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侠之大者

    眼下,兰斯洛特在银色战意的加持下,渐渐占了上风,但对方竟然是连灰色战意的没用上,只是凭借肉体的力量与兰斯洛特抗衡。兰斯洛特感觉受到了侮辱,哪怕是此刻占尽上风也不觉畅快。叮的一声,刀与剑撞击在一起,又荡开,二人均被震的向后连退几步。

    “你为什么不用战意!”兰斯洛特问到。

    嘲笑他人身体缺陷,不符合恭谦简让的君子风范,“不好意思,我不该嘲笑你的身体缺陷,我向你道歉。”兰斯洛特诚恳的抱了抱拳。

    没错,这陈小刀也是当年明耀混迹纨绔圈时的伙伴,身体强壮,打架超强,但因为性格莽撞,总是冲动吃亏。为了克服这点,明耀就跟他商量,我让你蹲下时,你就必须得蹲下。久而久之,成了习惯,刚才明耀一声大喝,他就乖乖的蹲了下来。

    陈小刀立马站了起来,拍拍屁股,怒视着明耀,好像是债主苦寻多年,终于找到了老赖一般,咬牙切齿的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WWw.8Yue.ORG

    “好好好……”明耀再次摆摆手,摆出一番更无奈的样子说道“那我只能叫你小名了,陈小妹。”

    “扑……”兰斯洛特再也忍不住了,再一次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赶忙背过身去,极力收敛,但一颤一颤的肩膀还是出卖了他。

    “那是我奶奶才能叫的!!”

    明耀看着马上要暴走的陈小刀,说道“小刀,你这几年怎么样。”

    陈小刀这回不打断了,显然是默认了明耀这样称呼他,气呼呼的说“我怎么样?你一声不响的就失踪了,没了你,兄弟们都散了,我找了你四年,你说我能怎么样!”

    明耀叹了口气,“你何必找我。”

    “当初是你把我带上行侠仗义的道路,我一直以为我们会一直走下去,可是你一声不响的就消失了,后来才知道,你背叛了侠义之道,跑去当官了,我辈侠士怎么能抛弃侠义而去追求功名利禄,我就想找到你,问问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你难道忘记了我的兄弟的誓言了吗?!”陈小刀指着明耀,痛心疾首的骂道。

    兰斯洛特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他已经抑制不住体内想要爆笑的洪荒之力了。行侠仗义,侠义之道,把纨绔打架说成这样,兰斯洛特知道,这一定是明耀把人家拐骗了。

    明耀自己脸上也有些发热,当初看上陈小刀过人的战斗力,用那一套武侠小说里看来的肆意江湖、侠义之道蛊惑着人家中二少年给自己当打手,这会儿人家找上门来,用自己教他的侠义之道来指着自己的鼻子骂,明耀有一种作茧自缚的感觉。

    “咳咳”明耀讪讪地说道:“小刀呀,我什么时候跑去当官了呀。”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了中央军校,人家都告诉我了,去了中央军校就是为了当官做准备的。”陈小刀昂着头。

    兰斯洛特在一旁笑着,“没错,没错,中央军校毕业,出来就会授予低阶武官衔,军队熬几年就有营队副官做,想当掌旗官甚至统领将军,没有中央军校背景,说话都不硬气。”

    “小刀,我投身军旅,怎么是为了升官发财呢。像林书意那种进了秘书台的人,才是奔着升官发财去的。”明耀闷声不响的把林书意给拖下了水。

    陈小刀挠挠头,似乎不明白这两者有什么区别。

    明耀继续循循善诱“你想呀,我进军队,未来哪怕是成了军官,也是终日与一帮大头兵在一起,能有什么权利,别人看了我还觉得我武将粗鲁。林书意就不同了,他现在在秘书台,虽然其实都还不是个官,但是靠着权力中心近呀,现在上哪儿都有人巴结他,给他送礼,你想想,考官司呀,全国文官的升迁都归他们管呢。”

    陈小刀有点犯迷糊,猛地摇摇头,“你说这些,我不懂,总之我就知道,你抛弃了兄弟,背叛了侠道。”

    “我没有……”明耀心虚的笑着。

    “那你为什么突然就消失了。”

    “为什么…”明耀突然沉默了,“因为……”

    因为一个女孩,明耀在心里想着。眼前浮现出四年前的场景。

    “阿晴,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呢。”

    “我的夫婿,必须是个大英雄,要么守土安邦,要么经世治国,总之,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少女骄傲的昂起头,看着东方初生的太阳,“你看,要像它那么闪耀。”

    “像我这么又明又耀的?”明耀嘻嘻的笑道。

    “就你还大英雄,脱下这一身贵族皮,你就是个小混混。”少女嫌弃的看着明耀,“你看满帝都,哪家小姐看见你都躲着,也就我和你做朋友,还能有我这样一个闺蜜呀,你可得好好珍惜。”

    明耀晃晃头,把遥远的思绪收回来,眼前的陈小刀还是那一副“你必须给我个交待”的表情,看来先前这般忽悠还不管用,明耀只好祭出了绝招。

    “小刀,我进入军队,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想明白了一个道理!”明耀拍拍陈小刀的肩膀。

    “什么道理?”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明耀露出坚毅的表情,身上仿佛浮现出一层圣洁的光辉。

    这八个字如同闪电一般划过中二少年的脑海,不断回响。陈小刀反复吟诵着这八个字,竟有些痴狂。

    明耀趁热打铁,“我们当年,每天惩治那些作威作福的恶少,能有什么作用,你也不能真把他们给除掉了,他们伤好了不就换个地方继续作威作福。有的其实不过年纪轻,过两年年纪大了,自然跟着父辈做正经事去了。我们这般行侠仗义,能有什么效果?”

    明耀拍拍胸口,“但是!我这里的热血一直在翻滚,我告诉自己,不能再这么下去,我要做一个大侠,为苍生做一些什么,让侠义之道传遍天下!”

    兰斯洛特在一旁已经想骂人了。

    明耀继续慷慨激昂的说着:“没错,从中央军校出来,可以当官,但是你要看,多少军校校友终生也就待在军队里,默默无闻,最多就是个营官,但他们默默的站在保家卫国的第一线,这才是侠义,就像我给你讲过的郭靖大侠义守襄阳城一样。如果我有幸,可以走上更高的位置,成为更高的军官,我也会坚守侠义,用我的热血守卫国门,保护这天底下每一位父老乡亲!因为……”

    明耀不可察觉的诡异一笑,“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大哥!”陈小刀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不起,大哥,大哥为国为民,忍辱负重,是真正的大侠,我却一直误解你!”

    陈小刀激动的不能自已,两行清泪眼看着就要流下。“大哥你打我两下解气吧!”

    明耀走过去,圣洁的将手轻抚着陈小刀的头顶,慈祥的说,“小刀,我怎么会怪你呢。你虽小,但赤胆忠心,侠义无双,江湖路远,你我兄弟共勉。

    “好好,大哥,我就知道,大哥你一定不可能像他们跟我说的那样,是一个贪图功名利禄之人。”陈小刀站起身来,憨憨的笑着,完全没有双刀武士的彪悍骁勇之气。

    “好了,我要回学校去了,你也该回家去了。”明耀心想,终于摆平这个麻烦鬼了,得赶紧打发他走。

    陈小刀似乎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兴冲冲的站起来,“对,得回家去,跟我爸说一声。”接着匆匆的站起身来,风风火火的就要走,跑出两步,又回头冲着明耀说,“大哥,你等等我,我还会再来找你的!”

    “诶,那个,没啥事就别来找我了!”明耀一听,还得来找自己?这还了得?!急忙冲陈小刀喊道。可惜,却只能看见陈小刀的背影了。

    看着陈小刀走了,明耀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兰斯洛特走过来,“看来你以前还是个风云人物。”

    明耀哈哈一笑,“那当然,想当年,整个帝都城的王孙贵族,见了我都得抖三抖。”

    “这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个孤儿呢,明耀,你究竟是个什么人。”兰斯洛特突然认真的问道,“刚才在梦姐那儿,你就说了要给我个交待的。”

    明耀脸上的神气瞬间消退下来,闷闷的说:“我没撒谎,我就是一个孤儿。”随即叹了一口气,“好吧,我却也不算是个孤儿,阿洛,以后我会让你知道的。”

    兰斯洛特点点头,也不逼他。

    “现在,咱们得赶紧回学校去,可能得躲几天时间不能出来,连陈小刀都找过来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今天真不该冲动,打了条小狗,得惹多少麻烦。”明耀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变得有些着急。

    “现在才想起来要跑,你不觉得已经晚了吗。”一旁阴暗的角落里,突然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明耀的身体瞬间僵住,懊恼的闭上了眼睛。

    “阿洛,可能我很快就能给你个交待了。”

    角落里走出一个中年男人来,穿着一身黑漆漆的短袍子,留着精干的短发,也是乌黑乌黑的,可是一张脸,却是雪白雪白的,甚至有些惨白。搭配上阴沉的表情和幽深的暗巷,怎么看都叫人以为是传说中的吸血鬼现世。

    兰斯洛特紧张的握着剑,紧紧地盯着来人,他从这人的气息中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

    明耀伸手搭在兰斯洛特的剑柄上,示意他把剑收回去,讪讪地冲着那男人说道,“乌木叔,您这还是喜欢躲在黑漆漆的地方,这样对身体不好,还是得多晒晒太阳,补充维生素D,促进钙吸收,可以预防骨质疏松。”同时拉着兰斯洛特慢慢的往巷子的出口退过去。

    然而,乌木开口的下一句话让兰斯洛特瞬间停住。

    “身为军人,流连烟花柳巷,居然还找了男妓,你是真不把家族的脸面当一回事了吗。”

    明耀整张脸扭在一起,快要拧出水来了,偷瞄一眼兰斯洛特,只见他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不好,要露陷!”明耀心里想着,一大步跨出,一溜烟的向大街上逃去。

    明耀有些苦涩的开口道,“小刀……”

    “不许叫我小刀!那是兄弟才能叫的!”陈小刀怒吼道。

    “好好好……”明耀摆摆手,无奈的说,“那我叫你本名,陈小小。”

    陈小小?!兰斯洛特憋的脸颊不停的抽搐,拼命不让自己笑出来,这陈小刀不仅声音奶,连名字也这么奶。

    兰斯洛特的表现,陈小刀看在眼里,顿时急了,“不许叫我本名!”

    修炼战意很难,战斗意志要获得天地的认可不易,一般初学者只要入门就能凝结出灰色的战意,然而在这之后,百分之八十的人,终生都被挡在第二道门槛之外—银色战意。往往到了这一步,才能真正的称之为攀登武道。再而后,练出金色战意,却是连万分之一的概率都没有。

    明耀一直对这种战斗方式腹诽不已,想来在战场之上,成千上万的人潮战成一团,全都是灰扑扑的一片,就那几个将领级别的闪着银光,像个电灯泡一样杵在当中,傻子都知道破甲箭、聚能炮、还有那些各种灵术该往哪儿招呼。确实在这个世界的战场上,具有银色战意的将领们一般都不轻易现出光芒,都只会在战斗的最后关头才显示出最强实力。当然,这仅限于银色战意,要是万军从中突然亮起一道金光来,往往对面立刻土崩瓦解,转身逃跑,比自己家将军鸣金收兵都还要管用。

    那人手中持着一把与地上那把钢刀一般模样的大刀与兰斯洛特的大剑磕的叮当作响,竟然原本是使双刀的。一般持双刀的武者都是用细刀,而这壮汉用的刀却是宽口重刀,双手拿着都吃力的很,却在他手中单手持着舞的呼呼生风。

    爱河会馆不远处的一处暗巷内,明耀坐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插在地上的那把大刀,直感到头皮发麻,这可比不得林宝绅手里的酒瓶子,这要是一刀劈实在了,脑袋顶也就掀掉了一半了,惊魂未定的转头,兰斯洛特正与一人战作一团。兰斯洛特原本已经是生的高大挺拔,甚是伟岸,却见那人却比兰斯洛特还高了一个头有余,身材十分魁梧,周身每一块肌肉都显示出爆炸性的力量,常人眼中强壮的兰斯洛特,与他比起来,就像只瘦猴子一样。

    说来也神奇,那大汉听到,竟然立马蹲到了地上。

    明耀揣着兜走上前来,“陈小刀,你怎么来了。”

    大汉陈小刀坐在地上,看着明耀,有些迷惘,突然一拍脑袋,“你又不是我老大了,我凭什么还听你的。

    这一下彻底把对方惹恼了,“我没有身体缺陷!!”那大汉挥着大刀就冲了过来。

    冲到一半,突然听到一声大喝。

    兰斯洛特有些诧异,这山一般魁梧的大汉,发出来的声音,竟然十分稚嫩,甚至有些奶声奶气的。实在是有些滑稽,一下没憋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都没顾上对方骂他不算英雄好汉的挑衅。

    兰斯洛特一笑,那大汉瞬间瞪圆了眼睛,“你笑什么笑!你是在笑我的声音吗!!”

    “陈小刀你给我蹲下!”

    兰斯洛特也是个好战分子,碰上一个这么强的对手,很是兴奋,然而力量上一直处于下风,打着打着,兰斯洛特身上慢慢浮现出一层淡淡的银色光芒,竟然是逼着他用上了战意加持。

    武道一途,历来不过力与技两项,技一般是各种武术套路、身法以及战斗经验,而力,人体先天的力量再强也有一定的限度,各种辅助增强招式威力的办法就随即衍生,比如中国武侠的内功、暗劲、神仙道法里的飞剑,还有西方传说里的斗气,狂化等等。而在明耀所处的世界里,武者修炼的叫做战意。学院里的武技教习说的是通过自身战斗意念沟通天地,获得力量,玄玄乎乎的,明耀也听不懂。

    “打你还用不上那种东西,只知道凭身外之力战斗,算什么英雄好汉。”对方说道。

阅读盛世纹章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亵渎》《万域之王》《重生之我变成了男神》《至尊神位》《锦衣春秋》《孤王寡女》《高手在校园》《弑灵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1/301931/6127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