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晓梦迷蝶

    “婉婉且宽心,叶姐姐她是回乡去了。仕途中人常说,功成名就时,回归桑梓地,叶姐姐所作所为,正是映了此句。” WWw.8Yue.ORG

    “那这所终旧业,却是何解?”

    青玉对姚婉的苦留委决不下,但此时正是重重心事,荷叶的离去、闻声的背离、妘钰的死……灵域里的惨寰一幕又似真真切切地重现眼前。同姚婉打听闻声所在,她只作摇首不知。青玉心上愈加焚急,只得辞绝了姚婉,恋恋离去。

    他眉心又深锁了几重,初展了的眸子透着醺醺然的醉态,茫然看着面前海棠花般娇滴的蝴蝶,红翅扑朔,彤霞一般美轮美奂。他细细看着,分明是初见,可呼唤自己的声音,轻柔甜美,呦呦灵动,却是如此熟悉。不由得抻平了手,蝴蝶便会意一般缓缓落在他掌心,双翅蹁跹,似起舞弄影的小精灵。蓝田愷蓦然惊起,不可置信地道:

    “花神……姐姐……”

    “梦中廊下美人舞,醒来满庭海棠红。小剴每每来这花庭,与蝶儿嬉戏,行入海棠深处,便总要吟哦了来。我本是海棠花间蝴蝶,只因伴花最久,沾了灵性,才能悟得几分人言。耽于小剴所咏之美,总不由随之起舞。小剴天生帝命,伴你成长的岁月,我灵性亦增,但终是人界凡物,这‘花神’之称,于我实是虚指了。”

    蓝田愷瞠目,怔然半晌,二十年岁月,蒙蒙昧昧,大抵难忆,只“花神”二字,念念难释,每日总要遣了众人,独自来这花庭间,却是记忆难寻,却不想……他踌躇向前,抚在蝴蝶柔软的翅上,海棠枝低低上上,蝴蝶亦随瓣飘摇。

    “婉婉也曾说,我是常来这里戏蝶玩的,只是我在神清智明后,很多事,都忘了。”

    “你多日不来花庭,再见时已是在万人之上,我再要靠近你,因着帝王锐气环伺,便不同往昔,不再是易事。今日趁你在睡梦中,锐气稍怠,我才能化出这梦境,同你对答,冀求解你心结,当面作别。”

    “作别”,蓝田愷惶然,头冠乍摇,缠在墨发里,一道疏影,晃然掠过在海棠花上亭亭玉立的蝴蝶,“二十年记忆,皆是空白,那唯存的萍踪浪迹,便是花神姐姐。因着这心结,我便日日来这花庭痴痴守望寻你。纵是人物有别,我已下令永护花庭在此,你便在此流连长栖,可好?”

    花枝在他手下又压低了些,瑟瑟而动,青玉本欲相别,看他殷殷模样却是不忍。年少岁月最是珍惜,他却因受蝶恋花所困,如今落得记忆全消,于是转了作别念想,动容颔首。

    事已毕,照旧依着“一页知”所述,顺利出得蓝田愷梦境。回得现实,仍在廊下。青玉知他亦快醒来,取了朵海棠席坐一旁,捏出蝴蝶模样,再以神泽渡之,本是木然的蝴蝶便盈盈飞起,在蓝田愷身侧徘徊。

    青玉忻然看着他与蝴蝶,这才追云而起,渐行在长风里。

    一路南飞,衡山隐约可见,云端下行,擦枝而过,飒飒风动,吹来满身乍暖还寒的气息,到得隐竹林时已在暮霭沉沉时。此刻濒林近观,仙幕已却,密林伐尽,虽是满目岑寂,可萧然之感,已尽皆全无了。

    青玉落在他掌心里,似闻音起舞,肃肃其羽,自陶自醉一般,听得蓝田愷说出“花神”二字来,才合翅停驻,依依浅吟。

    “梦中廊下美人舞”。

    言尤未完,蓝田愷随声附和。

    “醒来满庭海棠红”。

    青玉离了他掌心,落在伸入廊内的一株海棠花上。

    她这方已将荷叶留书递与青玉。青玉接来,字迹佻佻,乍看难辨,同隐竹林时药盒上的一般无二,当下确信是荷叶手书。手长的一根竹简,只书了寥寥数字——所钟旧业,归林寻之。

    青玉读毕,晓得她是回了隐竹林去。见姚婉痴痴盯着字迹,柳眉颦蹙,便宽慰她道:

    “你方才提及荷叶,她相助小剴君临天下,令人蛇两族休戈于好,功德至重,她如今,可是在国内任职佐政呢?”

    花庭里惊鸿一瞥,小剴他却惦念如斯,去了蝶花,宛若重生也不忘。青玉默默半晌,自己终不是久留之人,不若只字不提,随岁月消弭。于是隐匿了这“花神姐姐”的一段过往,转而问她道:

    青玉不觉拾级而上,在蓝田愷近前,端看着他。听他连连呼唤自己,想幕如斯,只觉深深不忍。于是翻了“一叶知”来,寻到化境入梦的仙诀,依图念来,顿觉身子轻凌,目视渺茫。待身炫目转后,又重回了方时的花庭廊下,只是自己,已化作了一只花瓣大小的蝴蝶。

    看着自己化蝶后的小身子,展翅扑棱棱便当空腾起,幻化成功,欣欣然不已。但因着初次使这仙诀,心上还是悬着几分担忧,不敢太过消磨时间,飞在依旧睡在梦境里的蓝田愷近前,轻轻叫他。

    “小剴……小剴……”

    一路分花拂柳,盈盈穿行,很快地便到了花庭里。馥香阵阵,清浅微风里便散得处处,庭心廊下的少年公子,正凭栏斜倚,飘飘的发尾伸在花枝间,招展戏耍着,他只是慵懒瞑目的恣意之态,清秀浅笑。他嫣然睡着,迥然于以往的稚气模样,日影横斜,投在他身上,是或明或灭的纹理,晃得他微锁了眉心,呓呓唤道:

    “花神姐姐……花神姐姐……”

    姚婉忆及荷叶,连日寻踪无果,且世路迢迢,人海茫茫,荷叶又是女子,牵念深沉,每提起了便怅然难抑。听青玉一番解释,得知她是归了故里,虽仍是扼腕,知她音讯,终是得以慰藉。

    如此相谈多时,青玉便欲同姚婉作别。她已命人备好了饭,只等蓝田愷归来,三人一同吃,挽留青玉不止。

    “小剴”。

    姚婉闻言,摇了摇头,一派怅然若失的容色。

    “同是女子,荷叶却有男儿心性,才谋更在泛泛之上。现下人蛇两族已非敌对,她纵是蛇族也全然无妨,若相伴国主左右,定是智星。可就在三日前的夜间,她却留书离去了。”

    “叶姐姐自幼向医,医术精湛,全是自学达成,是一方名医士。她如今,当是做着采药山林,悬壶济世的善事,这也是她心之所向。”

阅读青霄玉女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山洼小富农》《逍遥梦路》《极道天魔》《那小子真帅》《将军有喜》《直播之恐怖进化》《轩城绝恋》《重生之洛菲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290/290590/5901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