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吗?”章诗晴挽了自己肩边的卷发,在沙发上显得慵懒,“早嫁人了,学着如何做一个端庄优雅的阔太太。闲着没事做,我说想开一个咖啡馆,就会有一个咖啡馆。” WWw.8Yue.ORG

    陆羽辛问完又陷入了沉默。再晚一点,估计又会被许淑英念叨,她正思忖着是不是该回去,就听见章诗晴问她:“陆学妹,得到苏铭橙了吗?”

    “难道在章学姐的认知就是,喜欢的就一定要得到?”

    陆羽辛说:“是,我是很喜欢他,所以我有道理去打听你是谁。可是你呢?不是离开了吗,然而喜欢的就要得到,这不是你的真理吗?”

    “谁说我喜欢他?”章诗晴反问。

    “不必了。”陆羽辛拿起咖啡告辞,“你说得对,我们不是一路人,谈不到一起。”

    “那,光顾我的小店总可以吧?”

    陆羽辛环顾了一下店内精致的装潢:“章学姐还惦记我这点小生意?”

    “谁会跟钱过不去啊?这是电话,不用你辛苦下来买,我让小南给你送上来”

    陆羽辛没有拒绝,接过名片转身准备离开,章诗晴在身后喊住她

    “嘿,我想说,你真的很漂亮,真的。”

    陆羽辛侧过脸,嘴角弯了弯:“我知道。”

    ---------

    “啊呀呀,真是好久不见,想死我了,我的大兄弟。”

    一上班,苏铭橙就在走廊上遭遇了大清早“爱的问候”。

    “我爸妈严格践行计划生育,我可没你这么大的兄弟。”

    一大早等着逮苏铭橙的是胸外的吴知翰,刚去加拿大呆了一年回国。

    大学的时候,他跟苏铭橙是上下铺,一个睡六号一个睡七号,一个寝室出来的情谊。苏铭橙读书早所以是整个寝室年龄最小的,又睡在七号床,一开始宿舍里叫他“老七”,后来同学们都叫他“老七”,吴知翰则是“老六”。

    大学里的友情本来就可贵,摸爬滚打到今天还能留在统一战线的更是不多,吴知翰还是很喜欢他“七弟”的。

    “怎么样,从大洋彼岸回来,是不是脑袋里装满了知识,迫不及待要服务祖国人民了?”

    吴知翰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是没去过,加拿大虽然不像美帝那么势利,但不就是紧紧压榨着我们这种廉价劳动力,还时不时地鄙视你一下,北美那块土地对我们都不友好,到底祖国怀抱温暖。”

    “这话多跟你们韩主任面前提提吧,他说不定会高兴地在你背上刻精忠报国四个字。”

    吴知翰大吐苦水:“可别说了,就是因为老韩一个电话,我刚回来就坚守岗位来了,都来不及跟晚晚联络感情。”

    “别自作多情了,你以为向晚多看得上你那点挤出来的海绵时间?”

    吴知翰突然认真地看着苏铭橙:“老七,我觉得我跟向晚要吹了。”

    说起来挺有趣的,向晚还是吴知翰租房的时候认识的。当时情况紧急,两个人都等着房子住,就这么凑活着合租了一个月。没想到一个月里,两人发现对方都是同一个大学毕业的,向晚比吴知翰小了一届,然后又发现彼此从人生理想到性情品行都神奇地谈得到一块儿。

    苏铭橙看得出来,那女孩子很喜欢吴知翰,在一起的一周年纪念日出手就送了他一个littmann的听诊器,羡煞科室里一众单身男青年。

    当然,他们是在羡慕听诊器。

    不过现在,估计也就人去楼空了。

    一直吊儿郎当的男人突然正经起来是一件挺悲伤的事,苏铭橙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他们这样的,刚工作的几年恨不得变成爬行动物,可以手脚并用,哪里还有时间去解决个人问题。偶尔撞大运谈上一个,还要时不时恳求人家理解理解再理解。但女孩子总是有限度的,都是父母手上宠大的,凭什么就非得等你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头的穷小子,还要乖巧地守着空房。所以医务工作者的个人问题,内部解决居多,不为别的,就因为相处和理解。

    苏铭橙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没事,你又不是第一次分手。”

    吴知翰想去死。

    “说回来,还是咱们霍师妹本事大,敢一个人跟着你去美国。怎么样?你回来有段时间了,胸牌也就快改了吧?职称一升我是不是就该随份子了?”吴知翰没调侃玩完便听见苏铭橙幽幽地说道:

    “她走了,我现在也还是主治,这两样都不会发生,你可以捂紧口袋里的钱了。”

    吴知翰吃惊:“走了?”

    “霍建林终于想起他还有个女儿,要把她接过去一起住。你也知道她其实心里很想要父亲的陪伴。我能挤出来的时间也不多,她问我能不能换个小一点的医院,跟她一起走。我说,你跟着父亲总比跟着我好。”

    不用再说了,吴知翰知道,照苏铭橙的性格,简约派掌门人,简单点说就是两个字“不能”。解释这么多说明他心里有鬼,在犹豫。

    但他总觉得有什么怪怪的,因为仔细想想这些并不是无法解决的问题。霍伽茹那么爱他,等个一年半载,跟父亲相处够了,苏铭橙也评上副高了,到时候空余时间总会多一点,那时候再回来嫁给他不是两全其美?

    但听见苏铭橙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反而好像,突然松了一口气。她提出来的要求,我一件都做不到。她却一昧牵就着我,我无法心安理得,还不如就这样。”

    “互相这么困着,无论是出于愧疚还是喜欢,老六,这事儿我做不出来。”

    他脸上没有落寞也没有伤心,一片平静。

    吴知翰懂,他苏铭橙现在是主治,不能这辈子都是主治。这个社会对人的要求太高,男人有自己更在乎的东西,苏铭橙有实力与野心,取舍之间,脑子清醒的很。

    这也很正常,不过吴知翰觉得自己想得就很简单,喜欢就是喜欢,过得下去就过,过不下去就拉倒,从来不会弯弯绕地想这么多。又想起以前的事,苏铭橙他们俩从本科实习纠结到现在,一条疤过了八年仍旧没有消退,随便扯一扯就面目可憎。

    老七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命里犯桃花,一朵两朵的,都不是省油的灯。

    他拍了拍苏铭橙的肩:“一样,都一样,现实可不就是这样吗?”

    “是,他在任何方面都要高人一等,无可挑剔,这很满足人虚荣心。可同样的,他在我面前不也一样吗?你喜欢装,那苏铭橙和你就一定有本质的区别吗?你们都觉得自己应该高人一等,有些骄傲与自尊在你们身上早就深入骨髓,是绝对不可能为了我而放下。”

    她确实将自己的理念实践得很好,苏铭橙就像一件高级奢侈品,勾起她的征服欲望,在高中的时候陆羽辛几乎可以想象她的那种满足与自豪,有钱的人并不能买下来的东西被她空空的两手一套就套住了。

    一座冰山,她并不能融化它,但拥有它也是值得津津乐道的。

    章诗晴笑起来:“学妹你知道吗?你看起来不一样了。”

    “你长开了,走路也不像以前总是低着头驼着背,虽然更加讨人厌了,因为说话不再像以前那样软绵绵的好拿捏,但我居然还挺喜欢你这样的,说不定我们能做很好的朋友。”

    章诗晴一定要为刚才的不愉快道歉赔罪,但除此之外,两人坐了一会儿天就聊不下去了。

    “章学姐呢?在忙什么?”

    “市一医院司法精神科,就在对面。”

    “所以学妹在做什么工作?”

    “我当时问他,他确实回答我‘不认识’,但总有人知道。”

    “那么多人,我偏偏对你感兴趣,很奇怪吧,他当时也奇怪。”

    “不过我没告诉他,呵,小姑娘的那点心思,在我这样的人眼里,真是太好分辨了。”

    “你不用装,虽然我知道好学生都喜欢装,不过你在我这里可以放松些,因为我都知道,不然你以为我怎么会知道你叫什么,又怎么会知道你的秘密,就好像你今天虽是第一次见我却知道我是谁一样。”章诗晴的红唇勾出一个戏谑的角度,“我看过你们参加全国竞赛的纪念大合照,我问过他,你的名字。”

    “我没有秘密。”陆羽辛打断她:“这算不上什么秘密。而且他不认识我,你问不到的。”

    “有什么好得到的,他又不是物品。”

    章诗晴说:“怎么就不想得到?你那么喜欢他。”

    “陆学妹真是一个……”章诗晴有些惋惜,“抱歉,我书读得不好,一下子还真找不出形容词。不过陆学妹,做人做得太清楚总归也没意思的。”

    章诗晴不算是很相熟的故人,如果不是因为苏铭橙,陆羽辛压根不会认识对面这个女人。

    冤家路窄。

    果然说到这里了,不奇怪,这本就是她们之间唯一的联系。

阅读予我心城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神话版三国》《天降鬼才》《奋斗在晚明》《》《摇欢》《那些年混过的青春》《(快穿)不恋爱就末日》《重返十三岁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280/280960/5708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