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隧道奇谈(三)血衣之谜

    一定还有别的原因。

    想着想着,吴忧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里,他见到了尤露。

    眺望着远处偌大的工地,吴忧发起了呆。

    晚上,调查完这四个人,一点发现都没有。

    许语在派出所的休息室里,整个人快要崩溃了。吴忧叫了两杯咖啡,走进去递给许语,道:“姐姐你放心,孩子应该没事。” WWw.8Yue.ORG

    吴忧愣了愣,刚刚许语在说梁大军不可能的时候,没有一丝丝的迟疑,他若无其事地继续问道:“那还有其他熟人有可能吗?”

    “我们也没有得罪什么人,最多就是我丈夫欠了工人的钱,可是他们已经在商量弥补了,应该不会这么过激。”

    “这个警方已经在调查了,不过要是普通工人,你孩子应该也不认识对吧?”

    “也是。”

    吴忧觉得问来差不多了,出了屋,朝易楷说道:“喂,让当地警方调查一下许语和梁大军,这两人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们。”说完,吴忧打算再回工地看看,他对于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已经有些眉目了。

    夜里,犯人将吃的送到周家小孩旁边,小孩子正玩着游戏,在犯人的催促下,小孩子吃上了饭。很快,小孩子睡了过去,犯人将孩子抱到床上,叹气说道:“不要怪我……”

    吴忧坐在周至易的办公室内,请刑侦人员仔细检查了周至易的电脑,他对于那种私密照片如此轻易被发现有些疑惑。果然,技术人员分析认为,周至易和小燕的那些照片是已经被删除了,但又不知道被谁给恢复了的。

    “不过有意思的是,似乎恢复数据的人恢复了全盘的数据。”技术人员说道,“另外,我们发现这台电脑有几个地址是频繁访问的,那里的数据流指向的应该是这个建筑公司的项目资金流。”

    “哦?”

    “从之前我们调取的资料来看,这个工地之所以资金流会突然中断导致工程停工是因为有人挪用了资金,这个人指向周至易的妻子许语。”

    “有点意思了。”吴忧揣摩了一下,道,“我记得你们给的资料里面马秘书是计算机专业毕业的吧?查查,恢复这些硬盘数据的是不是他?”

    吴忧特别喜欢这种感觉,除了易楷,没有知道他只是一个大学生,特侦组对当地警方说自己是调查员,所以他的权力挺大的。吴忧不理解为什么齐隽要擅自给自己这样的权力,但这种感觉还是挺不错的。

    吴忧想起来昨天漏掉的一些细节,拿着手电到了屋后面的草地去,他从外面再次检查了厕所的通风口后,心里有个结始终过不去。他走到不远处的人工湖边,想起来自己在这里看到过车辙印,印迹很淡,明显被人破坏过,本来车辙印是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但是被刻意破坏这点让吴忧有些不能释怀。

    电话响了。

    易楷打来的,说是上面来消息说已经找到了与贾邱一起失踪的助手,那个人已经死了!尸检报告说那个年轻助手是被掐住脖子窒息而死,之后被抛尸在野外,从尸体上提取的DNA显示,杀害这个助手的极有可能是贾邱。

    吴忧坐在人工湖边,难以置信地问道:“你说什么?”

    “没错,不是我们一开始认为的助手杀害了贾邱逃跑……这个助手的尸体的脖子上勒痕上残留的DNA是贾邱的,看样子是贾邱杀害了自己的助手,然后伪装自己死亡,之后再抛尸。”

    “等等,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吴忧说道,“要是贾邱杀害了自己的助手,就意味着这个杀人计划里,他得提前很久准备自己的血,反复抽取储存,而后才能家里造成自己流血过多而亡的假象,这不可能吧……为了杀一个助手,何必做得这么复杂?”

    “更有意思的是……我们警方查不到这个助手的真实户籍信息。”

    “我马上回警局。”吴忧听到这里,立刻挂了电话。

    乘车到了警局附近,吴忧恰好撞见了正要上车的许语,他记得那个车,是梁大军的,隐隐约约,吴忧看见许语上了车便在梁大军怀里啜泣。吴忧的疑惑总算解开了——这一家子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闻警官从潘大富住的酒店回来,证实了当晚潘大富快三点就去睡觉,他的车确实一直停在旅馆前面,不过由于他一个人住,没人可以确认他一直呆在房间里。另一边,地方警员调查了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潘大富其实还有一辆汽车,汽车就停在酒店附近不远处的停车场,据工人们回忆,前段时间还看见潘大富开那辆车。调取监控,警方发现那辆车在案发的凌晨朝着工地方向去了。

    闻警官突击审问了潘大富,潘大富惶恐地解释道:“警官,我确实回过工地,但是早上啊,是周至易打电话让我去的,就在案发凌晨两点半左右,他的电话里说道‘秘密来工地,快’,说完他一瞬间就挂了,特别奇怪,虽然他说话语气有些怪,但是很着急的样子,又说要秘密去,我便走到酒店附近的停车场,开着之前停在那里的另一辆车去了,但是我去了工地,周至易周老板并没有理我,打电话也不接,我就只有离开。可没想到的是,回到停车点附近的时候,我发现有个鬼影在附近游走,要知道,这个工地停工以来,除了周老板,没人在那里住,那个人的身形很瘦,肯定不是周老板,我循着找过去,那个鬼影却不见了。我当时也喝了点酒,有点害怕,就立刻开车离开了。”

    “这件事情为何之前不说?”

    “我要是说了不就成为犯人了?你们不是说死亡时间是3点以前吗?他还给我打过电话。”

    “你这家伙。”闻警官有些生气,“还有没有什么瞒着我?什么鬼影,不会是你鬼扯吧?”

    “没有没有,”潘大富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花眼了,总觉得工地上有人,而且我当时总觉得哪里怪怪的,第二天去却没有那种感觉了。”

    警方认为潘大富嫌疑很大,便拘留了潘大富。听着吴忧的发现,警方深入去调查许语和梁大军的关系,发现许语就是挪用公司公款导致资金链断裂的人。随后,吴忧请来了会计师小燕,询问道:“你是公司的会计,许语挪用公款的事情,你知道吗?”

    小燕点点头,道:“老板也知道,但是他不让说。”

    “对了,算起来你是最后一个看见周至易的人吧,据说那晚是你送孩子回家的,这样的话,你应该看过周至易吧?”

    “是,等他上床休息,我找到孩子,领着他离开了。”

    “我们在他血液里发现了计量略大的安神剂,他在服用药物吗?”

    “嗯,马秘书也只知道的,最近他睡不好,一直吃安眠药这些。”

    “听马秘书说,第二天是你去叫他起床发现没人回应,于是就叫人开门的,是吗?”

    “嗯,他很少睡到那个时候还不起来。”说这话的事情,小燕有些胆怯,接着她补充说道,“听说你们找到了我和他的照片……不会外泄吧?”

    “这个你放心,警方会保护当事人的隐私,只是我很好奇,你们的照片为什么会保存到办公室的电脑上。”

    “因为很多时候我们都是在那里……”小燕有些懊悔,道,“后来我让他删除的,可是不知道是谁这么坏又把数据挖了出来。对,你们应该调查一下马助,说不定就是他。”

    马助的调查也很快出来了。

    马助很干脆地承认数据是自己几天前恢复的,不过他对那些私人的事情不感兴趣,他想要查出亏空的原因,一开始他以为是小燕做的手脚,后来发现是许语干的。周至易显然知道,却删除了所有的数据,不想要追究,这引得马助很愤怒,便自己擅自恢复那些数据,并在案发前几天为这事一直与周至易争吵。

    易楷问道:“你为何这么在意公司亏空资金链断裂这件事情?”

    “因为这个公司我有30%的股权啊。”马助很是愤怒,“是我父亲生前留给我的,他可是周至易的工作伙伴,可是周至易的老婆捅了这么大篓子,他竟然想要隐瞒不追究,这对不起公司员工啊!所以我想要起诉许语,周至易强行要自己背锅,我实在是气不过,才想要离职。”

    “原来如此。”

    问话完毕,所有人都陆续离开。

    吴忧看完所有的问话后,主动找到了潘大富,低语问道:“你那晚觉得工地不对劲的地方是不是……”

    潘大富豁然开朗,连连点头。

    吴忧回到闻警官和易楷身边,坐在桌前,看着这两日起来的所有信息,朝易楷说道:“闻警官,你们能再去调查一下这几个人的住宅信息吗?我想应该会有发现。”

    “怎么了?”

    “没怎么……想到了一个令人不太舒服的手法……”吴忧说道,“对了,还要尽快找到凶器,凶手带走凶器肯定是因为凶器能证明他的身份。”

    闻警官看着吴忧的脸色,很沉重,点点头,出去了。

    “你怎么这么肯定?”

    “你想啊,如果是绑架,在你们报警之前应该就勒索你了。但是绑架孩子的人并没有这么做,说明犯人在一开始就不是想要钱,如此的话,他会为了什么?你得明白,这个犯人能够招呼孩子过去,肯定是很熟,熟人绑架你的孩子,针对的肯定不是孩子……”

    许语一个激灵,道:“你的意思是,犯人针对的是我?”

    “有这个可能,你想想,在那里被问话的四个人谁最可疑?”

    “大军肯定不可能。”几乎是一瞬间许语否定了梁大军的嫌疑,接着想了想说道,“马秘书和潘大富倒是对周至易有意见,真正对我有不满的,应该就是那个臭女人了吧,不过她和我孩子特别要好,应该不会做出伤害我孩子的事情。”

    碰巧在墁山隧道边的工地发生的密室杀人案让当地警方在周围加强了盘查和搜索,如此的话,即使房知名失踪了,他也不可能能在这种盘查中快速离开墁山地区。

    齐隽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才让吴忧抓紧,可是,吴忧到现在都没有理解为何齐隽要自己来找,如果说是为了不让警方出门打草惊蛇的话,自己身边跟着两个警察又是为何?

    在房知名扔下的那件血衣上,他的血迹盖着贾邱的血迹,通过鉴定虽然贾邱的血迹已经干了,但是血迹留下衣物上的时间不会太长,肯定是在新年过后。

    很快报告就发过来了。

    “你什么意思?”

    “太巧了……”吴忧自言自语一样,“另外,孩子是自己跑过去的话,说明应该是熟人。”

    闻警官听了,立刻组织人手展开调查。

    易楷急匆匆地跑上来,朝吴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闻警官来消息说,周至易的儿子失踪了!”

    今天周一,周至易的儿子被许语送去上学,中午时分许语去接孩子吃饭,却听闻孩子已经出了学校,不见了。学校立刻报了警,调取监控发现,出了校门的男孩似乎看见了什么人便跑到了巷子里去,随后便不见了。

    说起来,始皇剑算是文物,被杀害的刘明尧和李志国都是与文物有关的人,接着是失踪的贾邱和房知名,这四个人目前来看都涉及到文物相关的事情,难道这两件事也有联系?

    吴忧拿出手机,翻到尤露昨天发来的短信,这么久以来,尤露第一次告诉自己的行踪,从一年前尤露失踪开始,吴忧就感觉自己快要不认识这个自己喜欢的女孩了。

    吴忧迟疑了一下,问道:“马助、潘大富、小燕和梁大军调查了吗?”

    吴忧看着报告,说道:“这么说,贾邱没有死?”

    几乎同时,齐隽的消息发到了吴忧的手机上,短短几个字,言道:“速找到房知名。”吴忧明白,如果贾邱没有死,那么房知名在今日凌晨失踪的事情肯定是刻意安排的,如果不出意外,房知名还在东朗市,甚至还在墁山隧道一带。

    第二天上午,吴忧便和易楷再到墁山隧道去探查,中午时分,他爬上了墁山,走到那个山神庙,想起来将军诅咒的案子。“秦德归于政,始皇扫六合……”显然这句话还有后文,从那个西水岛发现的石碑便能看出来,石碑上的文字模糊不清,但是开头正是这一句。

阅读吴忧少年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明天我就要重生了》《金陵春》《超级村医》《亿万总裁太凶猛》《弃舟国度》《娱乐之神级败家子》《混在日本当妹控》《明星私房菜[直播]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715/6283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