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卖炭老伯

    周云不知怎么,转身离开的同时,眼角竟出泪水打湿,说不清什么滋味。三年,已经在这里待了三年啊。现在突然要离开,还真的有些不舍得。他不敢再回头,怕自己没有勇气再一次离去。

    一步跨出,才发现已是冬日,山洞周围四季如春的风景原来是他老师布下的结界。仅凭一己之力竟能维持如此巨大的结界三年,其实力可见一斑。

    不过,一阵车轮滚动的声响传来,听这声音还是冲着他来的。

    “哎,哎,是我的,是我的……”那老伯一看见这车子,一下子老泪纵横,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这位老伯两鬓斑白,骨瘦如柴,肤色黝黑如此严冬身上衣裳却那般单薄,满是龟裂伤痕和老茧的手此时又生了许多冻疮,不过眉目间却是那般慈善祥和。

    这一路下来,周云倒是不觉得如何累,毕竟他是经过了那三年训练,别的不说,这体能就远远超过于同龄人不知多少倍。那老伯虽然喘的厉害,却也是一刻不停的走了下来。

    “老伯,是这里吗?”他将车放好,转身问道。

    “就是这里,坐下歇一会吧,现在天凉,应该能卖个好价钱。”那位老伯笑呵呵的就地坐下,拍了拍旁边的地,示意周云坐下。

    周云也不嫌弃,也席地而坐,静静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行人,听着那俗世烟火声音,怔怔出神。突然想起了洛阳城里的那个小風雨文学也是这样,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还有门前的那个卖糖葫芦的老伯伯,总是悄悄的塞给我几颗糖果。只是,这些东西,现在的他,已经没资格拥有了。

    旁边老者见周云露出那种悲戚神情,也不再说话。他不知道这个孩子经历了什么,不过仅从如此小的年纪便达到十多级的情况来看,他的经历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而且天赋异禀,就像他的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一样。

    两人就这样各怀心事的坐着,相互陪伴着对方。飒飒的雪,映着两个不归人的心。

    一阵凌乱马蹄声响起,打断了周云的思绪,只得皱了皱眉,起身看向城内。

    那是三个衣着华贵的人,为首一人跋扈张扬,样貌倒是还算入眼,可惜洋洋得意的神情却让人感到厌恶至极。旁边两人也是目空一切,恍若无人之境,三人竟在闹市中赛起马来,一路上闹得鸡飞狗跳乌烟瘴气,不少人还被撞伤,路上处处可见血痕。

    那三人在南门外停下,兴致冲冲的争论谁拿了第一,谁撞翻了几个人之类的话。

    在他们眼里,这些人不过是贱命一条,就算死掉几个也不是大事。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人,周云可是真的恨之入骨。他体会过丧亲之痛,自然对生命有所尊重,因为他们也有家人,也会心痛。

    但还不等他回过神来,那三人竟然气焰嚣张的骑着马向他们走了过来。一句话没说,一挥手,不知从哪里出来的几个蒙面人上来就将车拉走。

    “钱府将这车炭收了,我们钱家可不是不给钱。”为首那人很不耐烦的说着,“这是三两银子,拿去吧,臭乞丐!”边说还边扔了几块银子,讽刺一句后,笑着扬长而去。

    只剩下老伯那愈加苍老的背影,还有那个一直一言不发看着一切的少年。少年眼神渐渐冰冷起来,扶起老人,轻声问道:“他们是那个钱府的人?” WWw.8Yue.ORG

    老人一听,连连摆手,道:“孩子,你千万别去找他们的麻烦,那些人是钱府的公子,我们惹不起,惹不起啊。”

    周云却并没有打算放弃,依旧看着老人,没有说话。

    “你……哎。那钱府是这里的第一大地主,这里的商户十有八九都是他的,在这里嚣张好些年,经常克扣工人银两,无恶不作,只因为他们有一支全是由可以驱使灵力的练气者组成的暗卫,平常百姓敢怒不敢言。毕竟他们的队长是聆雨境十五级,在这里没有多少人能打得过他。就算能打过,也不愿过多招惹这第一大地主。而且他手下聆雨境五级左右的人也是一抓一把,也是因为有这实力,他和他的儿子即使不是练气者,也有相当威名。”

    老者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继续道:“这次就算我倒霉,我们走吧。”

    而周云却是冷冷一笑,道:“他们的生活太安逸了,走,我们去跟他们评评理。”

    钱府。

    “哈哈哈,今天赛马真是过瘾,还顺便带了一车炭回来。爹,你看看这炭,都是上好的木炭呢。”听这个声音,正是南门外的闹事为首的那个人。

    一个满面油光,镶着金牙,十指戴满着各种名贵戒指,俨然一副地主装扮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出,笑嘻嘻的着看向他儿子,道:“好,好!我的金宝长大了,也会为家里着想了。”

    那个年轻男子,哦不对,应该叫他钱金宝,很是得意笑了笑,拍了拍手,准备招呼手下将这车炭放进杂货间。

    正在这时,一个七八岁孩童模样的人正笑吟吟的靠着大门,轻声道:“且慢,钱家的公子。”

    一时间,街上所有人都看向了钱府门前,想看看是谁有这么大胆子敢去找钱家的麻烦。不过,当他们看到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和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人时,都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更有甚者,还出言侮辱:“小屁孩,这里是你该来的地方吗?快回家去找你妈妈吧,哈哈哈!”“也不知是谁家的孩子出来玩闹,惹事了吧。这家的大人一定是不管他,是野孩子,你可不要学他啊。”

    人啊,就是这样。很多事情敢怒不敢言,还抱怨没人去解决。但当有人出头时,又竭尽所能的贬低侮辱那个人,以此来发泄自己的嫉妒之意。因为自己不敢,但却有人敢于去做,觉得自己被比下去,心里不爽。这样一来,凑热闹的也不是没有,便是越演愈烈,成了恶性循环,导致了钱家这样的人渔翁得利。

    说到底,这钱家能够作威作福,还是人心使然啊。

    周云目光逐渐冰冷,在众人间一一扫过,冷然道:“再敢说我父母一句不是,那么,便请你为你的言行付出代价!”

    隐隐间,竟透出一股无形威压,被他目光扫过的人,不禁打了个冷战,很自觉的闭上了嘴,不敢再说话。

    不过他还真没兴趣多看这些无聊之人,转而将目光移向钱金宝。

    “那么,来说说我的来意。”周云笑了笑,走到场中,“你做的其他事不关我的事,我也懒得管。”声音转冷,脸上却笑意更甚:“但是,请你将炭车归还,向这位老伯道歉。”

    那钱金宝哪里受到过这样的挑衅,当下也来不及细想这周云是什么人,就趾高气扬的道:“道歉?他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贱命一条罢了。还有你,你是什么身份,也敢对本少爷指指点点?”

    周云笑容转冷,抬眼看了看钱金宝,冷冷道:“我不是在请求,而是要求。”

    钱金宝也没料想到会被一句话呛回来,怒极反笑,道:“你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地盘,敢来我钱府闹事,你可是第一个!”

    说罢,他一个箭步冲上去,右手握拳,直朝周云面门挥去,看样子是没有留手的意思。

    周围围观的人都睁大了眼睛,想看看这狂妄小子是怎么被打的落花流水,甚至还有的人捂住了身边孩子的眼睛。他那老爹也是眉开眼笑,庆幸有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来挑衅,可让他儿子在众人面前争足了面子。

    “嘭!”

    一道身影倒飞而出,飞出去十几米才堪堪停下,狼狈至极。

    “臭小子!今天你要是竖着的出了这个门,我就不姓钱!”出乎所有人预料,那个从废墟里爬出来的身影竟然是钱金宝。

    这一次,他的脸可丢大发了。被人弄的这般狼狈不说,对方还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这对于极爱面子的他来讲,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也是红了眼,竟然召出他们钱家的暗卫中的人,看样子是要动真格的了

    “呵,自己打不过,就找人来出头。所谓的钱家大少爷,也不过如此。”周云似是很失望的摇了摇头,出言讽刺道。

    “哼,不过是一个三级的聆雨境。我倒要看看你被打的落花流水时,嘴是不是还这么毒!给我上!”钱金宝现在才不管什么以多欺少,恃强凌弱之类的说辞,他现在只想抓住这个让他出了大丑的人。手一挥,两个达到聆雨境六级的暗卫瞬间成犄角之势缓缓逼近周云。

    周云虽面色不变,但也在心中暗自警戒。毕竟,他还没有真正的与练气者打过。在山中的三年,他更多的是学习技巧路数,最多是去打几只灵兽练练手;因为跟阡陌竹之间差距太大,基本上是被压着打,所以也没有什么跟人争斗的经验。

    而他的第一个实战训练,竟然就是两个聆雨六级并且经验十足的暗卫,要知道,两个配合默契的练气者一起进攻,可不仅仅是一加一等于二的事情,这钱家倒也是送了他一份大礼。

    但是呢,等级差距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弥补回来的。怎么说他也是一个光是算水属性灵气就聆雨境十三级的人,所以也只是暗自警惕了一些,并未惊慌失措。

    不过,他还不想为这两条杂鱼就暴露自己真实的灵气等级。悄悄手一翻,几根银针便出现在其手中,以极快的手法一甩,那针便化作银芒飞掠而出,精确地刺入对方身体。那两人只是感到身上一阵刺痛,旋即身体竟不受控制的软了下来,直接瘫倒在地。

    而其他人只是看见,似乎有银芒一闪而过,他们认为实力堪称恐怖的钱家暗卫就出乎所有人预料的自己倒下,毫无还手之力。

    这下钱金宝是彻底怒了,刚要一句粗话骂出口,却是被他的父亲拦了下来。

    “哈哈,这位少侠莫要生气,莫要生气。”他笑呵呵的,极为和蔼的道,“老夫钱招,这个孩子啊,被老夫宠坏了,所以不经意间冲撞了少侠,还望少侠莫要介怀。这样,老夫代这个不知轻重的儿子道歉,那车炭我们也应归还,再给这位老伯一百两白银,当作赔罪。少侠以为如何?”

    周云微微皱了皱眉头,拱手回道:“是小子鲁莽了。钱就不必了,将炭车归还便可。”

    虽然说不出哪里不对,但毕竟人家态度都那样说了,也不好在说什么。只是谢绝了钱招的热情邀请,便转身离去。

    周云刚刚走远,钱招的表情便阴冷起来,冷冷笑了一声,对着钱金宝说:“孩子,临水队长不在,别看他是个孩子,但绝没有那么简单。大丈夫能屈能伸,待老夫探明他的落脚地点。”他忽然住口不言,只是又冷哼一声,淡淡撇了一眼地上两人,吩咐道:“把他两人抬进屋里,请郎中过来拔除银针。”精明如他,怎么能看不出他们是被银针封了穴道?不过,人都欺负到他钱家门口,这口气可不能咽下去,不然他钱府如何在这镇中立足?

    说罢,又跟一个人耳语几句,才背着手,转身回屋。

    “哼,走着瞧。落到我手里,我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钱金宝本来还憋着一口闷气,听到他爹这样说,也是松了口气。他爹没有打算放过他,那这个人一定便逃不过他的手心。

    哈哈大笑几声,狠狠地瞪了一眼周云离去的地方,也转身离去。

    这梁子,算是真正结下了。

    “多谢,多谢你啊孩子,我这一家老小啊,可是都靠这车炭了。”那老伯看着炭没事,松了一口气,转而目光复杂的看向周云,突然道,“你是个好人,以后是要有好报的。”

    周云怔了一下,旋即便知道眼前老者已经看出他能够驱使灵气,而且等级不低。他身上带着阡陌竹给的能够隔绝探知的玉佩,能够一眼看出他的实力,此人绝不是普通人。不过似乎也听不出什么恶意,就笑着道:“您也会是一样的,好人总会有好报的不是吗?”

    两人对视一眼,像是老朋友般,无需多言,就能明白对方想说什么。一见如故,说的就是这样吧。

    雪,还在下着,只是雪中多了两个身影,一老一少,那个少年推着比他还高几头的车子,一路上与身旁老者说说笑笑,只是不值得一提的小事,却是让这般冰冷的世界中多了那一丝丝的温度。

    日至晌午,才到了福泉镇的南门外。

    一直默默注视着他的阡陌竹,眼睛里是说不出的温柔,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真的太像她了。

    但不多时,眼神却渐渐冰冷,冷冷的哼了一声,现在,他可要去看看,那堆顽固不化的老家伙们又在玩什么把戏。“是时候整顿一下我的月影宗了。”这般想着,嘴边勾起一丝淡淡笑意,仿佛是又成为了那个号令天下的魔教宗主,一甩袖子,化成一道紫芒,再难觅其踪。

    “训练结束后我会去接你,那时候,就告诉我你的选择。现在的你,已经可以自己决定以后的路。我从未灌输过你任何关于正魔之间的事情,也从未告诉过你这世间的一切,因为,只有自己去走,才算是活了一辈子,才能够说不悔在这世上走了一遭。以你的能力,不应该再在这山中虚度,所以,这是我对你的最后一次训练,却比之前的任何训练都更难,更可怕。你,准备好了吗?”阡陌竹靠着石壁,嘴边漾出笑意,头也不回的问道。

    “什么?下山回来后就不要我了吗?”刚刚靠近山洞,便听见周云在极不满意的抱怨。

    看着这一车煤炭,不禁感慨。这些煤炭看样子足有一千余斤,他现在竟然能够如此轻易让其停下,这是三年前的他想都不敢想的。

    “哎,我的车子,我的车子……”正感慨间,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听上去很是焦急。

    “老伯,这是你的车子吗?”周云从车后走出来,笑着问。

    只能迅速收拾起感情,一脸无奈地笑笑,转身看向声音来源处。

    那是一辆很旧的手推车,上面满是污渍,高高的堆起大块煤炭,边走还边咯吱咯吱的响,只眨眼间便近身前。

    雪飒飒飘零,洁白无暇,轻盈飘逸,清冷孤傲,优雅灵动,仿佛是自然所赋予的最美丽的衣裳,点点苍绿缀于其中,更添生机。

    他一时竟痴了,一种异样感觉升起,泪,却再也不能忍住,落在雪地里,绽开了朵朵冰花。

    周云却并不慌乱,右脚点地,借力身形一动,双手顺势探出,灵气涌动,抓住车子后以旋转化力,不多时冲劲渐缓,最后右脚猛的一踏,彻底将车逼停。

    周云从未见过他的老师露出过那样的神情,一时动容,犹豫了一下:“老师……”却蓦然豪气胆边生,自信一笑,“好,不管怎样,我都会完成,我周云,说到做到,绝不食言!”

    说完,背起行囊,飞身一跃,稳稳落在地上,头也不回的向远方走去。

    叹息一声,摸了摸戴上幻容膜的面庞,心里很是复杂。这张膜做的不错,紧紧贴合脸部,表情也都能表现出来,而且样貌普通,是放到人群里就绝对找不出来的那种。但,这始终不是自己。

阅读望忧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末日之无上王座》《俗世地仙》《悍妃当道:皇上,来接驾!》《顽皮千金:帝少,晚上好!》《美女赢家》《极品家丁》《[综美娱]轮回真人秀》《千金笑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280/280980/5708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