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莫哭

    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看来,王子轩还没怀疑到她头上去,楚三娘可还算有两下子。” WWw.8Yue.ORG

    暗一皱了皱眉,没接话。

    听说主子要把自己送走,暗一整张脸都扭曲了,“殿下,若属下也去了楚三娘处,您的安全就只剩下暗二了。”

    好在柳氏出生书香门第,对与小陈氏的这种小手段倒是不甚在意。

    于是小陈氏便越发变本加厉,每次有贵妇邀请她上门去参加宴席,她都要到柳氏面前耀武扬威一番,可将柳氏气得不轻。

    “呵呵,我还真是头一次见这么窝囊的正室。”

    “听说她也是后来才爬上镇宁候的床,还气死了正妻,也是小三儿出身,这便是报应了吧。”

    贵妇们议论得热火朝天,小陈氏在旁听得面色越发阴沉,手也在袖袍之下握紧,一旁的楚元和楚二只看着这样可怕的母亲就觉得心惊肉跳。

    “这不是镇宁侯府的大夫人?”一道声音响起,小陈氏立马换上了和善的脸色。

    “您是?”

    来人笑了笑,目光在楚元和楚二身上游移,眸中闪过一丝不屑,却很好的掩饰了下去。

    “夫人忘性大,我是沈家沈暮之妹,沈阮。”

    不等小陈氏反应过来,沈阮便略微低垂下头,意味深长道:“听闻夫人在镇宁侯府并不受待见,如今看来,夫人也不似传言中那般落魄嘛。”

    小陈氏脸色变了变,随即便可怜巴巴的捂住自己的脸,“是我无能,才使得三个孩子被那后来的女人欺辱。”

    “我怎么听说,是楚三害得夫人陷入如此下场?”沈阮打量着小陈氏,眸中不屑越发深刻。

    小陈氏委屈的红了眼,“三娘子……无怪三娘子,她还小,不懂事。”

    沈阮倒是没心思看小陈氏演戏,她细细打量着小陈氏身边的楚元和楚二,“两位娘子比起楚念也差不了多少,怎么能任人欺辱呢。”

    听见这话儿,楚二以为是有人给自己撑腰了,顿时面色不忿道:“我与姐姐也不想,偏生那楚三诡计多端,多次将我和姐姐陷害。”

    若是楚念在此听见这番话,怕是要笑掉大牙了,多次将她们二人陷害?哪次不是她们自作自受?

    沈阮对此也不以为意,她本就生活在深宅之中,兄长又是个权臣,她被那些计谋熏陶,怎会不清楚小陈氏那点儿小伎俩?不过倒也配合着她一通安慰,小陈氏这才渐渐收住了眼泪。

    “那楚三也真是过分,连自己亲生姐妹都不放过。”沈阮一面牵着小陈氏的手,装着一副气愤,想将楚念生吞活剥的心可一点儿都不假,要知道,她与太子哥哥可是青梅竹马,虽说哥哥并不同意,可若她坚持,宠她的哥哥也绝对会松口。

    她这段时间无法去见太子哥哥,这便被楚念钻了空子!堂堂沈家二娘子怎可忍下这口气!

    太子哥哥是她的,永远都是她的!

    小陈氏抹干了虚假的眼泪,偷眼打量沈阮,见她眸中一片仇恨,顿时明白,想来楚三是不知何时惹到这位沈家的千金了,不过心中也是暗喜,如此一来,她便有了个强力的帮手,那人吩咐下来的事,想必很快就能做到!

    想起那人许给自己的金山银山,小陈氏心中越发坚定了自己的计划。呵,楚念,不过一时得势而已,休想一辈子踩在她头上!

    而楚二也正面色阴沉,因为楚念,刘将军再也不肯多看她一眼,这个仇,她记下了!

    四人之中,唯有楚元娘正垂头思索着什么,母亲妹妹和沈阮对楚念的仇恨似乎与她无关,片刻后,她回过神儿来,望着母亲与妹妹脸上的神情,脸上闪过一丝毫不可查的担忧。

    四个女人各怀心事,却在无形之中达成了某种联盟,以报复楚念为目的,却从未想过,如今的一切,皆是她们自作自受。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与此同时,楚念正于济世堂的后院儿里,为了方便阿婳姐弟居住,楚念特意在济世堂之后建了一个宅子,宅子有五个卧房,刚好足够阿婳姐弟和两个伙计住,剩下的一个,被之前从沈阮手下救出的小乞丐住了。

    当天下午,沈暮的五百两现银便被依次搬入了济世堂,沈家的家丁刚把银两放下,便被楚念指挥着搬着银两又去了钱庄,当着面儿将五百两现银换成了银票,沈暮气得几乎吐血。

    “小家伙情况如何?”

    刚查完帐,楚念便奔着后院儿去,阿婳在楚念身后跟着,无奈的叹了口气。

    “小家伙还是不肯开口。”

    楚念点了点头,推门而入,便见一道小小的身影正缩在床脚,看着桌上放着的清粥怔怔出神。

    阿婳帮他将那一身残破的乞丐服换下,又好好儿梳洗了一番,除去一身污垢,小家伙白皙的皮肤露出本色,一双大眼睛扑闪着漂亮得不似平民百姓,只是一直不肯说话,也不肯吃饭,大抵是被沈阮吓坏了,整日窝在屋子里,阿婳来送饭,他就窝在床脚,警惕的看着阿婳。

    用阿婳的话来说,就像一只受了惊的兔子。

    楚念走到床边儿,蹲下身子,一双水眸与小家伙平视,直勾勾的看着他,似乎想将他看穿。

    小家伙身形再次瑟缩了一下,双臂抱住双腿,头深深埋下去,只剩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渐渐染上了几分水汽。

    这孩子看起来可不像是乞丐,恐怕是个富贵人家的娃娃走失了,可他与沈暮又有什么关系?干嘛去沈家门口?

    这些问题楚念没有问出口,她只弯了弯水眸,“你好,我叫楚念,你叫什么?”

    小娃娃仍旧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楚念,却不吭声。

    楚念朝着阿婳招了招手,便见阿婳端着手中的瓷盘走来,楚念接过,瓷盘上是两个栩栩如生的小人儿。

    小娃娃瞬间被糖人儿吸引了注意力,他想伸手去拿,却又收回了手,警惕的看着楚念。

    楚念学着大人哄小孩儿的模样微微嘟起嘴来,“我还救了你的命,你竟不信任我,好叫人伤心。”

    说着,她捂住脸,肩膀一抽一抽,似乎真的哭了。

    阿婳眼观鼻鼻观心,她实在无法将此刻这个顽皮的娘子与平日里那个对什么事都风轻云淡的仙子联系在一起。

    小娃娃似乎有所松动,他身子向前了一些,小心翼翼的抓过了楚念放在床上的糖人,十分老成的道:“我……我收下你的糖人儿,你莫哭了,我母亲死的时候我都没哭,所以你也不要哭,爱哭的小孩子没糖吃。”

    楚念正捂着脸,听见这话儿,她面色一怔,心中忍不住生出几分怜惜,这么小的娃娃就这么懂事儿……

    这日正是礼部尚书之妻吴氏安排的茶话会,全京都的贵妇几乎齐聚一堂,各个夫人也都带着自己适龄的嫡女出门,只盼着有家室好的夫人相中了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今后也有了着落。

    小陈氏自是带着楚元和楚二去的,因为之前装作毁容陷害楚念的事被知晓真相的下人们偷偷议论,一传十十传百,楚二在京中的名声并不好,小陈氏也想趁着与贵妇们交往的机会帮楚二洗白一番。

    吴氏家中虽说只是礼部尚书,在朝中又没什么实权,可社交倒是花费了不少心思,这么一场贵妇之间的茶话会,她几乎请了所有京中权贵之妻,小陈氏之前没少出席各种宴席,却也头一次见到如此全面的人。

    她带着楚元与楚二到处去热脸贴冷屁股,因着镇宁侯府还没完全倒下,众人倒是给她几分薄面,明面儿上疏离的笑笑,转过身就对小陈氏嘲笑不止。

    “听说镇宁候带回来的妾室年轻又漂亮,那妾室刚回来,她就被老太君关入了祠堂了。”

    薄凉的唇微微勾起一抹弧度,明修端起酒盏轻饮了一口,“王子轩到底是因为自己的疑心病自断了手脚。孤不在时,暗三暗四可曾来过?”

    暗一面色一怔,旋即便垂下眸去,“暗三来过一次,说楚三娘子一切安好,请殿下宽心。”

    皇帝不放心傻子太子,一直叫他住在宫中,虽说太子府早就建成,太子明修却一日都没有去住过。

    皇宫,正阳殿,太子明修的别院之中。

    ……

    小陈氏被从祠堂放出来后,虽说掌家权还在柳氏手里,镇宁侯府正牌夫人却还是小陈氏,更是有传言称,柳氏是知晓镇宁候有家有室,特意去勾引镇宁候。

    此等行为被京城所有夫人所不齿,毕竟每家都有那么几个踩着正室上位的妾室。一时间,柳氏竟成了众矢之的,京城贵妇聚会,从来只叫小陈氏从不叫柳氏。

    “要你做你便做。”坐在石椅上的人面色蓦然冷了下来,“如若她出了什么差错,孤要了你们几个的命!”

    暗一身子一抖,知道自家主子不是说笑,顿时伏在地上道:“是!”

    “王氏似乎有些动作,沈家防卫森严,属下等无法入侵,倒是她的丫鬟曾出府一次。”

    “你也过去吧。”明修了然的点头,一挥衣袖,“王子轩只是这么多年高高在上的地位捧得他找不着北,不过几日,怕是会反应过来了。”

    离了皇宫,暗一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虽说主子原本就是这样的性格,可自从认识了那楚三娘子之后,整个人越发阴晴不定了起来,可苦了他们这些暗卫,时不时要被派遣去楚家保护那楚三娘,暗三四更是,虽说来回传达消息倒也经常入宫,可每次回来,几乎都是将消息告诉他和暗二就走,连主子的面儿都没见过几次。

    水榭,一抹身影正落座亭台,皎洁月光之下,他硬朗的轮廓灼灼生辉。

    一道身影突兀的落在他身前,“殿下,周氏的母族秦家被灭。”

    “沈暮和刘启呢?”

阅读嫡女为妃:冷情王爷无限宠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万古仙穹》《至尊黑医:逆天狂妃,来一战》《帝霸》《求魔》《九真九阳》《美味战国》《武极神王》《洪荒之我的影子会挂机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2/302017/6129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