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木九卿的身份

    木清芩踏着莲步,滴落的泪光打湿衣衫的袖带,若不是那渡劫境的修为和瑶池圣女的身份,此刻的小女人就似那我见犹怜的柔弱女子将自己的身体放在了木九卿那还有些虚弱,未完全恢复道心的胸膛。

    “清芩,这个也是江陵告诉你的?”

    “而我真正担心的是那在灵雾山背后的势力,就连我与天道都不曾发现蛛丝马迹,恐怕有朝一日九州会陷入真正的末世劫难,到时候尸横遍野,血流万里,魂离骨冢啊!” WWw.8Yue.ORG

    将木清芩的身体慢慢抱起,看着那微微抬首的小脸,木九卿歉意的微微垂下眼帘,低下黑丝微飘脸在那带有苦涩泪水的泪眼上轻轻一吻,看着后者那微红羞涩的神色,天地亲自雕琢的绝美面容露出淡淡的一分微笑继续说道:“成功通过考验的我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一切,人类的身体,站在所有人前的力量,以及完美的情感,但我需要为之付出的就是,为九州清除一切潜在的隐患,邪道如此,那藏在灵雾山的亦是,所以我必须要去一趟”

    “可是,如果失败了呢?”

    “还记得小时候我对你说的话吗?”

    木清芩点了点头,被擦干净的泪水却是再一次不争气的落了下来,打湿两人的衣衫不堪。

    “放心,这一次我会完整的回来,至于你这个小哭包,就准备好饭菜美酒等我回来,如果不合的口味我可是要打屁股哦,和小时候一样”

    虚空泛起涟漪,木九卿的身影化为道道碎光消失在木清芩的怀抱。

    反伸出双手将自己的师兄抱在自己怀里,木清芩第一次听到木九卿如此悲伤无力的声音,也是第一次听师兄阐述自己的往事,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师兄是这个世界灵力的本源先祖,她从来不知道所谓的长生路不过是这方天地为自己挑选使者的陷阱。

    失败?

    眼眸中掠过一抹自嘲,木九卿擦拭着小女人眼角的泪痕,用毫不在意的语气说道:“如果失败,天道自然会帮我完成我的责任,但是我得到的惩罚便是失去曾经拥有的一切,包括九世的回忆,人类的躯体,以及对你们的情意,真正的回到我出现在这个世界时的状态”

    没有灵智,躯体,情感的天地本源?那不就是所有修士平日吸收的灵力吗?木清芩眼中更加仓皇慌张,摇晃着脑袋用自己的双手死死的抱着木九卿,不让其离开,挂在嘴角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难道对你师兄这么没有自信?”

    “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昨夜我就在你门口守着,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吗?”,还未将话说完,木清芩的眼泪便如决堤之水滴落,双手死死的扣在木九卿那还有些虚弱的身体,肩膀之上,在隔音阵法的隔断下,更是言语之间充满激动的说道:“你就不能好好的让我来保护你吗?有时候清芩真的好想自私的将师兄锁在瑶池的幽谷,你的道心,究竟还能承受多少次的折磨呢?”

    额?今天的小女人怎么如此悲伤满溢?

    “哎呦!别揪我耳朵,我这不是一回来就和你解释清楚了吗?痛痛痛痛···快松手快松手!”,将木清芩的小手拿离自己的耳朵,还在阵阵疼痛的耳朵让木九卿呲牙咧嘴的看着正在自己面前阴沉着脸色的女人。

    “笨蛋师兄!傻瓜,混蛋,不安分!”

    果然还是逃不过吗?

    “我与天道一样,曾经都只是这方天地,以及其他八十个世界中最为纯净的天地本源,直到天地间开始出现修炼者,我们作为本源之气自然是也有了属于自己的灵智思想,于是我们相互争夺竞争,但直到最后只有我和天道存活下来,我们得到了整个九州天地的馈赠,我们化为人形,从出生开始便是巅峰,无人能敌,甚至掌握一切道法规则”

    “天地的变化是迅速的,道法的演变也是迅速的,不知是多少年前了,天地之间已经无法承受如此多数量的修士来汲取自己的灵力,于是长生路孕育而生,这是一条我们所在的世界亲自演化的道法,脱胎于世间任何的一条道法,却又包含任何的道法,可是世间的修士需要控制,又不能阻碍他们进入长生路,于是我于天道进入长生路中,一旦有谁被长生路淘汰,那么失败的那人将会化为天地规则,替这个世界管理修士的劫难雷罚,而成功的那个将会被打入轮回,接受长生道的考验”

    轻叹一声,他也想就此放下,可是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更何况他木九卿本就担着救世的担子,九州孕育的他终究是要为九州承担一些罪责的,只是凡尘事扰,他也有些不确定自己要做的究竟是什么了。

    “真的非去不可吗?”,木清芩略带撒娇的哭泣在木九卿的怀里响起,落下两行清泪的俏脸目不转睛的看着神色略显落寞的后者。

    没有人会愿意去进行这么一场豪赌,需要下的赌注实在是太过巨大,无人能够承受。

    感受着怀抱中女人的哭泣和不安,木九卿双目闪烁,各种复杂的情感在眼眸之中纷纷闪过,双手轻轻的拍着前者那柔弱无骨的后背轻声说道:“从望月记忆中得到的消息,或许九州还有着并不属于三道的势力,可以在天灵白狐的眼皮子底下对其施展魅惑之术,恐怕那个叫做灵雾山的宗派不简单”

    听到木清芩的话,木九卿安慰的拍了拍前者的后背,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看着前者骤变,似要爆发的脸色后才不急不慢的继续解释道:“我从来都没有和你说过我究竟是谁对吗?我的过往,以前的一切没有任何人知道,就算是奶奶,清风,江陵和离寐,都只知道我是那万丈天山的公子,而你的记忆中,我更只是那瑶池的大师兄,你的师兄罢了”

    从早晨离开木宅后,木九卿便知道师妹木清芩已经察觉到了残留在空气之中的魅惑幻术气息,一路悄悄的隐藏在虚空之中跟随在马车之后,或许是跟自己一样通过石碑残留的灵魂得知了当初在城镇发生的事情才没有现身,不过回到木宅之后他便找到了依旧悄悄的跟在自己身后的木清芩,只是这一次,主动道歉似乎没有奏效,这让木九卿不由得咽了咽口中的美酒。

    “你听我解释!”

    木清芩说的没错,经过九世轮回后的道心并不如第一次成功离开长生路时的璀璨纯净,无数的爱恨情仇夹杂着每一世的魂念执着将道心中最为纯净的力量变得驳杂,这些糟粕会在岁月的流逝中对道心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就像是一颗明珠之上出现的道道裂痕,如今木九卿的道心虽然重铸,却就像那布满裂纹的明珠,随时都有可能在下一秒破碎化为灰烬。

阅读酒剑长歌行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奶爸的文艺人生》《捉蛊记》《道君》《异能特工:军火皇后》《武动乾坤》《泡妞宝鉴》《美女在上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1/301669/6122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