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抵达上京

    作为她的第二生命的容颜的份量,却是远远超出了他自个的命。

    良久之后,老妪终于开口,“回吧,要下雨了。”

    到底是老了。

    当时,他还对她说了一句极其狂傲动人的情话,虽然没有奏效,但是至今想起仍是心头滚烫,让他感觉浑身血液几近沸腾,犹如重返意气风发的二十岁,每每都要忍不住拍案举杯浮一大白。

    他还清晰地记得自己说这话时声音很轻——我有一剑,可为你开天!

    又是一道惊雷炸起,耀眼白光下,可以清楚地看到矮山背面斜坡上除了湿塌塌的青衫之外,还有一位独臂的黑袍人勾头躬身斜倚着一颗断了头的古木大口喘着,像条垂死的野狗。

    从始至终,老人手中那把乌鞘长剑只抽出过一次,带出的大片青光势不可挡,将所有的阻碍尽数劈开。

    “你是赵家人?” WWw.8Yue.ORG

    黑袍人艰难地点了点头,稍停片刻,嘎声用力答道:“几十年前摸过来的,一直没有收到复命的指令,也没有找到出手的机会,直到今天……”

    老人突然抬手一指点爆了他的脑袋,碎骨血浆炸的漫山遍野都是,无头失身摇摇晃晃,终是软绵绵地栽倒在地。

    “不知死活!”老人神色倨傲,冷哼一声,就凭他们也能在自个眼皮子底下躲几十年?他转身又给一剑,矮山吃痛,霎时流下了混着泥石的泪水,于隆隆的哭腔中湮没了下方的一切。

    ————————————

    遍体通红的大鸟长的很普通,除了个头大一些,和普通鸟类也没啥区别。

    爬上了这只名叫玄鸟的背,叶良方才认识到它的体量是何等庞大,感觉上面能松松闲闲的坐上百八十人。

    刚开始被迫冲向厚重层云时,叶良只是担心平时说话喜欢大肆渲染会不会遭雷劈。

    只是,后来他就没心思考虑这个了——随着玄鸟的飞行高度迅猛上拔,温度持续下降,他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脑袋一阵阵晕眩,胃里翻江倒海的,四肢变得疲软无力。

    三个老人聚在一块老神在在的闭目养神,儒雅教书先生独自一人背对众人,他们四人一直对叶良态度冷淡。

    当白袍男人提议让玄鸟就近迫降地面时,四人俱是有些讶异。

    带个废人回去和带具尸体回去有什么区别?

    白袍男人的提议只是象征性的,他的话才出口,玄鸟已然开始斜斜地往下扎去。好在,白袍男人已经单手按住叶良的身子。

    当夜,一行人下榻于一不知名小镇的一家奢华客栈之中。

    叶良的脸色很不好看,肚子尤其不舒服。他如厕回来时,在二楼的楼道里遇到了凭栏而立的白袍男人。

    叶良拖着有些虚浮得脚步走上前去,软软地趴在阑槛上,直言不讳地道:“今天的事,算是我欠你个人情。”

    白袍赵无极没有对他的话嗤之以鼻,只是点了点头,递给他一杯热茶,转身离去前撂下一句,“早些休息,雨停了就要上路。”

    叶良以前跟一帮人打赌猜测飞机飞行的高度,所以后来知道飞机在对流层之上飞行,而它的平均厚度在12千米,一般人绝对承受不住的海拔。

    不管怎么说,赵无极确实救了他一命,哪怕是在心有所图的前提下。

    这时候,叶良也才明白啥叫不怕被利用,就怕你没用。这不,捡回一条命。

    心平气和之后,叶良也就对白袍赵无极少了许多偏见,后者先前不着痕迹的轻蔑,似乎也变得合情合理了。

    这场大雨下的缠缠绵绵,足足持续了两个昼夜。

    赵无极果真信守承诺,不急不躁地等下去。

    三位老人和儒雅文士也是乐见其成,丝毫不担心延误归期受到责罚,反正前面有个高的顶着。

    中年不惑的赵无极,除了浑身久居高位自然形成的迫人气势,更多的时候则是给人一种胸有沟壑,虚怀若谷的温雅感,但是他也有“表里不一”的另一面。

    第二天傍晚时分,刚从楼上下来准备吃饭的叶良就第一次见到不知缘何发起火来的赵无极——眼神睥睨,凶光毕露,出口成脏,下手又狠又快,给对手身心俱全的摧残,十足的流氓相。

    把那个一直绷着脸跟谁都欠他一屁股债似的儒雅文士狠狠拾掇了一通,但后者全程都咬着牙一声不吭,既不谦卑讨饶也不恨声叫骂。

    看的叶良忍不住暗自摇头,这么个闷葫芦性子,估计没少白挨揍。就是不知道这算不算儒生的迂腐?

    三个旁观的老人原本满是幸灾乐祸地偷着笑,只是被赵无极的冷眼扫过之后,如兜头一盆冰水,遍体生凉,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雨停了以后,赵无极吩咐小二备了两份熟肉、干饼和净水,他分给叶良一份时,笑道:“记得还我!”

    叶良接过手来,只是道了声谢,没有许下什么。他相信,不止自己一人知道,轻言承诺的人往往也不讲什么信用。

    隐于山坳的玄鸟再度起飞,这次一路低空飞行,叶良可算大开眼界了。

    一路繁华城镇星罗棋布,青葱湖山不断,刚好塔楼殿堂、亭台榭阁看的眼花了,可以借碧水青山濯洗明目。

    城池的规模在扩展,繁华的程度在拔高,叶良几次觉得已经到了目的地——上京,结果玄鸟依然横穿而过。

    赶了半个多月的路,期间玄鸟停歇过一次。

    终于,这次前方再度出现的庞然大物让叶良敢于确信了。

    一眼看不到头的巨型城池,单是绵延不绝、闪着乌光的巍峨城墙已叫人心生敬畏,后方鳞次栉比直铺天际的恢宏建筑群更是让人惊疑不定,已经找不到言词形容,心中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叶良做梦似的轻声喃喃着,“这,便是上京吗?”

    “来者何人?”城门楼上有披甲将军高声喝问。

    叶良看到城头已有无数巨型长弩瞄准了他们,从几十米的上空俯视,看起来攒簇密集,让人确信只要一言不合,下一秒就能把他们射成刺猬。但是叶良一点也不担心。

    这时,白袍男人丢下去一块银光熠熠的牌子,同时朗声道:“赵府赵无极!”

    下方顿时没了声音,弩箭慢慢调转了方向,重新架向城外。

    谁说人老了就狂不起来?老夫若是今日今时遇昔况,照样纵身提剑,大言不惭!

    老人似乎真的醉了,喝的晕晕乎乎,嘴里反复呢喃着那句狂言。一旁的酒楼伙计见怪不怪,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怪诞光景。

    只是,正在邻桌收拾的他突然一抬头,惊讶地发现老人不知何时悄然离去,空余桌上一块长布条,里面包着几两碎银子。

    这时候风雨如晦,惊雷阵阵,街上都没个人影,更别说远处的群山密林之中。

    一袭青衫在暴雨的大力冲刷下依然染的殷红,四周横七竖八地丢着些残肢断体,有人的,也有树的,交错掺杂。

    吴姓老人始终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张已然不复娇艳的熟悉面庞。

    他是亲眼看着它慢慢枯萎凋敝的,没人比他更痛心疾首,包括老妪本人。

    老妪独自斜倚门框站在檐下,狂风呜咽着,她额前的几绺霜白散发跟着胡乱打起了秋千,那张爬满岁月沟壑的苍老面庞看起来有些漠然木讷,可谁能想到,它曾经常常出现在无数出身不凡的青年俊杰的梦中?

    来客都走了。

    别人都是借酒浇愁愁更愁,而他则恰恰相反,平生都是借快活事下酒。

    年轻时候血气方刚,总是做点什么壮举之后再豪饮一场,老了气血涸泽,没了闯劲,只好靠着回忆咂摸往事来下酒。

    比如现在,他就很自然地想起自己这辈子做过的最畅快的一件事——孤身仗剑劫走了赵家千金赵卿雅。

    都老了。

    一袭青衫的老人没有径直回铺子歇息,而是去酒楼要了二楼临窗的雅座。

    吴姓老人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便抽身往回走。

    老妪的眼角余光察觉到人影移动,方才急急将目光投向他,看到那竟有些佝偻的背影,不觉心底微颤。

    沉寂许久几乎化作磐石的心今日因为这些人的出现有了躁动,他想喝点酒。

    时光钝磨下,一切像是镜花水月般虚幻。

    早已不算客的一袭青衫依然稳稳钉在碎石路上,犹如一尊顽石人偶。

    就连声音比之当年也有了明显枯萎的痕迹。

阅读异世一枭雄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你好,少将大人》《黑道特种兵》《传奇再现》《疯巫妖的实验日志》《我就是这般女子》《缠情私宠:尤物小妻潜上瘾》《步步惊婚》《都市之极乐人生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1/301892/61267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