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遗世羽生志

    主谋之人应来自前朝,其不但懂得操控异兽,还懂得诸多药毒性理,很可能是神巫一族的后人。

    但神巫在天弥元年已被灭族,莫非真有幸存者?

    符合这种特征的,在她所知范围内,只有异兽夫诸之血。

    苏子墨让云耳端上来一个八角漆盒,里面摆着各色的什锦果脯,有杏脯、青梅、蜜枣、山楂、花应子、八珍梅等等,看起来十分美味。

    “这是云耳今早刚从果清铺子那边买来的,听说怀集的蜜饯果脯乃是一大特色,皇家御供的点心也常常是从这边进奉过去的。离儿、木子,你们也一起来尝尝吧。” WWw.8Yue.ORG

    谁知离儿突然惊叫一声,把手中的一块蜜饯儿像火炭似的扔了出去。

    “哎呀!这颗是乌梅!”

    苏子墨也一惊:“怎么了?乌梅有什么问题吗?”

    木子忙过去拍了拍离儿的肩安抚了她一会儿,向苏子墨说道:“没事儿的,只是离儿向来不喜欢乌梅的气味,反应有点激烈,公子见笑了。”

    离儿也缓过来,连忙欠身道了歉。

    华予却转了话题,问道,“昨日的蛊雕画好了吗?”

    “那是自然,本公子昨日就完成了。”

    苏子墨一副得意的语气,在案几上摊开了一副画卷。

    一片漆黑的夜空中,一只全身赤黑、双爪双足的巨鹰,正在和一个手执玄剑的白衣人搏斗,白衣人剑气凌然,颇为英武,画面张力十足,栩栩如生。

    华予扫了一眼画幅,语气一凌。

    “我说过了,让你画兽,没让你画我。”

    “你若是觉得另外半边没用,我可以撕成两……”

    “不行,重画。”

    华予的命令式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可置疑。

    苏子墨悻悻地收回了画,心中愤愤不平,此前从未有人对他的画不满意,让他重画的。这可是对画师极大的不尊重,华予这女人真是太不懂礼节规矩了。

    但还是收敛了语气,问道。

    “话说昨日,明明阿正已经布下了符阵,眼看就可以降伏妖兽了,为什么先生要多此一举地先破了他的阵,再斩杀妖兽呢?”

    华予转过头来,沉默片刻,道。

    “你是攸宁的故人,我本不应该告诉你,但如今我雇你来作画,还是让你知晓点因果更好。”

    “虽然都是死,意义却完全不同。死在攸宁的符咒下,便是身毁形亡,是为魂灭。死在我的幽明剑下,身毁魂犹生,是为形灭。它们依然存活在另一个世界里,不至于永远消亡。”

    “另一个世界?譬如,在画里?”苏子墨听闻她所言,心中惊异。这样听来,似乎她倒是在救这些妖兽了。

    “今日点到为止,以后你自会知晓。”她起了身,不再说下去。

    留苏子墨一个人费神思索着。

    “接下来我们会经鹿游原入苍梧之地,此原常年冰封,极为寒冷,苏公子记得备好冬衣。”

    华予说完这句话便携着离儿和木子离开了。

    那装了果脯的漆盒八角留在苏子墨房间的案几上,里面还剩了不少没吃完的点心,他看了一眼里面的乌梅,没头没脑地说:

    “云耳,你可知,有一种古鱼,名为横公鱼,生于石湖,形如鲤而赤,刺之不入,煮之不死,以乌梅二枚煮之则死,食之可却邪病。”

    “没有听说过。更像是神话传说之物吧。”

    苏子墨盯着那盒中的乌梅出了神。

    云耳接着问道,“我之前就一直很疑惑,从我跟随公子开始,您就知道尤其多的前朝旧事,杂闻野记,鬼怪灵物之说,今朝焚毁了一切前朝著书文集,若说是从书上看来的似乎不太可能,公子您是从哪儿知道的这些呢?”

    对面的人却似乎陷入了沉思,微微抬着头,良久,才说。

    “在我十岁那年,和皇兄们在宫中嬉戏游玩,躲进了前朝的文渊阁,偶然间碰触到了壁间机关,打开了一个暗室。在里面发现了一本厚重的前朝旧书,名叫《羽生志》,其中记载了包含诸子百家书、正史、天文、地志、医卜、农牧、技艺之内的各类笔录,我所知之事,大部分都是在里面读到的。”

    “我知道这本书是前朝遗物,父皇若知道了一定会销毁,但是其中所载之事的确格外有趣,我虽不能完全读懂,仍然爱不释手,于是偷偷藏于寝殿中,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会拿出来读。”

    “后来此书下落如何?”

    苏子墨回忆到此处,带着一丝复杂的神色。

    “后来,还是被父皇发现了,我拼命相护,最终未能救下此书,父皇命人用火药将其炸毁,付之一炬……”

    那一日,他永生也忘不了。

    藏书被焚,母妃被赐死,他也在鬼门关走了一道,险些丧命。从此失去了皇子的尊严,苟且偷生。

    那熊熊的烈火硝烟,刺眼的鲜血,骇人的刑具,肮脏的辱骂之语,常如梦魇般萦绕在他脑中,尖刀一般撕扯着他的心。

    “公子,你怎么了?”

    苏子墨不再说话,仿若想要抹去这段记忆一般,脸上隐约阴云浮动,又努力掩了下去。

    笑道,“不说这事儿了,我问问阿正要不要随我们一道去苍梧。”

    一红衣一紫衣的两个少女看了华予一眼,讨了允许,便欢跃地上前去取好吃的。

    离儿左手一块山楂,右手一枚花应子,口里嚼着蜜枣,分外开心。木子在旁边笑着念叨:“只顾自己吃的开心,也不给先生奉一点。”

    离儿却道:“我们家先生从来都不喜欢吃甜食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可是这毕竟是苏公子买的嘛。”木子说。

    “呵呵,行了,你们吃就好。”华予今天心情听起来格外不错。

    夜枭乃是前朝妖兽,寻常不得见,懂得此毒药配方和瑶洫酒的制造工艺之人,更不可能是当朝人。如此可见,最初下毒是前朝人,且很可能与操纵英招杀害南宫羲的是同一人。

    目前来看最大的嫌疑人是偃师灵均,他应当参与其中,但按照其伶人身份,不太可能是主谋者。而他混入皇陵,又是为了什么?

    脑中千万线索飞速联翩转动。

    华予回了房中,取下帏帽落了座,手指轻轻撑着额头,似在沉思。

    正思索着,木子端着热茶进来,“先生还不休息呢?”

    窗外响起了淅沥沥的雨声,她酌了口茶,轻声道,“疾风骤雨似乎要来了。”

    第二日风雨骤来,赶路不便,几人在怀集多留了一日,在客栈雅间里看书闲谈,一边饮茶一边吃茶点。

    可是明明知道中了白羽千夜,取走还魂引后,南宫襄便必死无疑,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再下毒?

    想来第二次下毒的应当是另外的势力,此人能迅速知晓白芷取回了解药,消息极为灵通,并且能神不知鬼不觉地调换解药,身份定然不一般。

    说明有人不仅换走了还魂引,还把它换成了另一种毒药,毒发极快,在南宫襄醒转前便立即至他于死命。

    此毒使人瞬间毙命,死后唇色发乌,手指漆黑,眉心有黑点,却遇金消解。

    再想想有动机杀害南宫襄的人,答案似乎隐约可见了,只是还缺少确凿的证据。

    白羽千夜此毒,是以异鸟夜枭的羽毛,浸泡于瑶洫酒中千日所得。

    中毒者昏迷百日,终日流泪,直至最后一日,悠然醒转,醒来时须发逐渐变白,皮肤起褶皱,记忆渐失,在一日之内老去,死亡。

    又转念一想,南宫襄服下还魂引之后,毒药未得解,却也并未出现白羽千夜的毒发症状,反而是口吐黑血立即死去。

阅读半语斋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大剑神》《微微一笑很倾城》《文坛救世主》《阴阳鬼医》《末日蟑螂》《星战风暴》《女校长的兵王神医》《特种兵王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691/6282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