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梧桐深林忆往昔

    老者捋捋胡子说:“爷爷给你讲个故事,你听故事膝盖就不会疼了。”小女孩看着老者的脸问道:“爷爷,你要给我讲什么故事啊?”此时一边玩耍的大男孩子听到了,急忙跑过来说:“爷爷要讲故事,我也要听,我也要听。”老者笑着说:“好好好,你也坐过来,爷爷就给你们讲讲那些发生在江湖中的英雄好汉的故事。” WWw.8Yue.ORG

    一缕斜阳透过梧桐树照射在这个萧条的院子里面,爷孙三人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旁边一条巨大的黑犬,腿脚足足有碗口粗壮,耳朵高竖,毛发黑亮,眼睛血红,精神抖擞,一看就不是寻常人家能够见到的犬种。它微微有显胖,可见主人把它照顾的无微不至,蹲在地上犹如一头巨狮,眼睛里面露着杀气。似乎那只黑犬也对这个故事比较痴迷,认真的听着老者讲的故事。

    突然一只鸽子落在了老者的身上,大男孩很是诧异的看着老者,见爷爷没有反应,灵机一动准备去捉那只白鸽。大男孩轻轻地转过身子,屏住呼吸,把两只手轻轻地伸向了停在老者身上的白鸽,他露出了笑容,大男孩刚要下手,岂料老者抓住了大男孩的手笑着说:“非儿,你的反映慢了许多哦!”大男孩脸上浮现出一副十分疼痛的表情说:“爷爷,松手,松手,疼,疼。”老者笑着放开了大男孩的手腕,抓起鸽子从鸽子身上取下一封信来,只见信上写道:

    听见爷爷的话后大男孩说:“可儿下来,我们现在就去练功去,到时候把武功练好了就不怕坏人了。”小女孩迅速从竹床上跳下来,跟着大男孩走到了那片没有落叶的地方,大坑小男孩站好,小坑小女孩站好,一招一式练起了招式。

    大男孩双手合一犹如罗汉在世,一招一式都稳重有力。小女孩招式灵活,犹如一只飞燕轻盈欢快。老者捋着胡须走到两人身边说:“你们两个现在年纪还小,尤其是可儿,要是遇到坏人还不知道怎么应付,但是武功的招式不在于变换的有多么复杂,而在于简单两招便能制敌于死穴,这才能用最省的力道达到最好的攻击,然而武学博大精深,功与守缺一不可,防御便是进攻,而进攻则也是一种防御。你们练习的时候劲量把招式打得灵活些,让自己的招式发挥到最大,明白吗?”

    “明白了。”大男孩和小女孩同时回答道。

    夕阳染红了梧桐,梧桐却也染红了老者的脸颊。他鼻梁高挑,粗眉大眼,两只大眼犹如鹰眼犀利有光,时刻警惕着梧桐林周边的动向。面容虽然暗藏皱纹,但是红光满面,胡须虽然花白,但是精神抖擞。身穿黑色短衫脚穿草鞋,腰间一根黑色的布带,虽然是农夫打扮却依旧掩盖不住身上的气概,让人不寒而栗。

    夕阳渐渐落山,爷孙三人简单吃过晚饭在园中休息。小女孩指着漫天的星星问道:“爷爷,我们每天都能见到满天星星,为什么一直没有见过爹娘啊?”话音刚落只听得黑犬突然狂吠,老者急忙一个飞身跳上木屋四下观望。梧桐林在微风的吹拂下只有树叶“唰唰”的响声,老者急忙制止黑犬道:“阿豹,不要叫了。”黑犬听到主人的话倒也十分乖巧,立马停止了叫声。老者从屋顶飞身进入了梧桐林,大男孩立即带着小女孩和黑犬进入了木屋。

    树叶“沙沙”作响,昏暗的夜色下照面都认不出对方来,小女孩焦急地靠在窗边,黑犬则龇牙咧嘴对着门口,似乎是要做好了咬人的准备。小女孩怯怯地说道:“哥哥,爷爷不会有事吧?”大男孩走过来说道:“放心吧,爷爷不会有事,刚才你不是看见了吗?爷爷犹如一只燕子飞入了梧桐林,我从来没有看见爷爷施展轻身术,我相信爷爷的武功一定特别厉害。”小女孩半信半疑的问道:“真的吗?”大男孩点了点头。

    只听得草屋木门“咯吱”一声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头发花白,容光焕发身体却笔直的老者,举止有力,走路轻盈,似乎他的装束跟他的行动显得有点不搭。

    老者急忙走到小女孩的身边扶起小女孩说:“我的乖孙女,爷爷看看,你摔哪儿啦?疼不疼啊?”小女孩抱住了老者说道:“爷爷,我摔跤了,膝盖好疼。”老者笑笑牵着小女孩坐到了一张破旧的竹床上,竹床立刻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似乎是在给爷孙俩诉说,我比你们还要疼。

    十月的南国现在也开始步入了深秋,一阵清风拂过,一股凉意,一声嘘唏,一片落叶,一片萧条,一间破败的茅草屋。倒映在池塘里的太阳显得比在天上似乎还要大,偶尔也会看见几只青蛙从池塘里面跳出,或许是出来找些东西吃吧。池塘的周围载着一排排粗壮的梧桐树,树叶红的如同刚被火烧一般,地上也洒落着一层层的梧桐树叶,仿佛是新娘的拖裙,长长地拖在地上,秋风吹过,随风摇曳着,而那树枝上的叶子却似新娘的红纱巾,羞涩妩媚,楚楚动人。如果不是因为几声狗吠之声,或许你真的会以为这里站着十几位新娘。

    一道金光从天际洒落在寂静的丛林中,一座矮房、一片树林、一节江湖。

    “爷爷不老,爷爷不老。”小女孩大喊起来,似乎是要用这种方式来抵抗老者刚刚说的事实。

    “好好好,爷爷没老,没老,爷爷还要看着可儿出嫁,还要抱你生的娃呢!”老者笑起来。

    大男孩站起来说:“爷爷不怕,以后我和可儿来保护你,要是有坏人来欺负的话,我和可儿一定要把坏人打跑。”老者哈哈大笑起来,从竹床上下来说:“好啊!爷爷有非儿和可儿就知足了,也不枉费我在世上走一遭,爷爷不怕坏人。但是在你们打坏人之前是不是要把武功练好啊?要不然怎么保护爷爷啊?”

    一刀兄安好,自剑门一别十年有余,小弟叔月甚是挂念。遥想当年,一刀兄一人抵挡千军万马,一把宝刀足以扫平千难万阻,一股正气足以让天下之人折服,那场面小弟此生都刻在心间。感谢一刀兄对小弟的教诲和提携,试想,如果没有当年剑门比武,也就没有吾与一刀兄的忘年之交,更没有此刻的人杰穿戎装战沙场保疆土的举动。感谢一刀兄没有嫌弃小弟当年轻狂傲物,更没有嫌弃小弟是异国之人,兄长当年不顾世人反对与小弟结交,令小弟感激之至,你是兄长更是我的父亲。数十年来小弟一直打探兄长的行踪,皇天不负与我,终于得知兄长的居所,小弟万分激动,只因军中公事繁忙未能立即前来看望兄长,还望兄长莫要怪罪与吾,近日听说一刀兄辞别隋营归隐山林,小弟感慨叹息却又佩服崇敬之至,更为兄长能收养莫兄兰兄的后裔而高兴万分,今特此书信一份,表述小弟想念之情,小弟月末赶赴梧桐林愿与兄长再续友情。弟叔月字。

    老者轻轻地合上了书信,抬头看了一眼梧桐树叶背后的天空,说道:“时光荏苒而不留,物是人非情未变,时光荏苒啊!”此时靠在怀里的小女孩醒来了,揉着眼睛问老者:“爷爷,你在说什么啊?”

    身边的黑犬此刻却显得格外精神,眼睛死死地盯着院门口,给爷孙三人守卫着。

    院子的一角放着刀剑枪棍,那边的地上却没有一片落叶,两个一深一浅的坑在地面上犹如一大一小的眼睛。看来老者是个练武之人,那一大一小的坑或许就是两个孩子平日里练功的地方。

    老者拍了拍小女孩的肩膀说:“可儿啊!爷爷没说什么,只是觉得我的可儿不知不觉都八岁了,爷爷老咯!”说着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似乎略带了一些别样的味道。

    离池塘不远处,一条青石板铺成的小路映入人的眼帘,路两边的草儿开始泛着些许的黄,也许是因为到了深秋,显得萧条了许多。石板路的另一头是几间矮小的茅草屋,院子里面一男一女一大一小两个小孩玩耍,看相貌大男孩估约十一二岁,小女孩估约七八岁,两人你追我赶好不快活,不一会儿小女孩摔跤了,哭声回荡在了寂静地上空。

    大男孩见状急忙喊道:“爷爷,爷爷,妹妹哭了,妹妹摔跤了,你快来看看呀!”

    讲着讲着小女孩睡着了,慢慢地靠在了老者的怀里,而老者自己也呼呼大睡起来,鼾声打乱了沉思的大男孩。大男孩似乎陷入了爷爷讲的那个故事之中,回头发现爷爷和妹妹早已入睡,他抬头仰望那点透过梧桐树望到的天空,似乎在思索爷爷讲的故事,或许是在想念他的同伴,也或许是在想一些好玩的事情,更或许是在想象着自己的未来。

阅读红颜醉江山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跑出我人生》《大逆之门》《龙王传说》《唐骑》《[综美娱]轮回真人秀》《麻衣神算子》《上门为婿》《和白富美的荒岛生活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697/6282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