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号投稿。

    往日他们可以当法学村群童欺老教授他老无力,一人能变变变四人。

    然今日老教授甩手做掌柜,点名生杀大权扔与沈给给。

    不行我实在是看不清...

    室友见他突然回来都不直接在宿舍里换衣服了,非要钻进厕所里。之前跟他告白过的若干学妹,纷纷给他发了一只油炸脆皮鸭的图片。

    三年男神,一朝变gay。

    “柯皑。”沈容度念出第一个名字,微微抬头,银丝边眼镜反着凌厉的光。

    柯皑还在心里在战战兢兢,乍一听到自己的名字,立马站起,喊了十分响亮的一声“到!” WWw.8Yue.ORG

    沈容度推了推眼镜,把目光挪到教室后排。

    清晰的图像聚在他瞳孔里,一个棕黄色小卷毛,正绞着衣服下摆,瞪着眼不安地盯着自己。

    自己有这么吓人吗?

    沈容度微微皱眉,想想授课前老教授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嘱,努力牵扯嘴角让自己的表情再好看点。他点头,示意这名同学坐下,在柯皑的名字后面打了个对勾,念出表格上第二个名字。

    “齐鸣飞。”这是柯皑的室友儿子之一。

    “到。”柯皑捂嘴发出闷闷一声。

    沈容度四下扫视了一圈,并没有看到这个人站起来或举手,不由得又提高音量,“齐鸣飞?站起来我看一下。”

    “不不不,不到...”

    柯皑式秒耸。

    台下一片哄笑,柯皑简直想挖个地缝钻进去当土拨鼠。

    然后接下来柯皑剩下的两个儿子都光荣地缺了勤,在挂科补考的边缘试探。

    儿子们对不起,爸爸没能给你们答到...

    一节课下来,柯皑没记住几个知识点,光顾着刷手机了。

    关于沈容度是个gay的话题,越来越火热。战地甚至已经从微博转移到了咕咕大学的匿名bbs论坛,当代大学生们估计是闲出屁了,一个个飘红帖高高挂起。

    从生辰八字到身高体重,成绩学分到奖状证书。全方位全立体,三百六十度环绕地将沈容度这个人给扒了一遍。

    什么温文尔雅沉着冷静,钢琴八级家室显赫,柯皑一概都没记住。

    他就记住了那句“空手道不知道什么带,反正揍人很厉害”以及“身高至少得有个188”。

    那自己这170的身板怕是还不够他两拳揍的......

    柯皑式害怕。

    他抬头偷偷看沈容度。

    而此时沈容度提了个问题,正欲找人来回答一下,扫视着下面的人群。

    所有的同学都低下了头,只有柯皑瞪着眼傻不拉几地抬头,两人正好四目相对。

    沈容度只记得这个学弟名字的发音很独特,还是名单上排名第一,印象深刻,当即点头,“最后一排那个棕色卷发的男同学来回答一下。”

    柯皑转了转头,发现最后一排只有他一人,也只有他一个卷发男同学,只得磨磨蹭蹭地站了起来,没说话。

    刚刚沈容度问了什么问题?

    我特么不知道啊...

    沈容度当他是坐的远没听清问题,十分贴心地提高音量,重复了一遍。

    “根据我国刑法,造谣诽谤,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事实,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们名誉。情节严重者,如何处理?”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十二分的应景了。

    听着听着,柯皑觉得身边的同学们都消失了。

    阶梯教室变成了法庭。沈容度身披法袍手执法槌,高高在上坐在法官的位置上。而自己就是那个被告人,正接受沈容度来自灵魂深处的严刑拷问。

    “被告人柯皑,你为什么造谣我是gay!为什么?”

    “对,对不起大佬QAQ...”

    柯皑式瑟瑟发抖。

    可怜,弱小,又无助。

    沈容度又一句话把柯皑的脑补打碎,“听到问题了吗?”

    “啊?”柯皑可不想再接受一次拷问,连忙点头,“听到了听到了。”

    他刚刚没有听课,根本就不知道,也回答不上来。

    正好此时第一节的下课铃响了,柯皑躲过一劫松了口气,沈容度略觉可惜地耸耸肩。

    柯皑趁着大家都走出教室休息,混进人群里默念着沈容度看不见我看不见我,走进阶梯教室一旁的厕所里。

    刚刚被点名提问差点把他吓尿,得赶紧来放放水。

    洗手时,他仍想着该怎么处理沈容度的事情,心不在焉地拧了一下水龙头。

    不料这一下用力过猛,水花四射,喷溅到旁边洗手的同学身上。

    “抱歉抱歉同学,不好意思。”柯皑忙从口袋拿出纸巾,“你擦一下吧,对不起啊。”

    那人挽起被打湿的毛衣袖子,露出小臂,接过柯皑递过来的纸,“没事。”

    柯皑一楞,抬眼皮盯着那人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指甲,没敢抬头。

    这人,听声音...

    好像是沈容度啊!

    柯皑千藏万躲,最后还是自己撞人脸前了...

    他的目光从沈容度的手慢慢挪到小臂上,看着一片颜色健康的皮肤以及绷紧的肌肉线条,不自觉又想到帖子里关于沈容度的科普。

    “大一的时候就带着同学组团队去校外接项目,很是社会。”

    但是柯皑只记住了“很社会”,总觉得自己隐隐约约在沈容度的小臂上看到了小猪佩奇纹身,甚至忍不住想给这个社会人来一波掌声。

    “谢谢。”沈容度拿纸巾简单擦拭了一下衣服,觉得这个眼下这个发型有点眼熟。

    不就是刚刚上课自己点名提问到的那个小卷毛嘛。

    而小卷毛此时恨不得自己没来过厕所,屁股上抹胶水牢牢粘在凳子上。

    不过所幸,沈容度道谢后就走了,柯皑再度松了口气。

    他洗过手后磨磨蹭蹭地往教室里走,心想下节沈容度应该不会再讲课了吧,毕竟没哪个大学生闲着浪费生命,给既抢食堂又抢澡堂的人嫌狗憎的学弟学妹们上课。

    他没想到的是,最后一排他坐的那个位置一旁......

    多了个人,还正好就是刚刚和他在厕所狭路相逢的社会人沈容度。

    柯皑石化在教室门口,害怕被打的心情和浓浓求生欲在脑内交战,双腿宛若灌了铅般沉重,不知该不该进去。

    逃课吧...

    可谁知道下节课李老头点不点名,之前也不是没有这样点过,自己也是濒临挂科边缘的主。

    于是害怕挂科的心情也加入了战斗。

    然后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包还在位置上搁着。

    于是乎,风萧萧兮教室门口寒,柯皑一去谁知道回不回的来。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大噶快去看我的微博,置顶微博抽奖~

    微博id:元宝咕王

    上榜之前一般都是凌晨更,白天不定时捉虫,不要被伪更骗惹,爱你们

    而这一切,都要拜“可爱的树洞”所赐。

    好,很好,非常好。

    沈容度又笑了笑。

    不要让我知道,那个树洞后面的管理者是谁。

    然后他敛了过于外露的情绪,带上眼镜拿起桌面上的点名册,开始今天的工作。

    最可怕的是,柯皑是法学一班的学生。

    而他宿舍四个人的学号又是头四号,每次点名就从他们几个开始,想跑都跑不掉。

    有道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2

    他面色不虞地审视着座位上一群学弟学妹,终于在老教授半带暗示性的咳嗽声中露出一个微笑。

    前排几个离得近一点的学弟学妹们被这个微笑渗得不寒而栗。

    他在外面呆了几天,今日刚返校,就被盖上了一个gay戳。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人人见他都要嘿嘿嘿几声,眼神宛若在看一盘九曲十八弯的蚊香。

    柯皑式放弃。

    柯皑揉了揉眯久了的眼睛,寄希望于沈容度是个好脾气。

    他紧张地眯着眼睛,目光一错不错放在沈容度身上,试图看出来点什么。

    个子蛮高的,深灰色的大衣,里面套一件深色毛衣,长得...长得...

    而讲台上的沈容度,脸色很差,脾气,目前也很差。

    然而柯皑没感受过什么叫福无双至,此时此刻却是明白了“祸不单行”四字怎么写。

    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柯皑式方张。

阅读我,可爱,懂吗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火影之活久见》《重生初中校园:超级女学生》《无限道武者路》《此间的少年》《神印王座》《[综美娱]轮回真人秀》《藏玉纳珠》《剃头匠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301/301799/6124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