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刺杀金主(二)

    1112年,大辽皇帝也就是那个职业打猎高手,初春时节去东北春州(在今吉林省)巡游,兴致勃勃地在混同江(今松花江)捕鱼,并且命令当地的女真各部酋长都到春州朝见。辽天祚帝在春州举行头鱼宴,请酋长们喝酒,真是给足了女真人面子。

    席间,辽天祚帝叫酋长们跳舞助兴,这本是女真人的习俗,只是不该酋长亲自来跳,虽然不愿意,但也不敢违抗命令,酋长们只好挨个儿离开座位,跳起民族舞蹈来,轮到阿骨打,他却毫不动容,周围的酋长劝解多时,他就是不跳,这一下,?天祚帝火了,准备将这不知死活的家伙,当场格杀。

    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国主,都能看出,阿骨打有反意,随从又是徒手搏熊之人,还能放他归去?结果呢?天祚帝很满意,又是赏金子又是赏官职,就这样放虎归山。阿骨打将死之时,回想这一生,最快乐的时光,都和兄弟度过,所以,他让位给兄弟,一个热衷与熊相搏的兄弟。

    “目前只有声东击西了,我们装作不知道金主行踪,等他出门会谈,将其住处用猛火油罐点了,再用霹雳火球干掉救火之人,金人应该会惊慌失措一段时间。你带几个兄弟伏在水边,待金人混乱,趁机击之,别忘了刀口喂毒。” WWw.8Yue.ORG

    总是提到完颜晟,他是个啥样的人?说出来吓死你,这位完颜晟,有特殊爱好,每年春季,其他王爷都去射个鹿,逮个鱼,他喜欢去与冬眠结束刚出洞的狗熊肉搏,这时的熊虽然体力不济,却是最凶猛的时候,每年他都是带伤而归,身体表面,布满了抓痕,新旧伤口叠加,如同一身花绣。

    另一个水贼点头,“金人属于蛮荒野人,与人谈判一言不合就扣押使者,当年辽国使者与之议和,多有被扣押拷打的情况。那时在下正在辽国贩马,知道一些机密。”乌老大又道,“对了,上次那种霹雳火弹长什么样?你们还记不记得?怎么我觉得与这回带上的不一样?”

    一个水贼问道,“乌老大,该不会是圈套吧,好好的城里不待,跑去船上做什么?”乌老大看着前方,“李大同说,这种谈判高丽一直不参加,理由就是会谈地点不善,为何金国不派王爷去高丽谈判?所以这次,即便是金主亲来,高丽也只同意在船上会谈,不肯去城里。”

    三个小组表示明白后,泉海民命令,“一三小组,听见炮响即刻进入战斗状态,听见炮声停止,就掩护第二小组撤离。撤离方向,东北五里,有三艘渔船,渡过鸭绿江后,有马匹接应。”随后就是给扭力投石器上弦,瞄准。

    他们在等什么?当然是在等乌老大动手,高丽人本来就想把这事栽赃给宋人,已经有了完整的物证,宋朝的火器,宋朝的投石车,还有宋朝的弓箭,只差人证了,只要乌老大进攻,必然会出现金人大队,强袭军再来个无差别射击,就齐活了。

    (高丽人把乌老大不用的投石车拖走,把库存的霹雳火球与乌老大带来的互换,把以往搜集的大宋的弓和箭找出来,甚至还秘密调集部队,准备以高丽王爷遇害为由突然出兵,占领保州,宣州,定州,彻底把这一滩水搅浑再说。)

    完颜晟按照约定,在众护卫的簇拥下,来到港口,负责海岸安全的家将过来报告,一切正常,就在他走向大船的一瞬,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他猛地停下脚步,向不远处的一座山望了过去,护卫也转头看向那座山,随后试探性地问,“国主,需要去查探吗?”完颜晟呆了呆,又摇摇头,“不仅要注意寡人的安全,还要保护那个高丽王爷。”

    那座山上,伏着另外一群人,他们合力扛着从乌老大的军营里搬出来的四轮投石器,一股脑摆在山顶的凹陷之处,他们便是高丽的特殊部队,强袭军。高丽人的文明,大多仿造唐朝,所以起这样一个恶俗的名字,已经颇为不易。

    正在生死关头,一旁的完颜晟当场出列,“辽王陛下,我女真有一个习俗,对待尊贵客人,必须拿出最好的礼物,刚才酋长们一块跳舞,这个节目好不好?好,却不是最好!”天祚帝吐了一口气,“你说,何为最好的礼物?”“自然是表演人熊肉搏。”

    你若是对宋徽宗说,表演人熊对决,他会皱眉拒绝,而天祚帝是什么人,整日钻林子,职业猎手,当然觉得有趣,“这汉子,你且来吃酒,寡人立即派人去山洞捉一头熊来,只是你说的是肉搏,便是木棍也不许拿。”

    将领叫做泉海民,他一面偷偷观察,一面用高丽话下着命令,“第三组,前去山脚埋伏,保护好昨夜埋设的霹雳弹包,检查引线,不可透水。第一组,占据山脚周围的射点,阻击追兵,务必坚持两刻钟,第二组,炮轰港口,照着那艘大船轰,每人五颗弹,一定要射准了。”

    “难道是高丽人给我们掉了包?那他们是什么目的呢?”两人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结果,只好再回到刺杀的话题。“我带几个水贼,悄悄潜至船舷,放下霹雳火球,点燃后撤离。怎么样?”“金人骑兵不善水,其他士兵又不一定,你看这里到处是河,怎么可能无人会水?”

    “那就多带几个弟兄,摸上船去,刀口抹毒,杀他个精光,再从水里逃遁。”“兄弟,他们会谈是大白天,大船四面定有小艇护卫,你就这样摸上船,难道他们都是瞎的?还没靠近,定然被射成了刺球。”“那怎么办?水里也不行,岸上也不行,难道飞过去?”

    以本心而论,天祚帝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纯粹是一种入乡随俗的心态,他若是有一点心思花在国家上,也不至于亡国了。怎么回事?这个什么骨打,想让寡人帮他剥皮拆骨?寡人叫了他几次,还在那装聋作哑,今天正好女真酋长都在,寡人要杀鸡给猴看。

阅读我的魂穿之路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超品透视》《大唐双龙传》《灵车》《我有一千张面孔》《重生之狂傲神女》《美女你别走》《侧妃无恙:太子,请上榻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783/6285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