”是在白岩家的床上……这样就能更好的帮忙理解白岩此刻的感受了。

    现在,让我们暂时抛开这尴尬的气氛,来换个话题,说说星城——就是白岩和展青云所在的这个城市。她是一个紧邻国境线的河港城市。

    第一堂校外见习课——观摩、记录基层警务人员的执法过程,再课堂研讨。

    顺带一说,这堂课是星城警校最年轻且赫赫有名的客座教授——展青云教授的课。白岩听说,要报展教授的课,不仅需要提前两天排号预约。而且展教授是新派教学理念,与学院的老派理念格格不入……怎么说呢,算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当然,这与他的另一个身份——星城缉毒署第四组派驻星城指挥官不无关系。可是,白岩想不通,为什么警校新生的第一堂课会选择观摩这个?为什么不组织大家看《紧急44分钟》抑或《谈判专家》诸如此类的片子?那不仅能激发这些“小白兔”们——学长们就爱这么称呼新生——的斗志,也更富有教学意义不是么?

    “混乱”——这是白岩对现场唯一的描述,他不禁闭上了眼,还用手遮住了这不忍直视的一幕——刚刚那个举着扩音喇叭喊话的中年警察,正被几个冲上去的小姑娘挠成了个满脸花。

    这一刻,白岩心中——“警察”这个职业的光环突然像是被掐断电的霓虹灯——所有璀璨炫目的光彩在这一瞬间都黯淡了下来。他紧紧捂着脸,想把所有美好的梦想都关在脑子里似的。可是,美好幻想还是轻易地从白岩的指缝间溜走了。

    梦想撞进现实的方式有很多种,而这个方法,让白岩来了个硬着陆!另外,白岩入学后在考虑导师、课表、专业方向……在向教务处申请课程的时候,白岩都丝毫未曾想到,展青云教授——就是他所知道的那个展青云。

    “你说违法就违法?证据呢?有证据么?你们这帮bi——!”

    “我以星城警署的名义提醒在场的每一个人——辱骂警察,是违法行为——”回答的仍然是那个无精打采的,拖着长长尾音的中年男人。

    “我以星城警署的名义提醒在场的每一个人——殴打警察,是违……哎呦!”

阅读星城探长I御猫妙鼠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道君》《白袍总管》《容后传》《美味战国》《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归德侯府》《万道成神》《校花的合租医仙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301/301781/6124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