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利欲熏心的少年

    这一次完全不一样了,痛,好痛,痛死了,要痛死了。

    只是一个瞬间,甚至都没有窥视到那不知名通灵兽的灵魂模样,山中亥鹿感觉自己刚刚释放出的精神力好似迎面撞上了一颗炽热的巨大火球,只不过这火球又像极了一块实质的铁壁,让他有种灵魂被撞击出裂缝的错觉。

    看见少年痛苦地跪在自己面前,御手洗红豆原本失神的瞳孔渐渐恢复神采,她伸出手却又滞留在半空之中,似乎是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同伴压抑着痛苦的嘶吼在身边回荡,前方无数条暗红色的触手呼啸着穿过起爆符的轰炸网,红豆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短暂的剧痛帮助了她回到了现实。

    血?血液?

    山中亥鹿低头看去,滴落在地面上的血液已经汇聚成一条细线,顺着细线的尽头摸去,一团幽蓝色的奇怪物质正在缓缓成型。

    幽灵…?

    幽蓝色的烟雾聚成人形,竟然披戴着与那些“活尸”同样制式的盔甲,那幽灵的面貌是一个发须皆白的老者,虽看上去已步入耄耋之年,但双目间却蕴含着凌人的煞气,老朽的脸庞上仿佛风霜岁月刀刻剑拓过一般的印记,无时无刻不在透露着这具幽灵生前一定是一个身经百战、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铁血将领。

    “你,是漩涡的族人?涡之国的忍者?” WWw.8Yue.ORG

    欸?

    涡之国在二战的时候就被灭国了吧。

    你怕不是活在梦里。

    这老鬼…不,这老将军听起来有点年头了哦。

    兴许是细微的表情暴露了些什么,幽灵一个眨眼飘浮到他的面前,伸出右手轻触山中亥鹿的额头。

    像是燥热的夏天一盆冰水透体而过,山中亥鹿感觉双目之间格外清凉,只听得那幽灵在耳边喃喃道:

    “涡之国已经被灭国了吗……已经过去将近三十个寒暑了……”

    骤然,四周的墙壁挣脱开了幽灵老者无形的束缚,一道凄厉的嘶鸣在众人心中振聋发聩,充斥着不甘与痛苦的怨念状若疯魔的袭卷而来,炙白色的气浪喷洒在三人身上。

    幽灵老者眼中划过一丝不忍,他好像是叹了口气,问道:“忠兵丸,你还记得我,是吗?”

    空气中回荡的叫声更加的凄厉,四周暗红色的触手舞动的更加疯狂,好像是幽灵老者的叹息又一次激怒了这疑似叫做“忠兵丸”的通灵兽似的。

    老者闭目摇头,转身走上二楼的阶梯,所经之处好似被冰封一般,道路上的暗红色触手再无法蠕动半分。

    山中亥鹿拽着红豆跟上,只听得前方带路的幽灵老者长叹了一声,开始诉说起对封尘往事的回忆。

    “我的名字叫做首崎钢佐,我曾经是首之国的大名。这里是首之国的国都,这一处城堡从前是首之国强大的象征,因为它是由我的家族世代相传的契约卷轴所召唤的通灵兽变化而成的。”

    “可不幸的是,战争爆发了,整个忍界每一处角落无时无刻不在爆发着战争,而当时我的国家的死敌,就是漩涡一族建立的涡之国。”

    “涡之国是很强大的国家,漩涡一族凭借着强大的封印忍术很快在战场上取得了优势,一路高进打到了我的城堡之下。”

    “我的族人作战英勇,并没有让他们好过多少,那时候忍者还是很稀有的战争力量,涡之国为了覆灭我的国家同样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到最后,我们还是输了,一无所有。”

    “少年人,”灵魂老者停在一处阁楼前,转身对着山中亥鹿说道:“我从你的血液里感受到了漩涡一族的味道,只是不纯罢了,你的父母中有漩涡的族人,是吗?”

    山中亥鹿犹豫着不知该不该点头,谁知道承认了以后这老鬼会不会杀他泄愤或是祭旗之类的。

    白发的灵魂老者笑了笑,继续回忆道:“战斗到最后的时候,我知道大势已去,就对世代守护我首崎一族的通灵兽下了遗令。”

    “我命令它,在我死后,永永远远守护在首之国的遗址,任何胆敢侵犯此地的人,不论是否是漩涡族人,不论男女老幼,不论忍者或是平民,全部吞噬,杀无赦。”

    灵魂老者打开阁楼的门,看了一眼黑漆漆的门内,怅然若失,“这里就是我与忠兵丸签订契约的地方。”

    “三十年过去了,忠兵丸一直守护在这里,遵守着当时应允我的诺言,它造就了太多太多的杀戮。这么些年,杀戮的欲望早已经掩盖了它的神智,而我也因为这个原因,一直无法找到平静,成为了盘旋在这里的地缚灵。”

    灵魂老者示意山中亥鹿走到阁楼上的佛龛旁,看了一眼佛龛前供奉的巨大卷轴,沉默了一会儿。

    “少年人,你的身体里流着涡之国的血脉,三十年过去了,我心中的仇恨早就已经磨灭,请你来解放我和忠兵丸,是最好的选择。”

    “你只要在这支契约卷轴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就能够签订与忠兵丸的契约,解除对它的通灵,解救他,解救我,也救了你跟你的同伴。”

    欸?

    主角光环吗?

    你他喵的就是我的老爷爷吧?

    少年,这是你的金斧头,还是要一把银斧头?

    山中亥鹿从来不吝啬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别人的深层意图,但此时此刻,说实话并没有什么选择的其他余地。

    兴许也是一直想要契约一只实力强劲的通灵兽的欲望蒙蔽了他的双眼,所以利欲熏心之下,当山中亥鹿蘸着伤口处的血迹在卷轴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的时候,下意识的忽略了一旁幽灵老者深邃又意味深长的目光。

    “哈,这样就行了嘛?”

    写下姓名最后一笔的那一刻,整张卷轴突然幻化成无数黑色的封印术式,道道黑体的术式自阁楼地面缠绕上山中亥鹿的身体,在他的手心刻录出两个复杂的咒文。

    “这,这是什么?”

    看着幽灵老者渐渐消散,名为“忠兵丸”的通灵兽却反常的沉静,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到了一向冷静的山中亥鹿,气氛变得愈发的紧张,他甚至没有时间去看身旁掏出忍具严阵以待的红豆师姐。

    静,太安静了。

    这死一般寂静的尽头,会是什么在等待呢?

    “停下!”

    “停下!”

    “停下!”

    三声苍老的话语在脑中轰然作响,像是有人在耳边敲响了一口大钟,山中亥鹿只觉得双眼突然的发黑,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一般,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四周的干尸、白骨、触手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强硬的禁制,在原地挣扎着却挣脱不开无形的束缚。山中亥鹿费力的抬头,却看到了一双漠然的黑色眼眸。

    .......

    山中亥鹿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要裂开了,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从前在奈良森林里练习心转身的时候,大概是灵魂精神的强度都远远超过那些动物的原因,所以他总是能够很轻松的控制它们的躯体,这一次却不同了。

    山中一族的秘传忍术之一,C级,近中距离辅助性忍术。

    “秘术,心转身之术。”

    “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城堡里回荡,山中亥鹿捂住受伤的右臂缓缓站起,他勉强恢复了神智,刚刚的一瞬间却仿佛过去了万年,沉沦在无穷无尽的黑色海洋里,就算是地狱也应该不过如此。

    突然,平静了片刻的城堡仿佛又“活”了过来,四周的门窗墙壁全部活化成暗红色的活物,扭曲着向二人挤压过来,像是闻到了血腥味儿的鲨鱼,张开了血盆大口,锋利的牙齿渗着骇人的杀意。

    红豆与山中亥鹿背靠着背,徒劳的抵御着四面八方出现的骷髅铠甲。这些或是干尸、或是白骨的诡异生物身披着盔甲,颤颤巍巍地向二人扑去,像是一群群嗅到了鲜血的野狼,眼眶里泛着红黑色的凶光,啖着唾液吼出难以理解的嘶鸣。

    “巳—辰—卯—寅,火遁,龙火之术!”

    女孩从挎包里扯出一把钢丝,绕指一圈后凌厉地射向头顶处的暗红色墙壁。红豆双手拉直钢丝,从口中喷吐出炙热的查克拉,眨眼之间,像是有无形的燃油在空气中被点燃,一团团橙色的火焰顺着笔直的钢丝快速汇聚成一颗巨大龙头的模样,咆哮着轰上了不停蠕动的暗红色肉质墙壁。

    山中亥鹿痛苦地跪倒在地,双手紧紧撕扯着淡金色的头发,口中发出意义不明的沙哑嘶吼。

    闭上眼就是无尽的黑暗,漆黑一片的空间尽头是不可名状的杂乱无章的线条,恐惧、愤怒、嗜血、杀戮、焦虑、沮丧、悲伤、痛苦....无数的负面情绪如潮水一般把他死死的缠绕住。山中亥鹿觉得自己近乎窒息了,巨大的压力折磨着他几乎喘不上气,痛苦撕扯着他的喉咙,让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托起山中亥鹿的肩膀,红豆踉跄着搀扶着同伴从上方刚刚轰出的缺口里跳了出来,缺口渐渐缩小直至愈合,二人跪倒在地,止不住的干呕,尽力舒缓着方才在生死之间游走的恐惧与紧张。

    施术者对准敌人,在施术距离和命中率都存在很大限制的情况下,释放自己的精神力量来夺取对手身体的控制权,是一旦释放成功就胜负立分的忍术。

    但是施术期间施法者无法做出防御,而且若敌方受伤也会连累自己的身体受创,所以风险极大,比较适用于收集情报与间谍渗透。

    不,不对.....这是...这是什么!

阅读木叶之逐鹿全世界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未来天王》《盗墓笔记》《调教大宋》《我们都是坏孩子》《儒道至圣》《罪爱青春》《大将军王之乱世争霸》《回到地球当神棍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824/6285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