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然而陆时川没有立刻答应这个请求,他淡淡开口:“给我你想留下的理由。” WWw.8Yue.ORG

    靳泽知拳头握得更紧,骨节发白得明显,“我,我觉得——”

    靳泽知倏然抬脸看向陆时川,“我真的什么都可以做,我不要工资,我吃得也很少。”

    听到这句话,陆时川薄唇终于抿起一抹浅浅笑意,他抬手抚上靳泽知的侧脸,摩挲拇指拭去靳泽知眉上点缀的一滴雨水,“好孩子。”

    好似灼人的温暖一触即分,靳泽知怔怔看着陆时川起身往摆放着酒水的桌边走去,情不自禁也抬起手按了按自己的脸颊,却再也没有刚才那样强烈的感觉了。

    陆时川对这样的反应感到满意,畏畏缩缩的人向来不是能干成大事的人选,“去吧。”他看了一眼座钟,“时间不早了,洗漱之后安排客人休息吧。”

    老管家躬了躬身,又对靳泽知做了一个手势,“请走这边。”

    靳泽知听出陆时川不准备和他一起去楼上,他当然不认为自己有选择的余地,可奇怪的是,他竟然因为察觉到这一点而觉得有些失落。但他把自己的这一点小心思隐藏得很好,听到老管家的声音之后,还对陆时川礼貌地道了一声晚安,加上轻轻一句:“谢谢您,先生。”

    陆时川眉头微动,没有纠正这个称呼,“晚安。”

    “今夜会很长,”他和老管家一起目送佣人带着靳泽知离开会客室,“帮我把书房的灯打开吧。”说着他一口喝尽热茶,脱下湿了大半的外套搭在手臂上,也往楼上去了。

    换了衣服下楼的时候,陆时川看见佣人正在收拾前厅,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他脚步没停直接转身去了书房。接手一个集团和接受一个人的记忆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他必须在葬礼结束之前抓紧时间确认这个摊子会有多大。

    书房的灯亮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清晨,窗外突兀响起清脆的“咔嚓”声。

    陆时川这才发现天色不知不觉间就由黑转白了。他放下手里的笔,抬手捏了捏鼻梁,按住座椅扶手起身走向落地窗前一把拉开了白色一层薄纱。

    暴雨停歇,又有淅淅沥沥的小雨落了一夜,现在总算天晴了。

    天空一碧如洗,窗外的风光让注意力一直集中的陆时川甚至觉得有些刺眼,不远处有三两个人正在修剪草坪,把剪刀用得如臂使指。

    他在窗前站了一阵子,中途点了一支烟夹在指间,还没抽完就听见门外传来敲门声。

    “先生,大先生回家了。厨房已经可以上早餐了,您可以在餐厅见到他们。”

    陆时川淡淡应一句,然后把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穿上外套走了出去。

    他跨进餐厅的时候先看见坐在餐桌前的靳泽知,后者见到他立刻想站起来,不过被他抬掌虚按下了。

    这一套动作难免显得拘谨,不过在同龄人里已算得上出色,介于对方从小的生活环境,陆时川还要在这个出色之前加上一个非常,但他的目光没有在靳泽知身上停留太久,就转向站在一旁的陆立荣,“大哥。”

    与此同时,靳泽知搭在腿上的双手一紧,他抿着嘴唇,期待了一整夜的再次见面被旁的因素干涉,他只能保持沉默。

    陆立荣没有注意两人的互动,和陆时川简单拥抱一次,退后一步的时候皱起眉头,“你抽烟了?”他很不赞同地说,“你不该抽烟的,管家告诉我你昨夜一晚没睡,你——”说到这他唇角狠狠下撇,强行忍下了父亲去世的悲痛,然后拍了拍陆时川的肩膀,“……好好注意身体。”

    陆家有胃癌的遗传史,陆立荣就不幸中标,他才三十出头的年纪,以前的身材绝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消瘦,有七八分英俊的脸也只剩一半的潇洒,所以近些年就越发修身养性起来,陆时川不想在这种小事上跟他起冲突,转而问:“玉林呢?”

    正说着,他身后有两道脚步声缓缓接近。

    陆立荣抬了抬下巴,“来了。”

    陆时川顺着他的视线转过身去,看见双眼通红的陆玉林和他母亲一起走过来,见到陆时川,他长长吸了一口气,却依然难掩哽咽,“叔叔,爷爷他真的不在了吗?”

    话音落下,整个餐厅安静片刻。

    可能是陆时川一夜没睡的脸色不太好看,陆立荣对妻子使了个眼色,后者揉了揉陆玉林的肩膀,“别拿这些问题让你叔叔烦心了,我们吃点东西,好吗?”

    陆玉林向来很乖巧,即便很伤心也没有再问。

    几人一起入座,陆时川不动声色看了一眼靳泽知,想知道现在的他和陆玉林之间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牵引,结果两人毫无相吸的本能,靳泽知把浑身上下的精力都用来对付面前的早餐了,根本没有闲暇搭理新来的三个陌生人。

    只在陆时川坐下的时候,他开口说了一句:“早上好,先生。”

    这句话把在座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陆立荣问:“这是谁家的小朋友,怎么看着这么眼生?”

    陆时川拿餐巾擦了擦嘴角,“昨晚捡的。”语气平淡得仿佛这种事稀松平常,“提起这个,大哥,吃过早餐我们去书房坐坐。”

    陆立荣没有拒绝。

    但当他听到陆时川提出的要求时,不禁面露疑惑,“你让我去国外?”

    “国外的治疗手段更丰富,而且你一直想去国外生活,这就是个机会。”陆时川给自己倒了杯酒,“再者,等玉林成年之后,我打算让他继承陆宅。”

    继承陆宅对陆家人来说就意味着继承一切,但陆时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犹豫。

    他会在剧情正式开始的时候被确诊患有胃癌,到时候他不会有妻儿,陆玉林就是唯一的继承人,这也是整个故事发展的最重要的前提,而他提前打招呼,只是在为接下来这件事做铺垫。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也随机掉落小红包~

    感谢地雷,破费了-3-

    西门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09 21:46:14

    洛小霁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8-07-10 10:21:52

    陆时川端起之前佣人送上来的热茶,正准备让靳泽知把它喝下暖暖身子,门口却突然传来开门声。

    这让背对着他的靳泽知慌忙收回手,还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晃掉了身上虚掩着的毛毯。

    陆时川看他一眼,他就抿着嘴唇弯腰去捡,两人视线错开得或许很恰巧,陆时川不以为意,又往门口看去。

    是老管家走了进来,“先生,楼上客房和洗澡水都已经准备好,厨房正在按照医生的意见给客人煮粥。”

    靳泽知从没觉得心跳声也能变得这么大,他勉力维持镇定看向陆时川,准备听取对方的意见。

    陆时川深深看他,“不会后悔吗。”

    “绝不!”

    这个男人穿着一看就很贵的西装,上面却有大片水痕,靳泽知抿住嘴唇,不敢确定是否就是对方救了他。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男孩还缩在沙发一角,他把拳头攥得很紧,显得防备心很重,黑漆漆的眸子却意外很亮,迅速把周围环境打量一遍后,他的目光再次转向站在面前的男人。

    所幸离剧情正式开展还有几年时间,这期间的过程或许会给所有人一个解释。

    “你想留在陆家,做的事不需要太多,吃的饭也不需要很少,”陆时川语气平淡,他已经决定了后续,“但你要让我看到你的价值。”

    靳泽知闻言上半身微微前倾,神情漏出一两分急切,“我可以,”他自信自己一定可以,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弃,“我会学得很好,绝不会让您失望!”

    他把姿态放得很低,看来是真的急于寻找一个落脚点。

    陆时川稍稍有了些兴趣。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系统就给出了靳泽知的性格以方便陆时川对任务做出有效调整,而靳泽知的性格简单概括就是,多疑敏锐、对感情漠视,还有一点举足轻重——他性冷淡,因此被系统检测出对爱情的感知严重不足。

    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可靳泽知不由自主换了一个更贴近事实的说法,“我是一个孤儿,”他垂首盯着自己的手指,闷声说,“我想留下,是因为我不想回到孤儿院,我能靠自己养活我自己,而且……”

    陆时川等了稍久没有听到后话,出声问:“怎么。”

    可此时男孩的表现十足生涩,看上去完全不像是系统描绘的那个不近人情的冷酷总裁。

    这个地方是他做梦都见不到的豪华,这里的主人一定很有钱,如果是这样,他又该用什么来报答救命之恩……

    不知想到什么,靳泽知咬了咬牙,“请你不要赶我走……”他应该从没说过类似的句子,所以话一出口苍白的脸颊就浮起淡淡绯红,但他还透着稚气的脸上满是坚毅,“我什么事都会做,我能学得很好!”

    “不要说谎,”陆时川突然打断他磕磕绊绊的声音,眼神中透着令后者心悸的冷漠,仿佛一眼看穿了这蹩脚的掩饰,“我通常不太喜欢别人对我说谎。”

阅读遇到渣受怎么办[快穿]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你好,少将大人》《黑道特种兵》《传奇再现》《疯巫妖的实验日志》《我就是这般女子》《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步步惊婚》《都市之极乐人生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301/301798/6124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