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内室有没有人

    绛之伸手,拨开方舒瑶:“还是要看清楚的好,你我也放心。”眼睛死死看着衣柜。

    可方舒瑶可不肯走开,顺手往后推了一步,再挡住衣柜门:“不必了,我并未有事情,许是许是福伯眼花看错了?”

    “是,小姐。”灵雨福了福身子,转身出了内室,走出门就看到了阿福和蓝将军,刚想出声就被阿福直接点住了哑穴发不出声音了,心里着急想转身进去,阿福又直接点住了灵雨,灵雨就整个人僵直的站在门前,动不了。

    “我......”方舒瑶又语塞,正思考着,系统突然来了提示:叮咚,系统检测,蓝召伯在门外,请宿主谨言慎行。

    方舒瑶心里一惊,原来蓝绛之是在这等着自己呢,要不是系统提醒那自己怕是要栽在这儿了。

    “谷主何出此言?我与召伯自然是两情相悦的。”方舒瑶睁大了杏眼,目含秋水像只受了委屈的小白兔,而蓝绛之就成了那只咄咄逼人,无恶不作的大灰狼。

    蓝绛之就是大灰狼,自然不会怜香惜玉:“若真是两情相悦,喜结良缘不该是好事么?你一拖再拖,这是为何?” WWw.8Yue.ORG

    “那是因为!”方舒瑶想反驳,却又突然止了话头不肯再说下去。

    “为何不说了?”绛之步步紧逼,丝毫不给方舒瑶后退的机会。蓝召伯此时就站在门外,他也想知道为什么瑶瑶总是不可和自己成亲。

    召伯并不是不信任,而是他想知道到底哪里做的不好,让瑶瑶无法将终生托付给自己。

    方舒瑶有点慌乱,紧紧握住手里的方帕“我不能连累召伯!断然不能。”语气却像是在告诫自己。

    绛之瞧着这情形却有些奇怪,这方舒瑶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变了副面孔,楚楚可怜起来了?又问了一句:“连累?何出连累二字?”

    “我......”方舒瑶欲言又止,眼眶已经红了,泪水在里头打转。

    绛之难得开始皱眉,方舒瑶从未在自己面前表露过这样柔弱的样子,太过反常只怕是有诈。既如此那绛之干脆不问了:“既如此,那不说便不说吧,我也不逼你了。”

    怎么突然不问了?方舒瑶都已经准备好倒打一耙了,怎么不问了。不过,既然蓝绛之退了,就该自己进了。

    方舒瑶垂下眼睑“我也明白谷主觉得我配不上召伯,才让荣婶散布谣言,甚至不惜自己下毒嫁祸与我。”

    蓝召伯在门外,乍一听这话,心里一惊也开始怀疑谷主。细想之下这毒,也可以是谷主自己下的,嫁祸与瑶瑶,不!不可能,若是谷主下毒,那谷主断然不会给瑶瑶求情,但......疑惑之际,里头又传来谷主声音。

    “荣婶之死,流言的之事本谷主不知,至于下毒之人,是谁你心里不清楚?我让鸿则和日居不追究,已经是给足了召伯面子了,如今你倒是想倒打一耙?”

    应该,应该不是谷主才是,召伯心中想着,不知为何心里松了些。

    “您是谷主,我又哪里敢这般与您抗衡,纵使你不愿我与召伯在一起,我又怎么敢违抗?当初......当初您,可如今却又强迫我与召伯在一起。”方舒瑶说着竟轻泣起来。

    召伯还在外头,方舒瑶突如其来的转变打的绛之措手不及,在这样下去黑的都说成白的了,还是要赶紧抽身回去。

    “我何时不愿你与召伯在一起?我又何时让你不答应了?”说着微叹了口气:“你与召伯之事我不愿多插手了。”说着就要走。

    可如今方舒瑶渐得势,见人要走哪里肯,一步横在了蓝绛之面前:“谷主,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小门小户出身,也嫌弃我配不上召伯,我也明白谷主意思,我......”说着又哭了起来。

    “你要与召伯成亲便成亲,与我何干?”说着便想越过方舒瑶却被拦住了,一脸狐疑的看着她。

    方舒瑶先是笑着,然后突然变得委屈,到最后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我敬您是谷主,你也莫要太过欺辱我。”

    “欺辱?”蓝绛之这才明白,方舒瑶只怕已经知道了召伯在外边,再这样下去只怕损的是自己,想着伸手打掉方舒瑶横着的手。

    哪知她顺势一把往右边歪去,一下把屏风都扑倒了。绛之吓了一跳,正想上去扶她,正巧召伯就进来。

    而蓝召伯所看到的就是,谷主对瑶瑶恶语相向,甚至推倒了她。都说眼见为实,其实有时候眼见不一定为实。

    反正说是说不清了,绛之干脆放任他们,就站在一旁看着。

    等了许久不都等不到方舒瑶的下句,绛之接了话头:“怎么?召伯配不上你?”

    “不!”方舒瑶慌忙否定:“是我配不上召伯,召伯是玄法谷出身,又是当朝一品大将军,而我不过只是一个孤苦无依的落魄人,怎么配得上召伯。”

    也只有蓝绛之知道她在说谎,可如今召伯只怕已经站在门外了,必须逼出点话来才行:“召伯可曾嫌过你?”

    方舒瑶面露为难之色:“虽说不曾,可我还是不愿拖累他。”

    “拖累?”她嘴上那么说可蓝绛之却看不出她哪里不想拖累召伯,拖累玄法谷:“你是怕拖累,还是心中另有所爱?”

    灵雨也不知什么时候跑了进来,就站在方舒瑶身后。绛之把箱子盖盖回去:“福伯看到了刺客,往你青玉台去了,你手无缚鸡之力我担心你出事就过来看看。”

    “多谢谷主关怀。”方舒瑶福了福身子,走了到绛之旁边,堪堪挡住衣柜“既然我无事,那谷主是否可回了?”

    方舒瑶笑得有些心虚:“谷主说笑了。”“既如此,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那我进去瞧瞧应该也是无妨的吧。”蓝绛之说着,越过屏风直接走到了内室。

    “内室?”绛之扫了一眼方舒瑶:“可是藏了什么东西?不能见人?”

    “无妨,也是为了你安全着想,若是这里藏了什么不该藏的东西或者是人,那岂不是......”说到此处,绛之直接挥开了方舒瑶,一把拉开一边柜门,再拉开一边柜门,并没有人在只是有一些衣物,看完之后绛之收回手:“你若是有什么损伤,那就赶不上过几日的婚宴了。”

    转头就看见方舒瑶看着自己浅笑,眼神再没有刚才的慌乱,取而代之的是幸灾乐祸“我暂且不想嫁给召伯。”

    蓝绛之这才知道,自己方才该是上了当了,人只怕早就走了:“为何?”

    房内气氛绷到了临界点,蓝绛之想开柜子,方舒瑶就挡在柜子前。

    “为何不让我看看?”蓝绛之不肯善罢甘休。方舒瑶也是半点不让:“柜子里都是些散乱东西,不值当谷主特意开柜。”

    绛之说着直接推开了方舒瑶,灵雨见小姐被推,赶忙上前扶住,抱不平的说:“谷主,我家小姐这样敬你,你怎么能动粗?”

    “出去!”直接还容不得一个婢子来教训自己。“您!”灵雨身体向前倾了倾,还打算说什么却被方舒瑶按住:“灵雨你先出去。”

    “不敢?不敢给我看?因为里面有人?”蓝绛之说着,向前迈一步方舒瑶顺势往后退一步,但依旧不肯让开:“我只是怕里头杂乱物件,碍了谷主的眼。”

    内室放着一个梳妆台一个衣柜,一个箱子和一张床,其余都是些闲杂之物。并未可藏人的地方,除了那个箱子和那个衣柜。

    蓝绛之走到箱子旁边,弯下腰掀开盖子,里面只是些闲杂衣物。直起身子回头看方舒瑶,方舒瑶牵强笑了一下:“不知谷主还有什么事吗?”

    “许是吧,但总该看清楚才安心不是。”

阅读公子——天命不佑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六迹之万宗朝天录》《折锦春》《凤帝九倾》《新宋》《无尽神域》《海贼之黑暗王冠》《午夜惊魂》《错落时空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290/290767/5904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