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尘世如潮人如水

    风吹枣叶,光影婆娑,倭女在前院枣树下学绣花,她住了段时间,已经看明白这家大小,身心早已放开,除了不出门,愈发胆大,竟然学着小鼻涕,对张成毫无敬意,

    倭女为找花样绣布,到处乱翻,竟在张成屋里翻出一只绣花鞋来,欢喜不已,鸟语花香的说好美,另一只在哪,谁的鞋子。

    候文韬把神棍的道具倒腾出去,喜滋滋来见张成,二人分赃,“高虎回来了,”猴子忽然说道。

    几个伙伴都是消沉,高虎虽不细说,也知他此行不顺,以至甘心去做牢头狱卒,张成见大伙闷头不语,笑道:“整日价听说诏狱是龙潭虎穴,还没见识过哩,这下好了,抽空去玩玩。”几人看白痴一样看他,再一想他确实不怕,都笑了起来。

    张成笑道:“都苦着脸干甚,今晚快活快活,大干一票,赶紧去借牲口借车,明儿个天亮去鱼市,天圣寺吃斋,养的好大鱼,合该便宜咱兄弟,猴子不是让人做了拦网,配好了药么,天天嚷着啥时候弄,今天,就在今天!” WWw.8Yue.ORG

    张成莫名喜感,起身拍那小屁孩脑袋让他滚蛋,笑笑的看着季公公,

    “听说那三个生员是你带到顺天府的?安分点,少不了你的好处,这都是看在指挥同知大人的面子。”季姑娘眯着眼,面无表情的咧咧嘴,“不然没人保的住你,水太深,小心淹死!走!”

    这是上面博弈结束定调调了,又是谁的裤裆开了,这小子巴巴的过来,给老子打招呼?张成一天的好心情,都没了,看看身边的候文韬,还有一帮做同仇敌忾状,让自己看的兄弟,心里好笑,这些人其实上杆子想抱东厂的大腿呐。

    东厂与锦衣卫,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暗中互相较劲,其实归根儿还是皇帝更信任谁,人家东厂督主,可是不分日夜在侍候圣上呢。

    季姑娘一提醒,张成反而更想弄明白,让猴子去打探,自己又回家去了,候文韬没多久就回信儿,秋闱是季姑娘来抽的锦衣卫,在贡院护卫,那几个锦衣卫说,当天季公公还去巡视过,而且天圣寺凶案顺天府明儿个就要判了。

    “学子们不是在闹事么?咋没动静?”张成疑惑道,猴子笑道:“我地哥儿,你还想看啥动静,领头的都抓几个啦,他们不想要功名了?就看顺天府咋判哩。”

    血案苦主都没了,两个酸丁还能咋地,真是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季姑娘这个无利不起早的坏小子,果然有鬼,张成再次服了这见鬼的世道,牛鬼蛇神都爬出来了,且看如何判吧。

    次日上值,张成也不回去了,就坐在凉棚下,看大街风景等候文韬回信儿,猴子回来时,满脸的嘲弄讥笑,

    “没有苦主,三个鸟人发配充军,那秀才因闹事被辱,羞怒引发旧疾不治,玛德,府尹大人说的好不爽利,这下可好了,皆大欢喜!”

    真是好个顺天府!好个顺天府尹!大堂之上,决定多少人命运的地方,这个狗官,在衙役的唬威声里,不知铸成多少冤假错案!

    “秀才呢?俩秀才就愿意?”张成愤怒起身,猴子冷笑说道:“还能咋地,杈出去呗。”

    张成忽然有种无力感,颓丧地坐下,默然无语,但他终究是有力的外来客,本来就不懂这个世道的规矩,也学不来,那还守他作甚?更不值得他守。

    候文韬见张成猛地起身,提刀就走,惶急道:“成哥儿,不能乱来啊!”

    几人套了几架车,摸黑赶到,除了猴子,都在犯嘀咕,等到满塘鱼儿泛起,无不欢呼下水,一场大干,几辆车硬是装不下,沈良抱着一条大鱼发愁:“可惜要落下许多。”

    张成笑道:“不打紧,药性过去,还是好鱼一条。”猴子惊喜道:“这下好了,非弄他个一干二净,让和尚们一条鱼也吃不着,咦,蒙汗药!发达了!”

    “是蒙鱼药,不是蒙汉药,人吃了上吐下泻,莫怪我不对你说。”张成晓得他又打什么主意,提醒道;“这个药是卖不出去的。”

    一晃几天,张成早上与兄弟们在自己地盘儿溜达一圈,要趁着日头还不毒,回去做功课,正见着一光屁股,晒得黑黢黢的小屁孩,撅着小鸟鸟,正对着路上来往的行人洒水哩,张成一把抓住就弹他小鸟鸟,进行幼儿教育大计。

    “呦!这不小张大人么,好兴致!”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来,张成回头,一个番子正按刀对他说话,旁边的高头大马上,一脸便秘状的,可不就是花名季姑娘的季公公么。

    猴子很快回来,说修路义商又赔了那家一些银子,那家男人带孩子投奔亲戚去了,案子被人压下了!张成看着眼前银子,目瞪口呆。

    这两日张成重返巡街的老战场,过的甚是清闲,尤其不忘回家做功课。

    天圣寺事毕,兄弟们都各回各位,张成回东司房复命,又把顺天府那话儿卖弄一回,一干头脑无语,这小子能耐见涨,把自己撇的干净。

    第17章尘世如潮人如水

    高虎脸上瘦了一圈,风尘犹在,说起南下见闻,唏嘘不已,说是为一名押送回京的阉党官员,满城百姓竟然闹事阻挡,大哭相送,反把提人的厂卫,看做阉党走狗,自己险些把命丢了。

    几人面面相觑,张成道:“百姓没有弄错,魏阉权倾天下时,厂卫不就是替他奔走么,官场里有几个不牵扯上的,其中未必没有好官,不知何时是个头。”

    高虎喝多了,难过道:“我看明白了,自己没有根基,又没钱钞,百般奉承,想爬上去,终究要把命搭进去,这次南下多少也捞些银子,我已打点过了,休息两日,便去诏狱看监,做个狱卒罢了。”

    “好!正好手头有银子,叫他晚上来喝酒,还有小王沈良,不知外面到底是啥样子?”

    张成有些高兴,忽然回过味来,问猴子“你和虎子有问题,难道是为了他妹妹嫁人?我还没见过她呢,嗯,是忘了。”猴子可能是想开了,哼哼两句,倒没发脾气。

    张成心思肮脏,看着倭女扑闪的大眼,塞给她,让她快滚,学人家绣花,还是多学学官话吧,免得被老子穷的发卖了,连个爷都不会叫,满嘴的雅蠛蝶,岂不是惨?当日的跪地脱靴,伏地捧刀,温柔顺服都哪去了?

    爱咋咋地吧,张成就把她当花瓶摆设,还是别人暂放的。

    太阳还没下山,哥几个都来了,带了酒菜,摆在院里石桌上,几人拉四叔上桌,四叔喝杯酒,让年轻人聊,又回厨下帮忙,几人见着倭女,大是惊艳,张成解释一番才罢休。

    老赵拉着张成手,语重心长道:“兄弟,做得好,这事就算了,与咱再无瓜葛,这几天学子们燥着哩,听说朝堂大佬们因这事在斗法啊,咱万不可卷了进去,咱就替皇上办事,其余不管,老大人对你上心啊,听哥的没错。”张成笑嘻嘻应了。

    张成取了五十两银子,赵东来那厮的,让猴子送给失亲那家,候文韬心疼的直咂嘴,还是去了,

    张成看那小绣鞋也是纳闷,看鞋底并未穿过,青缎面颜色已经旧了,绣着两只蝴蝶,翩然于飞。幸亏是一个,还是小女孩的,不然还真是有口莫辨呢,咦?也不对,好像更冤了。

阅读暴裂大明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亵渎》《万域之王》《重生之我变成了男神》《至尊神位》《锦衣春秋》《孤王寡女》《高手在校园》《弑灵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1/301774/61245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