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暗卫说得委婉,其实就是私奔。

    “明早,全京城的人都会知道,林挽嫁进右相府第一晚无故失踪。”楚淮引负手向北,神色淡淡,只有刚才提到张侜之时,语气方有些波动。

    右相家的儿媳妇跟人跑了!

    “淮王到——” WWw.8Yue.ORG

    室内一静,三人齐齐站起迎接,“微臣参见淮王!”

    楚淮引看着右相,三人中他的官最大。

    右相:“让林大人说吧!”

    不是好事,三人反而推脱起来,最后严镶见楚淮引脸色不虞,挑着简略地说了一遍。

    楚淮引冷笑:“本王以为诸位大臣日夜想着为陛下分忧……尔等却用闺宅之事去打扰父皇。”他话锋一转,“林小姐到底是自己出逃,还是被藏起来,上右相府上一搜便知。这样,未免有失公允,让本王的侍卫来搜,也好还右相公子一个清白。”

    “这个方法好,我看林小姐就在贵府上!私奔这个罪名我儿担不起。”严镶对着王右相,没好气道。

    “搜不到人我看你还有何话说!”王右相被倒打一把,早就气得脸红脖子粗。

    等楚淮引的侍卫围了王府,王右相和兵部侍郎面面相觑,意识到不对劲时,已经晚了。

    就算不晚,淮王要查,谁敢阻拦?

    得了楚淮引指令的侍卫迅速在王家搜出一个被打得半死的女子。

    女子穿着粗布衣,旧麻裙,不像婢女打扮,衣衫凌乱,昏迷之中,伤痕累累的双手还紧紧揪着衣领。

    “右相,这是?”

    楚淮引脸色一沉,问责王家。

    王均阳直接掳了人藏在家里,右相也是一头雾水,哪知道发生什么事。

    “管家,怎么回事?”

    “老、老爷……”管家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

    右相看他这副样子,心里一跳,隐约觉得今天一连的事情是个套子,而他钻进来了!

    “把这贼女拖下去,别污了淮王的眼!”王右相朝管家使眼色,“昨夜小儿大婚,有贼人趁机混进,下人抓到一个小贼,想来是这名女子,审讯的手段严厉了些,还请淮王见谅。”

    “慢着!”楚淮引心里冷笑,把姑娘逼成这样子还想蒙混过去,“今早有民妇当街拦轿,说自家的姑娘丢了,本王看有几分相似。带她来认认是也不是。”

    侍卫带进来一个农妇,见到躺在地上模样可怜的小女儿,差点昏厥过去,“是阿娟……阿娟你起来看看娘……”

    地上的人毫无反应,农妇眼神涣散,四周看了一圈,膝行至楚淮引面前。她不认识大皇子,看他一身贵气逼人,在场的人都以他为尊,倒头就拜:“大人!求大人给阿娟做主!她是被王钧阳掳走的!……我命苦的娟儿,从小性格就拗,要是,要是……”

    王右相脸色铁青,“住口!”

    此时,被楚淮引打晕的王均阳刚刚醒来,见外头人多,一手扶着歪着脖子走出去,“干嘛呢?呵,这个死娘们怎么在这,管家!把她关起来,饿上几天,看她是从不从……嗷——爹!你打我干嘛!”

    这等事如今在京城并不鲜见,可是,兵部侍郎想到淮王深不可测的城府,心头一抖。战士军前半死生,京城子弟骄奢淫,淮王今日目的明确,不可能善了。

    女儿逃婚已是事实,八成是跟那野小子跑了,如今为了保全名声……他怒不可遏,立马指着王均阳骂道:“我好好的女儿嫁给你,你居然、居然……!挽儿单纯天真,肯定是看下王家这腌臜事才逃了,怕我骂她,也不敢回家……我可怜的挽儿,你王家赔我女儿!”

    右相不可置信地看着亲家翻脸比翻书还快,声泪俱下地控诉王家。王钧阳没见过楚淮引,暴跳如雷:“谁稀罕!我告诉你死老太婆,看见地上这个人了吗?天底下就没有我王钧阳得不到的女人!”

    右相一脚踹开王钧阳,防止他再说出什么大逆不道的话,简直想把人塞回他娘肚子里!

    ***

    孟侜得知王均阳强抢民女、惹怒淮王、听候发落时,已经是当天晚上。楚淮引此举给纨绔们敲了一个闷棍,民间声望愈发高涨。

    孟侜早就感觉楚淮引的周身气度有别于京城,没想到居然是刚刚回京的淮王!淮王夜潜右相府,目的肯定不简单,随着储位之争摆上明面,朝堂风起云涌,势必会有大换血。

    他一拍大腿,想起自己昨晚张口就骗人是“张侜”,肠子都悔青。

    曾今有一条粗壮的大腿摆在他眼前,他没有珍惜,如果楚淮引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加倍珍惜,淮王让往西他绝不往东!

    孟侜腿上的红掌印还没消,翌日又听说严镶弹劾王右相私自挪用军饷,差点导致大魏将士全军覆没。

    那是四年前了,楚淮引前脚刚走,后脚粮草被断,二皇子一派存的就是让他有去无回的心思,不惜以大魏国土沦陷为代价。等楚淮引吃了败战,甚至殉国之后,再派自己人接手。

    二皇子一派如何也想不到,楚淮引背水一战,初战告捷。他们更想不到,昭元皇后在民间的崇高声望反馈到楚淮引身上,在沿路百姓接济下,军民同心,一路横扫千军,并且短短几年在北边站稳了脚跟,养兵屯田,可与朝廷分庭抗礼。

    楚淮引是回京清算了!第一个拿右相开刀!

    在场的大臣冷汗直冒,看见严镶呈上一叠证据之后,更是坚定了这个猜测。

    淮王有备而来,以前使绊子的大臣惶恐不安。

    兵部侍郎捏一把汗,差点就上了王家这艘贼船替他挡刀。他当机立断拜俯在地:“臣糊涂!”

    天元帝问何事,兵部侍郎把王均阳的事情一说,“臣竟然还不如小女内心明澈,臣愧对陛下,求陛下降罪,并看在小女无辜的份上,解除她与王家的婚约!”

    天元帝允了,并罚俸三年,五年内不得升迁。

    明明已经拜堂成亲,偏偏说成婚约,王右相恨恨地盯着他,当初是谁先提的姻亲!

    二皇子眼观鼻鼻观心,无视右相频频投来的求助眼神。

    弃车保帅,人之常情。

    有人把大魏江山视为博弈筹码,天元帝自然不会容忍,当堂摘了右相的乌纱帽,流放两千里,连坐九族。

    生死已定,不咎缘由。王右相瘫坐在地,陛下摆明不愿往下探查,二皇子指使的又如何,他连冤都喊不出来。

    为了安抚楚淮引,天元帝将严镶提为右相,严镶之缺由楚淮引选人补上。

    二皇子被斩一臂,楚淮引大获全胜。

    兵部侍郎突然庆幸有了逃婚那一遭,还被楚淮引撞上。虽然他至今不明白,淮王铁证在手,为何还分神去管王均阳的破事。

    可能真的爱民如子吧。

    兵部侍郎小跑至严镶身边,亦步亦趋,“小女与令郎……”

    横竖都是和右相联姻,兵部侍郎觉得不亏。

    严镶一脸高深莫测:“犬子游学未归,何谈婚事?”

    兵部侍郎:“…………”还装???

    楚淮引这一系列雷厉风行的操作,完全是眼里揉不得沙子有仇必报的类型。孟侜决定最近低调做人,多吃饭少上街。在皇权至上的古代,对上位者说谎,后果可大可小,在未彻底摸清楚淮引的脾性之前,不能贸然撞到他面前。

    三人都有些发怵,楚淮引镇守边关五年,杀伐果决,如阎罗附身,身上凝干的鲜血怕是比他们喝过的茶都多!这身凌厉的杀意,京城的水过十年也洗不干净!

    特别是王右相,他是二皇子派系,背地里搞了不少事,最怕哪天楚淮引一个不爽拿刀砍了他的头。

    刀光剑影尸横遍野的战场回来的人哪会讲道理,二皇子一派天天用这个理论给天元帝洗脑,连王右相自己都信了三分。

    可是他们都选择性忽视了,在昭元皇后未去世前,楚淮引从小习圣贤书、权御之术,视为太子培养;在楚淮引未被他们推向战场之前,也是养尊处优治国善论的皇子!

    楚淮引扫过三人,收敛气势,开口竟然非常温和:“本王有写问题要请教严大人,正好路过府上。父皇日理万机,几位大臣不知是有何事要上奏,本王可否一听?”

    “嗯。”楚淮引把怀里的一叠纸拿出递给暗卫,“查一个叫张侜的人。兵部侍郎嫡女今日……”

    暗卫有眼色地接下去:“林小姐是被抬入王家之后才消失的,不仅是她,京城还少了吏部严镶的长子,严夺。不过严家对外的说法是严夺外出游学,归期不定。”

    楚淮引伫立灯火阑珊处,亲眼看着孟侜慢慢消失在人流之中,耳边的喧嚣像从雾里斜刺里破开,变得清晰起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长安街夜市繁华,宝马雕车香风阵阵,小摊吆喝酒肆满座。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赶紧让严夺把我家挽儿放出来,强扭的瓜不甜!”兵部侍郎苦口婆心,话里话外指责严夺强迫林挽。

    “哼,你也知道强扭的瓜不甜。”严镶吹开茶沫,四两拨千斤。

    三个人吵得不可开交,本就政见不合,立场不同,这下借题发挥,嚷嚷着请圣上处理。

    王右相和兵部侍郎哑着火一起上严家讨说法,严镶一口咬定儿子游学拜访名师不知去向。

    “令千金是进了他家门才没的,应该找右相要人才对。”

    “属下明白。”

    京城一大早出了一个趣闻,消息仿佛长了脚一样,人人都知道一些细节,酒楼茶馆津津乐道。

    “放屁!谁不知道你家严夺喜欢林挽?肯定是他教唆的!”王右相脸红脖子粗。

    他微微皱眉,从荒凉的阳伯河北方,一脚踏入京城,同是大魏国土,两地天壤之别,可悲。

    一个黑衣人无声无息靠近,“主子。”

    暗卫惊讶抬头,三家遮遮掩掩的丑闻,主子是要……他马上低下头,不敢妄自揣测用意。

阅读丞相他怀了龙种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大魏宫廷》《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校园高手》《庆余年》《万古天帝》《嫁给有钱人》《我真的只是一颗许愿树》《丹武至尊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1/301827/6125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