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冥婚》是一部灵异题材的电影,季喻川在剧中饰演的是女主的冥婚对象。

    是的,女主是一只女鬼。

    “不会这么惨吧?”怀着一种敬畏和惶恐的心情,季喻川颤颤巍巍地摸到了手机,在打开搜索界面的时候她还用手挡了一下眼睛。根本就不需要她亲自打入字眼,想知道的事情就这样跳了出来。

    可是这尊菩萨突然跳楼自杀了,在事业如同日中天的时候,香消玉殒了。

    ——是自杀吗?还是被人谋杀了?

    她进入这圈子的时间不算长,满打满算也只有两年,她对这圈子是没有任何兴趣的,她也不是学表演出身的。父母早亡靠着吃百家饭长大,在成年之后只能够靠着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并支付学费,可是很容易就会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比如在两年前,她大学毕业的时候,因为上司动手动脚从原先的实习公司辞了,还没找好下家的时候就被房东催促着要交房租,还以为自己要去睡天桥的时候,看到了一则比赛的消息。

    如今正是传统文化兴起的时代,这个文化诗词大赛只要进入前八就能够拿到两万元的奖金,怎么能够不心动?悟性和记忆力一直是季喻川引以为傲的,她在节目中表现地尤为出色。

    她不止拿到了那一笔奖金,成为这个文化大赛的冠军,她还摇身一变成了网红。不得不感慨这个社会是个看脸的时代,一张貌美如花的脸加上一身才华便很容易走入大众的视野,在一批同伴中脱颖而出。成为网红带来了在那时的她看来很庞大的粉丝群,当然最重要的是引来了橄榄枝,天冠娱乐是业内的巨头之一。在看到了未来无数钱财向她招手时,她毫不犹豫地签下了卖身契。因为没有任何的基础,她有一整年的时间都在进行封闭式的魔鬼训练。在集训结束后,她张开双手迎接美好的前程,然而现实给了她一巴掌,她还是一个穷人。得了,这日子得过且过吧,季喻川很容易就给自己找好了方向、端正了态度。

    在翻来覆去折腾了大半夜之后,季喻川终于睡着了,可是她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一身凤冠霞帔的盛清如倚靠着窗边的梳妆台,朝着坐在床上的她柔媚一笑,眼波流动尽是魅惑人的无限春-情。梦中的她则是一身新郎官的打扮,甩了甩袖子竟然不能自控,朝着盛清如走去,拥着她单薄纤弱的身体说着一些情话。再之后,便是吻上了那微微开合的唇。卸去沉重的凤冠、扯开衣带的同心结——季喻川听见盛清如叫了一声“相公”,然后她梦醒了。

    明亮的日光从落地窗撒入,天已大白。

    梦里的妆容是《冥婚》这部剧里面的,感觉到腿心有些潮湿,季喻川面色一红,在呆愣了一会儿后便钻进了浴室。这梦也太可怕了,她长这么大还没在梦里跟女人做过这档子事情,何况那张清晰的脸庞是盛清如的。不会是她的鬼魂钻入到了自己的梦中吧?季喻川想了一会儿又兀自笑出声了。从浴室里走出来,在衣柜中挑选了一件大红色的卫衣,便慢吞吞地走向了厨房。她还记得自己从菜市场带回来的那只鸡呢,正好杀了炖汤补补这惊吓过度的身子。

    干脆利落的刀法,颈上流的血一点点注入了瓷碗中,季喻川开始哼歌。忽然间,她听到了一声“难听死了”,手上一抖险些将手中的鸡给丢出去。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深呼吸一口气后,她继续哼歌。没多久,那道声音又重新响起来了。

    ——你管这么多干什么?自然有人来查?

    ——可她怎么也算救命恩人啊。

    ——话说《冥婚》会不会因为这件事情被下架?

    季喻川睡不着了,脑海中的小人们在进行激烈的斗争,她揉了揉脑袋猛地从床上坐起。按理说这五月也该是暖和的时候了,怎么总觉得四面吹来的都是阴冷的风?季喻川的思绪乱七八糟的,其实在剧组中她跟盛清如私底下也没有什么往来,难得问上几句都被她用其他的话给忽悠了。

    娱乐圈啊娱乐圈,季喻川感慨了一阵子,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大伽云集的《冥婚》是一部大制作,同样它的片酬也胜过了季喻川以往界接的一些影片。跟影后盛清如对戏愉悦感比不上拿到片酬那一刻的兴奋感,她终于靠着这笔钱结清了房贷,当然,这也让她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

    临海别业小区是S市的富人区,季喻川虽然很穷,但是在居住方面她是一个享受主义者,舒适的生活环境和良好的治安让她一咬牙,下决心在这里买上一套房子,要不是从天而降的大机会,她可能还是个可怜的房奴,每天数着存折里的钱凄惨度日。

    季喻川参演的《冥婚》在各大影院上映了,作为一个十八线开外的女星,她能够和影帝影后等一众人合作并饰演一个颇为重要的配角,已经是一个出乎大众意料的事情。这部电影上映后,或许能够让她挤入“十八线”这个队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五月一日。

    真的没有一点儿绯闻吗?季喻川在脑海中搜寻着与盛清如有关的消息。也不算是绯闻吧?那是盛清如被爆出来的唯一一段情感经历,是跟她的小师妹阮玉容,她们两个虽然没有公开,但是媒体们拍到不少她们亲昵时候的照片,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们是一对。然而,在一个星期前,网上曝出了阮玉容和影帝姜临帆在一起的消息,当事人也已经承认了。不管cp粉们怎么想,盛清如和阮玉容是不可能的了。

    难不成是因为情感受挫了才跳楼自杀吗?

    季喻川将手机扔到了一边去,也努力地驱逐脑海中这些杂乱的念头。她虽然是在圈子中,签约了一家大公司,可是向来散漫惯了,经纪人手底下有其他粉红的小花旦,根本没时间管顾她,更别说帮她搜寻好剧本了。靠着接广告和饰演一些配配配角,她勉强可以过日子,前提是没有房贷压身。《冥婚》剧组的人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处于揭不开锅的窘迫境地了。季喻川不喜欢跟圈子里的人接触,也没有什么朋友。在演了《冥婚》前,盛清如在她眼中是一个演技很好的前辈,可是在盛清如开了金口解决她生存问题的时候就不一样了,那简直就是西天如来、南海菩萨。

    ——今日十九点许,影后盛清如坠楼自杀。

    季喻川看了好几次,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点入微博看自己的首页,更是一片对盛清如的哀悼。这个时候各大影院还在播放着《冥婚》,女主角是鬼,盛清如也真的变成了鬼。季喻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抬头看灯火通明的窗外,揉了揉发冷的手臂。

    空空荡荡的家中没有什么烟火气,季喻川一边摸索着遥控器,一边寻思着养上一条凶狠的大狗。要么再请一尊佛像回家辟邪?眸光落在了一旁的小柜子上,季喻川的心中忽然浮现了这个念头。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要知道她是沐浴在社会主义光芒下的三好青年,可从来不相信这些神神怪怪。

    “都怪那《冥婚》的剧情,都怪那部电影。”季喻川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阵,电视正在播放一条新闻,漫不经心地调了频道,可是在意识到那零碎的只言片语说些什么后,又赶忙地调了回去。她瞪大眼睛看那被昏黄的灯光照亮的画面,高楼下的一片空气被围了起来,工作人员正在疏散围观的群众和记者。

    在一片“死者安息”的哀悼中,还是有不少的人揣测着盛清如死亡的原因。要知道这位十六岁出道,在十年之间拿遍了国内的所有奖项,是娱乐圈中的传奇式人物。她平日里深居简出,也很少有绯闻缠身,洁身自好获得不少粉丝的喜欢,曾有人说她是圈子中的一朵青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当然,说这句话的人得罪了一大片被她形容成“淤泥”的,但是没有人否认盛清如的清高自爱。

    只不过,这不是季喻川最高兴的事情。

    她今天的心情很好,在路过菜市场的时候还破天荒的买了一只鸡回家。

    原本这个角色落不到季喻川的头上的,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定下来的演员不管是男还是女,在即将开拍的时候都出了各种意外,最严重的直接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跌断腿。听说这电影原本要被耽搁了,或者说是删改剧本后再进行拍摄,可是那违约金和投资方的催促,让剧组不得不硬着头皮将一切进行下去。找上季喻川,是盛清如的授意。季喻川曾在剧组小声地问过这位端庄大气的影后大人,人家只是颇为神秘地说:“掐指一算。”这是调侃吧?得了,那个伽位的大佬哪会跟自己这种小人物亲近,季喻川也便决定不再去过问。

阅读和影后冥婚后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末世之人生赢家》《至尊黑医:逆天狂妃,来一战》《冷冬待君眠》《绝世佣兵混都市》《帝啸九州》《苗疆道事》《邪情少主》《[剑三+宝莲灯]穿越为龙三公主的奶秀伤不起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290/290550/5899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