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掉线的家长

    吉尔伽美什顿时连火也不发了,蹲在地上揪住咕哒子的脸蛋往两边扯。

    “居然敢叫本王爸爸,胆子不小啊!”

    吉尔伽美什这次是以弓阶下界,和魔术师职介的贤王不同,性子相当顽劣,正是传说中的“熊”王。

    这孩子才几岁,圣杯已经这么荤素不忌了吗?

    咕哒子气急,一口咬上吉尔伽美什手指,反被黄金指套咯的牙疼。

    远坂时臣一点儿不能理解吉尔伽美什不在意的反应,上前两步又停下,克制的说道:“她不是本次参加圣杯战争的御主,可是她有令咒!”加重语气,这个时候他已经意识到自己之前的猜测大错特错了。

    吉尔伽美什不以为意的把哇哇大哭的咕哒子抱起来放在肩膀上,用实际行动实行庇护之实,面无表情的表示——你想说什么?

    远坂时臣瑟缩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鼓足勇气迎难之上,反倒顺从的为他们准备好房间。

    转身离开的他没看见吉尔伽美什蛇一样阴冷的红瞳中闪过的不屑,那是一种看跳梁小丑的不耐与轻视。

    为足够四五个人进去打滚的浴缸放满水,飘荡在水面的玫瑰花瓣为下面的染上暧昧的色调。

    吉尔伽美什理所应当的享受着远坂时臣贡献出来的红酒,水下两条大长腿交叠,雾气升腾,满意的眯起眼睛享受这一刻的舒适……

    “哗啦——” WWw.8Yue.ORG

    嘴角一抽,吉尔伽美什刚想接着回味之前的氛围,一个肉滚滚的身体已经滚到他怀里。

    “吉尔吉尔!你看你看我团出来的!”

    也许是远坂时臣怀恨在心,总之,他没有准备咕哒子的房间。

    吉尔伽美什原本不以为意,但是真被小家伙扰了兴致的时候就有点儿恼了,但他还是强忍着揉揉额角,看咕哒子小手中间的一对泡沫,勉强勾起嘴角。

    “这是什么?”

    咕哒子开心的尖叫一声。

    “是吉尔!”

    吉尔伽美什漫不经心的眼神一怔,仔细看那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坨马赛克的东西。

    “本王魅惑的在哪里?”

    他居然认真的向咕哒子问出这种问题,咕哒子也以同样认真的语气说道:“这里!”她努力动动小指,但是不敢动,怕碰坏好不容易做出来的造型。

    这份心意吉尔伽美什感觉到了,所以他低下头,两个人的脑袋凑到一起,在水光之中居然分外和谐。

    两人的对话在反复确认中变得非常可爱,尤其是成熟的男人声音反复确认和稚嫩的女孩子声音反复强调构成的小小一首安眠曲。

    “这是本王的手吗?”

    “不是不是!那是吉尔的脚!”

    “那这是大腿喽?”

    “不对,吉尔的腿那么漂亮,我特别选最白的泡沫做出来的!”

    “哈哈哈,有眼光,本王全身上下没有不完美的地方,但是本王的腿仍然别具魅力。”

    “吉尔,你看……泡沫化掉啦……”

    咕哒子有点儿伤心。

    吉尔伽美什垂下看不出喜怒的眼睛,肆意说道:“本王不会像泡沫那么脆弱,若瞻仰本王就在这里,荣光还是威武你大可尽情欣赏。”

    咕哒子顿时开心的在他怀里蹦来蹦去。

    吉尔伽美什以少有的好脾气陪她到睡着,宽大的床上隆起小小的一团,黄金的王最后看她一眼,无声无息的化作空气中的光屑。

    巨大的落地窗前,远坂时臣面色凝重,本来的召唤仪式意外频发,还有那个小孩,她手上……

    “哼。”

    突然出现的光屑在月光中聚集出高大俊美的身影,吉尔伽美什任由月华洒过全身,凸显出形状美好的下巴。

    “你在这里是在思考她的事情?”

    远坂时臣脸色瞬变,他不知道那个女孩的身份是谁,若因此冒犯了最古之王,他还没有这个心理准备!

    哪知吉尔伽美什不以为意的勾起嘴角,意味深长道:“你很大胆吗,时臣哟,那孩子背后的势力连本王都要斟酌两分,你若真有胆量将她视之为目标,本王倒会高看你几眼。”

    远坂时臣蹙紧眉头,恭恭敬敬的说道:“可否请您告知我接下来的行动?”

    吉尔伽美什眼一眯,随即愉悦的赞赏道:“反应很快嘛。”

    相比起不知怎么操纵的从者,以及明显受到不被控制的从者庇护的孩童,尽可能将有利的条件划到自己这边儿才是上策。

    远坂时臣看似将主导权交给吉尔伽美什,实际上这正是在缓和两者间的关系,让本对他生出不满的吉尔伽美什放下芥蒂。至于主导权什么的,当吉尔伽美什成了他的从者,他就没啥主导权了。

    弓阶从者最作弊的一点儿就是单独行动力,怕不怕?

    不明白?

    那换个简单说法,从者和master之间存在魔力供给,令咒则是魔力结晶一定程度上能创造奇迹的那种必杀手段,然后单独行动力就是,切断魔力供给,弓阶从者还能单独行动很久,这个很“久”保证了自己一个不满意可以干掉master重新寻找魔术师缔结契约。

    比起其他没有master供给魔力就会消失的职介,弓阶无疑是行事最便宜方便的。

    所以远坂时臣的做法聪明的保住了他自己的命。

    之后的几天,咕哒子被远坂时臣眼不见心不烦的丢给自己弟子带,本来这次弟子召唤出的是暗杀者职介的从者,名为山中老人。

    山中老人没有固定身份,以多个模样的从者占据情报上的有利地位,所以拿出一个专门带孩子也不浪费。

    可是他在这样做之前,向吉尔伽美什提出咕哒子的令咒要通过伪臣之书转移的要求。

    吉尔伽美什在他提出来之前就有所预料,如今不过是印证了自己的想法而已。

    “对魔术师而言,创造出令咒的庞大魔力无疑等于一种微型奇迹,既然争夺着真正‘奇迹’的圣杯,那么定然不会无视掉她手上的魔力结晶。”吉尔伽美什一旦用这种不辨喜怒的语气说话,这几天来已经吃尽苦头的远坂时臣就会反射性的做出卑微的姿态。

    “我说的没错吧,时臣。”喝干高脚杯里的红酒,沉迷美酒与黄金,尽显奢侈的王轻哼着眯起眼睛,“想做就去做吧,只是你能承担的起后果。”

    远坂时臣不知道吉尔伽美什话中的警告从何而来,但是远坂家转移令咒的技术无比成熟,而且咕哒子手上的令咒足足有三划!三划啊!这让还未开战就消耗掉一枚令咒的远坂时臣如何不动心?

    最后还是将吉尔伽美什的话视作无物的远坂时臣,当天夜里准备好魔术阵,让咕哒子站在里面,把三枚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令咒转移走。

    咕哒子看着空空的手背,扁扁嘴,但还是看在吉尔伽美什的面子上没计较。

    反正孤身呆在这个时空的咕哒子在看到吉尔伽美什时就把他当做自己的监护人了,这娃的迦勒底有好几只闪,从幼年到老年,连中间那只最稀有的也没放过,一字排开,够打爆史上任何一届圣杯战争。

    所以她哪怕知道令咒的重要性,但一看吉尔伽美什没有反对,也乖乖听话让怪蜀黍摆弄。

    然后一个问题出现了,这只闪可不是她家那只啊!

    吉尔伽美什对远坂时臣说,有事后果自负,其实他自己也在涵盖范围内。

    等迦勒底里面的大家长找到这里,看到他坐看外人忽悠他们家master,不用说,圣枪女神的无敌贯通一定砸他脸上。

    可是吉尔伽美什只有本体的一部分记忆,虽然挺喜欢小家伙的,但还没到为她放弃自己的乐趣的程度,所以没有对那份记忆的实感,大概意思就是牵绊没刷足,他开始无知无觉的作死了。

    同一时间,发现咕哒子失踪的迦勒底内部爆发了从大到小,不一而论的战争。

    最后还是时钟塔拯救了要被暴走英灵们毁灭的世界,一众大妈小爸集体去刷时钟塔副本了。

    众英灵:“都是因为他们来乱搞什么解除契约,不然我们的女儿/安珍大人/master也不会失踪!”

    一干认真起来毁灭世界完全不是问题的英灵,用爱和正义的铁蹄教会时钟塔的魔术师们,过河就拆桥是没有前途的。

    打刚拯救完世界的救世主的主意,甭管目标是还是别的,老娘都能穿刺/打你个桃花满脸开好吗?

    其中最狂暴的那几个已经决定大战·时钟塔,组团都不用,她们自己就是群攻!

    因为咕哒子失踪,就连守序善良的英灵都有些躁动起来,原来要离开的英灵也相继留下,可见这次时钟塔是出了多么大一个昏招。

    变回英灵后不眠不休好几夜的罗曼医生,灵基却是魔术王所罗门的粉发碧眼男人揉揉眼睛,将白种人的皮肤揉的见红才松手,然后狠狠干掉杯里的咖啡被苦得直吐舌头。

    “怎么样,莱昂纳多,查到咕哒子的位置了吗?”

    一旁忙碌中的万能之人头也不抬,冷冷的甩过来一句。

    “没。”

    罗曼医生苦笑,也不奇怪达芬奇的态度。

    咕哒子在这个迦勒底的位置十分特殊,可以说还是婴孩的时候就被自己和达芬奇照顾着长大,某种程度上甚至和玛修相差不远,但远比玛修多出几分功利,这也让他们在咕哒出事时比谁都要心急如焚,都要愧疚。

    可是谁都能不冷静就他们不能,他们肩负着把人找回来的重任,但眼瞅着一个星期过去了,咕哒子的踪迹还是没找到……

    罗曼医生哀嚎一声,自己也好想加入大战·时钟塔的队伍啊!

    达芬奇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发现罗曼在偷懒,顿时语气冰冷的说道:“别想了,你和那群从被召唤起就给咕哒子又当爹又当妈的人能比吗?”

    确实不能。

    罗曼医生摸摸良心,发现自己在雷夫炸了灵子转移室,导致全御主遇难后心口那里就少了点儿什么。

    只是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年轻的迦勒底指挥官冷静的翠色眸子里印入各种专业数据,语气极为严肃的说道:“示巴,请将公元2000年附近有可能发生特异点的年份通通标识出来,再代入御主的数据,进行统一核查!”

    达芬奇薇薇睁大眼睛:“你是想……”

    “没错,”罗曼医生冷彻道:“以咕哒子的素质,无论她抵达哪个时代,创造出一个特异点的能力还是绰绰有余的,何况她身体里有……”

    达芬奇一下子反应过来,原来如此,是要定位那个吗?

    “呜哇——闪闪欺负我!”

    吉尔伽美什没想到逗逗都能把人逗哭了,刚想拍头意思意思安慰一下,不行不是还能吓吗?

    最古“熊”王,已经把破坏远坂大宅当成哄孩子的利器了。

    然而这时远坂时臣惊叫道:“王,她手上有令咒!”

    “啊?”吉尔伽美什不耐的看过去,有令咒就有令咒呗,有令咒又怎么了?这货要是没令咒,以后怎么拯救世界啊。

    “……”

    然而没想到的是远坂时臣,言峰绮礼居然配合的露出恍然大悟脸。

    咕哒子开心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喷笑的吉尔伽美什脆生生叫了两个字。

    二

    本来和远坂时臣的相性在初次见面时就差不多降至为零了,结果又因为咕哒子的缘故有点儿上升。

    咕哒子努力从吉尔伽美什的手掌心里挣扎出自己的脸,愤怒之余没发现自己嫩得好像莲藕一样的小手上三条令咒正大刺刺的扎远坂时臣的眼。

    远坂时臣发现的时候眼珠子都差点脱框而出。

    圣杯战争经过魔术师代代改良,已经具备某种适性。英灵被召唤时可以以六种职介下界,只需要具备职介中的某种相性,便能以崭新的姿态被master召唤。

    贤王和吉尔伽美什正是如此,顺说吉尔伽美什是弓阶职介,archer,绰号金闪闪,简称a闪,贤王是魔术师职介,caster,简称c闪。

    嘴巴疼,坏坏,明明平时很喜欢我叫的。

    一想起乌鲁克的贤王听到自己叫他爸爸那一脸暗爽的表情,咕哒子不知道什么是暗爽,但是可以变成白发卷毛黑皮肤的罗曼医生这样说了,那就应该没错,所以咕哒子没想到无往不利的一招在a闪这里折了戬,脸蛋被捏的好疼啊!

    这一次吉尔伽美什以全盛状态的archer下界,实力不可谓不强大,性格也是作天作地。

    “爸爸!”

    笑声骇然而止,吉尔伽美什深沉的盯着这只小萝卜头,沉默覆盖了他的表情。

    咕哒子:“呜呜呜——”

阅读[综]冠位master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高术通神》《盛唐风华》《宠妾:侧妃万福》《校园绝品狂徒》《重启家园》《老子是癞蛤蟆》《都市之超级懒汉》《老公狠坏,狠强势!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1/301803/6124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