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大神已上线……(下)

    “唉呀妈呀我的天哪!”马明阳打了个巨大的哈欠,同时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哎小不点儿,你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这么容易冲动啊,不会是早更了吧……”因为惧怕苏羽泠,所以他只好捅了捅旁边的邢穆雲。

    “人家就是想切磋,不是很正常吗?”她慢悠悠地说道“还有,你再叫我‘小不点儿’,小心被我……”说着,她用手指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诶,你还是少说几句吧。””成渝岩在她背后碰了碰她。李成好眼中冒火地说了句什么,她的声音却被“准备”的提示音淹没了。

    “现在宣布比……哈欠……比赛成绩。”马明阳打着哈气,走到了这三人的面前。“不用说了,肯定是我赢了!”开口说话的竟然是李成好。“你,就真的这么有自信?”不温不火的声音传来,教练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们身后“马明阳,你继续念。” WWw.8Yue.ORG

    “哦。”他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李成好和成渝岩的成绩求出平均数,跟鹿暗月的成绩相比……”他戏剧性地停顿了一下“鹿暗月胜出!”

    “我一向说到做到,你不会走着出去。”在李成好身边站定,鹿暗月却没有低头。“你……不可能!”李成好还是不肯相信。“你觉得,一个心都不稳的人,射箭又能好得到哪里去?”鹿暗月放缓自己的语气。

    “唔……”李成好若有所思“对不起,之前我那么飞扬跋扈,还对很多人出言不逊,谢谢你让我看清自己。”“呵。”鹿暗月竟然笑了,她伸出手“起来吧。”李成好拽住她的手,摇摇晃晃地站起了身。

    “还想知道我是谁吗?”鹿暗月扶着她,问道。“嗯。”“我是鹿暗月。”“啊?就是那个测试里打了满环的?”李成好的瞳孔因不可置信而急剧收缩。“是我。”鹿暗月出声“走吧,先带你去医务室。”“那你是……”李成好还想再问。“边走边说。”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教练望着鹿暗月的背影,若有所思。“你说啥?”马明阳满脸不解。“学学人家!你们仨!”教练一箭杆子打在了马明阳的屁股上。

    邢穆雲和苏羽泠无奈地对视一眼,每次教练都是想批评马明阳,却又得带着她们俩一块批评。

    训练场的空气就在他宣布结果时,瞬间凝固了……有尴尬的成分(属于李成好和成渝岩的),有戏谑的成分(属于教练的),有吃瓜看戏的成分(属于邢穆雲和苏羽泠的),有漫不经心的成分(属于马明阳的),还有让人捉摸不透的成分(属于鹿暗月的)。

    不知道过了几秒钟,还是几分钟,抑或是几个小时。一个撕心裂肺的声音划破了这暴风雨前的平静“不~~~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就凭她,不可能赢得了我!我在国内拿过金牌!”逆着光,李成好的面目显得有些诡异“不可能,不可能!说,是不是你搞得鬼!”

    李成好上来就要抓鹿暗月的头发,只见鹿暗月冷笑一声,闪身避开;她又朝她扑过来,她再一次避开。她朝着教练,目光闪烁了一下,教练点了点头。

    李成好再一次攻击时,她一脚踹了上去。“砰!”这一脚的力度有些大,李成好的身子飞出了几十米,重重地落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

    “你……”成渝岩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鹿暗月。“死不了。”鹿暗月淡淡地撇下这一句,抬腿就往李成好落地的方向走去。

    对新队员们的理由是:该去哪去哪,五规矩不成方圆,不然就立即淘汰。(同样,他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因此,随后只剩下马明阳担任主裁判,苏羽泠和邢穆雲担任副裁判,他们负责所有的计环和算分;而教练就在旁边悠哉悠哉地闲逛,偶尔像这里投来一瞥,看看比赛状况。

    对保洁阿姨们的理由是:比赛时间太长,一点意思也没有。(条件是他得陪她们打麻将)

    尽管很多人都想来看比赛,不过风教练还是拒绝了所有人。

    几个小时后

    裁判席上是一阵接一阵的哀嚎“苍天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哼!早知道,当初苏羽泠给我让位的时候,我就不答应了!(这句话为重点)”“你干嘛!我都快累死了,你就不能同情同情我啊!”“妖孽!妖孽!你们就是妖孽!”“……”

    马明阳这几句哀嚎的信息量——实在太大了。不过,在场的人都没注意到。其他两个裁判,光注意那三个人的比赛成绩了;李成好和成渝岩光顾着骄傲自满了;鹿暗月鹿大神嘛……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P.S.李成好的人设是一个复合弓高手。所有练习射箭的人都应该知道,射箭是一项讲究“静”和“稳”的运动。心稳,箭也稳。所以,大家看到李成好的表现,相比对她的成绩也会有所预估。(科普一下)

    看着这三人的动作,裁判席上的三人渐渐露出惊讶之色。“鹿暗月的动作,好像似曾相识,却又有些陌生。”

    九十米起射线外

    “小姑娘,我看你还是早点说出自己的身份吧!免得到时候,被打脸!”李成好阴阳怪气地说道。“你真吵。”鹿暗月幽幽地说。“你……”李成好一时语塞,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因为复合弓计环的时候,争议比反曲弓出现地更频繁,所以花的时间更长。

    对食堂的叔叔阿姨们的理由是:场地太小,不能让他们就那么站着。(条件是他得陪他们抽王八)

    对老队员们的理由是:要是再闹,就加练。(不过,他不用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但是,一个人不应该会两个弓种啊,一般都是专攻……”马明阳的话题转变得太快,有时候都让人无语。“唉,我对你真是……无语!”她一脸“你已无药可救”的神情。不过,马明阳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还是反曲弓和复合弓,两种弓的跨度也太大了……”

阅读马奔烈阳下,鹿腾暗月上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逆天邪医:兽黑王爷废材妃》《万域之王》《黑暗血时代》《儒道至圣》《大官人》《容后传》《芸芸的舒心生活》《校花的合租医仙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290/290786/5904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