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曾经的他们,物是人非

    这么短的时间,如今夜可以说是物是人非了啊。

    醉衣等人知道凌倾城说的是什么,心中满是心疼。

    樱唇轻启,带着难以捕捉的颤抖。

    她知道,那个人是不会恨自己的。世间,有很多东西都可以戒掉,但只有一种名为情的毒药,令人着迷沉沦却一生都不愿抛弃。

    就是因为这样,凌倾城才觉得欠了凤璃的,恐怕一生都还不了。

    和醉衣他们不一样。由于当时凌倾城身份特殊的原因,醉衣等人无法频繁的出现在凌倾城的身边。

    所以,拓跋伊可以说是有人里面最了解凤璃对凌倾城的宠爱程度的人了。

    她曾经在一次和父亲出席皇家宫宴的时候,亲眼看到了那种完全无法形容的宠爱。

    那样尊贵的男人,在朝臣都在的场合中,从容的为一边的少爷布菜、擦拭嘴边沾染的食物。在公子呆的厌烦的时候,丝毫不在意周围的目光,将昏昏欲睡的少爷抱在怀中潇洒离去。

    后来听说,从来不参加宫宴的摄政王那次之所以会去,就是因为少爷说是无聊了想去宫宴中玩玩而已。

    的确,从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到摄政王和少爷出现在宫宴上了。

    最后,拓跋伊对凤璃的印象,则是停留在那一夜结束的时候。

    浑身萦绕着一种名为悲寂的气息的俊美男子,看着那满园的红色之花,在黑暗中,落下了人生中的第一滴泪。

    那满园的红花,她是知道的。那是摄政王为了喜爱彼岸的公子,亲手一株株种植的。如今,想来已经在那长满了杂草的府邸中枯萎了吧。

    公子向来不喜艳色之物,却独独对那似染了血的彼岸之花情有独钟。只是,在那日过后,她便从未再从公子的身边看到一株那样的花了……

    知道那夜事情的人,多数觉得公子无情。但拓跋伊却知道,在最后的最后,凌倾城将成全给了凤璃。

    在那夜的行动中,她收到的命令,和旁人不同。

    那夜,若是摄政王不愿意走那条路的话。那么公子会在那场争斗中,将皇权替摄政王夺下来。

    这件事情,终究还是成为秘密。就连摄政王本人都不知晓得的秘密。

    或许,凌倾城要比凤璃更清楚凤璃适合什么;又或许,是凌倾城小看了自己在凤璃心中的地位。

    所以,最后的一切,还是按照着凌倾城计划中的轨道走了。

    凌倾城一直都觉得,摄政王的这个身份,看上去是至高无上的尊贵,实际是将凤璃困在了凤国中。

    凤璃,是雄鹰。是自由的,是不会再任何地方驻足的。

    所以,凌倾城给了凤璃起飞的条件。

    凤璃的权利大多遍布在凤国本国之内,暗中的‘忘川阁’实际上并没有被凤璃过多的关注过。

    在那天的到来之前,凌倾城在暗中用各种手段,将忘川的势力快速的增强。

    这才有了之后的那一切。

    这一切暗中的操作,拓跋伊都是被凌倾城派去执行的。故而,拓跋伊知道,摄政王的一切,从来都没有白白付出过。

    这两个人之间,只是有缘无分罢了。

    “公子……” WWw.8Yue.ORG

    拓跋伊不忍看这样的凌倾城,下意识的想要说些什么安慰的话,但开了口后却又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开口会比较好,最后只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一定还会见到的。”

    “如果可以的话,还是不要见了。”

    伸手将手罩在眼眸上,挡住了那无法抑制的泪。

    他们之间,还是永不相见为好。不然见到了,依旧是徒增悲伤罢了。

    她欠他的已经够多了,不能再继续了。

    拓跋伊看着这样的凌倾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公子的决定,向来都是正确的。但是,比起受伤来说,那位摄政王恐怕最怕的就是不能看到心中的那个人了吧……

    摇了摇头,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还是要靠两个人来解决。感情的世界,旁人插不上手。

    “最近,我就要出发去凤鸣山了。你们之后也差不多去凤国吧。”

    平复了平复心情,凌倾城将遮着眼睛的手放了下来。这才说起了今天把人们叫来的事情。

    去凤鸣山?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齐齐的将视线转向了凌倾城,异口同声道:

    “公子我(们)和你一切去!”

    话音还未落,几人就被凌倾城给拒绝了。

    “不用,你们直接去凤国。凤鸣山我和天圣的那位摄政王一起去。”

    天圣的摄政王?

    赖在这里不走的那位闷骚罗刹?!

    几人虽然不敢相信,但还是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毕竟,对于他们而言,君邪实在是强的太多了。他们要是强跟去,不仅不会帮到公子还很有可能会拖公子的后腿。

    凌倾城看众人没有反对,最后事情就这么的定了下来。

    曾经,在那个时候,自己曾经让人和他说过自己欠他的已经还清了。但是,只有凌倾城自己知道,说这话的时候的自己,是有多么的违心。

    说到底,他用情过深。而她,可能那一时的情动只是对于动容的曲解吧。所以才会那样决绝的在那时候断了他们之间的一切的可能性。

    这样的自己,还真是讨厌啊。

    为了不让自己受伤,而选择了伤害别人……

    拓跋伊看着这样的凌倾城,眼眶也随着湿润了。

    “这么快就已经快要有一年的时间了啊。”

    凌倾城抬头看着悬在上面的房梁,思绪一点点的回到了一年前的场景。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逐渐点亮的烛光将房间照亮。

    凌倾城从君邪的房间中出来后,便将醉衣等人叫到了自己的房中。

    那个人,她了解。

    最‘落魄’的时候,可能是不想要让她看到吧。即使这种‘落魄’是为了顺了她的意……

    回想起曾经和那个人的一切,凌倾城笑着笑着眼泪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沾染了嘶哑的低沉声音,一时间令醉衣等人以为自己听到的是幻觉。

    “阁里前不久传来了消息,”拓跋伊顿了顿最后还是说了下去:“王上,把我们的人都甩开了。”

    仅仅一年的时间啊,时间过的可真快。他们不久前还派人去过那座建筑辉宏的摄政王府,那样的府邸之中,如今却已经是长满了荒草,物是人非。

    “他,还好吗?”

    凌倾城听了这样的消息其实也不算十分的意外。

    凌倾城看着眼前的几人,一直都静静的没有说话,最后像是释怀了什么一样轻轻笑了笑。

    没有了面具阻挡的绝美容颜,美的令人心惊。

    虽然公子从来都没有说过,但是,他们知道。知道凌倾城对于之前凤朝摄政王府的那个家是有着怎样的眷恋。

阅读君临天下之涅凰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韶光慢》《一械天穹》《花豹突击队》《星辰变》《明朝那些事儿》《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爱上野玫瑰》《从前有座本丸[综]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290/290806/5905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