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

    唐咪抿了口红酒,朝何昊正看了一眼,发现秦思思已经特别自然地坐到了他身边的空位,不知说了句什么,何昊正嘴角就抿出一个笑涡。

    “让我捋捋。”李蓉压低声,“所以,捧秦思思上位的是何昊正,然后你这位前任就被挤下去了?”

    李蓉问她:“你俩当年分手闹那么难看,要我是何昊正,也不能把角色给你。” WWw.8Yue.ORG

    最关键的,是她还爱搂钱,小时候的压岁钱、爸妈给的零花钱,她都好好攒着,一点不乱花,攒了好大一笔,最后全投房子去了。

    ……就好像,她一直飘着,有了房,才有了根。

    一个一文不名的男人怎么摇身一变,成了金色港湾的座上宾?何昊正明明姓何,为什么别人叫他程总?

    而秦思思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她为什么又觉得很耳熟?

    “成。”

    不得不说,两人能做这么久的闺蜜,在某方面是臭味相同的。

    唐咪轻轻巧巧地拎起面前的高脚杯,李蓉立马跟着站了起来,两人一块去了主桌。

    跟人寒暄这事,还得李蓉打头。

    唐咪就负责在旁边做一只安安静静的花瓶,敬完导演敬制片,敬完大腹便便的刘总,就轮到了冷冷清清的程总。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程总喝一杯?”

    年轻漂亮的女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嘴唇沾了一点红酒,如同渲染的胭脂,与面上的笑颜一样动人。

    满桌的人都不自觉看向唐咪,旁边的刘总咕咚咽了一大口白干,只觉得腹下发热。

    秦思思下意识攥紧了桌布。

    唐咪是她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她不自觉看了眼程昊,发现他面无表情,不像桌上其他男人,老老小小都不露出了一脸荡漾。

    他好像完全不把唐咪放在眼里。

    秦思思轻轻嘘了一口气,这口气没舒完,就听一声清清朗朗的笑,如溪出山涧,松间清泉:

    “唐小姐随意,程某干了。”

    程昊仰脖,将满杯一口干了。

    酒杯扔到桌上,突突打了个旋。

    “说起来,程总真的跟我前男友很像,要不是您姓程,他姓何,我今天铁定认错人了。”

    “咦?程总以前姓何啊?”

    刘总色眯眯地视线在唐咪身上兜了一圈,脑子和嘴完全不在状态,“小唐你还不知道吧?程总就是正恒集团的老总。正恒,知道吧?”

    “知道。”

    正恒在这一两年的扩张速度很快,它热衷于金融控股,有小道消息说去年刚上市的盛大娱乐和荣易游戏,正恒都占了一半股权,听说现在还想涉足无人驾驶行业。

    这家公司很年轻,老总也很神秘。

    “程总今年他才把名字给改喽,以前叫、叫什么来着?”

    “何昊正。”

    李蓉即使补充。

    “对,何昊正!现在改成俩字,程昊!”刘总一拍大腿,还想接着说,被见势不妙的戚导截住话,重新又倒满了,“刘总,刘总,咱说这些陈年往事干什么呢?喝酒!喝酒!”

    唐咪脑子被震得嗡嗡嗡。

    程昊?

    为什么这名也挺耳熟?

    好像在哪见过似的。

    旁边的秦思思看看唐咪,又瞧瞧程昊,所以说,唐小姐是程总的前女友?

    唐咪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她回到座位,拎起手包去了卫生间,对着镜子补完吃掉的一点口红,看看没什么遗漏,就出了门。

    才转过弯,就被堵住了。

    刘总腆着啤酒肚,小眼眯成了一条缝,色眯眯地将她从上到下扫了个遍:“小唐?要不你跟了我?别说什么《容妃传》的女一,就是大导那,我也能给你拿下。”

    这种事,在唐咪刚踏入娱乐圈时,十天半个月就能碰到一回。

    什么制片、小导,一个两个地都想包她。

    要靠睡上位,唐咪早红了 。

    她可是很挑的。

    刘总这人看着粗憨鄙陋,其实精着呢,立马就发觉姑娘眼里的不乐意,摸着肚皮乐呵呵一笑,信手就塞了张房卡过去:

    “你要想通了,来这儿找我。”

    说完,摆摆手就腆着肚子走了。

    唐咪看着手里的房卡,皇后酒店,2201,总统套房,倒是肯下功夫。

    “嗤——”

    一阵讥诮的笑,从左边传来。

    唐咪这才发现附近有人,绕过转角巨大的盆栽,昏暗的走廊灯下,站着一个挺拔修长的身影。

    程昊靠着墙,指尖是明灭的星火,透过薄薄的烟雾,一双眼像淬着寒冰。

    “多年没见,唐小姐还是老样子。”

    他撵熄了手中的烟蒂。

    “你是说这个?”

    唐咪扬了扬手中的房卡。

    程昊嘴角勾了起来:“这么想要女一?”

    “想,当然想。”

    唐咪顺手将房卡塞进了包里,踩着细高跟接近他。

    女人的皮肤在灯下白得近乎透明,精致小巧的脸凑得极近,在还差一厘米时,程昊都能闻见她嘴里的酒气。

    “谁肯给我女一,我就跟谁睡,程总,您要不要?”

    “抱歉,我嫌脏。”

    “真的?”

    唐咪笑嘻嘻地看着她。

    程昊刚要张口,话却被堵在了嘴里。

    唐咪踮起脚,手环过他脖子,先是用舌尖舔了舔他,直到程昊下意识地张开嘴,灵巧的舌头立刻就蹿了进去。程昊身体瞬间紧绷了起来。

    唐咪像一株柔软的藤蔓,紧紧地攀附着他;程昊渐渐软化下来,可不到十秒,他又迅速竖起了盾墙,冷冷地推开她,眸光冷硬:

    “不知廉耻。”

    唐咪慢条斯理地替他整了整弄乱的领口:“可这么脏的我,程总您也也陶醉其中呢。”

    程昊摇摇头,哑然失笑。

    “唐小姐您这样一个尤物,我想哪个男人不起反应,才不正常。”

    唐咪竟然也不生气。

    “让我猜猜,秦小姐不是你女朋友吧?”

    “何以见得?”

    “她不知道,你不能吃虾。而且,她刚才想拽你,你躲开了。”

    程昊眸光微动。

    “既然是金主哄小情儿开心,不如换部剧?好歹我唐咪给你白白睡了三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程昊瞥了她一眼,眼神复杂得让唐咪看不懂。

    “想太多。”

    “程总何必跟我过不去?”唐咪笑盈盈地发问,如果李蓉在这,必定能发觉这花面狐已经恼了。

    程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秦思思,不是我捧的。我只负责投资,至于导演选谁不选谁,我程某人不干涉。”

    这么说……她被刷下来,是另有缘由了?

    唐咪思忖着坐回牡丹厅,不一会就拽着李蓉回去了。

    “哎,你刚才去洗手间怎么去了那么久?”

    一到家,李蓉就问她,“还有,后来怎么魂不守舍的?”

    一身酒气让唐咪不太舒服,她没心思在现在这个当口多说。

    “我冲澡,你随意。”

    等她穿着睡裙下来时,李蓉早走了,桌上还放了醒酒汤,电视机大剌剌地开着。

    这丫头。

    唐咪想关了,却发现正好广告结束,一张熟悉的脸跳了出来,高清曲面大屏上,那张脸英俊得不可思议。

    财经专栏访谈?

    有点意思。

    鉴于程昊那张脸实在很养眼,唐咪干脆坐了下来,将声音调大,认认真真地看了起来。

    节目显然已经进行到尾声,专业问题一结束,女主持就问了个相对八卦的问题。

    “程先生您白手起家,在短短的七年里建立起这样一个企业王国,身价百亿,可以说,很多人一辈子都达不到您今天这个成就。那么,恕我冒昧地问一句,一直促使您不断进取的原动力,究竟是什么?”

    “钱。”

    程昊直白地说,看向屏幕的那双眼睛幽沉不见底,“或者说,我的第一任女朋友。”

    女主持立马就精神了。

    “看来程先生有一段很伤感的过去。”

    “谈不上伤感,应该说是现实。当你穷得一无所有的时候,也就不配谈自尊和爱情,而恰好,我的第一任女朋友用现实给我上了一课。”

    “看来您的初恋在您人生中,占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我不否认。”

    “你还爱她吗?”

    “不,当然不爱。”

    “还恨么?”

    “也不。”

    程昊爽朗地笑了起来。

    他笑时,右颊会出现一个梨涡,看上去又甜又乖,跟平时的冷冽完全不同,如同春风化雨,有股让人沉醉的魔力。

    唐咪记得,以前自己最爱窝在他怀里,逼他笑,戳他的梨涡。

    “我不会恨一个路人。”

    “OK,最后一个问题,听说程先生近来跟一位秦思思小姐走得很近,是有新的恋情了么?”

    程昊往后靠了靠,松散地说:

    “我跟秦小姐只是普通朋友。”

    唐咪关掉了电视机。

    刚才看采访的间隙,她突然像醍醐灌顶似的,被一下子点通了。

    从今早听到秦思思名字开始就产生的不对劲,顿时就有了出处。

    程昊、秦思思,连在一块,不就是她穿越前看到的一本狗血虐恋小言里的男女主人公么?

    要不是这段采访,她还真想不起来。

    前世那本书里,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几句话,简直说到了她心坎里。

    推动人一往无前的,不就是钱么?

    穷得没钱没饭吃的时候,当然不配谈自尊和爱情啊……

    有毛病吗?

    所以男主其实应该好好感谢这个初恋才对啊。

    那么,问题来了。

    所以她唐咪,现在是穿到了一部书里,非但不是女主角,还是那个甩了男主又吃起回头草的绿茶婊初恋女配?

    时间隔得太久,很多剧情已经记不清了。

    但唐咪还记得,那本书里,她这个女配的戏份,是相当的吃重,始终贯穿始终。

    男主对初恋旧情难忘,又爱又恨,既是白月光,又是蚊子血,加上她又恶又贪又婊,一直在里面瞎折腾,以至于男主不断地误会女主,直到她最后下线,那两人才真正修成正果。

    也正因为她唐咪的存在,才有这狗血虐恋之大成。

    无数读者一边追,一边骂,恨不得魂穿到书里,打爆她这女配的狗头。

    唐咪的女主梦破碎了。

    星辰大海,都萎缩成了一滩泥沼小溪,感觉再也不会好了。

    这时,桌上的手机响了。

    她有预感,这时候打来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李蓉急吼吼的声音传来:

    “程昊那龟儿子王八蛋,做的什么采访?现在网上都开始人肉起你这个拜金女了!”

    唐咪吁了一口气。

    所谓女配嘛,在女主上线的那一刻,幸运增益buff当然要失效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发随机100个红包~

    昂昂昂~

    不得不说,李蓉在某些时候,是真相了。

    前世二十几年的孤儿生涯,在唐咪身上烙下的烙印,一辈子都摆脱不掉。

    “那你打算怎么做?”

    “先去会会。”

    唐咪可好奇死了。

    “这就是秦思思?”

    李蓉戳了戳她。

    谈不上很漂亮,但透着股特别的味儿,杏仁眼、瓜子脸,一身清清爽爽的纯白连衣裙,看着让人特别舒服。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坐不到一会,牡丹厅又进来了个年轻女人。

    “说起来,你从小到大也没缺过钱,怎么就老是一副掉进钱眼里的样儿?”

    这也是李蓉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唐咪这人,身上有很多矛盾,明明是娇养着长大的,有时候却有股混不吝的社会气,李蓉只在那些从小吃过苦的小混子身上见过。

    当年那个清隽俊美的青年,在唐咪楼下等了一宿又一宿的样子,李蓉到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得。

    “留呗。再观望观望,好歹是两百万。”

    唐咪不以为然。

    “所以,是走还是留?”

    她爸挣要好几年呢。

    “思思?来这儿坐!”

    戚导热情地招了招手。

    “男人嘛。”

阅读穿成总裁的初恋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枪》《一号红人》《龙王传说》《终极教师》《皇族》《重生之洛菲》《都市之超级懒汉》《独步天途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301/301804/6124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