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走阴阳(10)

    她的未婚夫张建国并没有看起来那么老实。

    李莲香穿着亲手缝制的红色衣裳,在和她的心上人经过一套套繁琐的仪式终于成为了夫妻。她满怀喜悦地静静坐在床沿,等着他推门而入,掀开喜帕瞧瞧她漂亮的模样。

    “啊......”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女人的呻吟,她浑身的毛发不知为什么一下子耸立起来。这个声音她认得,是日日来家里请教怎么绣花的崔寡妇。而此时此刻,不止崔寡妇一个,还有一个男人在她身上耸动着,崔寡妇被压在红砖墙上,发出听起来很不舒服的压抑叫声。

    李莲香毫不犹豫地解下腰间的喜带,踩着凳子栓到房梁上,利索地打了个死扣然后把脖子伸了进去。

    ......

    我抖得发不出声音,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来,喉头因为紧张仿佛肿胀起来让呼吸都极为困难。通过折射在墙上的影子,我能看到已经成为一堆枯骨的李莲香,像我梦境里一样,利索地给栓上房梁的喜带打了个死扣!

    恐惧让我想拼命逃跑,身体却像石头一般一动不能动!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后旋,一步步准确无误地迈向李莲香打好的绳扣,一脚登上了凳子!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呀~” WWw.8Yue.ORG

    眼泪糊住了双眼,我已经什么都看不清,耳边阴测测的歌声幽幽,随着那歌声,我不受控制地猛地将脖子套进了绳索,脚下一用劲!

    “嗵!”一瞬间失去了支撑,喉头猛地剧痛,呼吸也被粗暴地阻隔。我脑中的恐慌达到了顶点,蹬着腿试图找到着力点,双手在空中乱划,但就是够不到脖子上的绳索。

    黑暗、窒息和剧痛在短短几十秒内控制了我的全身,脑中混沌一片,只有满心的绝望......

    就在我挣扎不动的时候,忽然挂着我脖子的喜带猛地松了!

    “咳咳咳咳!”我重重跌倒在粗糙的地上,眼泪唾液一起从重新被打通的通道里涌出来,我拼命地呼吸以至于呛到了自己。来不及做出太多反映,我连滚带爬缩到墙角,借助墙壁的支撑颤巍巍站起身来,眼前的景象逐渐清晰起来。

    一摊破旧的新娘喜服铺在地上,盖着的东西隐隐约约看得出是一具人骨。刚刚发生了什么?我不敢贸然上前去看,赶紧趁此机会逃出了那个破屋子。

    我跌跌撞撞冲出门外,一瞬间愣住了。一只硕大的白色狐狸正横卧在面前的草丛中,它的体型很大,超过了普通狐狸的数倍,身上的毛发在月光下几近半透明,一双绿眸牢牢锁着我,很美丽。狐狸口中叼着一个发黑的骷髅,它用我熟悉的眼神斜斜扫过我全身,忽然发力,“咔吧”清脆地一声,骷髅在它嘴里应声碎裂,一股极难忍受的恶臭冲出。臭味的刺激加上刚刚被勒颈,我忍不住干呕起来。

    “陆佳玉,你为什么连鬼都要我来替你赶??”

    身后一片温暖。

    我仿佛看了一场恐怖电影,每个画面都在我脑海中跳动,扑面而来的猩红让我快要窒息。我猛地睁开眼睛从地上弹起来,有一瞬间恍惚仿佛我身处之地和刚才脑海中的时空重叠了,窗外雪白的月光静得让人心惊。

    恩?窗外?我回旋身体去看,竟然发现自己好像就在一个布置好的新房内,一切陈设都是红色,但落满了灰尘,一根挂满烛泪的红烛在破旧的窗边跃动,阴森森地发出冷光。而我的身上,套着一件宽大破旧的新娘喜服,料子很粗糙,上面沾满了飞溅状的暗色液体,一阵阵腥臭让我一瞬间被恐惧再次包围。

    我知道这是什么,刚刚梦境里都看得一清二楚了!这枯骨新娘是满含怨气而死,死后肯定也未能实现与负心汉见面的愿望,所以她现在是要拿我撒气了啊!

    我疯了一样想脱掉身上这件诡异万分的喜服,可是它看似松垮,不论我怎么挣扎都没办法从里面脱身!布料已经皴裂,按理说很容易撕开。我用手撕、用牙咬,可它纹丝不动,坠着的流苏晃晃悠悠地随着我的动作摇来摆去,在墙上投下阴影。

    忽然,我感觉身体被什么制住了,身后没有一丝气息,我浑身抖了起来,看见一双只剩白骨的手,从我腰间慢慢伸了过来......一点,一点,把我腰上缠着的喜带解开。

    张建国登门说要娶她。李莲香躲在门后听得真真切切,父亲呵呵的笑就像一根小棒槌敲着她心头的小鼓,敲得她立刻就拿起了针线替自己做起了喜服。

    晃眼的红,一针一线。那些流苏、飞鸟、鲜花,她在绣制的时候简直无法排遣内心的喜悦,以至于一个人偷偷地掉了几次泪,泪花在艳色的衣服上晕开。她到最后都不知道,粘上泪水的喜服是不能用的了,不吉利。

    也许是村民平日里实在无事可干,又或者是这小村子实在太过封闭,大家对红白喜事尤其重视,祖祖辈辈传了一套又一套的规矩,每传一代,都会相应多出些“创造发明”。到李莲香这一辈,村里头讲究的人家开始流行起了冥婚。

    李莲香打小就没有出过仙岩村。她这二十年来到过的最远地方就是村头二狗家墙壁和一大片树林的交界处。仙岩村是个山坳坳里的小村子,她一直觉得这么点天地够她安安稳稳活了,从来也没有考虑过外头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今天是她第一晚成为他的妻子。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她在张建国掀开盖头的一瞬间,用剪刀刺进了他的眼珠。张建国捂着眼睛倒在地上滚,发出嗷嗷的惨叫,仿佛一只什么牲畜。她一剪刀又一剪刀地捅他,他不一会儿就没有了声音。李莲香从来不知道人原来有这么多血,人血原来和身上的喜服一样红、一样好看。她站起来,盯着死透的丈夫,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以前难以理解的冥婚:说不定,两个人都变成鬼了,她就能仔细问问他,为什么之前说过的话都不算数了?说不定,在阴间,他能完成对她的诺言。

    男人她一眼就认得。怎么不认得?那个背影,喘息的频率。她的眼睛越睁越大,鲜红的指甲一片片陷进手掌的肉里。一直到角落里两个人完事儿了,她看见他在崔寡妇身上又亲了一口,压低声音仿佛说了句什么荤话,逗得寡妇捂嘴笑起来。

    “快去!”寡妇推推他。

    她掀起盖头,蹑手蹑脚来到窗边。窗户上蒙了一层薄薄的红色蜡纸充当新婚夫妇的窗帘儿,她用指甲轻轻刮去了一些,冲屋外瞧去。

    月光雪亮,就像今天一样。紧挨着的隔壁大柱家墙角,一个死角落里,仿佛有两个人影子在动。李莲香眯了眯眼睛,又把红纸刮去了些。

    “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张建国戏谑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李莲香没有读过书,倒也跟着村里老人看过戏,所以这话文绉绉的,但她听得懂,她是最差的那一个。

    “给死人办婚礼......”李莲香一直对这事儿怪犯怵的,她实在不能理解这种附加上了未亡人意愿的仪式,直到一个人出现了。

    她有了一个未婚夫,是城里来支教的张建国。这村里连像样的学校都没有,他却跑来教孩子读书,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虽然身材瘦弱,但是浓浓的书生气让李莲香特别喜欢,喜欢到不管不顾就在他破破烂烂的行军床上和他完成了夫妻才该做的事情。

    等得屋外人声都静了,她有点儿焦躁不安。忽然窗口一阵悉悉索索,还似乎隐隐约约传来喘息声。

阅读狐说奇玉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琅琊榜》《乌云遇皎月》《继承两万亿》《快穿小妖精:腹黑男主,别过来!》《大魏宫廷》《逍遥小书生》《韶光慢》《医流狂兵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703/6283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