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章

    “那是宋庭,是她前未婚夫。” WWw.8Yue.ORG

    “是吗?”

    宣屿听着耳边这些谈论的声音,突然将头转向那几个人,然后伸手指着孝然说,“你们说的对,她就是曲孝然,拿了无数奖项的天才大提琴家,想不想听大提琴家给我们拉一首大提琴曲啊?”

    宣屿挺直了腰身,她的个子本来就比孝然高,鞋跟也高了两公分,两人面对面站着,气势上似乎更足了一些。她看着孝然略微发白的脸,嘴角边露出得意的笑。

    “孝然,你忘了,我也是大提琴手,我们俩就是学习大提琴的时候认识的。”

    她想上去把它整个撕下来,但忍住了。

    她今天来这,不是为了跟她口舌之争。女人之间互看不顺眼,你撕我扯,互删巴掌的戏码,她瞧不上。

    上一回,要不是因为宣屿打了佩妍,她也不会动手。

    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宣屿嚣张,不过是仗着背后的集团势力,仗着自己有个有钱的爸。只有盛宣倒了,没了靠山,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打击报复。

    那头,宣屿还在冷笑。

    “孝然,你怎么不想一想,你为什么没有朋友,为什么大家都讨厌你,疏远你,就连我,你曾经唯一的朋友,也只是假装跟你要好。因为你,因为你曲孝然,总是高高在上冷眼看人,就连我和宋庭,你都看不起。”

    宣屿说着,挂在脸上的笑容凝固,她死死盯着孝然,眼睛里似有一团火,充斥着怒意和野心。

    灯光雪亮的照着,孝然目光锐如刀锋,扫过她的脸:“我没有看不起你。是你自己看不起自己,便以为全世界看不起你。”

    宣屿握着红酒杯的手不受控制地抖了下,美丽的脸也扭曲起来。

    她扬起手,将杯中红酒猛地泼向孝然。

    孝然没反应过来,她直直地站在那里,却被身后一个力量用力一拉,整个人往后一仰,直接撞进一个人怀里。

    “两个欺负一个,不公平。”

    段然不知什么时候转了回来,他一手揽住孝然,另一手从侍应生那拿了张纸巾小心擦了擦孝然被红酒溅到的裙角。

    宋庭看到段然的时候,他的嘴角动了下,眼色复杂。

    段然朝他伸出手来,笑容款款:“宋先生,初次见面。”

    宋庭若有所思地看着段然递出的手,也伸出手来:“初次见面。”

    孝然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推开段然,却被段然用力一拽,再次拉进他怀里。

    孝然:“……”

    这回推都推不开了。

    宣屿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段然,又看看孝然,干巴巴地笑了声:“这么快就有新人了?”

    段然听了这话,有趣地看着宣屿,好奇问道:“听宣小姐的语气,是羡慕?”他说着又瞧瞧宋庭,露出不信的表情,“怎么,对宋先生不满意啊?”

    宣屿脸色一僵,登时绷不住了,跺脚道:“我有什么不满意?”

    段然眼里闪过怪异的笑,一张口,声音也是带着笑的:“那得问你啊。”

    宣屿无语。

    对面的宋庭好似被这奇妙的问题噎了一下,稍顿片刻,突然又微笑起来。

    “段先生这话,也挺有意思。”

    方才段然同宋庭握手,并未介绍自己,宋庭却直接点出他的姓。这细节宣屿不察,孝然却生出疑惑,心里纳闷了下,没说话。

    段然沉默,浓黑的眼睛盯着宋庭。

    宋庭也盯着段然。

    一时空气中寂静如死。

    “喂,聊什么呢?”

    爽利干脆的语声,传了过来。宣屿掀起眼皮,目光掠过孝然往她身后看了眼,这才发现成泽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后面。

    宣屿看到成泽,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一个头两个大。

    成泽补好妆,又换了一套礼服,在化妆室收拾了半天,然后就来会场找段然了。

    转了大半圈儿,没看到段然,却看到孝然跟宋庭说话,后来宣屿也加入进来。

    她站在人群里,距离他们不算远,大概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而他们过于专注,并没有注意到自己。

    两个不要脸的渣男贱女居然在她的地盘明目张胆的欺负她的人,不能忍。

    成泽往前迈了几步,站在了孝然和段然之间。她张开双臂,一只手搭着孝然肩膀,另一只搭住段然,然后朝面前一脸晦暗的宋庭和宣屿扬起了眉。

    “怎么?吃惊吧,嫉妒吧,没想到吧,孝然的新男友长得帅气质又好,气死你们。”

    宣屿五官都扭到了一起,她狠狠地瞪着在她面前勾肩搭背的三个人,然后从手包里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过去。

    电话接通,她还没开口,那头先说了些什么,声音忙乱。宣屿一愣,紧接着骂道:“这么点事都做不好,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段然忽然笑起来:“你那把琴,倒是好琴,但是弦断了,我就做个好人,帮你拿去修了。”

    宣屿咬牙切齿:“是你干的。”

    “聪明。”

    “哇噢。”成泽惊了一下,对着段然隔空比了个心,“真是简单粗暴,我喜欢。”

    宣屿这下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对方有备而来,宣屿知道再僵下去也讨不到便宜,于是拽着宋庭,忿忿地走了。

    成泽放下搭着俩人肩膀的手,然后拉住了段然,热情地向他发出邀请:“走,去跳舞。”

    段然不解风情地挣开她:“我不会。”

    成泽瞪着眼睛:“你过河拆桥。”

    段然深以为然:“是的。”

    “段然,你大爷。”

    段然皱了下眉,抬手拨了拨她脸侧的头发,意味深长道:“你是超级模特,super star,城市之光,文明点。”

    成泽:“……”

    会场入口人影攒动,原本有些热闹的宴会厅突然间安静下来。灯光忽地转换,媒体的追光打在入口的一角,几十双眼睛顺着光线望过去,几个衣着讲究,精神高涨的精英面孔簇拥着一个个头高挑的女人走了进来。

    看不出这女人的年纪,但她的气质是真好,一身纯黑极简的女士西装,腰间扎一条深棕色金属扣的细皮带,黑色的头发利落盘起,露出耳廓上一枚银质耳骨夹。

    有别于会场其他女人的性感和妩媚,她反而给人一种沉静大气之感。

    段然忽然眸光一凛,伸手握住孝然手腕:“走,去跳舞。”

    孝然被他握得一愣。

    他想到什么,又松开孝然,转而去握成泽。

    “给你面子,去跳舞。”边说边拉着她快速走进了舞池。

    成泽:“……”

    孝然:“……”

    “你说我是你的朋友,却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因为我错了一个拍子奚落我,你说我没有天赋,让我放弃,还记得吗?”

    “对,我没有天赋,所以我放弃了,你聪明你天赋异丙,又得到了什么呢?”

    “亲情,梦想,还是你爱的男人?”

    她上前一步,贴着孝然的耳廓说:“有生之年,今天最痛快。”

    孝然看着宣屿美丽饱满一张一合的嘴唇,觉得她脸上好像戴了张面具,随着她嘴唇掀合,那张面具一层层剥落,露出一张小丑的鬼脸。

    “曲国彰的独生女,曲孝然。”

    “哦,那个大提琴演奏家啊,拿了很多奖那个,我说怎么看着眼熟。”

    言语之间,有几个人举着酒杯走过来,经过孝然身边的时候,下意识地瞥了她一眼,在一旁窃窃私语。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父亲死后,她就把大提琴收了起来,再没碰过。

    宋庭皱皱眉说:“别闹了,这儿哪有琴?”

    “怎么没有?叫人去拿就行了。”宣屿偏头望着宋庭,脸上露出笑意。然后她伸手招呼了一个人过来,跟他小声说了些什么,那人连连点头,小跑着出了会场。

    周围的目光变得炙热又期待,伴着低低的私语声。

    孝然的心紧绷起来。她很久没拉大提琴了,父亲生前一直希望她能回国帮他打理公司,可她对做生意丝毫不感兴趣,便都推给宋庭。如果她能早点回来,如果她能够为父亲分担,父亲就不会因为身体不好只能仰仗宋庭,最终落得这样的结果。

    “这关系——好凶残啊!”

    “你小点声。”

    是她的任性,她的冷漠和自私,她固执的追求着所谓的梦想,让她失去一切。

    “诶,这不是曲孝然吗?”

    “谁?”

    “旁边那个是宣屿,宋庭现在的未婚妻。”

阅读段先生和曲小姐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莽荒纪》《医统江山》《庆余年》《网游之大盗贼》《弃舟国度》《万古武帝》《武道狂徒》《重生之竞技天才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301/301815/6125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