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初战告捷

    这是他除了军训之外的第二次开枪,对面的肖麻子拿着的枪里还子弹上了膛,要是唬不住对方,那自己今天恐怕就是在劫难逃了!

    但看到马有田肖麻子等人的表情,张然暗暗的松了口气,他知道是这些年红军八路军针对地主老财的土改运动,对地主老财起到了极大的震慑的缘故!

    只是看到肖麻子手中的枪,他心里头微微有点怵。

    “呸,你们是个屁的贫苦老百姓!” WWw.8Yue.ORG

    王长天立即就跳了出来,一脸我要冒死检举揭发的悲壮指着肖麻子等人对张然道:“这几个家伙,仗着有马成邦这个大地主撑腰,到处为非作歹,欺压良善——我可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姓马的,这个时候就想跑?门都没有!”

    王老拐王凯等村民闻言群情激愤,尖叫着的追了上去,一时间狼奔豕突,鸡飞狗跳。

    王老拐虽然一瘸一拐的,却跑的飞快,最让张然吃惊的是王长天,一把年纪却一马当先,从后一脚将马有田给踹翻在地,然后一群人一拥而上,将马有田给揪了回来。

    “你们这几个混账,居然出卖老子!”

    马有田死死的盯着肖麻子等人,咬牙切齿道:“要是老子今儿不死,回去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肖麻子等人假装听不见,心说特娘的,先想着怎么离开这阳沟村再说吧——一个不好,说不定就给这土八路就地正法了好么!

    “张队长,我将这姓马的给抓回来了,你说说,该怎么处置他?”王长天一脸邀功的道。

    “张队长,这群王八蛋可将十里八乡的乡亲们给欺负惨了,不能就这么轻饶了他们!”

    村民们纷纷嚷嚷,甚至有人提到了浸猪笼沉河等私刑。

    “八爷,饶命啊……”

    马有田肖麻子等人听到这些字眼,一个个吓的差点给尿了裤子,噗通一声跪倒在地,表示自己就是跑腿的,都是按照马成邦的吩咐办事的。

    “不要叫啥爷,我们八路军,不兴封建反动那一套——叫我张队长!”

    张然冷哼,心头念头电转,也在思考着如何处理这几个家伙,杀了之类的明显不可能,虽说顺应了民意,但却会因此而彻底的得罪马成邦,甚至是周边的大小地主老财,那绝不是他所想要的结果!

    就在这时,他的脑袋里浮现出了一句伟人名言——革命队伍为何能百折不挠,一次次的浴火重生?那是因为我们革命队伍总是会想方设法的团结一切力量,把自己的朋友搞的多多滴,将自己的敌人搞的少少滴……

    想到这话,张然只感觉自己如同那迷航的小船,看到了指路的明灯,心头立即便有了计议!

    “乡亲们,大家听我说!”

    张然大声让乡亲们冷静下来,这才开口道:“虽然马有田肖麻子等人的确可恶,但我们八路军是有政策的,不会将人一棍子打死,只要他们能知错就改,那还是可以挽救一下的嘛……”

    “对对对!”

    听到这话,马有田肖麻子等人如获大赦,连连保证,自己以后一定改过自新,绝不再帮着马成邦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他们会改才怪——狗能改的了吃屎?”

    王老拐等人对马有田等人的话嗤之以鼻,但通过这一系列的事情,张然早已在村民中确立起了自己的威信,所以众人最多心中腹诽,却万万不敢说出来。

    “都给我起来!”

    张然让马有田肖麻子等人起来,一脸威严的道:“既然你们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那本队长就给你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希望你们真的能说到做到,痛改前非,否则要是在落在我们八路军的手里,就绝不轻饶!”

    “是是是!”

    马有田等人大喜过望,连连保证,然后招呼李大口等长工们背上从别处收来的租子赶紧撤,肖麻子甚至还想去将枪捡走。

    张然闷哼道:“将粮食和枪放下!”

    “啊?”

    一听这话,马有田和肖麻子顿时要哭了:“张队长,要是咱们不将这些租子和枪带回去,老爷会打死我们的……”

    “这些租子,是你们鱼肉乡邻的罪证,这枪是你们欺压百姓的工具——你们居然还想带走?难道真的就不知悔改吗,还想帮着马成邦鱼肉乡里吗?”

    张然声色俱厉的吼道,不但不准马有田等人将粮食和枪带走,甚至让他们将身上剩下的几颗子弹都给交了出来。

    来到这个时代五天了,先是饿了两天,接着又喝了几天的粥,本身就是个冒牌的八路不说,还只有一条枪……

    这些粮食和这条老枪以及子弹,对他来说简直就是雪中送炭,他岂会让马有田等人带走?

    “滚吧,哈哈哈!”

    “以后常来咱们阳沟村玩啊……不过收租你们就别想了!”

    王凯王老拐等村民冲着灰溜溜跑远的马有田等人哈哈大笑,然后便看向了李大口等长工们留下的粮食,两眼放光,心说这么多粮食,怕得有五六百斤吧?

    那火热的目光,看的张然想假装看不到都不行,只能干咳两声道:“今天我八路军晋东支队,初战告捷,多亏了乡亲们的帮助,待会儿我还准备和乡亲们开个会,正好有这么多粮食,不如让陆燕做点饭,然后咱们边吃边聊如何?”

    “好啊好啊……”

    一听能白吃白喝,没人说不好的,不少女人更是自告奋勇的去给陆燕帮忙。

    和村民们的眼里只有粮食不同,张然更在乎肖麻子留下的那条步枪。

    对枪张然懂得不多,但从这步枪的磨损程度上看,应该有些年头了,他怀疑这就是传说中的老套筒,就是当年洋务运动开办的兵工厂里造出的枪支,无论外形还是实用性,都和他身上的这条三八步枪比那时差远了——就跟貂蝉和凤姐的差别那么大。

    子弹总共有三颗,加上三八步枪开了一枪之后剩下的二十二发子弹,一共有二十五发子弹,可惜的是两种枪口径不一样,根本不能通用。

    但即便如此,张然还是极其高兴。

    毕竟从一条枪到两条枪,自己随口创建的晋东县支队的火力,足足翻了一倍!

    张然觉得,是时候开始扩大一下晋东支队的人数了,毕竟他一个人,也用不了两条枪不是。

    “村里,有谁会打枪的么?”张然问。

    “猎枪我打过,家里就有,我这条腿,就是打猎的时候摔伤的……”

    王老拐拍着自己的瘸腿跟炫耀似的,然后表示这种步枪,那就真没打过了。

    “试试看啊,大家都试试!”

    张然简单的教了村民们如何装弹,上膛等知识,就将退了弹的老套筒交给村民们去摸索,然后自己在一边观察,看看谁玩枪比较有悟性。

    王长天便在这时来到了张然的身边,一脸谄笑却满是不安的道:“张队长,咱们今天抢了马老爷家的粮食和东西,我怕马老爷不会善罢甘休啊……下一步,张队长你打算咋办?”

    “肖麻子,你刚刚还说要将老子的另外一条腿打断呢,你忘啦……”

    “张队长,他们还说要是我不交租子,就要将我婆姨给卖窑子里去……”

    王老拐王凯等村民纷纷落井下石,数落着肖麻子等人的罪行!

    “八爷,我们真的就是混口饭吃啊……”

    肖麻子等人欲哭无泪,目光看向了缩着脑袋想跑的马有田,顿时尖叫了起来:“马有田是马老爷的侄子,所有的事都是他让我们干的,冤有头债有主——八爷,你可别给他跑了!”

    和马有田肖麻子等人的恐惧相比,张然站在那里,加上本就比这时代的人高大的多的身材,绝对当得上威风凛凛,天神下凡等等诸多形容词。

    在张然威风凛凛的面孔背后,背心里早已湿漉漉的一片。

    马有田和那些家丁们更是面如土色。

    虽然肖麻子拿着枪,子弹也已经上膛,但浑身依旧哆嗦的跟筛糠一般。

    想到传说中的八路军抓住了地主老财和他们这些狗腿子,要么活埋要么拖出去打靶,自己现在居然拿枪对着人家支队长,那还不得凌迟处死?

    想到这点,肖麻子直接都吓尿了,眼泪鼻涕横流的道:“八爷,我不是鹰犬啊,我们就是混口饭吃,没想欺负乡亲们啊……”

    其余几名家丁也是纷纷附和,表示自己就是混口饭吃,本质上其实都是贫苦老百姓。

    深吸一口气,张然强装镇定的踏出一步,刀锋般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肖麻子,冷声道:“你这个地主老财的鹰犬,居然敢拿着枪对着本支队长——难道你还想向本队长开枪,和我八们路军为敌吗?”

    “没有,没有没有……”

    而且还是手里头有着一堆拿着枪杆子的兵的军官!

    总之无论如何,一直进行扶贫工作,对老百姓的心理了如指掌的张然,知道自己现在算是初战告捷,立于不败之地了!

    听到这话,肖麻子只吓的鬼叫一声,一把将那老掉牙的步枪给丢在地上,跟烫手似的。

    他们害怕,不仅仅是因为张然手里拿着枪,而是因为那一身八路的军服,还有那句晋东支队支队长的军衔!

    更因为在地主老财的圈子里,将八路打土豪分田地等事形容的堪比鬼子屠村,魔王现世,戴上副面具都能直接就着大活人的心肝下酒了——他们岂能不怕?

    当然了,可能自己临时起意,给自己加封的这个东支队长的官衔起了作用——这年头的老百姓,有几个不怕官的?

阅读抗日之铁血军工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星际男神是我爸》《重生之萌娘军嫂》《我是至尊》《宁小闲御神录》《女装文艺人生》《超神机械师》《大王饶命》《大逆之门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812/6285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