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他再也不敢和她较真了,或许他从来就没敢和她较过真,他也不敢和她斗嘴,他什么都听她的,他害怕她一不小心不高兴了怎么办,他害怕她和他生闷气,和他打冷战。他只能在电话里,在QQ里知道她的快乐,知道她的忧愁。

    在这漫长而遥远的异地恋里,他们的道路还有很长很长要走,他们谁也不敢给这漫漫无期的路标注出一个鲜明的终点。

    “我走了”她笑的那么美,但他可以看得出,这笑容里带着的那些苦涩和无奈。

    “嗯”他低声的应称一声,“谢谢你,姐”他突然发现他好像从来没给他的家人,亲人说过任何谢字这样的话语,而他们对他从来都是那么宽宏,那么无私的支持着,帮衬着。

    他去找她的笨宝宝了,什么秋收不秋收的,他已经完全不在乎了,在他的心里,此刻只有他的笨宝宝,那么遥远的距离,那么陌生的地方,她一定是孤独的,她一定需要自己的陪伴。

    她冲着他甜甜的笑着,瞬间扑在他的怀里。脸颊贴近他的脸颊,他轻搂着她,任周围人的眼神里饱含着各种神情,他们已经忘记了一切。

    “宝宝,谢谢你来看我”她深情的望着他,显得那么的甜蜜,那么的幸福。

    “对不起笨宝宝,我能给你的就只有这些了” WWw.8Yue.ORG

    “我已经很知足了,我们以后会长长久久的,对吗?”她问他,又似是在问着自己。

    “是的,我们以后永远也不分开”。他回答她,也似在回答着他自己。

    “我相信你,我也相信我自己”。

    他们手牵着手,穿过茫茫的人海浪潮,一路上她给他讲述她在北京这一个月的点点滴滴,虽然他们平日里在电话里,在短信中都有像对方倾诉,但依旧不如此刻讲的详细,讲的那么沁入心脾。

    “你知道吗?自我到了这里,我就开始规划着你来了后的行程”她说着便赶忙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巧的记事本,“这上面都是我安排好的计划,等一会到了饭店,你一定要好好看看”她一边说着,一边将那个小巧的记事本塞在他的手里。

    她从来什么都规划的那么细致,这么多年来,从来什么都是这样,她是个细心的女人,是个爱人疼人的女人,是个对他关怀备至,对他无微不至的女人。

    她已经将这七天所有的一切都规划的圆圆满满,每天去哪里游玩,每天吃什么,每天看什么电影,一切的一切,她都规划的那么细致。甚至,她要给他买些什么样的衣服鞋子,都在她的计划里,就连离开的那天所要做的公交车的路线和站点,她都写在了她的记事本里。

    她还带着他见了她的舍友,几个年轻的姑娘带着她们各自的男朋友。他大方的邀请她们共进晚餐,她们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王一诺,看在你请我们吃饭的份上,你家文静我们会帮你看好的,绝对不会被别人拐跑的”。

    当然,接下来的日子,就如同所有异地恋的年轻男女一样,他们非常珍惜这难得的见面机会,两人形影不离,如胶似漆,他们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一起看电影,一起去逛景点,幸福从来是没有模样,如果有,那这或许就是幸福的样子。

    他们数着每一分,每一秒的过着日子,但七天的假期还是在他们眼前偷偷溜走了,尽管有着无数的难言和不舍,她也不得不将他送往火车站。

    “宝宝,谢谢你来陪我,我好舍不得让你回去”在人山人海的火车站内,她依偎在他的怀里,声音带着点哭腔。

    “我也舍不得你,宝宝,我会经常来看你的”他抚摸着她的秀发,她已经长的如他一般高了,但在他眼里,她还是个小女人,一个需要男人关怀的小女人。

    “你答应我在学校里不准招惹其他女孩子,不要和她们聊天,好吗?”她抬起头来,深情的望着他。

    “我答应你,我的心里永远只有你”

    “那我们商量一件事好吗?”她那双乌黑的大眼睛看上去亮晶晶的,她怔怔的望着他,她害怕她稍微眨一下眼就会错过他的每一个瞬间。

    “嗯,你说”王一诺重重的点了点头,他也怔怔的望着她,怔怔的痴痴的望着她那迷人的大眼睛。

    “我生气了,你一定要哄着我,而且不要再电话里和我生气,如果我说我要离开你,你也不要当真,你一定要来找我,不管什么时候,好吗”?她很是委屈的说道。

    “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我永远都不想离开你,但是有时候生气了我也没办法控制我自己,所以,你一定要来找我”她害怕他会拒绝,便是迫不及待的解释道。

    “笨宝宝,我以后绝不会惹你生气,我要让你永远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我也绝对不会再把你弄丢,即使再远,我也会来找你”他望着她,那么深情,那么信誓旦旦的说道。

    “真的,有你真好,你知道吗?异地恋是最容易分手的,尤其是一个人生气的时候,另外一个人也一起生气,所以我们要相互让着对方,我生气时你绝对不准生气,你不高兴时,我也绝对不会生气”她给他说道。

    “我保证,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他也给她说道。

    “那我们拉钩”她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她那细长的小拇指。

    他也伸出他的小拇指,轻轻的挂在她的拇指上“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

    车站里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或是年轻的恋人,或是完美的家庭,或是男人送女人,或是女人送男人,或是一个人匆匆走着,又或是一群人慢悠悠逛着。在这个节假日里,他们都用这短暂的相聚,来不断巩固和信守自己心中的那个人,他们感谢这美好的相聚,感谢着生命中出现的那个人。但生活还需要继续,他们还需要继续为他们的事业而拼搏,为他们的学业而奋斗,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换来最终的长相厮守。

    大学的生活其实并不如高中老师讲的那样悠闲,快活,反而他们一度怀疑自己上了一个“假大学”。

    在榆林的这所高校里,他们并没有体会到大学应该有的滋味,每天准时七点跑早操,八点上课,晚上九点下课,而且校园依旧是半封闭式的,除了星期五的下午校门是开放的,其余的时间都是关闭的。

    当然学习并没有那么紧张,这倒是令这群年轻的人闲的有点发慌。

    当然,就是这种闲的发慌的时光,依旧过的极快,说好的三年大学时光,刹那间就是过去了一年半。

    当然在这一年半里,王一诺依旧遵守着他们的约定,他依旧会在每一个节假日里到北京去找她,去和她共同渡过美好的时光,他们的感情依旧那样,甜甜蜜蜜,令人羡慕,使人又不得不给出无限的祝福。

    在大二的下学期里,学校与省内一家著名的国有企业签订了校企合作协议,他们成为了第一批受益者,在学校的安排下,踏上了为期一年的实习生涯。

    “笨宝宝,我要去实习了,要去一年,五一恐怕没办法来看你了”他提前向她汇报到。

    “你们这么早就去实习吗?那你来北京实习啊,这样我们就更近了”她突然有了这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想法在他得知学校安排实习的时候他就已经找过导员了,甚至还找到了系主任。

    但是,实习是强制性的,任何人必须得服从学校的安排,不得擅自找任何实习单位。

    “学校不容许这样做,我们必须去这个单位,这是强制性的”

    “怎么会这样呢?”她有所疑惑。

    “我们是签订了校企合作的”

    “哦,好吧!那你去吧!要注意安全哦,有没有危险什么的,去了做些什么,你都要第一时间像我汇报,好吗?千万要照顾好自己,不要让自己受一丁点伤害,你要记得,你还要保护我,要照顾我,所以你首先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她一下子说了一大堆,一大堆关心他的话。

    “我知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只要有机会,我就会来看你,你要等我”

    “嗯,我一直在等你,直到等到你把我娶回去的那一天”

    “会有这一天的,而且,我们离这一天越来越近了”

    “我们一起努力,到时候,在哪里工作都可以,只要有你,我都愿意去”她给他说到。

    “谢谢你宝宝,我真应该为我自己感到庆幸,有你真好”。

    “嘻嘻,你把我想说的也给说了,我也很庆幸,有你真好”。

    有你真好!

    如王一诺所料,作为实习生的他们,真的失去了这个五一的假期,本来作为国有企业节假日都是正常放假的,但是领导们认为,这群年轻的孩子们,就应该让他们真正的感受到步入社会的常态和残酷。

    这是他第一次没能在遥远的北京陪她一起渡过这个节日,她多少是有点伤心的,即使每天都会通一两个小时的电话,但总觉得这些远远不够。

    可除了这些,他还能给她什么呢?或许只有安慰和无尽的等待吧!

    这一次,他们半年没有见面,在七月的假期了,他还在实习,他也仅仅在她回来后和她短暂的相聚了两天,他又不得不回到公司,任她一个人即使在那么近的榆林,她也是一个人渡过了这个假期,就是离开这里去往学校,也是她一个人乘坐的火车,一个人那么路途遥远的离开了她熟悉的城市。

    在这段艰苦而漫长的实习生涯里,一年时间里,王一诺一次也没有踏上过北京,他们的见面也仅仅是她回来后,两个人两三天短暂的相聚,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一年,两次见面,这或许就是异地恋的艰难所在吧!

    然而,庆幸的是,都还是在学生的时代,虽然见得少,但总归是有机会见面的。

    二零一六的三月,王一诺结束了他为期一年的实习生涯,学校也并不安排他们继续上课了,任他们自己去找自己的未来。

    “宝宝,来北京工作吧!我舍友她们说你已经一年多没来了,她们都以为我们分手了,她们都以为我每天晚上打电话的男生,是另外一个男生呢!这一次,你真的不能抛下我,你一定要过来陪我,我也好好好的打打她们的脸,让她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爱情,什么才叫信任”高文静也已经实习了,她并没有选择上本科,而是选择了专科,她想和他一起毕业,她担心他会多等她一年,她知道这种等待的苦痛和折磨,她不愿意让他忍受这种苦痛。

    “宝宝,我们真的要做北漂吗?这样会很累的,而且我已经在南方找好了一份工作,我想先去那边闯闯,毕竟在北京的压力还是太大”他吞吐的给她解释道,他不想拒绝她的要求,可他又没办法不去拒绝她。

    向他这样的学历,他很难想象,在北京会混的多么的惨痛,他已经让她等了那么久了,他不应该在让她和他过着那种精打细算,艰难困苦的日子。

    即使他没在北京工作,他也已经能够预料到,那时候,每一顿饭他们都得慢慢的细算,每看一场电影,都要摸一摸口袋,每买一件衣服都要一忍再忍。

    “我知道会很累,但是我不介意的,我只希望能够和你在一起,和你在一起,就算再怎么苦,我都愿意,我愿意和你一起奋斗,哪怕这个过程很艰难,但我相信,我们的未来,一定会很美好的,这不是你说的吗?你不是说,我们现在不管多么艰难,未来都一定会很幸福很幸福的吗?”

    沉默,久久的沉默,他真的不想在和她分开了,他真的不想拒绝她,他真的想奋不顾身的来到北京,和她一起,一起艰苦的拼搏。

    “好吗?你就答应我一次好吗?你不是说,大事你做主,小事我做主,大事小事我做主的吗?那我现在说,这是一件小事,这件小事我做主了,你决定来北京了,可以吗?”她义正言辞的说着,却还是有所顾虑的问向他。

    他并没有点头认可,他其实是个极度纠结的人,如果高文静真的这样决定了,他也并不会去反驳,因为他也拿不定这个主意。

    正如当年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他虽然已经决定留在本地,可他还是把填报志愿的大权交在了她的手上,如果当时,她把他的志愿和她填在了一起,他也并不会去埋怨她的,甚至心里还有种暗暗的欣喜。

    这是一次并不愉快的谈话,他还是去了南方,她也没有在坚持。

    “我想升本”她突然给他说到。

    这已经是二零一六年的五月份,距离她毕业仅仅只有一个月了,一个月后,她就可以到南方来找他了,从此他们或是在榆林,或是在西安,或是留在此刻的南方,但不管是哪里,重要的是,他们在一起了,而且是长长久久的待在一起了,在也不会分开了。

    “怎么突然有了这个想法”

    “这段时期实习下来,我想了很久了,专科并不好混,你说的没错,在北京,根本就没有专科生的立足之地,甚至本科生都没有”

    “你想好了吗?”王一诺虽然有点失落,但他并不会去反对他,在他的心里,其实也是很看重知识的储备的,平日他都会静静的看书,补充知识,如今,高文静有了这样的想法,他觉得,他应该给她更大的支持。

    “想好了”她坚定的说道。

    “好,我支持你”他果断的给了她这个决定,其实他的心中还是有股酸楚的。

    “谢谢你”

    这年的六月,高文静从她原本的专科院校毕业离开了,她来到了南方,他们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见面了,就是上次见面,也仅仅只是在一起待了三四天,这一次,她要和他住在一起,她要好好的和他待一段时间,她实在太思念他了,他也对她思念的厉害。

    她的笨宝宝似乎变得更加漂亮了,二十三岁的女子,一米七的身高,修长的身材,乌黑的秀发,一张俊俏的脸庞,这是多么惹人喜爱,多么令人疼爱。

    她们一起租了房间,一起买了锅碗瓢盆,柴米油盐,她们俨然像是一对小夫妻,从此真的要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她们又习惯性的开始一起谋划未来,谋划着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个小孩,是个男孩还是女孩,最好是一男一女,男孩叫什么,女孩应该叫什么,就连名字都已经给想好了。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已经准备的那么妥当了,一切的一切,或许仅仅只要等到后年她从大学毕业,他们就可以真正的开始他们的计划了,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期待的事啊,这又是这个世界上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高文静是个很上进的女孩子,她认定的事,总是那么勤劳的坚持着,这是绝大多数陕北女孩子独有的特性,独立,果断,坚强,有股不服输的劲。

    她如愿的考上了北京的一所大学,正式从专科生的行列迈入了本科生,或许她本来就是一个本科生,只是为了能和王一诺一起毕业,所以才选择了专科。

    但在北京的这三年里,她整个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已经不在拘泥于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也不在一心追求那种安逸的生活。

    她能感受到这个世界日新月异的变化,更是切身的体会到这个世界无限快的节奏给她的无限重创。她明白她那微薄的知识和那不起眼的学历,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了,想要谋求一份好工作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所以想要不被生活所拖累,那她就必须得为自己储备更多的知识,谋求更高的学历。

    二十一世纪的新青年,或许都是这样的一群人吧!虽然遍地都是高学历的知识份子,但他们俨然能够感受到,前辈们开创出来的那个时代,他们想要踏足迈入,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虽然我们难免会遇到一些玩世不恭,游手好闲,异想天开的青年人,但在实实在在的生活面前,当他们受到了一次次的重创,他们终能明白自己的那些无聊行为是多么的可笑。由此受到的感悟,他们将会异常坚定的投入到未来生活的改变当做。这或许真是一群你永远无法看透的青年人。

    在大城市熏陶下的高文静,她俨然看到了自己身上的不足,从知识层面和学历上,她都能感受到别人看她的那种眼光,她有时候真想从这个城市逃离,回到自己的家乡。

    但一向骄傲如她,又怎会轻易逃离。

    “笨宝宝,我要在去读两年,你愿意等我吗?”

    “我永远都在等你”

    “谢谢你,其实你也可以考虑一下,先升个本科,以后我们不一定会在榆林工作,其实我很想看看更大的世界,我想我的世界一直都有你”

    “我觉得我现在还是先好好工作吧!你升了本,学费又那么贵,我总得攒一点钱,免得到时候你有个急需什么的”王一诺其实并不是那种懒惰的人,他也并不是不求上进的人,更不是那种只认为学历只是一个证书,并没有多大用处的人。

    相反这两年的工作里,他已经接触过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人,身边不凡有本科生研究生,甚至还有硕士这些高学位的人。

    他已经深深感受到自己身上的不足了,尤其是与人交谈方面,别人总能侃侃而谈,知识层面从人文教育,经济金融,企业管理,国家大事,各种专业术语,各种语言沟通,而他多数也只能听听,甚至有时候听也听不懂,更何谈要插个一两句了。

    由此种种,他其实也是在偷偷的学习,偷偷的给自己补充着知识,但他绝不会放下工作再去给自己充电,因为工作才是他目前经济来源的唯一支柱。

    他已经过了那种不为生活所迫,不顾一切的拼命学习的大好时光,然而,就是那样的时光,他都没有好好的珍惜,而这种时光,有时候一旦错了,那便是再也没有了。纵然是有,那也是需要付出成倍成倍的代价的。

    “哎,都怪我们那时候没有好好学习,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还能回到过去,我还是依然会爱上你,因为你是那么的好,这世上,相比较与遇到一个对自己极好极好的人,其他的都不是什么难事”

    “不要叹气,遇到你,也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虽然,我们的未来会很艰难,但我们都是那样努力的人,我不相信,我们这么努力,难道还换不来一个美好的未来”他轻轻的搂住她,他从来不会叹气,不管生活多么艰难,他也从来不会让她叹气,他觉得,这样的话,一定是他这个男朋友做的不够合格。

    “好,我不叹气,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一定会给我一个特别美好的未来,当然这期间所有的苦痛,所有的艰难,我都会陪你一起走过”她也紧紧搂着他,她深怕一不小心放开他,就那样失去了他。

    距离动车出发也就半个小时了,他再次紧紧的抱了一下她,她也紧紧的抱住他。

    她突然说道:“你怎么这么用力啊,你是不是舍不得我走,那我不走了”。

    “傻瓜,考都考上了,怎么能不去呢”

    “你还是第一次这样叫我”

    “以前我不是怕把你叫傻吗”

    “那你以前还一直叫我笨宝宝呢?我就说,自从和你在一起,我怎么越来越笨了,原来都是你叫的,以后不准你这样叫我了,哼”她说完后呵呵的笑了。

    “好的,我的聪明宝宝,我以后给你想一个好一点的昵称”

    “那你慢慢想吧!我走了”

    她不得不走进了候车室,他一直目送着她消散在人群里,直到她给他发信息说她上了火车,火车开动了,他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无锡的高铁站,回到他们共同租的房子里。

    这是他第一次坐火车,也是他第一次去北京,隆隆的火车声,从城市出发,穿过那灯红酒绿,穿过那高楼大厦,终于穿到了一片宁静的乡村,安静而漆黑。接着又是城市,城市之后又是农村,多么遥远而漫长的道路,漫长到让他看不到未来。夜色依旧是那么的沉沉,沉沉的夜色更加照不亮前方太远的路。

    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路竟然真的就如同这漆黑夜色下的一般,是那么的迷茫和不太清晰,一种恐慌和担忧无声无息的缠绕在这个少年的心头,他苦思冥想,聚神查看,想要借着列车突然间穿过城市的那一抹微光来看清自己的路,可列车走的是那么的匆匆,只有一术光影闪过,便什么也看不清楚。

    在迷迷糊糊中,列车一阵长鸣,接着便是慢慢的减速,天其实早已经亮了,由于在黑夜中清醒的太多,早晨他其实睡着了,睁开眼来,无数刺眼的阳光透光车窗照进走廊,他隐约能看到窗外呼啸而过的列车,一列接着一列,这应该是到了。

    密密麻麻的人群中,她一眼便望到了他,她向着他招手,他也看到了她,向着她靠拢,在人山人海中,在潮水般的涌动中,他来到了她的眼前,她看上去变的更加美丽动人了,一件素黑色的呢子大衣,一头美艳动人的乌黑秀发,斜挂着一个枣红色的女士包,她又长高了,仿佛已经到了一米七的样子,在茫茫人海中是那么的醒目。

    他也是一身黑装,他的衣服从来是那么的单调,除了黑色便是白色。他看上去也是一米七的样子,这几年里,他基本没怎么长个,基本是淹没在茫茫人海中。

    他们的内心其实也是害怕的,他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要分开的这么久,要分开的这么远,他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只要转个身就能看到她,看到她欢笑,看到她苦闷。他也不能像从前那样只要坐个一路公交花费半个小时就能出现在她的面前,陪她欢笑,陪她解闷。

    从今往后,他们真真过上了每天必须得通过电话,QQ才能维护着他们感情的时代,只有通过彼此心中的那份爱和信任来维护着他们对彼此的那一份留恋。

    伴随着新学期的开始,王一诺和高文静不得不再次分开,他们说好的,要上同一所大学,要永远不再分开,可现在,他们分开的是越来越远,高文静去了北京,远在八百公里以外的北京,而他则留在了本地。

    人生大可不必计较太多,大可不必考虑太多,未来的路虽然漫长无期,但总归有看的着的点,如果能够重新选择,想来王一诺一定会选择奋不顾身的伴她左右,护她周全。

    而现在,他们才突然发现,能够让他们相聚的却恰恰是往年用来分别的日子,从节假日到寒暑假,相聚到分别,分别盼相聚。

    “姐姐,十月一我不回去了,你回去帮爸收秋”他给她的大姐打电话说道,其实每年的十月一,他大姐都会回到那片黄土地上,帮着他们秋收,他只是想告诉她,他想去北京,想去找他的笨宝宝。

    “去吧!有姐呢,路上注意安全!钱够花吗?”大姐还是那么的心疼他,她知道他要去哪里。现在她们也接受了她,当命运已经注定的时候,她们所期盼的,就是希望他能够将她早早的娶回家,结婚,生子,过着所有人都应该过着的生活。

    他目送她远去,进了人群,进了候车室,伴随着隆隆的火车声将要离开他八百公里。

    这年的十月一,这是他们第一次分隔这么远。从榆林到北京,多么遥远而漫长的路哇!

    “你也要照顾好自己,我会时常来的,只要有假期,我都会来”

    她松开紧抱着他的双手,他也松开了她。

    在往年的十月里,他们虽有短暂的相聚,但最后也都各自忙着回家了。

    他本来是想亲自送她到学校的,但由于她姐姐决定送她去,所以他便打消了这个年头,这么多年了,她们家依旧不知道他们两人的恋爱关系,他们的爱依旧像是地下组织一般。

    在车站外的拐角处,他们像大多数年轻的爱人一样,在分别的时候,互相叮嘱着对方,在没有自己的日子里,要好好照顾好自己,要时刻坚守着心中的那份爱,要时刻给对方十足的信任。

    “照顾好自己,要记得时常来看我,我的心,只给你一人”

阅读那年,时光错愕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隐婚蜜爱:偏执老公宠上瘾》《彪悍的人生》《元尊》《直死无限》《特种教师》《如果你是菟丝花》《黑帝臣服:霸宠萌妻》《男人当自强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1/301988/6128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