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I. 犯罪心理画像

    “大家好,两年没回母校,已经全是生面孔了,还都带着朝气和决心,嗯,很像当年的我。”底下是笑声,乏味枯燥的学术演讲氛围在江北两句话下就活络了许多。简单的开场白之后江北切入正题,带着微微笑意的脸也严肃起来。

    柳砂紧紧捏着那个冰凉的透明U盘,站在后台,痴痴看着台上的人。

    柳砂是因为江北才选择考入星城警校的,尽管,江北却并不记得她的存在。入校之后她才知道江北有多优秀,越是了解,越是觉得难以企及,曾经想要跟他并肩的想法,竟是越发的难以实现。

    那女生胖胖的,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嗫嚅道,“那个,老师您好,我其实不是学犯罪心理的,我是隔壁刑事科学的,今天就是专门冲着您的美貌……啊不是不是,是冲您的‘学术成就’来的……”底下笑声大到要盖住话筒的音量,就连台上的江北也是忍俊不禁。

    “哎呀我在说些什么,算了算了,我也不懂,就不问您学术问题了,我就替在做所有冲着您‘学术成就’来的同学们问一个都比较关心的问题好了。”家都猜到她想问什么问题,柳砂悄悄抬眼去看正微微笑的江北,心脏激烈跳动。

    江北笑着摇摇头,贴身放在西装口袋里的手机这时却震动起来,他看了来电显示,道一句不好意思,便去一边接起电话,那边说了什么,他表情很快冷下来,“好,马上回来。” WWw.8Yue.ORG

    看他表情,李教授便道,“怎么?跟老头子我这顿饭是要泡汤了?”

    “对不起老师,事出紧急,学生恐怕要改日再登门拜访了。”李教授点点头,没问什么,反倒是岔开话题,“算起来,你回来也有好几天了吧。”

    “学生7号回来,已经一个周了。”

    “嗯,好好干。”李教授说罢便径直上了路边等候的轿车,车子启动,绝尘而去。江北看着那车离开后,才迈步而去。

    “24News正在为您报道:昨日凌晨,药店街一小巷内发现一具幼女尸体,初步鉴定,该女童生前有被猥亵、殴打的痕迹,死因是窒息,据警方透露,此案已是上月至今发生的第三起,被害者年龄相仿,受害情况相似,现场留下的精液来自同一人,初步判定为恋童癖连环杀人案件……”从江北家到星城警署的路上,

    尖锐的鸣笛声响起,江北终于从案件的思索中被拉回神,这时,红灯已经变成绿灯,巨大的露天LED屏正在播报晨间新闻。他拉下手刹,车子便混入晨起上班的车流中。

    “江博士,这是前两次案件的资料和报告……”江北接过被透明档案袋装好的资料,一边走一边打开查看,里面是上两起案件的相关资料。他初回星城,就被临时安派到此案件中,昨天现场临时勘探加上案件卷宗的阅读,他已经了解大半情况,然而越是了解越是发现情况比想象中复杂。

    “江北,过来。”许友成——星联邦调查局刑事重案组组长,江北大学好友——探出一个脑袋,把江北叫进烟雾缭绕的办公室。江北不吸烟,进去首先开窗通风,许友成撇撇嘴,手上还是自觉地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

    “今早确定受害者家属,单亲家庭,父亲单勇,没有固定职业,靠打零工维生,最近一次打工是在五天前帮小区超市搬货,另外,从确认受害者家属到现在一直联系不上人。”许友成简单介绍最新的进展,看向贴满照片的画板,画板上面有三组的照片,两女一男,均是十一二岁的小孩,身上青青紫紫,惨烈形状让人不忍直视。

    “三次作案,只有这一次的被害者被发现时衣衫齐整,甚至还被换上了崭新的裙子。”江北沉吟,“你说什么人会这样对一个即将被他奸杀的孩子?”这话声音不大,许友成几乎没听清,但江北似乎也没打算探讨这个问题,喃喃说完便不带感情地陈述起目前的信息。

    “三位受害者的共同点是__器或__门均被异物和阴__插入过,内部未发现__液,有虐打痕迹,掐颈窒息而亡,且第一案发地点均在隐蔽性不高的小巷深处。”许友成原本靠在办公桌上,此时站直身体,盯着板上的最新组照不语,他心内烦躁,抬手抽烟才发现手上的烟已经被他摁灭,掏出火机正要点烟,却听江北道,“友成,你可以缩小搜索范围了。”

    “凶手为男性,三十五到四十五岁之间,为恋童癖且有性虐倾向,身材高大,胆大暴虐,社会地位不低,第三次作案为熟人作案,初步判定为被害者父亲上级,但其父无固定工作,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曾经的雇主。”江北把手上的资料放下,沉声叙述。

    “叔,叔!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干了,真的、真的、你救救我,救救我……”昏暗的地下室只有一盏摇晃的吊灯照亮,这间地下室陈设简单,从楼梯下来,只能看到被灯照亮的房间,中间摆放着一把老式木椅,此时,那木椅前面,正跪着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男人肌肉虬结,脸上胡子拉碴,满脸汗水,涕泗横流,俨然已被吓得不成人样了。地下室暗处站着三人,其中两人身着西装,打扮正式,对房间中间跪着那人却是熟视无睹,而第三人,此时的脸上虽露出不忍,却也没有搭理跪着那人。安静的地下室只有中间那汉子的干嚎声,见没人理,渐渐的也消声了。

    楼梯发出“哒哒”的声音,先前面露不忍的那人悚然一惊,抬头看向来人,诺诺叫了一声“烙少”。

    来人穿着随意,高帮军靴休闲裤,黑色背心搭黑色外套,头发理得很短,露出英俊的五官,额角有一条浅浅的疤痕,不仔细看很难发现。跪在中间的人听到,连滚带爬到那人脚下,拉住人裤脚,“哥,烙哥,我错了,给我一次一机会,我错了……”

    “错了?几次来着?我这里知道的是三次吧?”

    “只有三次,真的,哥,我错了,只有三次……”

    “事不过三的道理你倒是清楚,”阿烙冷笑一声,把脚从那人手中抽出,走到那木椅上坐下,“不过,我这里,犯一次就够了。”

    跪在地上的人一听更是吓得肝胆俱颤,只会说知错了,谁知说着说着竟然歪头一倒,开始浑身痉挛,口吐白沫,是毒瘾发作的症状。

    阿烙盯着他看了会,回头对那被叫做“叔”的人一笑,他面容本就生的俊俏,并不十分凌厉,这一笑十分具有欺骗性,但熟悉的人都知道这笑不是好事。

    “陈伯啊陈伯,你可真是给我找了个好麻烦。”他说罢就收起笑容,沉下来的面色让人不敢多言。

    眼见阿烙就要离开,叫陈伯的人壮起胆子叫住,“那他,该如何处置,现下警方抓的严,要不……”到底是自家孩子,陈伯有移交警方的想法,那样这家伙或许还能有几天活头……

    “陈伯,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他要被抓住了,出事的可是我这边,到时候你的麻烦,可比现在大多了,要怎么处理,你看着办吧。”陈伯心内一颤,人是他带过来的,但他万万没想到,这家伙胆大包天,劣迹至此,犯了阿烙大忌不成,竟然还跟毒品牵扯不清。

    “带下去吧。”陈伯吩咐身后的两人,那人便被带进地下室里面的小房间,不一会两人便出来了。

    “处理了?”陈伯问。

    “是。”

    许友成盯着电脑屏幕,此时那屏幕上正出现一个身着风衣,体形高大的男人,那人从单元楼出来,身后紧跟着的可不正是受害者父亲。画面上,他摸出烟来,受害者父亲立即上去帮忙点烟。

    “等等,这一段回放。”

    “江北,你来看看。”

    “受害者父亲找到没有?”坐在一边查看档案的江北坐起身来。

    “还在搜寻,但据小区监控发现三天前就没再看到过他人出没,怎么?”

    “没什么,”他摇摇头,心里却有不好的预感,“先找到这人。”

    “老师们,饭到了。”突然出现的女生打断两人的思路。

    “你是?”许友成回头,奇怪地问道。

    “许Sir好,我是星城警校刑侦科三年级二班的柳砂,今天起在此实习,还没来得及向您报到。”许友成摸摸下巴,实习生?那敢情好,以后打杂拿快递定外卖的事有人干了。

    “江北学长,饭菜放到您办公室还是?”

    “放这里吧,辛苦。”

    柳砂见他根本没有看自己一眼,只是又坐回电脑旁的椅子上翻看卷宗,心里升起难以言喻的失望。他没认出她来。她转身出门,却被火急火燎的警员撞上,那人抱歉也没来得及说一声,就在门口冲房间里面报告,“许Sir,找到被害者的父亲了,他,死了。”

    “不得不提醒一下这位同学,你问的问题我有权选择缄默,如果我回答了,请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保持五分怀疑。”底下又是一阵哄笑,大概是没想到牛逼的学长竟然有着如此平易近人自带幽默的属性。

    “那我就问了啊,”女生吸口气,“那个——学长你有男朋友吗?”这话一出,众人均是大跌眼镜,嘘声笑声混杂。

    江北不动声色,“这个问题,我选择回答,”他挑眉一笑,儒雅英俊的脸上竟然露出一丝挑逗的感觉,“男朋友,现在是没有的,至于以后,谁能说的准。”

    报告结束后,一行人边走边聊。

    “你啊你,这么大人了还是喜欢搞些恶作剧。”李教授头发花白,身着正装,台上讲起凶杀案例时不苟言笑,台下数落起江北来像个老头子。

    台下骚动起来。

    江北看向李教授,点头致意的同时迈上台阶。两人错身而过,占据一整面墙的电子屏上出现江北今天的演讲题目。

    “江学长,后台播放器出现了点问题,”说话的人一头清爽短发,露出的耳朵尖即使是在调低亮度的报告厅也能看到泛红的颜色,“所以,所以可能需要您再提供一份播放源件。”

    “您好?”一道女声传来,江北翻看文件的手停下,微微侧头看向来人。

    江北带着淡笑点头。

    柳砂看了一眼,自觉到台下拿话筒准备跑腿。江北随意挑了两位同学,问的都是比较学术的问题。眼看只有最后一个问题,众人越发踊跃,后排女生一声尖叫,喧闹的汇报厅诡异的安静下来。

    “看来这位同学成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那么最后这个问题就留给她吧。”江北站在聚光灯下,脸上笑意吟吟,半开玩笑道。

    不会的。

    柳砂暗下决心,她一定会站在江北学长身边。

    柳砂把U盘丢她怀里,嗔怪道,“丢死人了,快拿去!”

    “这不是给你创造机会嘛。”女生拿着U盘施施然离开,柳砂转过头,继续看向台上。

    “下面是自由提问时间,三次机会,大家要把握好哦。”主持人在台侧串场,底下又是一阵骚动,她说完随即转头小声问江北:“江博士,是您自己挑人?”

    江北略带疑惑地看向这个女生,不过三秒,他眼里的探究被笑意取代,回了声好。被看的人被这一笑引得越发脸红心跳,匆匆道了声谢,拿着东西跑开。

    “犯罪心理画像这一块的研究,我希望由我的学生江北来给大家介绍,江北——”

    “怎么样怎么样?”个子稍高的女生,转身问道。

阅读星探物语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娇术》《大王饶命》《惊悚乐园》《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位面之纨绔生涯》《男人不低头》《天才儿子腹黑娘亲》《恋上邻家大小姐

本文网址:http://www.8yue.org/yue/301/301985/6128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