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屠她满门,就是为了让你也恨的

    我找我家相公,他叫墨行。

    姑娘,您可说笑了,墨姑爷可是京城花家大小姐花如月的相公,怎么是您相公呢?

    那一刻,她忽然笑了出来,抚摸着手腕上的镯子,径直走向了皇宫。

    因为他的一巴掌,离宫出走三年的玉儿,回来了吗?

    父皇……

    玉儿想在诗会上择一如意郎君,可好?

    这……玉儿,你和景王爷还有婚约,父皇虽是一国之主,可这个异性王爷才是我们百姓民心所向,虽然你失踪三年,对外谎称身体不适,可你若是不嫁过去,恐怕……

    父皇,景王爷势必也是会去这诗会,若是玉儿喜欢了,便嫁了去。

    随你高兴,景王爷气宇轩昂,我们玉儿定能看上!

    她一身华衣,金线绣着振翅欲飞的凤凰,彰显着她无比尊贵的身份,她坐在御花园的亭子里,冷冷地看着那个站在花如月身边目瞪口呆的那个男人……

    怎么,才两年不见,不认得本公主了?

    你是玉儿?

    男子眼里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或者是痛心,或者是悔恨,甚至真的有那么些思念和深情,但是,她视若无睹,仍是拿着糕点,轻轻地啃了一口,微微皱眉,没有说话。

    公主,好久不见。

    一声冰冷的,毫无情绪的寒暄,从花园外侧传来,围在亭子一侧的人,自觉的让开一条道,却是只有墨行,仍旧楞在亭子前,没有移开脚步,呆滞的眼神里已经看不出情绪了。

    她从糕点中抬起头,看着那个一袭紫衣,眉宇间带着淡然的景王爷,如传说中那样,冷面王爷。

    景王爷。

    她站起身来微微欠了欠身,伸手示意景王坐在她对面,而景王却只是站在墨行面前,轻轻地用扇子挑起墨行的下巴。

    如此绝色,也难怪入了公主的法眼。

    王爷说笑了。

    墨行反应过来,微微退了一步,收回了放肆的眼神,垂下头站在了花如月身边,花如月心高气傲,顿时怒火中烧。

    难道公主殿下和小女子的相公是旧相识么?也难怪相公夜夜喊着玉儿,原来竟是公主您?你这个公主却是也认识相公这等乡下书生?倾玉公主三年不见世人,却是不知您是真是假?

    话中句句讽刺,带着浓浓的醋意,倾玉却优雅着笑了,墨行一愣,他从未见过如此高贵的她,优雅迷人,他以为,她只是一个落魄千金……

    花如月,管好你的嘴!

    不知是谁出了一声,花如月却是没了声音,自知刚才醋意大发,冲动过头了,这个公主能出现在御花园,能假吗?何况,景王爷都承认她是倾玉公主。

    看来今年的诗会倒是热闹,花小姐还打算给本公主演一出狸猫换太子吗?

    她既然恢复身份,她就有着掌握花家生死的能力,花如月的话,让她的嘴角微微勾起。

    不知谁出来圆了场,诗会在一股诡异的气氛下,开始了,景王爷几乎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哪怕一句诗,这让倾玉微微皱眉,而望向在一众小姐中央的墨行,则是不是作诗一首,惹来众多女子的艳羡,让花如月喜笑颜开,倾玉眼中,飘过淡淡的伤痛,若是,当初我告知你,我身为公主,是否,你就会对我,趋之若鹜……

    墨行的眼神往她这边飘来,她收起情绪,若无其事的往那个冰冷的王爷方向看去,却发现他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慌乱地收起眼神,他的眼眸太深邃,像是能看透她的心思……

    那一闪而过的伤痛,却是刺了景王爷的眼,冷峻的嘴角,微微抿起,眼中的嘲讽掠过那个心不在焉的墨行。

    父皇,花家小姐出言不逊,说儿臣是假公主。

    来人,宣纸!花家以下犯上,株连九族!

    父皇,花家姑爷刚入花家不久,不要伤及无辜。

    一道圣旨下,整个京城瞬间沸腾起来,酒楼上那抹紫色的身影,听着议论纷纷的行人,嘴角微微勾起,冷峻的脸上,闪过一丝柔和。

    墨行几乎是疯了似的闯进皇宫,满身狼狈,看着那个挥手让侍卫住手的她,几乎是哀求着望着她。

    玉儿,看在,我们的情分上,放过花家……

    我屠你满门,只留你一人,就算是恨,我们也要恨的刻骨铭心!

    她转身走进寝宫,头也不回,他颓废地坐在地上,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侥幸,她不杀他,是否,还有着一起情分?

    玉儿……我们能重新开始吗?

    滚。

    在他的眼里,她不如一个公主的名号,重新开始?若是她依旧是那个一无所有的玉儿,他会如此摇尾乞怜吗?

    他没有离开京城,只是在荷花湖边,撒下当初她教他折的小纸船,上面写满了玉字,代表着满满的祝福,等着她的路过。

    景王爷,这纸船可是你给玉儿准备的?

    本王没有这等心思。

    她是故意的,看着回廊处那个期盼的眼神,转身离开了荷花湖。

    景王爷,玉儿今日身体不适,不奉陪了。

    望着那个几乎是逃走的身影,景王眼里是连他都没有发现的心疼,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则是冰冷彻底的僵硬。

    来人,把这湖,给本王清理干净!

    倾儿,玉儿已经死了,今后,你是本王的倾儿,若是有谁让你受到一丝伤害,便是倾覆这天下,也要让他万劫不复。

    别杀他。

    她及时出现在牢里,拦在了景王面前,身后是那个奄奄一息的墨行。

    放了他。

    景王仅仅是说了三个字,而后转身离开,倾儿,若是你喜欢,我留着他便是。

    玉儿,我……

    离开京城。

    她也仅仅是说了这么一句,没有看他一眼,离开天牢。

    景王爷,谢谢你。

    倾儿,以后,谁都不能伤害你。

    这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眼里的坚定是她没有见过的,她笑了,明亮的大眼睛都是笑意,她知道,这个男人是为了江山还是其他,她或许不懂,却明白他一定说到做到,她忽然觉得这个承诺,比海誓山盟,都动听的多。

    笑什么?

    你为什么叫我倾儿,父皇也是叫我玉儿。

    只有倾儿是属于我的。

    他没有表情地说完便走了,她不明白,这代表的是称呼,还是人,若是婚约在身,却能坦然接受,可如今,他已自动解除了婚约……

    倾儿,他回来了。

    那天,他托人寄了一封信,只有寥寥数字,却让她的心神不宁,她让他离开京城已数月,这次怎会回来?

    明月国使者觐见。

    请他进来。

    她听说明月国有心联姻,这使者要见她,也在情理之中,收起信,让婢女放下帘子,却只见门口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公主殿下,墨行这次替明月国三皇子提亲来了,不知公主殿下,意下如何?

    你……

    她忽然惊恐地望着这个满脸阴狠的人,像是从未见过一般,这个还是当初那个温文尔雅的墨行吗?

    倾儿于本王有婚约在身,又怎能嫁去明月国。

    门口响起冰冷的声音,她忽然一阵心安。

    玉儿,跟我走,我已经取代了明月国三皇子,用他的人皮做了面具,在那里,我们一样可以过快乐的生活……

    她一阵恶寒,人皮面具,取代,猛的后退几步,站在景王爷身后,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你不是墨行了……

    早在你屠了花家满门以后,我便不是原来的墨行了。

    墨行有点歇斯底里地吼着,景王冷笑着抽出腰带上的软剑,架在墨行脖子上。

    你没有娶倾儿的资格。

    别杀他……

    又是一句别杀他,飘过景王的耳朵,景王眉头一皱,心头一股难以忍受的疼,让他失了防备,墨行却是一把匕首穿过景王的胸膛,倾刻间,形式逆转,她忽然就心中一疼,一把夺过景王还握在手中的软剑,向墨行刺了过去……

    当初!我就不该留你!当初,我就该屠了你,当初,我就不该爱上你!

    墨行只是看着比自己先倒下的景王,冷笑着拔出扎在胸口的剑,鲜血喷了出来,自己也躺了下去。

    玉儿,若是可以重来,我一定回家……

    玉儿,若是可以重来,我一定不会上京……

    墨行的声音越来越小,而后便没了声音,而她却是没听到一般,只是看着那个半支撑着地面的人,正用着安心的笑容看着她。

    倾儿,我没事。

    为什么?她问道,他明明武功卓绝,却又怎么会着了墨行的道……

    因为倾儿说别杀他。

    她的眼泪如潮水般涌出,俯身拥住他,景,我们成亲好不好。

    倾儿,对不起,我做不到了。

    太医!传太医!!

    她忽然发疯似的吼起来,而景王则是看着她的泪水,笑了。

    终于,你的眼泪也为我而流,而不是他。

    景,无论你是死是活,此生,我非你不嫁!

    景王的呼吸开始急促,说不出话来,只是微微抬起手,抚上她的脸颊,而后便无力地垂了下来。

    景……

    她笑着拔出扎在景王胸口的匕首,狠狠地往自己胸口刺去。

    景,我们阴曹地府成亲,你一定等我……

    一身狼狈的麻布衣,她站在门口,眼泪如潮水般涌出,原来,自己竟然是如此想念父皇的声音。

    玉儿,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三年前,她不满于皇族联姻,离宫出走,遇上墨行,她抛却了公主的骄傲,只为携手一生,却不曾,她抛却的这个身份,他竟然是视之如宝……

    父皇,花家每年举办的诗会,要开始了吗?

    是啊,怎么,玉儿对花家诗会有兴趣?

    她站在桃花潭边的大树下,年复一年,花开花落,终于是等来了他的消息,他没有中状元。甚至连前三甲都没有进,可他没有回来……

    姑娘,你找谁?

    如所有进京赶考的学子一般,他对她许下最真挚的诺言。

    玉儿,等我当了状元,我便回来娶你!

    御书房内,年过半百的皇帝皱着眉头在看着什么,门口进来一个慌张的小太监,跌跌撞撞地就跪了下去。

    皇上,公主回来了!倾玉公主回来了!

    什么?!

    你不能进去。

    守卫把她拦在门外,她冷冷一笑,摘下手中的镯子,通体碧绿的镯子上飞翔着一只金色的凤凰……

    从酒楼出来,她的泪水在眼眶里转动,却是终究没有流下来。

    一顶轿子从身边经过,微风刮起帘子一角,熟悉的脸依旧俊朗,身边的女子则是笑颜如花……

    公主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好。

    她如其他的姑娘一般,她藏着点点的不舍和悲伤,送走了他。

    对不起,我找错人了。

阅读梦青葱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灵域》《顾道长生》《劫天运》《绝世武神》《花豹突击队》《山楂树之恋》《梦想进化》《天骄战纪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290/290743/5903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