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小福瞪一眼那个窝在屋顶的人,哼,以为我看不见你吗?那袋锅巴还是我的呢,下次再也不找你了,办事不力,没有信用,哼!

    “你又跑溪边玩泥巴了?蒋灿,你爹爹我这么爱干净,你父亲还是个洁癖,你怎么就没有遗传点好的,瞧瞧这一身污泥。”

    这时站在旁边的另一个小包子开口了,忽略掉那满身的泥点子,的确已经初具帅哥模型,只是:“宇文博,我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爹爹,你爹爹在京城呢。” WWw.8Yue.ORG

    “青梅竹马和夫郎有什么关系,你小子别诱.拐我儿。”

    “那明.拐可以吗?”

    牧野满头黑线:“我们是夫夫,不一样。”

    “那我们也变成夫夫就好了啊!”

    “我也看见了,父亲还亲爹爹了。小福我也能亲你吗?”

    牧野尴尬的立在当地,难道被看现场直播了吗?简直是教坏孩子啊,心虚的牧爹爹摸摸脑袋:“你们还看见什么了?”

    “爹爹在动,还哭了,是父亲欺负你了吗?要小福帮忙报仇吗?我有帮手哦。”

    蒋小福得意的扬了扬小脑袋,努了努嘴,示意牧野:看,这就是我的帮手,很厉害的啊。

    牧野捂着脸,转身跑走了:“没脸见人了啊!蒋烨,都怪你,为什么不关窗户?”

    “博儿哥哥,爹爹怎么了?”

    “嗯…可能是不好意思打扰我们?爹爹和父亲在一起时,不也不让我们打扰吗?”

    蒋小福摸了摸下巴,眼珠子转了转:“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们去洗澡吧?”

    “好啊,和我一起洗吗?”

    “那你要帮我擦背,平时都是爹爹帮我,我够不到。”

    “嗯嗯,我帮你。”

    牵着小手一起回了洗浴间的蒋小福还在五岁的幼年,就被他夫君看光光了,而且还很心甘情愿!

    斗不过两个孩子的牧小夫郎,转身去菜地搬救兵去了。

    研究了两年,大棚种植才成功。因没有透光保暖的塑料膜,他们就把重点放到了四周风墙上,然后形成热循环,提高内部空间温度。

    顶部留有窗口通风,晚上关起来,下雨时有油布遮挡。虽不如前世产量高,但已经可以正常种植,冬日里再也不怕没有菜吃。

    今天那边在研究西瓜,草莓这些地里长的水果,烨哥一早就去盯着了。

    “烨哥,你儿子欺负我。”

    蒋烨抬手楼住小夫郎,每次撒娇,小野都要在自己胸.前蹭啊蹭,瞧瞧头发又乱糟糟的了:“我替你去打他。”

    “你每次都说打他,哪一次真的下手了?骗子!”

    牧小夫郎委屈巴巴的控诉,虽然他也舍不得真打,但你们好歹也要做做样子吧?每次连个动作都没有,一大一小往屋里一钻,干吼!

    “那我没收他零食?”

    别开玩笑了,旁边作坊是摆设吗?小五都快被你儿子迷惑的叛变了。你儿子今天就是拿着小五给他的零食去贿.赂了小九,哼!

    “要不我们再生一个?小福有了弟弟就会有责任感,不乱来了。”

    “好像有点道理。”牧小夫郎还在思考计划的可能性,就被夫君打横抱起,大步往卧室走去,“烨哥,你吓死我了。”

    “机不可失,我们要趁早。”

    “我还没想好呢。”

    “又不是一次就会怀上,这么多年不也没事?难道小野一点都不想我?”

    牧小夫郎羞涩的把自己埋在夫君怀里:“想,很想。”

    “我也很想小野。”

    于是这晚,蒋小福吃晚饭时,发现爹爹消失了:“父亲,爹爹怎么不见了?”

    “爹爹身体不舒服,睡下了。”

    “那要叫童爷爷来看病吗?小福可以帮忙哦,而且小福还有帮手!爹爹真可怜,童爷爷开的药都苦苦的。”

    蒋小福说完还面部抽搐,缩着小肩膀故意扮演了一番,搞得蒋烨哭笑不得。

    “儿子,不用了,你爹爹睡一觉就好。”

    “那好吧,你们有事一定要叫我哦,真是不省心的大人呢!”

    说完擦了擦嘴巴,摸了摸吃的饱饱的小肚子,牵着宇文博去房间玩了,留下了一脸懵逼的蒋烨。

    “小福,博儿,收拾好了吗?我们要出发了。”

    今天是牧侯爷的忌.日。

    四年前,桃娘迁坟,谁都没想到,下葬当天,牧侯爷服.毒自.杀了。等他们发现时,已经穿戴整齐,和桃娘躺在了一起,只留下封信交代后事。

    牧野并没有觉得震惊,很早前他就感觉到了,自己这个爹已经下了决心走,他也隐讳的劝解过。大概不是当事人,永远体会不了那种痛苦吧。

    他想,如果哪天烨哥走了,自己也会毫不犹豫的跟着,所以也就不再劝了。

    蒋小福坐在马车里,探出小脑袋,羡慕的看着爹爹和父亲骑在乌云背上,好威风,他也想骑:“博儿哥哥,你会骑马吗?”

    “不会,小福想骑马?那我给父皇写信,让他送来。”

    “再送一只比阿黑大的阿黑吧,我就能飞天上去了!”

    “没问题。”

    宇文博把自己的小胸脯拍的“砰砰”响:至于有没有那么大的?能不能找到?那是父皇该想的事,和他没关系。

    也不知他父皇收到那封要求极高的信时,内心多么崩溃:儿子,你追夫郎就追夫郎吧,为什么总喜欢坑爹呢?

    牧侯爷安.葬的地方,在柳南县一个名叫“桃源”的山丘上。据说这是他和桃娘时常约会,并且有了牧野的地方。

    离世前,牧侯爷已经买下整个山丘以及周边土地,并修建了房屋住处,派了专门的人看护。

    牧野因每年都要来几次,干脆在山脚下建了排作坊,提供周边所需的食品材料。

    牧侯爷的爵位因是世袭,走前又吩咐传给孙子,所以牧野还要暂时替不懂事的蒋小福安顿侯爷府下属,正好将作坊交给他们也放心。

    “爹爹,祖父祖母是住在地下吗?”

    蒋小福不懂,为何爹爹每年都要他对着个小土包叫祖父祖母?

    “对啊,因为他们去世了,所以埋在地下。”

    “什么是去世?”

    “就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那小福能去找他们玩吗?我都没有见过祖父祖母呢。爹爹不是说,保护我的阿列叔叔们都是祖父留给小福的吗?我还没有谢谢他呢。”

    “额...这个可能不行,太远了。”

    “那爹爹去过那个地方吗?爹爹是大人,不怕远。”

    牧野被他儿子的十万个为什么彻底打败了:“我以后会去的。”

    “那…”

    “蒋小福,不准再问了!”再问下去你是不是要说,到时可不可以带着我?

    “爹爹,你紧张什么?小福只是想说,那我去找博儿哥哥了。”

    “好吧,好吧,你去吧,小心点路。”

    牧野累感不爱,怎么生出这么个话唠?怀孕期间他吃什么长舌头的东西了吗?好像没有啊…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深深感觉番外比正文还要难写哦!苦唧唧~

    只够塞塞牙缝的章节!

    宇文博疑惑的扁扁嘴,思考了一下,问道。

    “可以,可以。”蒋小福痛快的点了点脑袋,顺手牵起宇文博,“博儿哥哥,我们去洗澡。”

    “站住,蒋小福,我难道没有教过你,不可与男子共浴吗?”

    牧野一个脑袋三个大,是他教育出了问题?为何会教出这么两个调皮捣蛋的?

    “可是爹爹和父亲就是一起洗的啊?”

    小九揣着包麻辣锅巴,蹲在屋顶上:小福小小少爷,不是小九出卖你,实在是小少爷太狡猾,他拿婚姻大事威胁我!您也知道,小九我喜欢舒陌好久了,小少爷好不容易把她调了过来,我可不能失去这个机会。

    “爹爹…”

    蒋小福懊恼的立在当地一动不动:小九叔叔明明说了,爹爹不在主院的啊。怎么和蘑菇似的,突然就冒出来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小福,站住!”

    宇文博严肃的抬起头,用那双继承了辛琪异域风情的深邃眸子,一本正经望着牧野。

    牧野别过脑袋,别以为使美男计,我今天就会放过你们:“谁是你夫郎?我同意了吗?”

    “爹爹不是说博儿和小福是青梅竹马?”

    自从辛琪怀了二胎,可怜的大皇子就被无情的扔到了福田村,已经整整三个年头了,那对不负责任的爹娘就来看过两次!

    牧野绝不愿承认,并不是皇帝不接走自己儿子,而是宇文博哭天喊地根本不走啊!

    “你!”

    “爹爹,不怪小福,是我想要玩泥巴的。”

    “夫郎的爹爹也是博儿的爹爹,爹爹不要害羞,你迟早是我的爹爹,早点习惯就好了。”

    “转过身来!”

    小崽子,这里里外外的人都是老.子培养起来的,你个小东西,不到腰高居然学会收买人心,替你打探消息?

    眼前的小娃娃刚刚五岁,用两根淡蓝色绸带扎着包包头,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扬起鼓鼓的小脸,一脸认真看着牧野,张开那粉粉嫩嫩的小嘴:“父亲说,爹爹以前也玩泥巴,我只是效仿一下。”

阅读田园牧歌[种田]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惊悚乐园》《我们的少年时代》《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霸武神王》《遥望行止》《大道朝天》《超级兵王》《都市之大科学家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290/290556/5900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