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白蛇的精神明显比昨晚好多了,被包扎的腰身和尾巴没有盘起,正软乎乎地垂在许一的侧腰间。

    许一有点懵,他不是把小蛇放在毯子上吗?怎么一觉醒来就在他身上了?要是不小心被他的灵魂睡相压着了怎么办?

    许一是九点半上班,他的时间还很充裕,足够给自己准备个早餐再出门。

    许一所在的宠物医院属于中型,不算大,但是位置很好,而且周边只有这一家宠物医院,每天都有不少人把自家的宠物送过来做保养护理或者寄养。

    属于大门特别设置的欢迎语响起,许一抬头,笑着迎上去,“刘小姐,早上好。” WWw.8Yue.ORG

    “那我回去需要做些什么?”刘雯雯和许一并肩走着,细声细语地问道。

    许一笑了笑,“等一下我把注意事项整理发到你微信吧。”

    “好的,谢谢许医生。”刘雯雯说:“许一你真温柔。”

    许一不太习惯被人夸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带着她推开巷道尽头的房间,笑容很快凝固在他的脸上。

    为了让敏感动物好好休息又不能让它们觉得孤独,二楼的每一间养护室至少放两只宠物,现在室里却只剩下一只在爆炸中烧伤还在护理的公猫,原本关着铃铛的小门大开着,刘小姐的布偶猫却没有了踪影。

    “许医生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这不是我的铃铛。”刘雯雯有些奇怪地说。

    许一看了眼门号,确定自已没有走错。

    二楼养着的宠物其实不多,而且铃铛他每天都会上来观察情况的,昨晚临走前还上来看过一次,今天怎么会不见了?

    “刘小姐你先别急,可能是别的医生转到别处了,我们下去问一下。”许一安抚道。

    “好。”刘雯雯养了铃铛两年多,为了防止它发情才不得已做绝肓手术,因为工作已经好些天没见到铃铛,想念得紧,但眼下她也急不得。

    许一和刘雯雯重新回到一楼,问了几个同事,也都说没有转移过铃铛。

    刘雯雯一听,心都慌了,“许医生,这是什么意思啊?”

    许一皱着眉,他现在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丢失了呗,还能什么意思。”平时和许一不太对头的赵守业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在旁边凉飕飕地说:“许医生昨晚你走得最晚,该不会不知道吗?”

    言下之意很明显,猫去了哪儿你最清楚了。

    刘雯雯了他一眼,随即便有些厌恶地移开目光,心想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一副幸灾乐祸的刻薄相。

    “许医生,现在怎么办?”刘雯雯没理会赵守业,着急地看向许一。

    “实在不好意思刘小姐,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会尽快给你一个答复的。”许一不卑不亢,同样没有理会赵守业。

    刘雯雯看着他点头,“好,许医生我相信你会给的一个交代的。”

    铃铛她已经养两年多了,这其中的感情是别的猫没办法代替的,丢失的焦虑感也一样没有人能身同感受。

    “那你先回去休息,等有了消息在微信通知你,可以吗?”

    “好,那麻烦你了。”刘雯雯忧心忡忡地点头,两次欲言又止之后才抓着手提包包往门外走。

    等刘雯雯离开了店,许一才走到前台,让收银员打开昨晚的监控。

    监控是24小时的,希望能有点收获。

    昨晚下那么大雨,刚被绝肓的猫咪还在悲伤中,根本不可能独自跑出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还在店里。

    收银员是个刚出来实习的大学生,在这里工作才一个月不到,但许一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听他要调监控,二话不话就把昨晚的监控调了出来。

    赵守业见许一查监控,眼底闪过一丝心虚的神色,推了推无框眼镜,上前道:“前台什么时候有私自看监控的权利了?”

    周婷小姑娘愣了下,扭头看向许一,有些为难了。

    “之后我会向主管说明情况的,客户的宠物丢失可大可小。”许一看了赵守业一眼,低声示意周婷放手让自己操作。

    “你们都站在这里做什么?”

    许一还来不及调出来,一道粗糙的男声响起,站在他身边的周婷连忙叫了声,“主管。”

    被叫作主管的男人嗯了声,凉京地看了眼许一,“等一下老板要过来视察工作,你们别在里站着。”

    赵守业露出得意的笑,走到主管身边,低声道:“许一把客人的猫养丢了,现在在查监控呢。”

    陆志伟一听,立即皱起能夹死苍蝇的粗眉,本来就不和善的面相顿时显得更凶了,看着许一问道:“怎么回事?”

    许一把事情经过仔细说了一遍,“所以我想看下监控有没有录下些什么。”

    陆志伟道:“监控的事就交给守业去查吧,你去三号室做个手术。”

    许一犹豫了一下,“我想自己查一下,是个什么情况至少能给客人一个交代。”

    店里丢失宠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个月还丢了一条贵宾犬,负责的同事不仅赔了几万块,还被开除了。

    许一虽然深感同情,却也无能为力,毕竟贵宾犬确实丢失了。但现在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必须要查清楚。

    “行了,我让你去就去,废话什么。”陆志伟可不管这些,不见了赔钱就行了。

    许一呼了口气,只好先去做手术了。

    要做手术的是一条被剪去半只耳朵的猫咪,前爪骨折,身上全是血迹斑斑,柔软的毛和血粘在一起,灵动的双眼里全是恐惧和眼泪,身体还在瑟瑟发抖。

    这是条流浪猫,在小巷里被几个熊孩子扔石头嬉闹,被爱心人士送到这里来的。

    猫的身上很脏,根本无法立即做手术,用消毒水将受伤的爪子消毒缝接好才一点点将身上的斑迹清洗掉。

    许一做完手术回到前台时,那段监控已经被赵守业调走了。

    没等他去找赵守业,就被陆志伟叫进了办公室。

    许一问:“主管,你找我有事吗?”

    “事情我已经听守业说了,你说这事要怎么跟客人交代吧。”陆志伟将手机推到许一的面前。

    许一拿起来,正是被调出来的那段监控。

    视频显示他从养护室出来之后两分钟便熄了灯,之后便一直很平静,这中间一直没有人进去过,猫也没有出过来,直到第二天早上同事来上班,画面才重新有了动态。

    许一皱起眉,这怎么可能呢?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不想太复杂,写得越简单越好。

    红包还在继续,大家提点意见哦,么么哒

    ps一哈:所有的宠物知识都是百度或者作者自己捏造的,如果大家看不适的地方请提出,会适当修改一下哒。

    刘雯雯养着的是一只美丽的布偶猫,经常过来做护理,而每次过来都会让许一来做,是他的老熟客。

    她前段时间把猫送过来做绝育手术,但临时接到出差工作,便把猫寄养在宠物医院里,今天过来是想把猫接回家的。

    刘雯雯长得一般,但是笑起来很有亲和力,平时说话也是不慌不忙的,面对许一的时候显得有点羞涩,“早上好,我来接铃铛。”

    “铃铛刚做了手术,情绪还有点抑郁。”许一边说边领着刘雯雯往二楼走。

    刚做完绝肓手术的猫咪非常缺乏安全感,所以需要把它放在安静些的地方。二楼有养护室,专门为一些敏感的宠物开设的,除了宠物主人和医生以后的人是不允许上去的,吵杂的环境会很容易影响到宠物的。

    冰冷的瞳孔里泛着水光,它吐了吐红色信子,没有恶意,似乎在向他打招呼。

    许一怔了好几秒才想起来,他昨晚救治了一条蛇。

    习惯性地伸了个懒腰,许一感觉到腹部有股凉意,掀开被子一看,身体顿时僵住。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许一的生理闹钟一向很准时,早晨八点不到就醒了。最近晚下班,没能得到很好的睡眠,刚醒来的眼睛还有点干涩。

    许一得到回应,笑着出门了,并没有发现房里的小蛇正立着身体目送他离开,直到人彻底消失在门后才收回视线。

    昨晚下了一晚上的暴雨,马路上的积水有点严重,即使今天的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但还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回到店里,许一换上自己的工作服,带上围裙,和迎面的同事道了早,开始新一天的工作。

    出门前,他给茶杯倒了一碗水,又放了两根大火腿。狗粮昨晚已经全部给了茶杯,晚上要是还是晚下班,就只能在他打工的店里买点狗粮。

    “我上班了,在家乖乖的。”许一笑着对茶杯说。

    “早。”许一只是小小惊讶了一下,道了声早后去了客厅。

    茶杯蔫蔫地趴着地板,见许一出来立即扑了过去。许一接住茶杯,惯性地揉他的头,低声道了声早后去浴室。

    “汪汪…”

    一条两指大小的白蛇正盘着身体窝在他的肚子上。

    也许是没有了被子的加温,小蛇觉得冷,缓缓掀起了眼皮,桔红色的瞳孔直直对上了许一那双略忪惺的眼眸。

    小白蛇没有等许一做出反应,便张开了自己盘着身体,爬到被子上之后滑到地板上,笨拙地游回昨晚那个位置趴着。

阅读救过的那条蛇要以身相许怎么办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高术通神》《盛唐风华》《宠妾:侧妃万福》《校园绝品狂徒》《重启家园》《老子是癞蛤蟆》《都市之超级懒汉》《老公狠坏,狠强势!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1/301812/6125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