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反目成仇

    “你把我放下把,我好多了。”雪仙子淡淡道,重伤之下她刚刚服下了一瓣雪莲花,此时修为虽未完全恢复,但伤势已经好了很多。

    看着怀中的美人,厉天途心里有了一种舍不得的感觉,如果能这样一直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吧。依言把雪仙子轻轻放在地上,厉天途觉得自己的使命要结束了。

    美人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迷茫和彷徨,相处了这么久,厉天途第一次能从超凡脱俗的雪仙子话语中感觉到她心中的情绪起落。

    但是,让雪仙子无法原谅的是,这男人当初隐瞒武功装作普通的文弱书生在温泉旁轻薄自己,又趁机潜入玄机山庄一月有余,如果说他毫无目的性可言,雪仙子很难相信。

    此时两人都不再说话,周围的气氛是沉默压抑的,但这似乎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短暂宁静。

    尽管是要死之人,但感觉到了美人的无情之后,厉天途的心依然如置于万丈冰川之中一样寒凉,张了张嘴,许久才说出话来:“珍重。” WWw.8Yue.ORG

    不同于众人往前去探索出口,厉天途向来时的路走去,此时的他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静一静,然后慢慢等死。

    望着厉天途悲凉的身影渐行渐远,豆大的泪珠顺着雪仙子的面颊流了下来,造化弄人,对这个神秘的男子是爱是恨她自己都想不清道不明,既然如此,不如彻底放下。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她并没有说,修习九天玄女神功的女子是不能爱上男人的。

    只是她真的不知道促使她下定决心斩断情丝的究竟是因为九天玄女神功,还是厉天途对她的欺骗,又或者两者都有。

    有人在万年朱果树生长的崖壁之下发现了一个半人多高的山洞。

    剩下为数不多的几名散派高手在阎震的逼迫下率先弓着身子在前面探路,其他之人鱼贯而入,经历了九曲十八弯,在欧东平天机罗盘的指引下总算重见天日。

    厉天途走到寒潭边,却意外发现大罗宫仅余的那名弟子尚未离开,似乎在等着自己的师父和师兄。吐蕃少年看到厉天途过来,朝厉天途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而后便眼睛盯着寒潭水面不再说话。

    厉天途的心里不由一阵感叹,吐蕃此等异族人尚懂得袍泽之情同门之谊,反观中原之地如枉死城主阎震,枉为名动江湖的地榜十大高手,却干着恃强凌弱之事。

    因之前纳德罗出手伤了雪仙子,厉天途对水下的大罗宫主并无好感,倒是对这个重情重义的吐蕃少年有了好感,忍不住停下脚步提醒道:“他们在那边峭壁之下找到了出路,如果你等不到你那师父和师兄,可以从那边离开。”

    吐蕃少年摇了摇头,固执道:“不,我一定要等到师父和师兄出来。”

    厉天途似乎从少年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虽然身上真气在慢慢消散,他甚至能感觉到身上的生机在一点点流逝,但他还是对这个吐蕃少年起了兴趣,在将死之际忍不住想和他多说上几句话。

    死神来临,厉天途却觉得轻松异常,他盘腿坐在雪仙子之前俯倒的那块水边大石上,对着水面自言自语道:“这水潭颜色墨绿,水深应在十丈开外,而且水温极低,潭底定连同地下暗河。经年累月的暗河水道一定纵横交错,其复杂程度不弱于迷宫大阵,所以。。。”

    厉天途故意一顿,然后起身朝太极殿走去,走到半途不忘冲着水边的少年一笑,胸有成竹道:“你师父应该马上要上来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厉天途的话,在他的身影刚刚消失在少年视野之时,水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大的动静,纳德罗一身水迹垂头丧气从水里窜了出来。

    厉天途尚未走到太极殿中央,便感觉自己的生命力如同被抽离了一般,他明白强行贯通天桥的副作用终于来了,倒下的一刹那,他心里清楚这次自己只怕是神仙难救了。

    在失去意识的一刹那,过往的一幕幕画面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这就是自己的选择吗?

    如果再来一次,自己应该还会这样做吧?

    大丈夫立身处世,有所为,有所不为,哪怕是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

    自己这短暂的一生,一直都是在被动接受着什么,这难道不是《道德经》中的无为吗?

    侠义者,无为而有所为,自己真的做到了吗?

    这情,果然害人不浅,但难道不是你自己心甘情愿去受其所累吗?

    一连串的反问自己,厉天途仿佛在回忆自己的一生,这短暂而又平凡的一生却终究让人看不透啊!

    一颗心,方寸天涯;一幅画,一世情缘。

    无限惋惜中,厉天途倒在了这漫天星辰笼罩之下的太极阴阳鱼之上。

    “真是个痴儿啊!”黑暗之中传来一声厚重的叹息,声音似乎来自四面八方,但失去知觉的厉天途已经无法听到。

    良久,雪仙子首先打破了沉寂,悲声道:“无论你是谁,无论你的目的何在,温泉之事和潜入玄机山庄之事从此刻起,我们一笔勾销,永不再提。从今以后我们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

    因为厉天途的救命之恩和过人的气度,雪仙子对厉天途是有了好感的,但这股好感却被因她对厉天途产生的误会冲得烟消云散,两人从此注定要擦肩而过了。

    不得不说,雪仙子确实是对厉天途动情了,但因厉天途忽然展现的强大实力,这丝情仅仅产生了毫秒之久,便在阴差阳错之下转为了恨。

    女人家的心思厉天途不懂,但雪仙子的话厉天途听明白了。原来一切只是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也对,平时都高高在上的江湖第一美女,怎么可能看得上自己这个落魄的江湖小人物,怪只怪情势弄人,让自己卷入了这昆仑神殿风波之中。同时也暗骂自己不长记性,先前有颜梦雨为签,为何还要犯相同的错误?

    情之一字真的误人,相逢相识之中自己已经不由自主深陷其中了,竟忽略了这人世之间最大的代沟不是两人同床异梦,而是身份悬殊。

    女人心海底针,冷静睿智如厉天途也绝难猜测雪仙子此时矛盾的心情。如果让他知道美人对他起了误会,不知此时的他还会不会继续沉醉在美人如兰的芬芳之中。

    按照约定分配完万年朱果之后,众人虽然身怀重宝,但因为不知出路何在,都在暗自发愁。

    抱着雪仙子的厉天途自然感觉不到怀中美人的心理变化,他此刻的心情是美滋滋的,美人身上如兰芬芳让厉天途迷醉至极,厉天途精神上是享受的,但在体力上他却是在强自支撑,为了怀中妖娆的安全,也为了欧东平和轩辕仪的安危,他在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倒下去。

    深思之后,雪仙子发现自己的心突然空了,然后失落到了极点。厉天途是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但他突然展现那种强大的修为让人不得不怀疑他当初闯入玄机山庄接近自己的目的。好吧,退一万步讲,即使他没有对玄机门心怀叵测,但他装作不会武功刻意占自己便宜,还欺骗了自己这么久,这所有的一切让她难以释怀。

    心灰意冷的厉天途跨前一步,与雪仙子并肩而立,无比落寞的眼神落在美人洁白如玉的侧脸上,缓缓道:“不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即使我死了也不会伤害你就是了。”

    微微顿了一会,厉天途苦涩道:“刚才形势逼人,冒犯了。”

    玲珑剔透的雪仙子心里明白厉天途指的是什么,也清楚他做那些举动的意义所在,这次昆仑神殿之行如果没有这个男人,自己一行人也无法走到这里,这点雪仙子很清楚,也很感激。

    厉天途知道雪仙子想知道什么,但他真实的身份还真不能说,毕竟朝堂和玄机门的数十年的仇恨已经家喻户晓。然而,他又不愿意欺骗她,一时之间,他感觉竟无从答起。

    其实厉天途的心里很清楚,雪仙子,甚至包括刚刚被其支走的二老都以为他之前是刻意隐瞒自己有修为在身的事实,有了这层认识,他当初潜入玄机山庄又机缘巧合下窥视了仙子沐浴,这所以的一切加在一起,雪仙子误会他也是理所当然。但如果此时让他说出自己只是刚刚恢复武功,他也真的很难说出口,因为这荒谬的理由连自己都无法说服。

    欧东平和轩辕仪人老成精,彼此对望了一眼,知道雪仙子因刚才之事有话要和厉天途单独谈,轩辕仪临走还忍不住对厉天途使了个眼色,拉着欧东平朝远处人群走去。

    看到二人走远,雪仙子并没有回头,只是沉重地低呼了一声:“厉沫,你到底是什么人?”

    世事有时候真的很奇怪,越接近事实的事情越是难以让人相信,离事实很远的谎言却让人深信不疑。

    当然,他做梦也没想到怀中雪仙子的复杂心情,那种由极喜到极悲的巨大心理落差,让雪仙子陷入了对他爱恨交加的矛盾之中。一方面感激厉天途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另一方面却因他显露出的强大实力而对他先前的隐瞒欺骗起了疑心。

    雪仙子甚至在想,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自己伤势过重,会不会因恼恨厉天途对他的欺骗之情而暗中给他一掌。当然,如果真是这样,此时虚张声势的厉天途绝对会应声倒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雪仙子眼神复杂地看了厉天途一眼,然后对紧随其后的欧东平和轩辕仪说道:“欧老,药老,他们都去找出路了,麻烦你们二老也去吧。”

阅读道侠厉天途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天道图书馆》《末日刁民》《儒武争锋》《我的贴身校花》《校园狂少》《都市至尊系统》《八卦台前幕后》《无敌古树分身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1/301653/6122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