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压抑

    “境由心生,心生万物。

    心若止水,静若孤舟”

    “戏...?” WWw.8Yue.ORG

    “......你,”

    秦淮瑾刚想吵起来,却没想到程立雪从门口进来了。

    程立雪的贝齿轻扣红唇,半刻,强隐哽咽,道:

    “你知道的,人生如戏,亦幻亦真,我只需要你做两件事。”说着,目光变得犀利阴沉,冷似锋芒,“一、推动历史;二、帮我试探某人的心意。我不想问你你做不做的到,因为我知道你的身份、来历以及...”

    “好!”秦淮瑾斩钉截铁地答应,“不过...”他挑了挑眉,“那人是谁?”

    程立雪勾勾嘴角,抬手指着一个方向,秦淮瑾顺着指尖看去,是另一个程立雪,不,应该说是以前的程立雪。

    程立雪走向秦淮瑾,移步生花,步步踏在秦淮瑾心上,一下,一下。

    程立雪搂上秦淮瑾的脖子,靠在耳边,小声呢喃着:

    “接下来,我说的你都不用记住,我...”

    有一颗冰凉的水滴划过脸颊,悄然间,秦淮瑾的心在一点点破碎。

    ......

    “她,说了些什么?”

    令人怀念的心动,如此贪恋着痛楚,泪水打湿的衣襟,秦淮瑾心里很不是滋味。

    醒后再没见到程立雪,连她身边的小丫鬟也不见了。秦淮瑾觉得很郁闷,但更多的是失落。

    夹杂着好奇心的失落。

    “为什么失落呢”

    秦淮瑾心莫名的痛,右手紧紧按住胸口,左手攥紧床单,脑海中浮现的笑脸,又是谁呢?

    有一句话渐渐清晰,似乎剥开了层层保护外壳,渐渐显露。一直压抑的悸动,脱口而出——

    “我,爱你。”

    像得到了解脱,阳光像粘稠的墨汁一样缓慢而强烈的穿过密密匝匝的树叶,透过窗纸在地面投下大片斑驳的碎影,很温暖。秦淮瑾掩口而泣,奈何桥边那个苍白的身影,等待了千年的怨念,忽而间消逝不见。

    转过脸,那女子淡薄的笑容,用口型说着:

    “我也是。”

    看了看,怎么会有两个程立雪呀!

    “你,你又是谁?”

    程立雪缓缓张口,柔声道:“这是我以前的样子。”

    “那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秦淮瑾的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明显的质问。

    茶的气味淡淡的,氤氲缭绕,雾霭缥缈,是人都会忍不住拿起来,细呷一口,久久沉浸其中。

    淡淡的,沁人心脾。

    这个多雨的城市,这场已经连下两天的雨。淅沥沥的雨水肆意地下着,冲刷着每条街道,每条小巷。雨被关在门外,程立雪被锁在门里。

    程立雪走出房门,把门轻轻地拉上了。秦淮瑾趴在桌子上,生无可恋的样子,指尖轻叩着桌,一下,一下,击在心坎。

    脑袋像炸裂一般疼痛。秦淮瑾扶额坐起,紧蹙双眉,阴冷地问道:“程立雪,你到底想干什么?!”

    原本想隐瞒自己知道程立雪身份的事情,现在想想,干脆直接撕破脸好了。

    这时,推门进来的一个小丫鬟冲上前,把程立雪护在身后,大声吼着:“凶什么凶?我家小姐好心救你,你却这样待你的救命恩人?”

    是啊,没你可不行哦。

    醒来时,秦淮瑾发现自己躺在床榻上,程立雪坐在床边一脸困惑,穿扮像一个芳龄二八的大家闺秀。

    “拜托了,接下来的戏没你可演不下去。”

    秦淮瑾感到困倦又疑惑,闭上眼睛倒下的前一刻,看见的是程立雪难以琢磨的表情。

    “嘶——”

    秦淮瑾是怎么想的。

    时间一点点轻擦过发梢,程立雪不慌不忙地沏了一杯清茶,端放在秦淮瑾面前。

    程立雪笑着道,语毕,冰凉的手指点在秦淮瑾眉间,一股凉意在全身蔓延开来。

阅读青雪拾幽,勿念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琅琊榜》《暖妻入怀》《十年一品温如言》《地球游戏场》《大宋的智慧》《极天圣典》《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婚鬼秘闻录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281/281048/5709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