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回 设宴杀贼

    正在此时,突然主事公公的声音响起:“吕嘉丞相到!”殿中文武官员、汉朝使者皆朝殿门外瞧去,只见一位身着丞相官服的老者从容走进殿来,正是南越国丞相吕嘉,他目光深邃,面容严肃,脸上布满皱纹,斑白的两鬓与下颌三缕白须微微拂起,看样子已有六七十岁年纪。

    吕嘉进殿后,径直走到最前端自己席位坐下,正好与汉使安国少季与终军斜对而坐,却并不与两位汉使及其身旁的太傅、内史等朝中大员寒暄。安国少季与终军二人也不恼,就像没事一样,继续低声耳语。

    待众人入座后,樛太后朗声道:“昨日两位大汉贵使出使我南越国,举国上下尽皆欢腾,今日本宫与赵王特设国宴,邀请大汉两位贵使和众位爱卿前来赴宴,略表本宫与赵王心意。”樛太后与赵王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台下汉使与众文武大臣尽皆站立举杯。

    台下众人乐道:“多谢太后!” WWw.8Yue.ORG

    终军瞟了一眼坐在斜对面的吕嘉,见他独自坐在自己席位上,不露声色,起身便道:“启禀赵王太后,素闻南越吕嘉丞相德高望重,鞠躬尽瘁,尽心竭力辅佐南越三朝国君,使得南越国定邦兴,民康物阜,下官对吕嘉丞相高山仰止,今日得见吕丞相,实在是下官莫大的荣幸,下官想借赵王与太后一杯薄酒,敬吕丞相,不知吕丞相可否赏脸垂青?”

    只见吕嘉抬起桌上酒杯,对赵王道:“我王日理万机,仍在百忙之中设宴邀请老臣赴宴,老臣心中感遇忘身,老臣敬我王一杯!”声音掷地有声,说完一饮而尽。

    赵王听吕嘉此言,心中竟莫名有些感动。他本是多愁善感之人,尽管吕嘉所做所为罪大恶极,但他心中还是会感念吕嘉辅佐南越三朝的功劳。

    赵王道:“吕相此举,寡人心中甚为欣慰!”

    终军只觉脸颊热辣辣的,似乎刚被吕嘉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

    樛太后心中更是恼怒,她在朝中威望较赵王更高,赵王很多大事都得听她的,只是他们母子连心,倒也不必计较这许多。吕嘉对樛太后早已极为不满,所以吕嘉举杯向赵王敬酒,却把樛太后晾在一边,分明是有意为之。

    樛太后、终军、安国少季向赵王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时机已经到了。赵王此刻心中尚有些迟疑犹豫,不过还是拿起了酒杯对吕嘉道:“吕相为南越国倾注一生、劳苦功高!寡人代南越百姓敬吕相一杯!”

    吕嘉动容道:“我王体恤垂怜,老臣感激涕零!”说完竟也渗出几行热泪,缓缓抬起衣袖搽拭眼角。

    吕嘉这副做派,樛太后、终军及安国少季心中均是极为鄙视,暗骂吕嘉老狐狸。

    哪只赵王见此情形,却不禁动容。半晌,他突然发现吕嘉之子靖侯吕博南竟未出席晚宴,大感意外,便问道:“今日晚宴寡人也邀请了靖侯,他为何没有赴宴呢?”

    吕嘉缓缓地道:“启禀我王,老臣知道今日晚宴乃是宴请汉朝使臣,老臣担心宴席上我王与太后难免酒会喝得多些,万一有人趁机作乱,那便大事不妙!故老臣没让靖侯前来参加宴席,而是命他率领三千精兵守在宫门之外,万一有变,也好保护我王与太后周全!”

    此言一出,殿内众文武官员均是大惊,均想吕嘉竟然擅自派兵守在宫门之外,这不是*裸的威胁赵王与太后吗?

    樛太后气的脸都青了,她强自忍耐,压住心中怒气,随即看了一眼终军和安国少季,还有守在殿门处的百忍和聂无心,他从终军、百忍、聂无心眼中看到了坚定的眼神,却从安国少季眼中看出了胆怯之意。她顾不得那许多,眼中仍是一如既往的坚毅无比!于是向赵王示意,要他执行下一步计划!

    赵王听吕嘉所言,心中忧虑迟疑更甚,他举杯将敬吕嘉的酒一饮而尽,吕嘉亦是一饮而尽。

    百忍与聂无心见此情形,两人眼睛都死死地盯着赵王手中的酒杯,聂无心已将英雄剑剑柄仅仅攥在手中,百忍亦是蓄势待发,只待赵王手中酒杯落地,他们便立即出手取了吕嘉项上人头!

    终军与樛太后也是盯着赵王手中的酒杯,只盼他立刻将酒杯掷于地上,那样便可大功告成。

    安国少季听闻吕嘉所言,知道这宫外有靖侯吕博南三千精兵,当下便犹豫胆怯起来,眼神中没有了坚定,开始飘忽起来。

    赵王见吕嘉一饮而尽,看了看手中的酒杯,又看了看樛太后、终军、安国少季、百忍及聂无心,看到他们或坚定或胆怯的眼神,又想到方才吕嘉所言,危机已然近在咫尺,心中更是复杂迟疑,举棋不定,手中的酒杯竟然不由自主的越攥越紧

    殿内众文武官员皆朝吕嘉看过去,赵王、樛太后则暗暗观察吕嘉的反应。

    吕嘉淡淡地道:“贵使谬赞,老夫受之有愧,再者,老夫年老体弱,不胜酒力,还望贵使见谅。”

    场面顿时陷入尴尬,现场突然变得安静起来,只听终军哈哈一笑道:“不知吕丞相不胜酒力,实在是下官考虑不周,还望吕丞相见谅,不过下官对吕丞相崇敬之情,确是无以言表,这样可好,吕丞相以茶代酒,下官先干为敬!”说完举杯一饮而尽。

    吕嘉见终军一口干了,倒也未再驳他面子,举起茶杯如蜻蜓点水一般,轻轻抿了一口便即放下。

    终军心中暗自骂道:“这老贼态度傲慢,实在目中无人!”哪只吕嘉接下来的举动,更是令终军瞠目结舌。

    过得一会,又道:“大汉特使安大人到!大汉特使终大人到!”负责迎宾的官员即刻上前迎接终军和安国少季两位汉使,为二人引路,终军和安国少季边走边聊,一起进入了仁和殿,进殿时二人看了一眼侍卫装扮的白忍和聂无心,又若无其事地走进殿内,到自己的席位坐下。

    此时殿内尚有三人未到,赵王、太后乃是参加宴会众人全部到齐之后才出场,而丞相吕嘉作为臣子,宴会时辰将到,竟然迟迟未到,众人便即议论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聂云带着白忍和聂无心二人进宫面见赵王和樛太后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他一介布衣商人所无能为力的了,故商议完毕后聂云便自行回到家中,而白忍、聂无心和终军、安国少季等人便跟着赵王亲自到仁和殿察看,做了详细周密的刺杀计划。

    众人走出凤仪殿,赵清漪本想跟着聂无心,却被樛太后叫住,樛太后表面上说是想让赵清漪留在凤仪殿陪她,实际上却是担心赵清漪回去缠着聂无心,致使聂无心分心,不能全身心投入到刺杀吕嘉的准备中。

    樛太后道:“感谢大汉皇帝陛下厚礼,我南越上下感激不尽,也请两位贵使回到长安以后,向汉武皇帝陛下转达赵王与本宫的问候。此外,再烦劳两位特使禀告汉武皇帝:自汉越修好以来,南越百业繁荣,百姓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大汉国力昌盛,南越愿继续尊大汉为上国,世代友好,永葆两国繁荣昌盛!”

    赵王与太后共同举杯,赵王道:“为了汉越世代友好,共同繁荣昌盛,干了此杯!”

    殿内众人又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樛太后道:“今日本宫与赵王心中甚欢,两位贵使,众位爱卿不必拘谨,今日大家只管尽情畅饮,不醉不归!”

    赵王道:“来!两位贵使,众位爱卿,同寡人与太后共同干了这杯酒!”

    殿中所有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赵王道:“两位贵使,众位爱卿请坐!”

    敲击编钟的乐声响起,将殿内晚宴气氛烘托得甚为欢快热烈,赵清漪扶着樛太后,同赵王一同从侧门上殿,待赵王和樛太后入座,赵清漪则到下首安国少季身旁,与文武官员一同跪下,众人齐声道:“参加赵王、太后!”

    赵王朗声道:“两位贵使、众位爱卿平身,请入座!”

    安国少季道:“赵王与太后如此盛情,我与终军特使倍感荣幸!吾皇对汉越两国友好极为重视,特命我等备齐国礼,向赵王与太后转达问候!祝愿南越国运昌盛,汉越世代交好!”

    晚宴时辰终于临近了,当下又正值南越过新年的时节,宫廷之中到处张灯结彩,一片喜庆祥和的景象,仁和殿内外也同往年一样,装扮得甚为隆重。殿内美酒佳肴早已准备妥当,南越朝中主要的文武官员均已到场,官员之间正相互闲聊着,白忍和聂无心早已穿上侍卫衣服,分立殿内正门两侧,没有人会刻意去注意他们。

    主事的公公一直在旁宣布正好前来出席宴会的官员及职位:“内史张大人到!中尉苏将军到!太傅常大人到!”

    突然主事公公朗声道:“宴会时辰到,奏乐!请赵王、太后上殿!”

阅读游龙志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隐婚娇妻:老公,心尖宠》《至尊纨绔》《刀镇星河》《官榜》《宰执天下》《重生之顶级超模》《家有表姐太傲娇》《花都太祖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301/301795/6124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