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上门的麻烦

    看似宁静的大厅却早已充满了杀气,徘徊在四周的空气中酝酿着狂哮的劲风。

    殇羽知道眼前是敌是友,如今羊入虎口,自己也不可能扮猪吃老虎,所以只有明枪暗箭的来了。

    城雪心头一怔,凝视着殇羽递来的目光,点了点脑袋,请切的念道:“小女愿意。” WWw.8Yue.ORG

    “咳咳,你是不是要动手了。”殇羽停下了脚步,凝视眼前女子的手掌上的汗珠,心里弥漫着阵阵焦灼,如坐针毡一般。

    女子也听下了脚步,右手按在剑柄上,转过身故作镇静的念道:“阁主说只要你留下那个女孩,便放你一条生路。”

    “呼”

    女子身后的幻蓝色劲风在顷刻间宛作九道长剑,闪耀着瑟瑟寒光,咆哮的灵气犹如惊雷向殇羽威逼而来。

    “那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殇羽右手一挥,嘶吼的龙皇之力瞬间从体内迸发出来,仿佛蛟龙一般盘旋在半空中,急促的风旋将整个林子中的气息给彻底抹杀。

    “说实话我不得不杀你。”女子伸出左手轻划过剑柄,层层叠叠的灵气刹那间袭卷在银剑,九道剑刃在一息间呼啸而来。

    “龙溟枪,鬼步!”殇羽手持长枪,倾身疾步,伴随着阵阵狂风迎刃而来。那凌乱的枯叶卷帘着纯白色的劲风,好像无数的冰锥一般急射出去。

    “轰”

    两股暴虐的劲灵在接触到的瞬间仿佛扭转粉碎了空气一般,爆发出了火海般的光艳。殇羽闪身跃过疾驰而来的气旋,一枪刺向女子。

    “光灵盾!”女子轻舞长剑,肆无忌惮的灵气瞬间在她的身前凝聚出了一面光盾,顶住了殇羽的一枪。

    殇羽一个后仰,不偏不倚的落在地上,注视着眼前气息诡异的女子,脑海中浮现起剑灵七绝中的天影圣灵。

    此招是剑法所大成者汇日月星辰之力,居于云峰之上所施展出的影灰级剑法。

    此剑法是以对手在外放劲灵时在介质中产生的热源为目标,将对手的攻击转化为剑阵中的暗劲,并以气旋的形式击出,即使剑刃没有伤到对手一分,这暗劲依旧能击中对手,使对手受到自己先前的攻击。

    “该死,要不是那只大黑狗捣乱,害我没有看到解招方法。”殇羽咬紧牙关,深吸着徘徊在周围的空气,气愤的念道。

    “诶,姐姐等等!”殇羽忌惮的注视着眼前所凝聚出来的猛烈劲灵,心中的火焰仿佛瘪了的气球,一蹶不振。

    “你还有什么遗言吗?”女子挥舞着银剑,双眸中充满了强迫。

    “姐姐,你杀过人吗?”殇羽眯着眼睛在心里念道:肯请师傅的在天之灵保佑徒儿,师姐,你别这个时候就寝啊。

    “我讨厌杀人,但并不代表我能放过你!”女子用剑尖直指着殇羽,凌乱的眼神有些迷离。

    “你就这么听那白剀的话吗?”殇羽暗中聚集着体内的星辰之力,不解的问道。

    “对不起了,我会把你好好安葬的,至少为你留个全尸。”女子左手一紧,身后蠢蠢欲动的银刃瞬间咆哮着向殇羽刺来。

    “师姐对不起了,师弟我没能救你,今日便来北冥之地寻你,可好?”殇羽紧闭双眼,心里不禁泛起了寒涩。

    “砰”

    “好了,我原谅你了,没必要用生命来激起我对你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感吧。”少女指尖一点,九道紫金色的霜寒之气在刹那间捏碎了迎面而来的银刃,“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这就是天境初期与天境巅峰的差距,也是天境初期与幻境初期的差距,接下来,是杀是剐,悉听尊便。

    …………

    燕都.太尉府

    “哈!”灵露偷偷摸摸的跳到纳兰玉身旁,粉嫩的脸颊上泛滥着顽皮。

    “事情办好了吗?”纳兰玉转过身来,轻点着灵露的鼻尖,好生姿色。

    “百花簇锦,芳草萋萋,姐,才一周没见,你这太尉府便成了花园啊?”灵露注视着周围的花花草草,咧着嘴戏谑道。

    “怎么,这太尉府是我的,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纳兰玉的性子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的任性和放荡。

    “秦王带着两万精兵已经到嘉钰关了,很快就要进京了,皇帝差不多也要装死了。”灵露看着一碧万顷的蓝天白云,轻灵的念道。

    纳兰玉走到幽冥花前,轻轻的摘了一朵,默默说道:“不,秦王只能是摄政王,太后要垂帘听政,那坐在皇位上的,应该是个假皇子。”

    灵露看着慢慢衰败的幽冥花,叹了口气念道:“欧阳家若要篡位,必定会与扬州的楚王联手,而姐姐你只要撤掉京城的十万禁卫军,退守翼州重镇,等他们斗完后以清君侧为由招率翼州虎骑将那两个无用的棋子拔了便可。”

    “灵露,你有没有想过幽国十三州一百二十万兵马好不好趁虚而入?”纳兰玉的眼眸中洋溢着无法描述的思绪。

    “姐姐想要做什么?”灵露盯着纳兰玉白皙的脸颊,猛的才想起幽国那个混蛋。

    纳兰玉思索片刻,悄然念道:“让左相张虞出使天禄,云祁二国,让他们召集五十万联军从幽冥腹地进发,沿天堑山脉长驱直入,招抚幽国境内的陈氏旧部。燕国的八十万大军再由平沙关一路紧逼幽都,此战必须让陈氏旧部全叛幽国,至少让他们在三十年内无兵可战。”

    灵露的脑海中不禁回想起当年陈朝太子死在自己胸前的场景,心头一怔,默念道:陈文当年也是让我们百般厌烦,最后他身中数箭奄奄一息在我怀中的时候,我们才明白他们所谓的道义与儒家思想。

    “是啊,灵露,我很抱歉当年没能救下陈文,我知道你喜欢的人一直是他,只不过你不敢承认罢了。”纳兰玉注视着泪光莹莹的灵露,心中的苦涩瞬间涌入眼眸。

    “姐姐,他死了,对我来说,就像一句话一样,却硬生生的烙印在我的内心深处,不可磨灭。”灵露擦拭着脸颊上的泪花,却将哭声咽在心里。

    七彩的花艳中,扑朔迷离的泪光中,到底隐藏着怎样让人不禁潸然泪下的回忆,眼前飘零的落花流水,耳边杂乱的笙箫鸟啼,都静静的沉默了……

    殇羽舔了舔下唇,傻愣愣的问道:“是不是我再往前走一点,便会被乱剑砍死?”

    女子心头一怔,心神不宁的将目光投射在殇羽脸上,久久难以吸出。

    “或许,你会趁机从背后刺死我。”殇羽面不改色的对女子戏谑道。

    “哦,我知道了知道了,阁主要你不被发现的杀死我,所以你就带我来这。”殇羽轻举右手,身后的劲风瞬间肆虐开来。

    女子的眼眸中流露出了一丝不情愿,但仍然拔出了银剑,对殇羽说道:“你很聪明,这么好的一颗头颅,我的确不舍得砍下,但对不起了。”

    白剀故作姿态地点了点脑袋,手心上的冷汗都沾湿了衣袖,他难以想象自己强大的灵魂力量居然破不了眼前这个小辈结出的灵魂化盾。

    城雪捏搓着修长的手指,玩弄着耳旁垂下的青丝,嫣然一笑,在心中呢喃道:呵,不就是个阁主吗,要是敢欺负臭鱼,我这只专钓咸鱼的小猫定饶不了你。

    殇羽哑然一笑,托起茶案上的杯子,谨慎的用体内的灵魂力量窥探着不断冒腾出来的浓郁香气,只是舔了几口,滋润了下嘴唇。

    “阁下能够报考我剑星阁,也算是在下的荣幸了。”白剀转过身子,嫩黄色的脸颊上收敛了几分先前的威逼,撇着嘴对殇羽笑道。

    殇羽挠了挠脑袋,历历的目光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终于忍不住问道:“青,青翊姐姐,我们是不是离剑星阁越来越远了。”

    女子深吸了一口气,闷不做声,好像在犹豫着什么。

    周围散落的枯叶好似变得越来越异乎寻常,夏月的蝉鸣声也听不见丝毫,流淌的气息犹如炽热的火焰一触即发。

    “那在下告辞。”殇羽向白剀行了个礼,跟着那位叫做青翊的女子走出大厅。

    注视着柔和的阳光,殇羽不禁松了口气,白皙的脸颊上收敛了几分紧张与激动。

    “是。”清脆的话语声缭绕在厅内,一位身着霓裳的女子慢步走进厅内。

    “不知小姐可否留下来与我清谈一会。”白剀毕恭毕敬的对城雪问道。

    眼前的女子倾过头用余光撇了殇羽一眼,沉重的目光中闪烁着一丝一毫的不舍。

    白剀冷笑着注视着殇羽的一举一动,心里有些忌惮,但始终没有流露出半分:好小子,请你喝杯茶都这么小心,看来你和长公主之间的确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哼,在我门下,就连长孙钰都救不了你。

    “阁主大人,小生惶恐,恳请大人能够多多包涵在下。”殇羽凝视着水波粼粼的茶水,咧了咧嘴角,双眸中洋溢着让人琢磨不透的情绪。

    “呼,青翊,带殇羽阁下到剑院去吧。”白剀吐了口浊气,擦着脸颊上的汗珠说道。

阅读离殇羽,倾城雪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大剑神》《微微一笑很倾城》《文坛救世主》《阴阳鬼医》《末日蟑螂》《星战风暴》《女校长的兵王神医》《特种兵王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09/309825/6285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