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汉以强亡,唐以盛亡

    周子轩:“汉桓帝在位期间,本人还算得上是体恤民情,整个民生问题不重,不过经历了太学生反梁翼、党锢之乱,使整个社会管理阶层的矛盾暴露了出来,他的继任者灵帝喜爱享受,不理朝政,又将党锢政治延续、卖官鬻爵,社会矛盾凸显。

    但即使之后的黄巾起义、群雄讨董,直至曹操死前,大汉这杆大旗还未倒,明面上谁都不敢叛汉,即使是董卓、曹操,也只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不敢取而代之。

    “强汉虽亡,外敌不敢来犯!”众人都感到骄傲。

    管家高兴地接过咖啡瓶:“牛乳与糖都有。” WWw.8Yue.ORG

    “记住!一天不能超过三杯,而且睡觉前一个时辰不能喝。”周子轩嘱咐道。

    周子轩牵着王诗晴的手说:“那是一个让我感到值得尊敬的人。”

    而在隔壁的农庄,那老爷坐在主位上,身边是一大帮的人。

    “锦衣卫,速速查清周德海的案件。只要是牵进去的人,不论职务高低,全部拿下。”

    “是!”锦衣卫都指挥使袁彬马上离开。

    “东厂,速速查明二狗逆主案、土匪刑部袭击周家庄案。合谋者、参与者,全部拿下。”

    “是!奴婢遵旨!”东厂厂公尚铭快跑出去。

    在坐的人都是大吃一惊,特别是金陵的官员,想不到周子轩不露声色,背后竟然有如此的靠山。

    特别是金陵的刑部尚书丘兴修,在心中将刑部左侍郎项华灿骂了个狗血淋头:“你找死可别拉上我。”

    一个时辰后,锦衣卫指挥使袁彬来报:“启禀陛下,臣查明,周德海一案系贪腐官员移花接木而栽赃陷害。”

    朱见深:“有哪些官员?”

    “户部侍郎一名,郎中一名,主事两名,其他的人共计十八人。另外,涉案的刑部侍郎一名,郎中一名,主事一名,其他的人共计十二名。”

    袁彬呈上了一份名单。

    “涉案人员,抄家,斩首,家属流放关外。”朱见深命令道。

    “启禀陛下,二狗逆主案、土匪刑部袭击周家庄案,两案已经查清。主谋系金陵刑部左侍郎项华灿,涉案人员包括一名郎中,两名主事,其他的人合计三十二名,其中二十人已死于周家庄外。”尚铭也来了。

    “涉案人员,抄家,斩首,家属流放奴尔干都司。”朱见深命令道。

    “嘶!”众人牙痛起来。

    奴尔干都司,估计这些南方人去,命都会丢在那。

    站在下面的众人,特别是金陵的官员,都在反省,自己哪方面有问题,会不会得罪过周子轩?

    …………

    时间退回一个时辰,金陵刑部的一间办公室里,三个人正商量着事情。

    坐在中正的是刑部左侍郎项华灿,他的身边的两张椅子上,一个是郎中,一个主事。

    “大人,可惜没有在陛下到来之前,拿到宝贝。”馮主事说。

    田郎中:“是啊!要是献上去,陛下一高兴,说不定就能让大人升任刑部尚书了。”

    项华灿笑着说:“不碍事,早献晚献,都是献。”

    田郎中说:“大人,知道周子轩有宝贝的不少十家,我担心他们会提前下手,将宝贝拿到,呈给陛下。”

    冯主事连连点头:“动这个心思的肯定不在少数。”

    项华灿眉毛皱起,下定决心:“冯大人,你亲自跑一趟周家庄。”

    冯主事站起身来:“大人请指示。”

    “你带一百人去,封庄子,拿周子轩,抄家。”

    冯主事笑道:“拿什么借口?”

    项华灿想了想说:“就说他私通凤头山的土匪,合谋杀害刑部的公差。谁阻拦,格杀勿论!”

    “领命!我去也!”冯主事高兴地出了门。

    顶华灿对田郎中说:“你马上造一份供状,揭发周子轩是土匪的内应,让大牢的犯人按手印。我要将这个案子钉死。”

    “大人放心!我马上去办。”田郎中离开。

    顶华灿看着窗外:“周德海,你儿子马上要来看你了。”

    一个小时后,田郎中来到了项华灿的办公室。

    “大人,供状我已经写好了草稿,大人审一下,看行不行。”

    接过了田郎中手上的草稿,项华灿认真地看起来。

    “不错,田大人不愧是刑部的笔刀,这东西拿出去,周子轩死定了。”项华灿哈哈大笑。

    “是吗?伪造的怎么样?给咱家看看。”

    随着声音,冲进来了一批人。

    “东厂?你们来干什么?”项华灿眼皮直跳。

    尚铭一挥手,冲上两个番子,将准备撕草稿的田郎中抓住。

    尚铭接过草稿书,看了一遍:“啧啧!这是要人命啊!”

    田郎中一听,马上跪下来:“大人,我检举,是项华灿让我干的。我负责造供状,冯主事已经带着一百人去了周家庄。”

    尚铭一听,马上对身边的一个役长说:“派两个人,一个去兵部调一个两个百户去救授周家庄。一个去通知周家庄,如果有人敢攻庄,让他们守住,援兵就到。”

    马上就有两匹马跑走了。

    尚铭对另一个役长说:“将他们全部押下,接管刑部大牢。咱家要去面见陛下,向陛下汇报。”

    说完,尚铭也骑马离开了刑部。

    尚铭一离开,项华灿忙问役长:“大人,为什么要抓我?”

    役长冷笑道:“陛下为周子轩出头了!”

    项华灿一听,瘫坐在地上,我是找死啊!

    陛下能为周子轩出头,说明他们之间有关系。

    那么自已先打死周德海,后杀周子轩的事,陛下也知道了。

    两眼无神的顶华灿问役长:“大人,知道我家人……”

    “流放奴尔干都司!”役长命两个人绑上了项华灿。

    “不!陛下,我错了!饶了我家人吧,不要流放奴尔干都司,那样他们都会没命的。”

    项华灿挣扎着,大喊着。

    可是,没有人能回答他!他也跑不掉!

    只有那刑部的人,远远地看着项华灿,并且指指点点。

    …………

    周家庄,周子轩被一阵喊声惊了出来。

    “少爷,有人冲庄子。”谢老九喊道。

    周子轩看向庄外,发现有一百多人扑来。

    “通知大家,用弓箭,不准他们靠近。”周子轩命令道。

    周十三说:“少爷,他们是刑部的人。”

    “刑部的又怎样?他们既然来了一百多人,就不是来喝茶的,肯定是来洗庄子的。大家听好!要想活命,就得拼命地保护自已。将事情搞大了,让金陵的人都知道刑部的罪恶,我们才能活下来。”

    “是!少爷!”

    周子轩在早上就感到情况不对,所以向“四十大盗”购买了十三把左右手通用弓箭,三百支箭。

    该箭是狩猎弓箭,周子轩选择箭头是铜的。

    因为铜头在明朝不是很显眼。如果用合金的,就让人怀疑了。

    每把弓箭三十五美元,每支箭却售两美元。

    这让周子轩花掉了1055美元。

    但是,这个钱必须花,钱可以赚,命却只有一条,死了就赚不回来。

    当十三个家丁各就各位后,那一百的刑部之人已经到了门外。

    “开门!”冯主事在门外高声喊道。

    “刑部主事冯大人率队捉拿案犯,望你等听从命令,开门配合。”一旁有人喊道。

    周子轩站上围墙:“捉拿谁?”

    冯主事一看周子轩,便开口:“周子轩,你勾结凤头山的土匪,杀害刑部公差二十人,罪该万死。还不速速将门打开,出门受伏。免得受皮肉之苦。”

    “王八蛋!说我与土匪勾结?我要是与土匪勾结,土匪怎么会来攻打我庄子?可恨的是,你们刑部的人也来攻打我庄子,打扮的与土匪一样。不知道你们是官还是匪?”周子轩大声喊道。

    “空口无凭!”冯主事冷笑道。

    “我有人证,怎么会口空口无凭?”周子轩说。

    “谁有罪谁没罪,由我们刑部说了算。你说的没人理你,喊破嗓子都没用。”冯主事得意道。

    “你想要什么?”周子轩缓了一口气问。

    “交出那些宝贝!听候我们发落。”冯主事说。

    “妄想!我就是全部打碎,也不给你们这些贪官污吏。”

    冯主事一听,便挥手命令道:“将门砸开!”

    话音刚落,便有四个人抬着一根大树,向着大门冲来。

    “射击!”周子轩抬手就是一箭,对着那个走在前面的人就射。

    那个人不防有箭射来,当即肩上中箭,箭穿了他的肩骨。

    与此同时,谢老九与周三号、周五号的箭,也射了出去。

    四个抬木头的人,全部中了箭,倒在地上。

    冯主事一看,吓得跑到了后面,让三个役差挡在他的前面。

    “周子轩,你竟敢对我们动手,反了你。”

    周子轩拿着弓箭比划一下,吓得冯主事又退了十步。

    直到他的身前有着十几个人时,他才放心。

    “周子轩!等拿到了你,我要一刀一刀地片你的肉。”冯主事喊道。

    “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

    “谁?给老子站出来!”冯主事转身向后喊道。

    随后,他楞住了,三百多的士兵,拿着长枪正向他们逼来。

    “不要误会!我是刑部的主事,我正在捉拿罪犯。”

    冯主事马上向那此士兵喊道。

    一个千户挥手让士兵继续前进。

    “我们没有搞错!我们是奉陛下的命令,来捉拿你们这些贪官污吏的。谁敢反抗,格杀勿论!”

    “放下武器!双手抱后脑。”

    三百的士兵一起大喊,声音震破了天。

    那些刑部的役差从来都是欺负别人,哪有自己被围剿的?

    一听到喊声后,慌乱地将手上的刀丢在地上。

    然后,将双手放在脑后,抱着后脑壳,蹲在地上。

    冯主事被吓呆了,孤单单地站在那里。

    “啪!”一个士兵冲了过来,就是一巴掌,打在冯主事的脸上。

    “我草你马!敢打老子。”冯主事骂了起来。

    这一骂不得了,又上来了两个士兵,三个人围着冯主事拳打脚踢起来。

    很快,地上响起了冯主事的喊声:“救命啊!别打了!我知错了。”

    管家请教道:“为什么啊?”

    “咖啡是提神的,提了神就睡不着觉了。”

    那老爷看着周子轩,两眼温和下来。

    直到那三人离开了周家庄,回去了边上的农庄,周子轩才回到客厅。

    王诗晴碰了一下周子轩:“在想什么?”

    “咳咳!”周子轩干咳道:“历朝历代,王国更替,王朝灭亡的导火索一部分是外族入侵,一部分是农民起义,几乎每一个都打的当地政府顾此失彼,土地、人口不断丧失,最后被完结。外族入侵也好,农民起义也罢,都只是诱因,大部分在后边的是世家、大的门阀、乡党在推波助澜。”

    那老爷说道:“有道理!”

    “致远,那你看我大明的军制可是有什么弊端。”

    那老爷脸上的怒色很神奇的消失了,他重新坐下来。

    “我们老爷还有事情要办。”管家急忙说。

    “请等等!”周子轩喊小铃儿拿来了一个玻璃瓶子,里面装的是速溶咖啡,约有一斤重。

    周子轩将咖啡瓶递给管家:“牛乳与糖,你家应该不缺。”

    周子轩不想再谈了,便说道:“说句通俗的话,就象我周家庄一样:财富多了,自然招贼来抢;要是实力强大,就没人敢来抢了。家是如此,庄是如此,国也是如此。”

    “说的好!告辞了。”那个老爷站起身。

    所以即使是在近百年三国时期,也都是如周朝时期的内斗,即使是最乱最衰弱人口剧减的时期,拿出一国甚至一州的实力也可以将外敌轻松击败。

    整个国家的版图和文化以及意识形态几乎没被外族如何侵削,可以说还是以较完整的形态到了晋朝。”

    “吃了中饭再走如何?”周子轩看着那老爷。

    周子轩也不敢乱说话,怕传出去,被那位成化大帝给砍了脑袋,所以他说:“汉以强亡,唐以盛亡。”

    周子轩的这一观点,得到了那老爷的认可:“继续说。”

    可以说当时所有人抱有的都是一种“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民族骄傲感。

阅读铁血趟大明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宝贝轻轻:总裁的独家宠爱》《偷香》《平天策》《末日刁民》《我的1979》《重生之顶级超模》《海贼之黑暗王冠》《王者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301/301861/6126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